【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她的男人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淑娟帶兒子家駿回到家的時候,全身已經沒有力氣。

典型的單親家庭,家駿的父親在他十歲那年車禍過世,原本強壯的父親一直是家中的支柱,喪禮之後,立刻面對的就是現實的經濟問題,迫使淑娟不得不日夜兼班,以維持家中的生計。

但長期的不在家中,卻使得原本乖巧的兒子交到壞朋友,甚至加入幫派,成了不良少年。

淑娟接到從警察局打來的電話時,她還在處理一件非常重要的案子,聽到消息後,心理一沉,對客戶說了聲對不起,就撇下莫名奇妙的客戶上了出租車。

「單親媽媽也不是理由啊!孩子都不管,這麼小就跟人打架,你當媽媽的難道一點都不知情嗎?」

「是……是……我知道,我回去會好好教育他的。」

老警察不斷地訓話,淑娟只能不斷地點頭,家駿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好像犯錯傷人的是淑娟不是他一樣。

「家駿……」回到了家中,淑娟才發現自己對兒子的陌生,染成紅色的野雞頭、有龍有鶴的絲質襯衫、滿臉的傷痕,這一切,和他想像中的乖巧兒子差得太多。

「不要管我!」家駿一聲不吭地跑回房間,任淑娟在門外怎麼敲,他都不肯回應。

「家駿,媽媽有事情要跟你講,快點開門!」半個鐘頭過去,淑娟幾乎都要放棄。

「幹嘛?」門沒有開,但是起碼有了回應。

「媽媽工作這麼忙都是為了你啊!你這孩子為什麼不能體諒媽媽一下呢?」

「……」

「你也知道爸爸走了以後,食衣住行樣樣都要錢,我不是也每一樣都幫你準備得好好的嗎?」

一份酸楚讓淑娟覺得空氣都重了起來,本來還在眼中打轉的眼淚,也被擠得流了出來。

「媽媽真的很辛苦,你這樣跟人打架,以後會有什麼前途?媽媽是為了什麼犧牲,還不都是為了你,你還要媽媽怎樣……」淑娟哭倒在門前,像是被全世界拋棄了一般。

門開了,家駿站在她前面,淑娟像是一個求主人憐憫的奴隸,而主人彎下了腰:「……媽,對不起啦!」像被陽光照到,被解開枷鎖的奴隸又充滿了希望。

淑娟抱著家駿親了又親,哭了又哭,最後竟就在門口睡著了。

「媽……?」家駿看看淑娟,原本烏黑的秀髮已經有了幾縷白絲,他才發覺不只是媽媽不瞭解他,他同樣也不瞭解母親。

家駿將淑娟抱起,送回臥室,將她的鞋子和外套脫下,蓋上棉被,看著沉睡的母親,心中有著許多複雜的情緒。

早上淑娟醒來的時候,還在想著她怎麼回到床上時,家駿送了一杯牛奶和三明治進來。

「媽,吃早飯了。」

「家駿……」淑娟忍不住緊緊抱住家駿。

「好了啦……」家駿不耐煩的推開淑娟:「我答應你不會學壞啦,課也會去上,不過我不保證會不會畢業。」

「乖兒子,你有心就好……」淑娟還想說些什麼,家駿卻說要上課去,拿了書包就出門了,淑娟看著他的背影,覺得一切都有了代價。

初中畢業,上了高中,家駿確實也改頭換面,成了一個用功學習的好學生,雖然有時成績不算太理想,還常常打球打到很晚才回來,但是淑娟心裡很踏實,知道兒子不會學壞。另一方面,她辛苦工作也有了代價,公司將她提升為經理,但是淑娟總是堅持一定要抽出時間陪兒子,上司也知道她兒子的事,一般都不會太勉強。

