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借種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3月29日,今天是我新婚後開始工作的第一個禮拜天,本想兩
人共度一個美好的星期天,可惜天意弄人偏偏讓我和妻子兩人都在星期天加班。


    我在單位裡一直忙到下午3點多才下了班,興致匆匆地趕回家裡,希望早點
給妻子做一頓晚餐。
       
    當我開了房間門,放下行李。準備要走進廚房時,突然聽到衛生間裡有沖涼
的聲音,以為是妻子也很早就回來了。

    剛要準備敲門,突然想了想還是算了。剛要轉身時,看見椅子旁邊散亂地放
著女人的內衣內褲,內衣和內褲是一套,粉白色蕾絲花邊那種,自己突然看著下
邊開始發熱了。

    雙手一下抓起那條留有餘味的內褲,湊到了鼻子下邊,開始嗅了起來。正在
自己沉醉的時候,突然衛生間的門打開了。

    一個裹著浴巾半祼纖細的身影,站到了自己眼前。兩隻炯炯有神的眼睛,驚
訝地盯著我。「妹夫你這是?」
       
     在場的我已經僵化了,兩個生硬的聲音從我嘴裡發出來,「姐姐。」大姨子
我也得叫姐姐的。

    這時候,她突然疾步走過來,從我手裡奪過那條內褲,順便抓起椅子上的胸
罩,急忙又跑進了浴室裡。
       
     大約,自己僵持了兩分鐘,自己的臉龐刷的紅了起來,身子開始燥熱了,呼
吸的視乎快要喘不上來了。

    就在這時,浴室門也打開了。一身運動裝的妻姐從浴室裡走了出來。

    我急忙跑到了廚房說,「我要做飯了。姐姐不要走了,吃了晚飯再走吧。」

    自己腦海裡都是那一剎那的風景,做飯基本和僵屍一樣機械化了。
    
    「哦,好。」妻姐也結巴的應了一聲,便在客廳裡看電視了。

    好久兩人沒有說話,這時房間門開了,妻子和她姐姐兩人在客廳裡唏噓了一
通,我忙出來說:「你們聊,我做飯。」便從冰箱裡拿了點蔬菜,急忙進了廚房
裡了。
      
    沒過多久,妻姐也進來了。她站到一邊,看著我做飯。我也是側面看了她一
眼,原來妻姐今天是如此迷人。

    這時,她走到我身邊,一隻手塞進了我的褲兜裡,急忙又撤了出來。「送給
你了,以後要對我妹子好點。」話音剛落已經走出去了。
      
    做飯對我來說雖然不是什麼強項,但是也算湊合吧。很快三人便開動了晚飯,
大約半個小時飯剛吃完。姐夫也來了電話,姐姐便急急忙忙的走了。
      
    姐姐走後,我便迫不及待地和妻子,在客廳裡做了起來。完事後,妻子突然
說:「今天怎麼這樣厲害呀!」

    我說:「不厲害怎麼能把你降服呀!」
    
    兩人相依相偎著,沉默了許久。妻子突然問我,「姐姐今天說送了你一件禮
物,不知道是什麼。讓我看看。」

    我急忙說沒有。後又想說是一句祝福我們的話呵呵。

    這時候,我一隻手不知不覺地摸進了褲兜裡,發現是妻姐那條內褲。

