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群體換伴]銷魂的美女們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戴浥城 於 2013-1-7 08:19 編輯

躲在自家地下暗室裡的潔琳把耳朵貼到牆壁上緊張的傾聽著外面的動靜,她和臨家的七個女孩藏在這裡已經三天了。狹小的暗室使她們擁擠在一起,匆忙間帶進來的那點食物和水早就沒有了,她們現在又渴又餓,而且暗室裡通風不好,空氣渾濁,她們在裡面再也憋不住了。
雜亂的腳步聲和翻箱倒櫃的聲音早就沒有了。在確信外面沒有動靜之後,潔琳打開了暗門,頂開床洞爬了出來。房門大開著,家具非常淩亂,顯然遭受過洗劫。房間裡沒有人,少女們貪婪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跟著潔琳走向廚房,想去找點吃的。
外面很安靜。潔明暫時放了心。幾天沒洗,身上髒死了。愛干淨的她們還是先弄了點水簡單的把自己清洗了一番,才想起找點東西填肚子。
潔琳剛在飯櫃裡找到了一塊窩頭,可是她猛然聽到了嘩啦一聲。那是槍栓拉動的聲音,潔琳呆住了,那塊窩頭也失手落到了地面上,骨碌碌的滾了出去。院子裡,一個士兵黑洞洞的槍口正對著她們。
這八個少女是潔琳和米嵐、淑芳、玉蘭、玉清、玉潔、王穎、潔明。她們緊張的說不出話來,驚恐的擁擠到了一起,戰戰兢兢抖成了一團。
這裡已經被清理過,所有的人都被集中起來了。這個士兵本想偷偷出來發點洋財,恰好從這個院落經過,沒想到發現了八個花枝招展的漂亮少女,真是意外的驚喜!那 些搜查的也太粗枝大葉了,這麼多少女都漏網了,干什麼吃的?他現在拿不定主意,是把這些押送到集中的地方去,還是在這裡把她們就地解決掉。
如果把她們押去集中,費時費勁不說,前面那些來搜查的也面上無光,自己還沒機會任意玩弄她們,還不如在這裡把她們就地解決好。反正,她們的命運是一樣的啦。嘿嘿,這次我可要玩個夠!他想好了,槍口對著少女們擺了擺。
潔琳明白了他的意思。她順從的向睡覺的房間那裡走去,邊走邊緊張的注視著那黑洞洞的槍口,生怕裡面噴出火來。那些少女們也忐忑不安的跟在了潔琳的身後。
那個士兵關上了房門,然後插上了門閘,淫笑著打量那些局促不安的少女們。他的第一道命令就讓少女們面紅耳赤。
“把所有的衣服統統脫掉!”
“啊?”潔琳大吃一驚,雙手緊緊的捂在了胸前。可是,這樣能保護了她的衣服嗎?
“脫...脫衣服....干...干嗎?”
這是年齡最小的潔明,潔琳的親妹妹,她才十六歲,神情很緊張,雖然已經預感到了什麼,但對那些事知道的還不多。
“快脫!”那個士兵不耐煩的一聲大吼,槍口上的刺刀閃爍著寒光。
少女們戰戰兢兢,生怕那刺刀會捅到自己身上來。盡管非常的不情願,但她們在槍口和刺刀的威逼下無可奈何的脫去了身上所有的衣物。她們的脫衣動作有的快些,有 的慢些,最終還是全部一絲不掛了。她們用手竭力遮掩乳房和下身,可是遮了這裡露了那裡,一個個窘態百出。畢竟,她們都是些妙齡少女啊!
“把手舉到頭頂,不許遮掩!”