但是,過不久經濟風暴發生,連帶的淑娟的公司也受到很大影響。

「我知道你很想陪兒子,但是也要為公司著想啊!公司現在缺人,景氣又這麼差,你兒子不也老早就學好了嗎?」

「可是……總經理……」

「我明白你的難處,考慮看看吧!」

回家的路上,淑娟也在想,孩子究竟是大了,應該是不用她照顧了。

「媽,我回來了!」剛打完球的家駿,一進門就衝回房間,脫了上衣準備洗澡。

「家駿,媽媽有事跟你說。」

「好啊!說啊!」家駿先洗了臉,拿毛巾把頭上的汗都擦乾淨。

「媽媽公司最近很忙,這一陣子可能沒有辦法都很早回家……」

「好啊!你去忙啊,我無所謂。」

不知為何,家駿身上的汗味讓她感到心安,可能和他爸一樣的味道吧!之前老公像是她的天,這樣的汗臭總是讓她想到家中有個男人的感覺。

「那你不能又讓媽媽擔心才行,知道嗎?」

「喔,好。」

淑娟覺得一切都沒問題了,心也放下了。

公司忙的程度超過了她的預期,有時半夜一兩點才能回到家中,但是看到熟睡的兒子,又感覺一切都有了代價。

這一天也是到了半夜才到家,淑娟照例想進房門看看兒子時,卻發現門是鎖住的,她的心不禁跳了一下。拿出備用的鑰匙,淑娟小心翼翼的打開房門,心撲通撲通的跳,深怕看到什麼讓她不能接受的事。

她慢慢地走進去,眼睛慢慢的適應了黑暗。家駿一個人睡在床上,平和的呼吸,淑娟鬆了一大口氣,兒子總算沒有沒有幹什麼壞事。

少年的房間還是一樣的亂,CD和書都是散落滿地,計算機也是沒有關機的。淑娟似乎還不死心,繼續找著讓她擔心的蛛絲馬跡,畢竟她沒辦法承受再一次的打擊。

淑娟動了動鼠標,屏幕回復了過來,瞬間房間有了亮點,淑娟擔心地回頭看看家駿,少年的呼氣還是一樣和緩,她把窗口一個一個檢查之後再關掉,直到一個窗口把她鎖在屏幕前。

那是一個A片的最尾端,男優拔出陽具射在女優肚子上的畫面。

A片其實並不是很特別,但是長年忙於工作的淑娟,已經很久都沒有看過這樣的畫面了,奇怪的是,她對這個感覺並不陌生,就像是昨天才做過的一樣。

「唉!這有什麼呢?男孩子到這個年紀看這個是很正常的。」淑娟試圖說服自己,把其它的窗口都關了,並把計算機關機。

淑娟又恢復成母親的樣子,照例把書和CD放回原位之後,她終於將心頭的石頭都放下,望著兒子,覺得自己其實還是很幸運。

這個心情維持不到三秒鐘,在走過去時被踩到的內褲和衛生只打破了。

高中之前的晚上,淑娟有時會半夜跑到兒子房間,怕是失去了什麼東西來確認一下,有時呆呆的看著兒子的臉,有時會親一親他的小臉頰。

但這一切都在她今晚要接近熟睡的兒子時打破了,脫下的內褲告訴她家駿的身下是沒有穿的,而家駿的臉龐也顯出了少年的樣子,呼吸是少年的氣味,身上的T恤不斷地散發出一種奇特的香味。一切的一切都讓淑娟讓她覺得無法理解,儘管她完全知道是怎麼回事。