    心裡突然突然跳的厲害起來,於是又把妻子按到了胯下。

    這時候滿腦子裡都是妻姐的身影,伴隨著妻子綿綿的呻吟又進入了一次高潮
中。
            
     現在妻子洗澡了,我坐在電腦前無限的遐想,真弄不明白妻姐為什麼要給我
丟那條內褲。
    
    4月10日晚,單位裡一個朋友要結婚了,他為了慶祝能脫單,
好幾個不錯的朋友晚上出來一起聚了一聚。

    大家都是年輕人,難免多喝幾杯。酒足飯飽後很多朋友已經酩酊大醉了,只
有兩個清醒點的哥們挨個的把大家往家裡送。

    我自然也避免不了,勞煩這兩個哥們。可惜的是這兩個哥們居然給我妻子打
電話打不通,只好被朋友親自送到我家了。
   
    淩晨大約2點左右,突然被一陣涼意弄醒了。睜開眼一看我自己在家裡的沙
發上睡著呢,看來妻子是生氣了。居然一條毛毯都沒有給我蓋。
   
    我上了一下廁所,才回到臥室睡下去。
   
    第二天妻子早早地已經上班了,因為是星期天我就沒有起床,一直懶睡著。
直到中午妻子下班回來,我才起床。
   
    午飯剛過,我坐在電腦前正玩著鬥地主,突然妻姐來了。我剛要和妻姐搭話,
妻子這時忙拉著妻姐進了臥室裡面了,這時我心裡有點疑惑,急忙跑到門口偷聽
著。
   
    「姐姐,這個月我該來例假了。可是遲遲沒有來,是不是有了呀?」    

    「你沒有去做個檢查嗎?有沒有其他反應,例如有點噁心,厭食,煩躁的感
覺呀?」

    「還沒有呢,下午我告假你帶我去看看吧!」
   
    「行,他不知道吧!」

    「我沒有說,昨天晚上都喝得像個死人了。」
    
     這時候我心裡一陣歡喜,不過還是沉著氣等妻子給我好消息吧!!  
   
     我回到了電腦旁邊,剛坐一會兒,妻子和妻姐也從裡邊出來了。
    
     妻子這時開門出去了,聽說妻姐讓她買什麼東西,神神秘秘的沒有告訴我就
走了。             

     我正玩著電腦,妻姐坐在一邊,我一轉身看到妻姐似乎眼睛裡有了一絲濕潤。
    
     「姐,怎麼了?」   

     我這一問不要緊,妻姐到是直接哭了出來。   

     我急忙找紙巾給妻姐擦眼淚,這時妻姐直接問我能不能答應她一件事?   

     我迷糊的於是問她,是不是姐夫欺負她,她卻說不是。直到最後,才支支吾
吾了半天,最終她的說想借我的種要個孩子。

    由於姐夫前年出車禍喪失了生育能力,她又不想抱養一個不是自己的孩子。
家裡人都不知道情況,這種事只有妻姐和姐夫他們倆口子知道,如果和其他不認
識的男人借種的話,她覺得自己心理上做不到,姐夫也不會同意。

    現如今她終於說服了姐夫,但是面對妹妹她又說不出口來。如果和我借了種
的話,會覺得對不起自己的妹妹,她心裡也好痛苦。
    
     我聽到妻姐這話差點大跌眼鏡,但是心裡也好矛盾。難怪很多跟帖的朋友都
說妻姐留給我內褲是有意思的,今天看來確實如此,不過迷茫的我對這種事情,
我到底該不該幫忙呢,該如何幫忙呢。   

