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春色無邊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那一年,頡濤19歲,剛剛高考結束的他順利的考取到了成都某高校,雖說
不是重點大學,但是對於頡濤的父母而言,已經算是天大的好消息了。

  「兒子,等過兩天拿上錄取通知書,爸爸帶你出去旅遊一圈,咱們頡家在成
都還有親戚呢,你去了那邊,剛好也有人照應,爸媽也好放心」

  頡濤的爸爸高興的說道。

  「幹嘛要去親戚家,又不熟,去了尷尬的很,咱們自己逛逛就行了」

  頡濤心不在焉的回應著。

  「怎麽不熟,就是去年來過這邊的孫爺爺啊,你忘了,他是你爺爺的表弟啊


  頡爸爸提醒著。

  「哦,孫爺爺原來在成都啊,那咱們去了還得賣點咱們這�的特產吧,空著
手去可不太好」

  頡濤的態度來了個大轉彎。

  「那肯定啦,明天咱們就去看著買點」

  頡爸爸似乎對兒子的態度很滿意,殊不知,頡濤之所以態度大轉彎,並不是
因為孫爺爺,而是因為那個叫他朝思暮想的表姐。

  這所謂的表姐,叫孫甜甜,父母都在國外上班,所以她一直都跟著孫爺爺住
,甜甜只比頡濤大了幾個月,目前也是成都某高校的學生,甜甜人如其名,長著
一張甜甜的笑臉,去年來的時候,周圍的鄰居們見了是人見人誇,當然,頡濤也
是對這位表姐也是愛慕的很,但這份愛慕並不單純,而是帶著淫念。

  (一)回憶春光去年的暑假某一天。

  「甜甜啊,頡爺爺家的熱水器好像有點問題,這樣吧,你去濤濤家洗吧,反
正就在旁邊,沒幾步路的」

  孫爺爺對著剛剛遊玩回來的天天說道。

  「不太方便吧,我忍忍好了,等修好了再洗」

  甜甜有點羞澀。

  「害羞什麽啊,都是自家人,去吧,洗完了回來剛好吃完飯」

  孫爺爺有點不高興。

  「那…好吧」

  甜甜應承著,轉身回房間去拿換洗衣服。

  「濤濤,你帶你姐姐去你家洗澡吧,她沒去過,不認得路」

  孫爺爺慈祥的說道。

  「好,甜甜姐,咱們走吧」

  頡濤對著拿好換洗衣服的甜甜說著,轉身出了門。

  頡濤家住的確實很近,五六分鐘就到家了。

  到了家,頡濤趕緊去開熱水器,然後對甜甜說著「甜甜姐,已經打開了,你
進去洗吧,籠頭往左邊是冷水,往右邊是熱水」.「嗯,那我洗了」

  甜甜還是有一抹羞澀在臉上,不單單是因為第一次去一個不算熟悉的人家洗
澡,更因為現在這個房子�,除了她就只有頡濤一個人在。

  想到一會脫光了的她就和頡濤隔著一扇門,臉上的羞澀更深了。

  走進洗手間,甜甜才發現,原來頡濤家的洗手間�安裝的是類似於賓館的那
種整體浴室,然後拉了一層淡粉色的簾子做遮擋。

  甜甜似乎是第一次在別人家看見這種浴室,感覺還蠻新鮮的,順手打開了籠
頭,水從大大的花灑�噴了出來,「嗯,真不錯呢」

  甜甜心�想著,可她卻忘記了鎖上洗手間的門,更忘記了拉上那層簾子。

  甜甜慢慢的脫去自己的衣服,露出了青春動人的身子,一對豐滿圓潤的乳房
,粉粉的乳頭,微微上翹的臀部,在小腹下面,卻長著濃密的陰毛,正是因為這
濃密的陰毛,使得甜甜不敢穿那種略帶性感的內褲,因為那樣會使自己的陰毛露
出來一些,很不好意思。