「男孩子嘛!這很正常!」淑娟不斷試著說服自己,顫抖的手將內褲扔回床上,衛生紙扔進垃圾桶,小心翼翼的關上門,回到自己房間。

「這很正常,這很正常,男孩子都這樣的。」淑娟回到床上翻來覆去,試圖讓這件事就這樣過去。

第二天的工作根本沒有辦法好好做,淑娟一直處於發呆狀態,工作上的熟練讓她像機器人一樣把事情拿來送走,但公司的人都看得出她的不對勁。

「我先走了!」淑娟拿起包包向門外去,其實晚上還有一個重要的客戶,總經理卻沒有攔她。

回到家中,淑娟覺得兒子的門像是禁忌之門一般,不斷威脅著她。她在客廳走來走去,拿不出一個主意。

「做飯吧!」她想。從冰箱裡拿出所剩不多的菜,淑娟把注意力都放在煮菜上,但是兒子的門像是一雙眼睛盯著她,她卻不敢回頭望。

飯菜做好了放在菜桌上,淑娟記不起上回在這桌子上吃飯是哪時候了,想到過世的老公,也曾經在這張桌上和她吃過許多次飯。

「我回來了!」

淑娟從夢中醒來,才發現過了這許久時間。

「你怎麼那麼晚才回來?媽媽都已經做好飯了。」

「媽你怎麼那麼早回來?我已經在外面吃過了啊!我吃不下了啦!」

「欸……」家駿很快就進了房間,留下淑娟一個人。

淑娟寂寞的一個人把飯吃了,剩下的也只能倒掉了,她覺得那股無力感又壓在她身上了。

「家駿。」

「幹嘛?」

「媽媽有事跟你說。」

「說什麼?」

「你開門啊!」

「這樣說就好啦!」

「你為什麼不開門,是不是有事瞞著媽?」

「沒有啊!」

「那為什麼不開門?」

一陣沉默。

「幹嘛?」家駿開了門。

淑娟雖然知道他終究會開門,可是這麼久才開還是讓她的心沉沒了。

「你最近都在作什麼?」

「沒有啊,唸書。」家駿坐在書桌前,假裝唸書。

「你不要騙媽媽喔,有什麼事要跟媽媽講。」

「沒有啦,媽你在擔心什麼?」

淑娟坐在床上,偏頭想要看清兒子的臉,他卻將臉別了開去。

「媽媽最近也很忙,沒有辦法照顧到你,你有什麼事要跟媽媽講,不然媽媽怎麼會知道?」

「喔……」

淑娟看了看地上,沒藏好的衛生紙露了個頭出來,已經預期到了,還是抽了一口氣,像是要決斗一樣的下了決心。

「你……最近是不是有在……自慰?」

家駿突然回過頭來,很氣憤地看著他的母親:「媽,你在亂講什麼!」一面把母親趕了出去。

「家駿……我……」淑娟在門外,再度感受到那股空氣的重量,但她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只能回到房間。

淑娟呆呆的洗完澡,準備完隔天需要的東西,躺上床,這才放聲大哭。她怨恨老公為何不在身邊,為何付出這麼多卻沒有回報,還有一些她一直不想去想的問題。

淑娟抱著厚厚的棉被邊哭邊抓,棉被卻像是凱蒂貓,永遠不給她一個表情。

「老公!老公!」淑娟把手伸入胯下,開始自慰了起來,她想著昔日老公的好,總是讓她沒有後顧之憂。

「老公我好想你……好想你喔……」淑娟的手指開始狂亂了起來,似乎不怕受傷地不斷地抽送,像是和一個人飛上白雲,那裡可以看到藍藍的天,一切都在腳下,而雲朵像是棉花一樣的舒服……

高潮之後,空虛感又再度席捲而來,剛剛抱著的白雲,像是一堆空殼;奔上的青天,現在是高空墜落的起跳處,不斷沉入地底之下。淑娟看著這個房間,曾經是這樣充滿著東西和味道,她像是不存在似的,有著老公就有了全部。

醒來之後,才發現已經日到當頭,淑娟迅速地將衣服穿好,才要出門,發現飯桌上有個紙條:「媽,我已經幫你跟公司請假了,在家裡好好休息吧!」

淑娟鬆了一口氣,頹坐在椅子上,看著兒子的門,她很自然的去把潘多拉的盒子打了開來……

環顧四周,這個房間還是一如往常的熟悉,散亂的雜物、沒關的計算機、音響上擺了一堆CD,但這次她卻沒有想去整理。她打開計算機,一如她所想的桌面上有許多的影像文件,許多AV女優的照片,她一個一個打開來看,那些熟悉的姿勢和叫聲,她也曾經做過的啊!

她看看桌底下,死角下散亂的衛生紙表示他不止一次的在屏幕前搓動他的陰莖,並放出他青春的菁華。淑娟顫抖的揀了起來,一股香氣撲鼻而來,精液的味道讓她不由自主地想起許多事情。

「啊……啊……奇麼子……」屏幕上的AV女優叫得盡責,屏幕前的淑娟則是貪婪地吸著衛生紙上的香氣,手指伸入內褲中,想像她與生命中的許多男人,她老公、總經理、初戀男友、兒子……