     以後見到姐夫的話,我該如何是好呀。

   4月11晚

    中午妻姐說的事讓自己確實有點很難為,但是妻姐真誠的請求讓我不知所措。
於是在妻姐和妻子走後,我便給姐夫打了電話約出來一起喝口茶。
 
    見到姐夫時,話到嘴邊根本說不出來了。我們兩人一直閒聊了一下午,直到
晚上7點多,姐夫非要叫我到他家裡吃口飯,我也不好推辭就隨著姐夫了。

    姐夫是個顧家的男人菜也很做的很好吃,順便也喝了幾杯。

    快到9點了妻姐才回來,看來和妻子已經吃過飯了,我看看表也不早了,準
備要走了等我剛站到門口時,妻姐把我叫住了。
 
    「妹夫等下,姐夫和我有話想和你說說。」
   
    我很明白是事情了,還沒等姐夫說出來。我就準備要拒絕。
   
    可是妻姐哭的像個淚人一樣了,看來妻姐真的和姐夫已經把思想統一了。實
在沒有辦法,我只好推脫著說回家看看妻子的口氣,才跑了回來。       

    回到家裡看著坐在電視前的妻子,到口的話說不出來了。滿腦子像漿糊一樣,
不知道東西南北了。

    我剛走進衛生間沖著涼,突然妻子電話響起來了。
   
    我沖完涼剛出來,妻子說姐夫在樓下等我,叫我下樓去一趟。我本想拒絕,
可又怕妻子懷疑什麼,於是硬著頭皮來到了樓下。
   
    剛走到門口看到了姐夫的車子,我便走過去,這時玻璃搖下來了,裡邊坐的
是姐夫和妻姐。   
「上車說吧,看妹子聽到。」姐夫說道
   
    我看看窗邊站的妻子,我只好上了車子。

    這時姐夫把頭伸出來對著妻子喊了句。「我找妹夫有點事,一會就回來了。」
姐夫話剛完,已經發動車了。
   
    車子上大家都沒有說話,直到車子停到一家旅館門口時,我才知道,看來姐
夫和妻姐是鐵了心了。
   
    姐夫一下車就叫著我們下車,我和妻姐跟著姐夫來到了旅館的一個房間了。

    房間很雅,姐夫讓我和妻姐進去我以為大家還要聊一會兒,誰知道姐夫直接
把門朝外鎖掉了。
   
    此時我的心裡劇烈的跳動著,妻姐坐在一邊也不說話了。
   
    時間一分一分過著,大約彼此坐了10分鐘。妻姐開口了,「為了姐和姐夫,
難為你了。」
   
    此時妻姐脫掉外套裡邊只穿一件直筒式睡衣,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妻姐已
經俯下身子,雙手解開我的褲腰帶了。頓時我的身子麻木了,姐夫還在外邊。我
這算什麼呀。
   
    正在滿腦子胡思亂想時,妻姐那雙纖細的嫩手,一下握住了我的陰莖不停的
套弄起來。

    我也是男人那裡受到了這些個,陰莖沒幾下便被妻姐弄的硬起來了。還沒等
我反應過來,妻姐直接把睡衣撩起來,坐在了我的大腿上邊,我的陰莖也隨著嘰
咕一聲被妻姐的身體吞沒了。

    妻姐坐在我大腿上邊慢慢地挺動著自己的身子,腦袋向後仰著雙眼已經緊緊
閉上了。我看著妻姐睡衣裡的乳房像玉兔一樣開始顫動起來。實在按耐不住的我
一下把妻姐掀到了床上,瘋狂的做起來了。

    大約20分鐘後,我終於把億萬子孫,交給了妻姐。  

    完事後,我抽著煙,妻姐收拾著自己的衣著。

    不一會,我和妻姐下了樓。姐夫也在車子裡面抽著煙,大家誰也沒有說什麼
話,姐夫開車把我送回了家,她們就走了。
   
    我看看表已經11點半了。這刻一直睡不著,順便寫一寫目前的心情,可是
只是敘述了一下經過,實在不知道該寫什麼了。    

    現在看著妻子睡在身邊,自己卻與妻姐發生了關係。將來自己該如何面對這
一切呀。妻姐和姐夫真心把我給害慘了,不過我也有點邪念。可是我為什麼就把
持不住呢?

    4月12日上午,妻子一大早和同事出去逛街了。
   
    一個人在家無聊,正好姐夫來了電話說想過來聊聊。大約半小時後,姐夫來
到了家裡。
   
    我給他倒了一杯茶,我們兩人便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彼此都沉默了好久。     

    這種壓抑的氣氛還得是我打破。「姐夫,昨天的事,我對不起你。」
   
    「噢」姐夫皺著眉頭猛抽著煙。
   
    我低著腦袋用餘光悄悄地掃視著姐夫的眼神,從內心裡我感覺到姐夫心裡不
是一般的難受,仿佛有許多話要對我說。
   
    看到姐夫這個樣子,我心裡好多想對他說的話,卻一句也說不出來。
   
    「我和你姐的事,你也知道了。昨晚的事不怪你,是我和你姐都同意的。我
很愛你姐,每逢看到你姐一見到別人都帶著小孩子到公園玩,眼眶就會濕潤時,
我心裡也很難過,我連最起碼的夫妻生活都不能滿足不了她,我這樣的男人真是
沒用。」

    姐夫說著,突然嗷嚎地哭起來,大男人的哭聲很滲人。
   
    我知道男人最難容忍的事就是妻子有外遇,孩子不是自己的。現如今姐夫如
此深愛著妻姐,盡然是如此之深。頓時心裡油然而生一種對姐夫的敬佩之意,為
了愛情,他犧牲了自己的一切。     

    「我有想過要和你姐姐離婚的打算,但是自己老放不下這段感情,畢竟是多
年的夫妻了。那時候你姐也是這樣認為的,直到遇到了你。我便油然而生了這一
個想法,你就幫幫我和你姐吧。姐夫對你和姐姐的生活絕對不會乾涉你的,姐夫
保證。」姐夫的話音剛落,眼眶頓時又濕潤了許多。