  嘩嘩的水聲傳了出來,頡濤站在浴室門外,卻心癢難耐。

  頡濤雖然還是處男一個,但是AV已經看不無數部,淫亂的畫面早已在他的
腦海�根深蒂固,一門之隔,一個裸體女子,頡濤如何能淡定的起來呢。

  「不行,這麽好的機會怎麽能錯過?!」

  頡濤一邊讓淫念催使著自己,一邊四處看看,有沒有什麽可能,能讓自己進
入浴室一睹甜甜的裸體。

  「有啦!」

  一個想法瞬間出現在頡濤的腦子�。

  頡濤輕輕的走到旁邊的液化氣罐旁邊,慢慢的將液化氣的開關關閉。

  「嗯?怎麽沒熱水了」

  甜甜關上了籠頭,反復又打開了幾次,依然只有冷水,雖然現在是夏天,可
是洗冷水澡還是吃不消啊,沒辦法,只好求助於這個房子目前唯一的男人了。

  「濤濤,為什麽沒有熱水了呢」

  甜甜問道「啊?沒熱水了,怎麽會呢?我看看,甜甜姐你等一下」

  頡濤故意裝作驚訝。

  「甜甜姐,液化氣沒有了,我得換一罐才行」,頡濤很快給甜甜說明了原因


  「好,那你換吧,我等著」

  甜甜回應著。

  機會來了!頡濤在門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突然推開了浴室的門。

  「啊!你怎麽進來了?」

  甜甜被突然進入浴室的頡濤嚇了一跳。

  「我,我以為你鎖門了,我本來想敲門叫你開門,我進去拿液化氣罐的」

  頡濤假裝慌亂的解釋著,眼睛卻已經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

  這是一副多麽美妙裸體啊,翹挺挺的乳房,完美的臀部,還有那濃密的陰毛


  處男的反應瞬間出現,頡濤的下體將薄薄的短褲撐起了一個小帳篷。

  「啊!」

  反應過來的甜甜慌忙將簾子扯過來,擋住了這一抹春色。

  「你換液化氣罐為什麽要進來啊?!」

  甜甜似乎生氣了。

  「甜甜姐,液化氣罐就在你斜對面啊…」

  頡濤假裝委屈。

  甜甜斜眼看過去,果然有一個液化氣罐,「看來還是自己沒註意啊,沒看見
液化氣罐就算了,居然還忘記鎖門拉簾子」

  甜甜有些懊惱的跺了一下腳。

  「那你快拿走換上吧,我有些冷」.頡濤趕緊走過去,拿起了液化氣罐緩慢
的向門外走去,忽然發現浴室旁邊的凳子上有一條小碎花的內褲,頡濤趕緊假裝
換個姿勢,用身體擋住了甜甜的視線,然後悄悄的拿走了那條甜甜剛剛換下的內
褲。

  頡濤出了洗手間後,將新的液化氣罐裝好後,趕緊回到了自己的臥室,拿著
甜甜的內褲嗅了起來,內褲上有一股女人的味道,淡淡的香。

  頡濤再也忍不住了,拉下了自己的短褲,將甜甜的內褲套在自己的陽具上打
起了手槍,由於太興奮了,沒幾下就一泄如註,好爽啊,雖然手淫過不知道多少
次了,但這一次是最爽的,「我要得到這個女人,一定要」

  頡濤看著沾滿了精液的內褲,心�暗暗下了決定。

  (二)終嘗性事一個人坐在飛往成都的飛機上,頡濤的父親沒有一起來,因
為公司有事,只是匆匆的帶頡濤旅遊了一圈就回去了,頡濤心�不僅不失落,反
而莫名的興奮,因為他還記得那次爽快的手淫,記得甜甜那美妙的裸體,以及那
條被自己珍藏起來的甜甜的內褲。

  「濤濤,在這呢!」

  孫爺爺看到頡濤從飛機場出來,熱情的揮手喊道。

  「孫爺爺,我可想您啦!」

  頡濤高興的說道,尤其是他看見了孫爺爺身邊的甜甜。

  這一年時間過去了,甜甜似乎變了一些,這純粹是一種感覺,好像更有女人
味了。

  甜甜笑著看著頡濤,似乎沒有以前的那種羞澀,似乎也忘記了那一次的浴室
春光,可她不知道,她即將淪為頡濤的性愛工具。

  「走,咱們先回家」

  孫爺爺熱情的將頡濤領進車,「晚上爺爺請客,請你吃吃四川的美食,以後
啊,學校沒課就回家�住,甜甜也經常回家住的,你們姐弟倆多在一起,對學習
生活都有幫助…」

  孫爺爺一路高興的念叨著,頡濤壓根就沒聽進去什麽,除了那句「甜甜也經
常回家住」…晚飯過後,回到了孫爺爺的家�,孫爺爺指了一個房間說道「濤濤
啊,你就住這間房子吧,旁邊就是甜甜的,爺爺喝了點酒有些上頭了,就先睡了
,你洗個澡,解解乏,叫甜甜給你放水」.「知道了,爺爺,你快去休息吧」