她將衣服脫下,在兒子的房間中只著內衣褲,濕透的內褲隱隱顯出陰戶的模樣。

屏幕上的AV女優正被兩個男優用各種各樣的道具插入,紅蘿蔔、酒瓶、打火機……

淑娟照著鏡子,看著自己裸露的軀體,一肩掉下的肩帶,白裡透黑的內褲。有多久沒有人看過這個身體了呢?她想。

她拿起了電視遙控器,抖抖地將自己的內褲拉開,從鏡子中看著遙控器慢慢插了進去。

自己的體內多了一個東西,她感到很奇怪,性對她而言不算陌生,把一個東西插進自己身體裡,還是像打針一樣,似乎是不可想像的事情。

她開始一手插遙控器,一手玩弄自己的乳房,「啊……嗚……啊……」屏幕上的火辣叫聲,像是代替她自己,把內心深藏的慾望都發洩出來。

「啊……」像是跳舞一樣,她學著AV女優的叫聲,讓自己舒服。

淑娟終於受不住躺倒在床上,兒子的男人氣味撲鼻而上,淑娟將頭埋在被窩裡,像被注入了什麼,全身都充滿了起來。

「啊啊啊啊……」屏幕上的女優快要受不了了,淑娟也覺得這個世界快要崩潰了,房子就要裂開倒下了,遙控器按到了電視,電視上的政客、藝人、搖滾音樂,隨著淑娟的身體上下搖擺而不停轉換。

少年的氣味、崩塌的房子、女優的叫聲、轉換的電視、高潮的女人,像是一個撐滿的水球,砸向磚牆,「砰!」就這樣爆炸了,水仍然還在牆上,不停的往下流,女人仍在床上,肢體不停地顫抖。

淑娟把房間整理過,走到街上,來來往往的人群,有誰知道她剛剛在兒子的床上顫動呢?她想。

「我回來了!」家駿提早了回來,覺得媽媽應該會早回家,他想。

「回來啦,吃飯吧!」淑娟把菜放到桌上,餓壞了的家駿開始扒飯入口,吃了兩口才發現淑娟在看他,還是他後面?他想。

「看什麼?」

「……沒事,吃飯……」兩人在怪異的氣氛下吃飯,沒有說一句話。

「媽,我能不能跟你談談?」家駿在淑娟門口。

「什麼事?」她在房中沒有開門。

「沒有啦!就是那個……媽你能不能以後不要亂進我房間?」

「怎麼啦?」她開了門。

「那個……」

「你不喜歡我幫你整理房間嗎?」

「不是!我只是……」他從來沒有看過媽媽用這樣一種眼神看他,既不是哀求,也不是責罵,像是……撒嬌?

「嗯,那媽媽以後不會隨便進你房間,好不好?」

「……喔!好,謝謝媽!」

他覺得媽媽的房間有一股味道,很熟悉卻又說不出,只能抓抓頭回到房間。

淑娟關上門,熄了燈,躺在床上,從床下拿出一盒用過的衛生紙開始自慰,讓這兩種味道充滿房間。

往後的幾個月,都一直是這樣過,淑娟會找時候進家駿房間,像是遊樂場般想出各種方式嬉戲。家駿有時會覺得奇怪,房間的東西有時候會不見,卻又不知道去了哪兒。

暑假開始,當然是學生的天堂,家駿有時游了一天的泳,回到家,看著母親的房間,像進去卻永遠都是鎖著的。直到有一天實在忍不住,他攀過後面陽台的鐵窗,差一點掉了下去,還好平常有練臂力,一拉進了母親房間。

淑娟的房間很乾淨素雅,幾乎是一眼就可看完了,但是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氣味。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翻箱倒櫃後,家駿自然在床下找到了那些東西,衛生紙、淑娟的內褲、自己的內褲、假陽具、從房間消失了的鉛筆、遙控器、小本漫畫……