一聲大吼,讓少女們打了個哆嗦,她們無可奈何的照辦了。現在,她們肉體上的一切秘密都無法遮掩了。
那個士兵得意的淫笑著,仔細欣賞少女們一絲不掛的裸體。潔琳二十一歲,是她們當中年齡最大的。她的乳房已經發育成漂亮渾圓的球型,挺挺的聳立在前胸,乳暈是 粉紅色的,乳頭也比其他少女的要略粗些。由於緊並著雙腿,看不見陰部的樣子,但陰阜上黑黑的毛還是遮不住的。她肌膚的顏色不是特別白,可是肉體卻最豐腴。 第一個就先上她吧!那個士兵決定了。
他用少女們脫下的絲襪,把她們一個個雙手綁在了背後。然後,命令她們把臀部擱置在床沿上頭沖裡躺好。這是潔琳和潔明的臥室,剛好有兩張床,八個少女一邊各躺下了四個,正好陰戶對著陰戶,有趣的景象哦。
那個士兵用手輕輕地撫摸潔琳的雙腿,感受著少女結實滑淨的長腿的美妙滋味。她無法掙扎,只能發出忍不住的輕輕的呻吟聲。他接著開始用手揉搓潔琳那飽滿的乳房,潔琳的呻吟聲更大了,肉體也在不停的蠕動,躺在那裡的她無法抗拒,也無法躲避。
當他象彈琴一樣刺激敏感的乳頭地帶的時候,潔琳的乳頭已經硬硬的翹起來了。她並緊的雙腿抖動著,終於發出了一聲長長的歎息,她徹底投降了。他這才分開了潔琳 的雙腿,只見晶瑩的玉液已經溢出了陰道口。
堅硬的陰莖壓在姑娘的陰唇之間,可是他沒有急著進入,而是來回摩擦滾動著,讓潔琳更加呻吟著拱動身體。潔琳現在 自己都希望這個堅硬的龜頭能盡快插入來滿足她的空虛感了。他終於慢慢地把沾滿了愛液的堅硬的陰莖向姑娘的陰道挺進,那熟悉的感覺馬上包圍了他。堅硬的陰莖 挺進中受到了阻擋,那是潔琳的處女膜在做最後的抵抗。他很高興,略一用力,處女膜微弱的抵抗被徹底粉碎了。陰莖已經頂到了底部,全根沒入了。處女的陰道緊 緊包圍著陰莖,令他感到特別的舒適。
一陣劇烈的活塞運動,捅的潔琳嬌籲喘喘,一邊抽插,一邊還用手圓周按摩陰蒂,潔琳畢竟是一個未經人事的懷春少女,第一次享受這樣的刺激,陰道突然韻律性地一抽一抽,同時她發出蕩人心魄的嬌吟聲。她猛烈地呻吟著、掙扎著、抽搐著達到了高潮!
真不耐干啊!
喉嚨裡嘟囔著,那個士兵不滿足的抽出了帶著貞血的肉莖,他的注意力轉移到了下一個少女的身上。
這是潔明,才十六歲,肉體的發育還沒有成熟,可是她的模樣和姐姐潔琳幾乎一樣。她的肌膚潔白細膩,乳房高聳,但不是發育得很完全,像圓錐硬硬地聳起,乳暈是 粉紅的,乳頭很長,挺得很硬,她的雙乳右邊的大一點點,這一點跟大多數同年齡的十六歲少女差不多。陰部也很干淨,少女的陰阜上面稀松地生長著一些陰毛,顏 色很黑。而順著陰唇長的那些就很柔軟,而且非常稀疏,基本沒有辦法遮住陰唇。她的陰唇不是很肥厚的那種,而是修長的,小陰唇也薄薄地躲在裡面,就是陰蒂比 較長,突出了一點在陰唇外面。小妮子已動情了,潔白結實的修長的大腿毫不羞澀地張開著,白色的愛液已經沾濕了陰道口。
少女的陰道未經開發,一般都很緊的,所以他在進入前才會刺激她們,也使自己玩的更享受些。可是現在的潔明看來已不需要刺激了。
他毫不客氣的把漲得發紫的陰莖頂在了潔明那迷人的凹縫上,注視著玉棒慢慢的沒入,那從未被開發過的處女地狹緊的箍著,一種突破的感覺充斥著他的心靈。果然,他遇到了預料之中阻滯,挺進中的玉棒受到了潔明處女膜的最後抵抗。
可是,在粗壯的玉棒的攻擊下,處女膜的抵抗是那麼微不足道。隨著潔明的一聲悶哼,處女膜的抵抗被徹底粉碎,玉棒順利的到達了潔明的陰道盡頭,直達子宮頸口。玉液的分泌使陰道變的濕滑,隨著活塞運動的由慢變快,潔明的呻吟變成了浪聲的淫叫。
每一下沖擊,都撞擊到陰道的盡頭,幾乎撞進了子宮。她的乳房幾乎膨脹了一半,顯得豐滿了許多,乳頭更是硬硬的翹了起來。嗓子也是癢癢的,每次撞擊就象撞到了 喉頭。