  頡濤邊說邊吧孫爺爺扶回了房間。

  除了孫爺爺的房間,頡濤就聽見了嘩嘩的水聲,走進衛生間才發現,這�有
有一個大大的浴缸,甜甜正在給浴缸沖水。

  頡濤向甜甜看過去,之間甜甜弓著腰,不適的用手去試試水的溫度,她穿著
短裙,這一彎腰,馬上就露出了淡藍色的內褲,頡濤的腦海�馬上就回想起了那
濃密的陰毛,陽具又不禁直了起來。

  「好了,水溫剛好,你洗吧」

  甜甜弄好了水,站起來一轉身,看見了頡濤的褲子有異樣,臉唰的一下就紅
了,「你幹嘛呢,趕緊洗吧,我出去了」

  甜甜有點窘迫的出了洗手間。

  頡濤脫了衣服,躺在浴缸�,渾身說不出的舒爽,看向洗漱臺的旁邊,擺放
著一臺洗衣機,頡濤一下從浴缸�坐了起來,「那�,會不會有甜甜的內褲呢?


  頡濤趕緊走到洗衣機旁,打開洗衣機的蓋子,果不其然,�面有一條甜甜的
內褲,深紫色的,欲火一下子沖向了頡濤的腦子,他再次將甜甜的內褲套在了自
己的陽具上,手淫了起來…隨後的一段日子,甜甜領著頡濤去了不少地方遊玩,
兩人的關系漸漸的親密了起來…終於到了開學的日子,頡濤去了學校報到,分完
了宿舍,領完了被褥,接下來的事情就是鋪床了。

  成都比較潮濕,所以人人都分了一床棕墊,無奈頡濤壓根就不會鋪床,所以
這活落到了甜甜的身上。

  宿舍在6樓,孫爺爺嫌累,就沒有跟上來,進了宿舍才知道這是四人間,上
面是床,下面是桌子,鋪床還得爬到上面,宿舍的其他三個人似乎很早就來報道
了,床都鋪好了,頡濤便只能選擇最後的那一張床。

  甜甜爬上床去,叫頡濤一件一件的將東西遞上來,然後細心的鋪著床。

  由於需要不時的遞東西上去,所以甜甜每每爬到床邊向下拿東西時,頡濤總
能透過領口看見甜甜胸前的春光。

  甜甜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胸罩,將本來就圓潤的乳房包裹的更加誘人,頡濤
的下體又不自覺的起了反應。

  「呼,終於鋪好了」

  甜甜高興的說道,然後準備下來,沒想到腳下沒有踩穩,滑了一下,摔了下
來。

  「啊」

  甜甜本能的喊了出來。

  站在床下的頡濤馬上張開雙臂,將甜甜抱了個滿懷。

  「謝謝!」

  甜甜心有余悸的道謝著,忽然又覺得不對勁,頡濤和自己的距離是不是太近
了一點,因為甜甜真確的感覺到自己的雙乳緊緊的貼著頡濤的胸膛,甚至還有一
種壓迫的感覺,而自己豐滿的臀部,似乎還有一雙手緊緊的貼著,小腹處更是有
什麽東西在頂著。

  甜甜擡頭看著頡濤,看到了頡濤眼�的欲火。

  「頡濤,你,你放開我吧,我,我沒事了,唔唔」

  甜甜還沒有說完,自己的雙唇就已經被頡濤火熱般的吻上了,甜甜想推開頡
濤,卻發現自己突然間變得那麽無力,頡濤的舌頭急切的想甜甜的口中激進,但
是甜甜始終就牙關緊咬。

  頡濤急了,忽然間雙手上移,抓住了甜甜的乳房。

  就在甜甜本能的想喊出聲的一霎那,頡濤的舌頭終於侵入了甜甜的口中,品
嘗到了那一絲絲的香甜。

  當頡濤的舌頭卷住甜甜香舌的瞬間,甜甜知道自己再也難以反抗了,她只能
本能的推搡著頡濤,卻發現自己的上移已經被撩了起來,頡濤的雙手不停的揉搓
著甜甜的乳房,甚至頡濤的手指已經捏住了她微微凸起的乳頭,酥麻的感覺傳遍
全身。