血氣方剛的少年哪受了這些,家駿立刻拉下褲子打起手槍來,尤其是衛生紙上不只是自己熟悉的味道,還有一種特別的酸味,他雖然從來沒聞過,卻非常肯定那是什麼。

「喔喔……」來得快去得也快,少年的精液射在母親的棉被上,這時他才感到害怕,把東西都放回原位,跑回自己的房間裡面。

晚上吃飯的時候,家駿一句不吭,只是偶爾的瞄一下淑娟。

「你怎麼啦?」

「沒事。」他繼續扒飯。

淑娟看著他,像是感覺到什麼,卻覺得那不會發生。

晚上睡前,淑娟覺得自己房間的味道重了一些,卻沒有放在心上,想說是自己多心了。

夜裡開始下雷雨,淑娟企圖讓自己趕快睡,明天公司還有很多事要忙,翻一翻之後,知道又要用老招,順手拿起來衛生紙開始自慰了起來。

家駿翻來覆去,早上的景象始終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閃光不斷照著自己的房間,一明一滅讓他心情更加煩躁。轟隆的雷聲,重低音讓空氣膨脹,他像是被大氣球擠壓到了角落,沒有呼吸的能量。

「嗚」的一聲家駿跳了起來,他開門去上廁所解放,倒了杯可樂回房間喝,打算上網打發整夜。可是在門前看到母親的房門,像是一個陰戶一樣吸引著他,他放下了杯子決定去試一試。

還沒到門前,就聽到淑娟輕微的吟叫,他將耳朵貼在門上,身體搓揉衣物的聲音,還有女人口中發出的呻吟,外面的雷雨聲,像是塑造了另一個世界,他用顯微鏡在窺視。

門打開了,他很意外的她沒有鎖,她嚇了一跳,雖然每晚都抱著期待的心情關門。

「媽,我能不能睡你這邊?」

「這麼大還要媽媽陪啊?」

家駿沒有說話,拉了被子就進了媽媽的床裡,兩人都在猜測下面會怎樣,卻沒有人敢動作。

淑娟翻了過去,因為他不想面對。家駿看著母親的被,不知要說什麼。

「媽……」

「嗯?」

「我可不可以抱你?」

沉默冰凍住了他們之間的空氣。

「這麼大了還要媽媽抱,人家會笑你的。」

家駿沒有說話,兩隻手伸過去,一手穿過了淑娟的頸下,一手抱住了母親的肚子,家駿也不知道他為何會這樣抱,就像是天生自然就會了。

淑娟感覺那朵雲又回來了,她又可以倒在那上面,盡情地亂跳亂笑,雲從來就不介意她這麼做。

母親身體的溫暖讓家駿不知所措,A片看得這麼多,對這一課卻一點用都沒有,他從來就不知道一個女生的身體是這麼柔軟,像是抱著一團泡泡一樣。身體的反應還是老實的,充血的一部份催使他做一些什麼,他開始用手輕撫母親的肚子,淑娟感到很舒服,他想一輩子就呆在這裡。

家駿摸母親的肚子摸了很久,想到自己還有另外一隻手,淑娟已經完全沉入被腹部輕撫的海中,才感受到有另一隻魚向她游來。家駿把手伸入了淑娟的睡衣中,顫抖地向乳房摸去,從外圍輕撫起來。淑娟覺得另外一隻魚游在她的身邊,讓她感覺到好舒服。

家駿知道乳頭是女人會有快感的地方,魚慢慢爬、慢慢爬,爬到那個凸出的頂端,揉了下去。快感像是一根刺,刺破了舒服的那個氣球,淑娟把家駿的手一推,轉過身來死盯著家駿。

「你在幹嗎?」淑娟知道自己說這話是很沒有立場的,口中不斷吐的氣和潮紅的臉,都代表他想要男人。

「媽……我……」

「你幹嘛?」

家駿冷不防的將手放在淑娟胯下,另一隻手向乳房抓,「你幹嘛?出去!出去!」淑娟把家駿推下床。

男人的衝動是很難擋的,家駿爬起來試圖把母親壓倒,但是這究竟是母親的房間,黑暗中他並沒有佔到便宜,閃電的光也只讓他看見淑娟將他推到牆上,他沒想過女人抵抗時力氣也是這麼大。