潔明畢竟是一個還沒有發育成熟的少女,這是她第一次享受這樣美妙的感覺,她那嬌嫩的身軀承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很快她就不可自制的達到了性高潮。劇烈 痙攣的陰肌緊緊包裹著肉棒,一股滾燙的陰精,澆在了龜頭上,把那個士兵澆的心裡癢癢的好舒服。潔明徹底的癱軟了,他抽出了肉棒,上面帶著點點貞血。
剛才幾乎要射了,可是他忍住了。還有六個女孩要修理呢!勃起的肉棒綻著青筋,挺挺的,又攻向十九歲的絕色少女米嵐的桃園洞口。
米嵐閉著眼睛。她很清楚發生著什麼,也知道自己難以幸免。可是她無法逃避,只能被動的等待著即將發生的一切。
當滾燙火熱的龜頭頂在了自己的最羞處時,米嵐噙了許久的淚珠終於流了下來。在一聲長長的歎息聲中,堅硬的肉棒粉碎了處女膜薄弱的抵抗。米嵐知道處女對自己來說已經成為歷史了。
那個士兵看到米嵐羞紅了的俊臉賽過了桃花,粉嫩的肌膚那麼光潔,那麼水靈,那圓圓隆起的乳房結實挺拔,不大不小,紅紅的乳頭就象剛成熟的櫻桃,不禁暗暗的叫了聲好。
隨著玉液的分泌,狹窄的陰道漸漸變的潤滑。隨著噗嗤噗嗤的抽插聲,敏感的乳房還被粗暴的揉搓,米嵐不由自主的呻吟起來,那奇異的感覺籠罩著全身,她張開了迷 人的小嘴嬌吟。肉棒帶著陰道的嫩肉翻出來,又帶了進去。肉棒把陰道填的滿滿的。從肉棒和陰道壁那微小的縫隙,貞血和玉液的混合物在滴滴垂落。
啊!隨著一聲低呼,米嵐猛的向後仰起了頭,肉體也弓了起來。隨著那狠命的撞擊,她感覺到仿佛飛上了浪尖,眼前金星閃爍,嘴唇發麻,整個人幾乎陷入了癡迷。她的陰肌在劇烈的痙攣,仿佛連帶著子宮也在抽搐。米嵐第一次洩了,一股同樣滾燙的陰精澆在了龜頭上。
肉棒被米嵐有力的陰肌包裹得那麼緊,龜頭又被滾燙的陰精一澆,他再也憋不住了,滾燙的精液噴射進了米嵐小巧的子宮。這一下,把米嵐的子宮射的生疼,她幾乎翻了白眼。畢竟,她也是個未經人事的妙齡少女啊,怎麼能承受了他這樣的摧殘!
那個士兵暗罵自己不爭氣,怎麼才玩了三個就射了?還有五個如花似玉的少女等著他享受呢!要解決她們只好多費點工夫嘍!他自嘲著,抽出了肉棒。現在他的陰莖已經變軟了,垂在了兩腿間,不再那麼猙獰。
可是,他並沒有閒著,在少女們身上這個乳房捏一把,那個陰道裡摳一摳,把少女們弄得嬌吟聲一片。沒過多久,他的陰莖又昂起了頭。現在他沒有那麼多閒心了,直接就挺進了一個少女的陰道口。
這個少女啊了一聲,她是十八歲的淑芳。躺在米嵐身邊的她雖然預感到自己就是下一個,可當這一切來臨的時候她還是不敢相信這個事實。肉棒粉碎了她的處女膜,那 些須的疼痛告訴她自己已經告別了處女生涯。肉棒抽插帶來的是奇異的快感,是她從未經受過的,那美妙的感覺淹沒了處女膜破裂帶來的疼痛。可是內心的恐懼,使 她無法專心享受這份感覺,她竭盡全力扭動著肉體,可是卻給他帶來了更大的快感。
淑芳扭動著,那感覺越來越強烈,她那稚嫩的肉體已經無法承受。隨著腦子轟的一聲,她在洩身的同時暈了過去,陰道連帶著子宮都在劇烈的悸動著。
要不是剛射過一次,他也會被帶的射了!這個妮子相貌平平,看著不是很出色,可帶來的享受真不小,呵呵,不可貌相哦!他抽出肉棒,轉身就插到了另外一個少女的羞處。
這個少女是十七歲的王穎,她很膽小,早已經嚇昏了。
那個士兵用力捅破了王穎的處女膜,然後用力抽插了幾下。昏迷中的王穎毫無知覺,也沒有任何反應,只有還在起伏的胸膛表明她還活著。他感到沒有什麼趣味,於是打量著另外並躺著的三個少女,發現她們的年齡相仿,長相身材幾乎完全一樣。他已經猜到了她們可能是孿生三姐妹。
這三個少女正是玉蘭、玉清、玉潔孿生三姐妹,她們都是十八歲,同樣閉著眼睛,潔白的肉體微微顫抖。
他抽出了陰莖,順手在王穎不算豐滿但也很結實的乳房上狠狠擰了一把,留下了一處紫痕。可是昏迷中的王穎依然沒有反應,不過,他的興趣已經轉移到了這孿生三姐妹的身上,他還沒有福氣能同時享受孿生三姐妹呢!