   看著眼前這個男人,我的心裡也是五味滋味。姐夫的心意實在叫我無法去
承擔,姐夫你這是叫我做罪人呀。很多看客都以為我是在裝的吧,不竟然是我也
在考慮自己的後果,畢竟這種事是有悖常理的。
   
    姐夫的無奈的求助,真叫我無地自容。我也是有良知的人,既然都走到這一
地步了,如果真不幫姐夫的話。那姐夫會又是什麼想法呢?如果繼續走下去的話,
前面的情況自己真的好迷茫。
   
    人人都說愛情的力量是偉大的,今天我在現實中真正見識到了。但是人生十
有八九不如意,最最叫我無法逾越的,是姐夫那份無處宣洩的情感。最後我最終
在姐夫的軟磨硬泡下答應了他,但是同時自己也走進了無法自拔的那一步了。     

     姐夫為了你和姐,我現在都無法面對現實了。
 
    人本身就生活在痛苦並快樂中,妻姐和姐夫尚且如此,我又何嘗不是呢? 

    很多朋友都說姐夫為什麼不人授,因為姐夫車禍後,睪丸全碎了,完全不舉
的男人如果孩子都不知道是誰的他哪裡接受的了,這也是妻姐側面告訴我的。下
面的故事我美化了,但是絕對是真實的。寫些東西出來算是緩解一下情緒吧。 
    
    4月12日晚,剛吃完晚飯的我正和妻子閒聊著,突然有人敲門,
妻子打開門,這時只見姐夫一人在門口站著,我急忙請他進來,可是姐夫沒有緊
繃的臉上強笑著對我說:「走吧,姐夫今晚有點事情請你幫幫忙。」

    妻子一聽是姐夫在求我的口吻,急忙推著我說:「快去看看,別讓姐夫著急
了。」

    看到如此情景,心情越發沉重起來,我知道要發生什麼事情了,看看姐夫的
樣子,也只好和姐夫心照不宣地走了出去。

    來到樓下,依然是妻姐在車上,我有點猶豫了,但是心裡一想,如果今天不
去的話,妻姐和姐夫會不會真的翻臉,正在這時,妻姐把車窗搖下來了,看看沒
轍的我硬著頭皮上了車。    

    車子這時沒有走了多長時間,來到了城區一個偏僻的小鎮裡停了下來,我們
下了車姐夫帶著我們來到一個小院落裡,姐夫一邊開了門,一邊把一串鑰匙交給
了妻姐。

    剛進屋子姐夫急忙便轉身出去了,這時候,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也急忙跟
著要出去了,待我剛走出大門時,姐夫已經開車走了好遠了。

    看著遠去的車燈,我再一次迷茫了。
   
    當我轉身時,妻姐不知何時已經站到了我後邊,她沒有說話,只是看著我轉
過身子的同時,她也轉過身子直接進了屋子裡面。    

    這套房間不大,是裡外套間,外面是客廳,一切生活用品都有,裡邊是一個
臥室,妻姐直接進去了,我隨後跟進屋子裡,沒有跟妻姐進臥室裡,而是坐在了
客廳的沙發上。    

    良久,妻姐打開了臥室門:「走吧,咋回去吧。」
   
    頓時,看著眼前這個女人,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一下軟了。
   
    我二話沒說,站起來,一隻手拉住妻姐的手直接走進了臥室裡。

    臥室裡那股撲鼻的香氣撲面而來,讓人精神舒暢了許多,看著眼前比自己大
一歲的妻姐,雖然結婚兩年了,但是風韻猶存的妻姐顯示出了她那十足的少婦魅
力來,真是叫我如癡如醉一般,這是我第一次如此真實,而又正真地品讀著她。

    妻姐脫掉外套,穿著一件米白色的襯衫和一條天藍色的小腳褲,看上去修長
的身材十分的勻稱。我坐在床邊,靜靜地觀賞著妻姐的身材,同時上下打量著這
個和妻子有著血緣關係的女人竟然是另有一番風味。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妻姐特別的性感嫵媚,根本和前天判若兩人了,當她
雙手放到襯衫扣子上時,解扣的速度突然慢了許多。
   