家駿被推出房後,很清楚的聽見了鎖門的聲音。

「媽……媽……」縱使很微弱,淑娟也很清楚地聽見家駿呼喚她的聲音。

「我錯了,對不起好嗎?媽∼∼」

淑娟將耳朵塞起,假裝聽不到,但是無論聲音再小,她都聽得一清二楚。

第二天早上的吃飯,兩人都偷瞄對方,卻沒有人敢說話。

「我出門了。」淑娟穿上鞋子準備出門。

「嗯。」就只是這樣一聲。

往後的數日,家駿都是偷瞄著淑娟,「媽∼∼媽∼∼」的零星的叫,淑娟則是盡可能避開身體接觸,床下的那些東西也全倒掉了,換了新鎖,窗戶也是全天鎖著的。

家駿消沉了幾天,反正暑假,他瘋狂游泳、打球消耗體力,朋友們都說他瘋了,不願跟他打,他無所謂。回到家就看著淑娟的門,一個在他家中,卻不能進去的地方。回到房間,就是瘋狂地打手槍,似乎手槍打得越多,就越能逃離那個地方,可惜每次看到淑娟,他就知道這一點用都沒有。

淑娟努力地忘掉所有的事情,她還沒準備好,這一切可以回到原來的位置,但回家看到兒子眼中的火焰,她就知道她還要再逃。

這天回家,在客廳沒有看到兒子,只聽到兒子房間中吵雜的音樂聲。一個人打開冰箱做飯,一個人吃,一個人洗碗倒菜渣,一個人看電視,一個人回房,一個人鎖上門,一個人躺在床上,像是回到很久以前的單身。

再醒來時,她才發現她連衣服都沒脫就睡了,換上睡衣,她感到口乾舌燥,外面一點聲音都沒有,寧靜得好像隨時會破掉。

她沒有意識的開了門,準備去倒杯水喝,才剛一腳踩出,就發現地上有一件白色的東西,定睛一看,是一條滿滿都是精液的內褲,她撿了起來,知道沒有得逃了,門的那邊就是終點。

她打開了門,家駿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赤條條的老二掛在身體之下,像是隨時要攻擊人一樣。

「你要怎樣?」淑娟無力地反抗:「你要怎樣?」

家駿什麼也沒說,他似乎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只是把身體架了起來。淑娟蹲下來,跪在陽具的前面,手慢慢地握住它,一口就吃了起來。

淑娟感到無比的難過,她不知道為什麼她要難過,老公的離開?忍了許久的慾望?辛苦付出後竟被當成賤人?還是盼了好久的幸福?也許都有一點。

家駿似乎知道這一切會怎麼發生,可是他預期的罪惡感卻沒有跑到自己身上來,陽具的快感使他沒有思考的餘地。看著母親認真努力地幫他吹簫,是否在外面工作也是這麼的拚命呢?

男人的味道啊!好久好久都沒有這麼強烈的撲上來了,嘴裡的東西,熟悉的口感,淑娟不斷地搖動她的頭,試圖讓陽具碰到嘴裡的每一個部位,好讓熟悉的感覺能夠回來。手裡的陰囊,軟軟的像是兩個香袋,裝著曾經讓她神迷瘋狂的液體。「喔……喔……媽∼∼媽∼∼」少年完全沉浸在快感的漩渦裡,第一次的刺激都讓他不知所措,看再多的A片,他都不能預料之後會有什麼感覺。

淑娟將肉棒吐出,踩到床上跪了下來,家駿隱隱約約的看到睡衣底下,母親用手調整位置,龜頭感到有點濕濕的水,母親把手放開,放到他的胸前。

「要來了……」他這麼想著。

淑娟坐了下去,他感覺到身體的一部份進入了一個濕潤的地方,其實並沒有平常打手槍那種緊握的感覺,但是卻很溫暖。

淑娟把家駿的手引到她的胸前,家駿的兩隻手緊握著她的雙乳,開始搓揉了起來。

她在想什麼?其實什麼都沒法想,她想忘掉這一切,讓這一切都沒發生,這大概是她為何如此投入的原因。

家駿看著不斷搖動身體的母親,感覺像是一隻旗子,柔柔軟軟,飄飄片片。

她想要叫些什麼,但是看著兒子的臉,她能叫些什麼?