他先玩了玉蘭。她們都有一雙美妙的大眼睛,齊脖短發,修長的身材,而且三圍恰倒好處。她們同樣的玉乳高聳,粉紅色的乳暈中央是纖細的乳頭。
玉蘭扭動著身體,竭力的掙扎,可無堅不摧的肉棒還是插進了處女地。一插進去,玉蘭就老實了。她只是流著淚,任堅硬的肉棒在她的小穴裡馳騁。可是,少女的身體 還是有了反應,她呻吟著,牙齒把嘴唇咬出了血印。隨著啊的一聲,玉蘭徹底被擊垮了,她那處女的身體被送上了浪潮的顛峰,她不可自抑的呻吟起來。
士兵輕蔑的拍了拍玉蘭的淑乳,玉蘭的臉是那樣的紅。
接著是玉清。她重復了玉蘭的過程,也很快就軟癱在那裡喘著粗氣,豐滿的胸脯不停的起伏。玉潔的陰道口晶瑩的玉液已經在滴落了,他的肉棒毫不遲疑的插了進去。 玉潔的陰道很溫暖,處女膜的阻滯是那麼微不足道,使他立即就可以進行活塞運動。一陣劇烈的抽插,在玉潔洩身的同時,他也把滾燙的精液灌注進了玉潔的子宮!
他滿足的站起身來。陰莖已經萎縮了,不再那麼威風。他休息了一會,又開始任意玩弄少女們的乳房和陰部,偶爾還再插進陰道套弄幾下,直到自己都玩膩了,這才拿起槍來檢查裡面的子彈。然後他微笑著走到兩張床上躺著的少女們中間,以極快速的動作在每個少女的陰道內各開了一槍。
少女們都被他玩得昏昏沈沈,少女的羞辱和肉體上的汙辱使不知道自己將面臨著什麼。
當槍口捅進潔琳陰道的時候,潔琳還以為是他的陰莖再次侵入了。槍口頂在了子宮頸口。她剛發覺有些不妥,沈悶的槍聲已經在她的深處響起,宣告了她少女生命的終結。
潔琳只感到滾熱的一燙,子彈的沖擊力使她全身一震,喉頭一甜,一口血從嘴角溢出。一種從未經歷過也無法想象訴說的比剛才的性交更加劇烈的少女羞臊的感覺從陰 部劇烈爆炸,迅速向全身擴散,使她仿佛登上了雲端。她的腿最後踢蹬了兩下。她的眼前一片黑暗,再也沒有什麼感覺了。她的眼睛大睜著,可是她的少女的生命已 經被徹底剪除了。
潔明被沈悶的槍聲嚇了一跳,可是還沒有等她弄明白發生了什麼,槍口已經同樣侵入了她最羞澀的地方。槍管捅進了陰道, 隨後在她的身體最羞騷的深處響起了沈悶的槍聲。子彈的沖擊力同樣使她全身一震,喉頭一甜,嘴角溢出了一點鮮血。一種難以形容的從未有過的感覺充斥了全身, 她很快就沖上了有生以來最強烈的一次性高潮,同時也走到了自己少女生涯的終點。她陷入了一片黑暗,什麼感覺都沒有了。
米嵐竭力擡起了小半個身子,就被槍口在自己的陰道一捅,她又不得不躺下了。她已經弄清楚了,這個士兵正在用槍打她們的陰部,而且已經殺了潔琳和潔明,現在輪到自己了。槍 管捅進了陰道,此時的她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是一個純真的少女,感受到自己少女生命的脆弱。她的青春,被一支就要無情地奪去自己少女生命的槍奪去了。陰道緊緊 包裹著槍管,不僅被他奪去了處女的貞操,還要被他這麼羞辱的殺死,自己最害羞的地方還要被他打一槍,真是羞死人家了!米嵐臉龐羞漲得通紅。