  「難道,我的第一次要在這�,給他嗎?」

  甜甜心�想著。

  此時的頡濤渾身的欲火,「反正宿舍的人報道完都走了,機不可失,失不再
來,我要定你了!」

  邊這樣想著,頡濤將雙手繞到了甜甜的身後,笨拙的解開了胸罩的扣子,那
對朝思暮想的乳房終於被頡濤握在了手�,好柔軟,好細膩光滑的皮膚。

  品嘗完甜甜的雙唇,頡濤直直的看著甜甜,「甜甜,我要你」「別,頡濤,
會有人來的」「不會的,它們都報道完了」「我們,我們可是姐弟啊」「那有什
麽,我們是遠房親戚,所謂血緣關系其實已經很淡了,醫學上都允許結婚的」「
爺爺,爺爺還在等我們呢」「沒關系,一會我和爺爺說」「那個,那個…啊…」

  甜甜還想再說些什麽,可是頡濤再也不給甜甜反應的機會,雙手拖住柔軟的
乳房,低下頭,含住了那突起的乳頭。

  吸吮完右邊的乳頭,再換去左邊的,同時,頡濤的雙手慢慢的下移,伸進了
甜甜的裙子�摸了起來。

  多有彈性的臀部啊,隔著內褲,頡濤就已經感覺到了,他慢慢的拉下了甜甜
的內褲,摸到了那一抹濃密的陰毛。

  「甜甜,你知道嗎?那次你在我們家洗澡,我是故意關掉了液化氣罐,故意
進去看你的」

  頡濤湊在甜甜的耳邊說道。

  「什麽?你,你,你怎麽能這樣,你…啊…」

  甜甜本想質問一句,可是她忽然感覺到了一只手已經覆在了自己最隱蔽的地
方,更可氣的是,自己體內好像有一股熱浪,想通過自己的下面流出去。

  「還有,那次你洗完澡是不是沒有找到自己更換下來的內褲,因為我偷去了
,我拿著它裹著我的雞巴手淫」

  頡濤進一步告訴了甜甜一個事實。

  「你,你實在是…啊…太,太過分了…啊…」

  甜甜已經有些氣喘了。

  「自從我住進了爺爺家,每天晚上洗澡都會拿著你放在洗衣機的內褲手淫,
你知道嗎?」

  說著,頡濤含住了甜甜的耳垂。

  「你,你…」

  甜甜已經崩潰了,她想不到原來眼前的頡濤已經做了那麽多事情。

  頡濤用拇指和中指分開了甜甜的陰唇,食指慢慢的往�進入,撥開陰唇的剎
那,淫水已經順著甜甜的大腿流了下來,突然間,頡濤摸上了甜甜的陰蒂。

  「啊…你,你別…」

  甜甜抖了起來,開始語無倫次。

  頡濤知道,時機成熟了,他麻利的褪去了自己的短褲,露出了粗長的陽具,
他拉過甜甜的手握住了自己的陽具,「你看,它已經那麽大了,憋得太久了」.
說著,頡濤把甜甜抱了起來,放在了桌子上,將自己的陽具抵在了甜甜的蜜穴口


  知道自己就快要失去最重要的東西時,甜甜似乎清醒了一點,她想要離開桌
子,離開這個地方,可是她又怎麽能推得開頡濤呢?「甜甜,我是第一次,雖然
我談了幾次戀愛,但是從來沒有發生過性愛,我的第一次就想和你,給我吧」

  頡濤說著,便扶著自己的陽具,慢慢的往蜜穴�送。

  「他是第一次?」

  甜甜有些不太相信,現在的男孩子,這個年紀還是處男的基本上沒有,「難
道,他說的,真的只是想和我嗎?」

  甜甜知道,頡濤有過幾次戀愛的,但是卻不知道頡濤至今還是一個處男。

  當頡濤的龜頭沒入三分之一時,感覺被什麽頂住了,此時頡濤知道,甜甜也
還是一個未經人事的處女,頡濤更加興奮了,一只手捏起了甜甜的乳頭,嘴則吻
在了另一側的乳頭上,同時下神一用力,整個龜頭便進入了甜甜的蜜穴。

  「唔…好疼啊…」

  甜甜的眼睛因為突如其來的疼痛有點濕潤了,可是她喊不出來,因為頡濤的
嘴緊緊的貼著她的雙唇,兩條舌頭也卷在一起。

  頡濤慢慢的就愛那個陽具整根進去甜甜的蜜穴�,本想慢慢的抽插,可是快
感馬上就來了,他知道,要射精了,趕緊將陽具拔出來,由於速度太快,甜甜又
疼的悶哼了一聲,瞬間,噴射而出大的精液都射在了甜甜的陰毛上,兩個人互相
望著,都沒有說話,甜甜的下身,開始一點點泛出醒目的紅色。