「媽……媽……」家駿也開始懂得用力往上頂,淑娟終於無力地倒在兒子的胸前。她抱著一個溫暖厚實的胸膛,溫度從下面慢慢傳上來,她覺得哪裡都不想去。

「老公……」

家駿聽到母親這樣說,更刺激了他干母親的慾望,一手抱著母親的腰,一手扶著母親的臀,開始猛力幹了起來。

「滋滋、啵啵」的聲音,讓他真正開始覺得,他掌握著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完全屬於他。

「啊……哈……老公……老公……」淑娟不斷親著家駿的臉頰,像是一個吃糖的小女孩一樣。

家駿用力地把母親翻到身下,把淑娟的腳抬起,看著身下是自己的老二和一個潮濕的、一片片分開的一團肉,兩個接觸在一起,最後ㄧ凹一凸變成一體。

「老公……老公……」淑娟緊緊抱住壓住她的這個男人,少年微酸的氣味已經變成濃重、具有誘惑力的男人氣味。反覆的插入動作像是永恆一般,兩個人卻沒有終止的持續奔跑。

「媽……媽……」、「老公……老公……」

「啊啊啊……啊……啊!!∼∼」一陣低吼,淑娟知道這已經結束了。

可惜她並沒有猜對,家駿在溫水之中又在度挺起,淑娟知道不好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他們干了四次,每一次都是射了又硬、硬了又射,淑娟覺得自己在三溫暖中洗了好幾回,最後熱昏在高溫室裡。

「媽……」家駿很意外的,是他自己先開口。

「嗯?什麼?」

「我想當家裡的男人好不好?」

「你本來就是啊……」淑娟知道自己這次為何哭泣了,盼了這麼久,自己的兒子終於成了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男人了。