    「姐?」我叫了一聲。

    妻姐便極速地脫下了襯衫,讓我感到驚喜的是妻姐今天沒有帶胸罩,兩隻大
白兔直接一下從襯衫裡蹦了出來,是那樣的豐滿堅挺。仔細一看比妻子的乳房都
大了幾分。
    
     妻姐坐在床邊緩緩地退下褲子的同時,那條精緻的水藍色小內褲也跟著一同
腿了下來。
   
    此時的我,已經忘乎所以了,兩隻眼睛直勾勾地掃視著妻姐完全暴露的身軀,
看來自從姐夫殘廢以後,妻姐幾乎像原封沒有動過一樣。

    當我看著正在入神的時候,妻姐抬起腦袋。
   
    「你還愣著幹什麼,都不早了。」

    這時我急忙脫掉衣褲。    

    妻姐躺在床上看到我那不爭氣的陰莖笑道:「上次太倉促了,根本沒有注意
它長的什麼樣子,今天一看原來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偉岸呀。」    

    妻姐這番話把我也逗樂了。

    「好了別等了,上來吧。」   

     像聽到聖旨一樣的我爬到了床上,雙手不約而同地抱住了妻姐那柔軟嫩滑的
身軀,此刻我深深地吻著她頸部每一寸肌膚,舌尖也時不時地在她那乳頭上打著
圈,妻姐也是女人,她也需要享受生活。我想兩年的情感禁錮現在也該是慢慢地
宣洩出來了。
    
     我不是偉人,也不是什麼聖人。我載著姐夫妻姐的夙願的同時,也變成了一
個偽君子。

    「我要……啊……快點。」

    這句讓妻姐壓抑已久的情感宣言,深深觸動了我心靈最醜陋的一幕。

    我的右手此時扶住堅挺的陰莖,對準了妻姐的陰唇慢慢地研磨著。直到潺潺
流水順著妻姐兩股之間徜徉時。我腰部一提,我和妻姐便真正的結合再了一起。

    我時而狂風暴雨、時而緩重輕急。每次進出都有撥動著妻姐那歇斯底裡的內
心吶喊。     

     叮鈴鈴……

    一陣電話聲驚醒了暴風雨中的我。   

     「你和姐夫忙完了嗎?」是妻子的聲音。  

     「還……沒有呢。」我喘著粗氣,心差點蹦出來一樣。  

     「估計幾點回家?」妻子問道。  

     「說不來,估計今晚可能不回去了。姐夫的事情太棘手了。」我違心地撒著
謊。
      
    急忙掛斷電話的我,看了一下眯著雙眼的妻姐。

    「怎麼停了?是妹子?你們男人真壞。」妻姐嘟喃著。

    「嗯。」我沒有再說什麼。

    「哦」了一聲的妻姐,也沉默的什麼也沒說。 

    正看身下的妻姐的樣子時,突然陰莖一下滑了出來。我準備用手扶著再次進
去,可是妻姐比我先一步。那雙纖細嫩滑的手握住我陰莖是那樣的有力度,這次
被送進去的陰莖越發比剛才硬了許多。   

     我瘋狂地耕耘這妻姐的這片土地,妻姐雙手也沒有閑著緊緊地抱著我的腰肢。
身體便隨著我的擺動而擺動。   

     良久之後,知覺一來。看來成果在即了。當我全身心迸發著精華的同時,妻
姐嗷嚎大哭起來。   

     我匍匐在妻姐身上,沒有動。陰莖軟綿綿地依然封堵著陰道口,生怕一丁點
精液流出來。
    
     我這時親吻著妻姐的眼淚安慰道:「姐我這次豁出去了,為了你和姐夫咋們
一定要加油。」
   
    伏在妻姐看著自己肚皮上的我,眼淚還是止不住。溫存了許久,我從床邊拿
了一個枕頭塞到妻姐臀部下方,我才緩緩地拔出了自己的陰莖。

    妻姐一動也沒有動,不知何時已經進入了夢鄉。

    我看看表已經1點多了。出來客廳撥通姐夫電話,可惜姐夫根本沒有接。

    不一會一條信息發了過來。「別走了,你姐需要你。你們也早點休息吧。」

    看到此資訊,我的眼眶也濕潤了。姐夫這個男人真的好了不起,為了愛他犧
牲的叫任何人都遠遠不能及。

    喝了幾口水,便又回到了床上。靜靜地躺在了妻姐的身邊,不知不覺進入了
夢鄉。
   
    睡夢中夢見了姐夫妻姐帶著他們自己的孩子在公園裡玩著,他們笑的是如此
快樂。



















0.014152050018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