  (三)春色無邊經過宿舍的初次性愛後,甜甜開始刻意避開頡濤,這讓頡濤
很抓狂,卻又沒有辦法,每次回去孫爺爺家,甜甜總是呆在學校不回來,偶爾回
家碰見,甜甜也是匆匆吃了飯便離開。

  「這樣下去可不行,我得想想辦法,讓甜甜不能老這麽躲著我」

  頡濤心�念叨著。

  機會很快就來了,寒假將至,孫爺爺告訴頡濤,自己要出去攀枝花過冬,寒
假就只有甜甜一個人在家了,頡濤馬上給家�打了電話,告訴了父母這個暑假就
不回家了,要在這邊實習實習,順便陪甜甜過春節,頡濤的父母還以為兒子真的
是要實習,也沒想太多,就應承了頡濤的要求。

  終於放寒假了,頡濤發短信告訴甜甜,寒假就在學校住了,甜甜也對頡濤實
習的理由信以為真。

  這一天晚上,頡濤來到了孫爺爺家樓下,擡頭望去,孫爺爺家衛生間漆黑一
片,知道甜甜還沒有洗澡,於是,頡濤耐心的站在樓下等。

  二十分鐘過去了,衛生間的燈終於亮了,隱約能看見甜甜的身影,頡濤看了
看表,決定在等十分鐘。

  十分鐘又過去了,頡濤大步的走上樓去,輕輕的打開了房門,一進門,就聽
見了衛生間�洗澡的水聲。

  頡濤悄悄的走到甜甜的臥室�,快速的把自己拔了個精光,然後慢慢的走到
了衛生間門口,忽然間,他擡起一腳,將衛生間的門跺開。

  「啊!是誰?!」

  甜甜本能的喊出來,仔細一看,發現渾身赤裸的頡濤,「頡濤,你,你怎麽
回來了,你要幹什麽?」

  此時的甜甜已經預感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

  頡濤沒有回答甜甜,他大步的走到甜甜面前,一只手按住甜甜的後腦,狂熱
的吻上她的唇,一只手攬住甜甜的腰身,將甜甜抱出了浴缸。

  這麽久以來的欲火這一刻終於要爆發了,頡濤沒有那麽多的憐香惜玉,將甜
甜抵在�上,雙手使勁揉捏著甜甜的乳房,緊接著,他低頭咬住了甜甜的乳頭,
用兩個虎牙摩擦著,「啊,疼…疼啊」

  甜甜略帶哭腔,可是此時的頡濤又哪能聽得進去?頡濤的一只手忽然握住了
甜甜的脖子,然後向後一頂,甜甜的頭便靠在了�上,另一只手直接就摸了甜甜
的蜜穴。

  此時甜甜的腦海�面早就一片空白,任由著頡濤發泄著自己的欲望。

  摸夠了甜甜的蜜穴,頡濤雙手攀上甜甜的兩條大腿內側,順勢向上一頂,甜
甜便雙腳離地,後面緊靠著�,呈現出一個「M」

  的姿態,甜甜的下體早已經流出了淫水,頡濤的龜頭頂住蜜穴入口的一剎那
,突然說道「你記住,你就是我的女人,我想什麽時候操你,就什麽時候操你,
你只能選擇被我操」

  說著,還沒等甜甜反應過來,頡濤的陽具便一末而入。

  甜甜的蜜穴還是那麽緊,把頡濤的陽具包裹的格外舒服。

  甜甜被緊緊的頂在�上,下體正在被頡濤的陽具用力的抽插著,她知道,她
之前的做法錯了,她原以為躲著頡濤便能使頡濤不再糾纏,沒想到這反而促使了
頡濤更大的欲望。

  「恩,我是你的,你的女人…」

  其實面對奪走自己貞操的男人,又有哪個女人能忘得掉,放得開呢?聽著甜
甜的回應,頡濤更加用力的抽插著甜甜的蜜穴,「啪啪啪…」

  的聲音回響在浴室,時間不長,頡濤便忍不住了,精口松開,滾燙的精液全
都射進了甜甜的蜜穴�,他本想問甜甜該怎麽辦,沒想到甜甜卻先伏在頡濤的耳
邊說道「沒關系,明早我會吃藥的…」

  頡濤知道,甜甜這個女人,已經徹底的屬於了他,他很滿意,慢慢的拔出了
自己的陽具,然後放開甜甜,「來,給我舔幹凈…」

  甜甜慢慢的跪在地上,微微的張開了自己的嘴,迎向那根奪走她貞操的陽具
…這個寒假,註定春色無邊…

















0.020047903060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