第二天一早,淑娟醒來的時候發現旁邊沒有人,失望和痛苦立刻襲上來,不過只維持了兩秒鐘,她就看到家駿拿了杯牛奶進來。

「媽,早餐。」淑娟感動莫名,喝的時候卻不住地看著家駿,不知道他有什麼表情。

喝了一半之後,淑娟拿給家駿。「不喝嘍,媽?」淑娟看著家駿,他拿了牛奶直接喝下,以往他從不如此,都是一人一杯他才肯喝的。

「媽你上班要遲到了喔!我跟朋友約了去海邊,晚上會回來。」

淑娟起身,穿衣、化妝,都一直偷看著家駿;家駿也一如平常穿衣,上網、熱身。

直到出門,一切都沒有變化。

「媽走了喔!」

「嗯。」家駿跟到客廳,想做些什麼卻又不知要做些什麼。

淑娟知道他在等,她決定主動,走到家駿前面,給了他一個吻。家駿似乎立刻懂了他該作什麼,抱住了母親長吻,似乎要讓這一吻持續到不能再繼續。

淑娟心裡踏實多了,「走了。」就這樣出門去。

晚上回來,淑娟竟然發現家駿已經準備好菜了。

「欸,你什麼時會開始做菜啦?」

「媽媽這麼辛苦,我在家又沒事做,做菜很簡單啦!」

菜當然是燒得很難吃,但淑娟卻覺得這是她吃過最美味的一餐。

晚上兩人把家駿的一些東西擺到淑娟的房間,整理好時已經快一點了。

淑娟換上睡衣,看著不知所措的家駿。「怎麼啦!」家駿的手笨拙地摸上母親的乳房,淑娟知趣的把燈關上。

家駿不發一語,摸著母親細嫩的皮膚、柔軟的乳房,緊緊的抱著她,慢慢的吻著她。放她在床上,撫摸著那片草原,濕了,進去了,射了,感受彼此的溫暖睡了。

一年多以來,天天都是如此,偶爾兩人出去玩,兩人也如男女朋友一樣,當街親吻、泡溫泉時做愛、在租來的車子裡車震、甜蜜地共喝一杯果汁。

上了大學之後,家駿仍然每天通車,雖然不遠,但是淑娟感到家駿最近回來的時間晚了,她不敢問,怕結果難以承受。

「老公,你說這件好不好看?」淑娟向家駿秀著新買的內衣,以往她都不敢穿這樣暴露的式樣,為了家駿她特地去買的。

「媽,我有話跟你說……」淑娟知道這一天來了。

「我們班上有個女生,她說很喜歡我……」淑娟握著衣服的手已經變形。

「媽……我……」一瓶香水砸來。

「你不要說!我不要聽!」淑娟幾乎把所有能砸的都砸了,家駿被逼走出房去。

淑娟把門關上鎖起,家駿不停的敲門:「媽……媽……我還是很愛你啊!你不要這樣……」淑娟明明知道有一天會這樣結束,卻沒想到來得這麼早。

淑娟呆呆的看著大雨,回想著她和兒子的這一切,已經是數月前的事情了。

「沒傘嗎?我送你一程。」來的人是小王,比她小一歲,兩人同事已經很多年,她知道他對她有好感,但她一直把他當弟弟對待。

「嗯。」意外的,這次她想接受他的好意。

「上次的事情,多虧大姐你的幫忙,讓我渡過難關。」

她想著她過世的老公、小時候的兒子,不禁心酸了起來。

「我下次一定得要好好謝謝大姐你……欸……」小王發現淑娟正在哭泣,趕忙拿出紙巾來拭淚。

「大姐有什麼事情要我幫忙,我一定義不容辭的。」

淑娟發現,其實前面這個男人,也還是不錯的。

「你要幫我忙?」她死盯著這個男人。

「嗯,當然。」

「那你能不能跟我結婚?」

「啊……這……」

淑娟已經撲倒在他的懷裡,她知道她的武器。

「我回來了!」

淑娟看著剛回來的孩子,搓揉頭髮的樣子充滿了帥氣,究竟是不同了啊,已經從小毛頭變成一個大帥哥了。

「媽媽有事跟你說……」

「說啊!」

淑娟跟家駿進了他的房間,將門關上,鎖上。

淑娟拉家駿坐在床上:「過幾天媽媽就要結婚了。」

「嗯,我知道啊,王叔人不錯。」

「媽媽很幸福,有你這樣乖巧的兒子,現在也有一個愛我的人,兩個都這個愛我。」

「我當然很愛你啊,媽。」

「那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家駿已經感到有點不對:「什麼事?」

「愛媽媽最後一次好不好?」

家駿跳了起來:「不行啦!小瓏知道會發飆耶,我不能背叛她啦!」

家駿要走了出去,卻發現母親用了他最沒辦法抵抗的招式--哭。

「媽,你不要這樣啦!我們真的不能再做了啦!」

「媽媽……只是想……只是想跟最愛的你做最後一次而已啊……」

看到媽媽哭泣的表情,家駿知道這是避不開的:「最後一次喔!」

「嗯。」淑娟破涕為笑。家駿最喜愛她的,就是這個表情,把一個女孩從受傷中拯救出來,讓他覺得自己像個男人。

家駿把淑娟放在床上,溫柔地剝去她的衣服,親吻著她身上的每一片肌膚,她的下面已經濕得一塌糊塗了,當他的陽具進入的時候,她想起第一次和老公作愛,嬌羞地把臉埋在家駿的胸前。

「老公,我好愛你喔!」

「老婆,我也愛你!」

重現的對話,淑娟看著這個房間,想著小時候的家駿,是怎麼弄壞玩具跟她哭鬧,天花闆上的花紋,一絲ㄧ絲的掉落下來,掉進她的腦海了,汗味、乳味、電器的味道、腋下味、口水味、精液味、水味……一遍一遍的流過她的心。

「媽,你怎麼了?」在身上的家駿擔心的問。

「沒事,媽媽真的很愛你,真的很愛你……」淑娟把家駿抱在身上,家駿不知所以,只有繼續努力地抽插。

「喔……家駿,兒子,你真的好棒!」淑娟第一次把家駿當成兒子在做愛,心中充滿著幸福。成為一個大男人的兒子,在他心中是這麼樣英俊挺拔,高潮的時候,淑娟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覺得又生了家駿一次,把身上所有的菁華全給了兒子。

「伯母!」一個可愛的女孩探出頭來。

「欸,小瓏啊,你跟家駿要出去玩啊?」

「嗯!我們等下要去看電影。」

「要好好玩喔!小心騎車喔!」

「媽,我們知道啦!」

小王為了搬進來,特地把家裡重新整修了一番。

「淑娟啊,你要不要喝杯水?」

「不用,你忙你的。」淑娟知道小王對她好,她也知道自己會幸福。

「媽,我們走了。」

「小心一點!」

她看著她的兒子,在她心中,覺得他是全世界最帥的男生了。



















0.015248060226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