米嵐咬緊了玉唇,她沒有喊叫,也沒有呻吟。兩行清淚不禁順著面龐滑落,直到沈悶的槍聲在自己最羞澀的身體深處響起。一股甜蜜的感覺馬上填滿了她的下身,快樂的顫抖彌漫了她的最隱秘的女性部位。她體會到了這樣強烈的少女懷春般的滋味,她體會到了少女那特有的感覺,她突然發現原來做女孩子還有這樣舒服和浪漫的一刻。被這麼羞辱的殺死怎麼還有這麼奇妙的感覺?那快美猛烈地湧了上來,她還沒有來得及體會那酥麻的高潮,就眼前一黑,抽搐著咽了氣,畢竟這樣的快美太強烈 了。她不過是一個妙齡的處女,無法承受這樣的快美的。
淑芳也察覺了,可膽小的她在潔明被殺的那一刻就嚇的迷糊了。槍口插進她的陰道的 時候,她是木然的,直到槍聲響起,那滾燙的爆炸的感覺才把她喚醒。血尿「噗!」的一下冒了出來。她只覺得陰部熱辣辣的,那開始的一痛馬上變成了一陣甜美的潮熱,像尿意的感覺,很快乳房發漲,然後是十分羞臊的一種只有女人才能體會的很微妙的性感油然而生,就像千萬只小手在悄悄搔抓,又像小嘴在一下下吮吸,撩撥得她春情迸發,難以抑制,不禁嬌吟起來。
真怪,怎麼打那裡會有這樣美妙的感覺?她感到快美在累積,她雙腿拼命地亂蹬亂踢,終於感到一個很巨大的高潮在前 面等著她,她在追求這個特別巨大的高潮,終於追到了!「啊!」她大叫了一聲,全身跟著陰部一起抽搐,每掙扎一下就有一堆快美分子釋放出來,她一直蹬踢,直到眼前轟然一聲,什麼女性感覺都沒有為止,她帶著羞澀的笑容咽了氣。
王穎依然昏迷著,她被從陰道射入的子彈打得全身彈跳了一下,兩只乳房顫動了好一會。只見她頭一歪,嘴角流出了鮮血,嘴唇微微顫動,腳尖也在顫抖。
昏迷中的她也感受到了那強烈的快感的沖擊。隨著血尿的狂噴,她少女的生命也宣告終結。
最後是玉蘭、玉清、玉潔孿生三姐妹。玉蘭被打的花枝亂顫,玉清仰起了頭在大聲呻吟,玉潔只短促的啊了一聲,姐妹三個同樣扭動著迷人的肉體享受到了那美妙的快 感。很快,健壯的她們就虛弱下來,幾乎同時咽氣了。能夠同年同月同日生,又能夠同年同月同日還幾乎同時死,她們夠幸運的了!
這時的他早跳到一邊,欣賞著兩張床上八個美妙的少女陰部血尿狂噴的美妙景象。當一切停止的時候,少女們的肉體粘滿了血,兩張床之間的空地上濺滿了鮮血。
他用少女們的內衣擦拭干淨沾到自己身上的血,然後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當他打開門的時候,留戀的回頭看了少女們最後一眼。她們依然安詳的躺在那裡,血尿已經停 止噴湧了,可仍然有斷續的血滴在陰道口凝聚後滴落。他向她們瀟灑的揮了揮手,心滿意足的離開了。他會記得這些少女給他帶來的愉悅享受,記得在這裡度過的美 妙時刻.......






















0.013876199722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