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學生校園]不良少女日記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今天一定要妳先來補償一下時鐘響過了八點,何玲玲從床裡一骨沼翻身起床,朝鏡子裡掠下鬢邊的亂髮,匆匆的拿起書包就走,連房門都忘了關上。今天她十七歲,是某私立商職的高一學生意,零售兼批發,父親跑外,每親照顧店面,一天到晚都在生意中滾。真是白手成家,成功不易。

鈴鈴是老大,家裡希望她多讀點書,將來好在店中幫忙。並不是她的家裡,請不起人,而是人的信用問題,再加上目前的商店,誰都有一段隱秘的事實,和難唸的經,不是自己的人,各方面都是不方便的。

就由於家裡對她的期望,所以對她在學期間,真是愛護逾恆,一切用度,盡量從,有求必應。誰說她今年只有十七歲,但站起來卻和大人一樣高,而她思想的進步,可能已經超過成熟的中年人。

昨夜參加了幫中的集會,一直玩到深夜二時才回來,若不是鬧鐘把她吵醒,睡到下還不一定會起床的。自她到學校,坐巴士要二三十分鐘,八點正已經上課了,再等巴士怎麼來得及呢乾脆坐計程,既俐落又方便,多花幾塊錢,算不了什麼的。

她氣喘喘的跑進教室,還好,第一節會計學才上一半,在點名簿上補個到,總算!上課了。她剛剛坐下,還沒有打開書包,就由後面伸來一張紙條子,上面寫著:「 怎麼這時候才來,大哥他們已經來過兩次了,現在還在旅社裡等著呢!下課的時候,我們不必打招呼,名走名的!等會見。」下面寫個珠。

玲玲一眼就看出這是同班又同幫王麗珠的筆跡,她們所稱的大哥,當然就是她(他)們虎豹幫裡的老大,一早就來找兩次,可見事情並不簡單,再重要的課程都要放下來呀!她決約心依前往,轉回頭朝王麗珠點了一下,表示ok。

下課玲一響,大家一窩蜂擁向福利社,許多昨夜裡「忙」的學生,都利用這頭一節下課時間的空隙,來用早點。什麼「 紅豆湯」「胖」喊做一堆。

本來學校的大門,在上課時間是鎖上的,非到最後一節課完,是不會打開的,剛好在福利社的籬笆邊,不知道被誰打開了一個洞,足夠一個人通過,有時候學校裡的教職員,也利用這個洞做通路,真是方便之門。

何玲玲隨著人潮,衝進了福利社,她今天先不忙著饞口福,一閃由籬笆門竄出去,她惟恐這時碰上教職員或是熟同學,趕緊招來一部計程直駛西門丁。車子一停,後面的王麗珠和林秀美,也跟著到來。

她們三人來到長期預約的旅社裡,這時大塌塌米的房間裡早已來了六、七個年青的男女,年齡都和玲玲差不多,頂多也不過十八九,東倒西歪的閉目凝神。

她(他)們先嘻笑了一陣,接著有一位叫小馬的說道:「 昨夜大家玩得太痛快了,結帳的時候,還少了三百多元,是由老大認的帳,今天下午以前,一定要把錢送去,以後大家才有得混,所以老大一大早就急著找妳們想辦法!」「 三百多元有什麼稀罕,隨便轉一下,不就可以解決了吧!」心急口快的林秀美首腔先開。「三百多元,是算不得一回事,但時間上的問題,臨時到那裡去方便呢!再說還要準備今後的用費,可就不簡單啦!「我想還是大家趁早全體出動,誰先得手就先回來,老大在這裡坐鎮,淮備變款還帳,晚上再來一個通宵,你們看怎麼樣?」這是有軍師綽號的王大茂在提議。

原來這一批在學逃學的男女,都是「虎豹幫」的份子,平日吃喝玩樂,胡混亂來,錢用光了,就相機行竊,多數由女的下手,男的暗中掩護保鑣,竊得的贓物,都交由慣竊徐姓弟兄(也就是他們的老大)出手,變款化用。

昨天夜裡,因為玩昏了頭,結帳時欠了某酒店三百多元,約定今天上午以前要送去。錢是生活的主腦,沒有錢什麼都玩不起來啦!他(她)們的家裡經濟都不錯,但是在學的學生,能夠向家裡拿得出來的,究竟還是有限,怎麼樣也無法應付這無限度的揮霍呀!為了解決基本的經濟問題,所以才和徐姓弟兄拍在一起,當經濟拮居的時候,他們唯一的辦法,就是偷。

這時軍師話剛出口,大家公認這是最好的途徑,無異議的全體附和。決議一定,大家開始化裝,女的脫去了白衫黑裙,脫上了最時髦的「阿哥哥」和「迷汝」裝。
正當玲玲脫去了衣裙的時候,忽然從後背環來兩條粗壯的臂膀,攔腰抱住,哈哈的笑道:「 昨夜裡被妳逃脫了,今天一定要妳先來補償一下吧!」聽聲辦人,何玲玲早就知道是老搭檔大塊頭鄭成雄。「 別這樣嗎!現在快要出動了!晚上再來吧!」她扭了一下屁股!「這怎麼可以呢!妳看!我的小二哥都硬得比筆桿還要直呢!好寶貝!實在煞不住了,我們來忽一點就是囉!」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扳住嬌軀,按在塌塌米上。

玲玲也是急性兒,經不住他的糾纏,氣憤憤的白了他一眼道:「來就來!你不吃鱉,是不會認輸的!等會子誤了事別怪我啦!「那是當然,好妹妹!來!讓我替妳脫下!」說著伸手去拉三角褲。「好個屁,別忙!等我自已來吧!你這不死鬼!」她雙腿一翹,順手脫下了尼龍男三角褲。

大塊頭心裡一樂,扶住堅如鐵條的雞巴,一壓而上,玲玲的纖手輕輕一拉,龜頭插進了洞裡。二人是老搭檔,各人的生理部位,心裡有數,所以玲玲兩腿一張,雞巴就已經溜進去了。別看大塊頭身粗體壯,而那根傢伙卻小得可憐,祇有半寸多粗,四寸不到的長度。

站在旁邊周圍的男女,她(他)們都嘖嘖稱異,可是對於像這樣的白日當眾宣淫,在她們早就習以為常了。大塊頭雞巴雖然細小,但插在陰穴口裡,仍然塞得滿滿的,酥得暗地裡直叫「甜心」。

他抱住粉頸,按住香唇,猛力的狂吻。驀的隨手剝下了乳罩,露出兩顆玲瓏挺實的雙峰。少女的玉峰,勝過新剝的雞頭肉,脆嫩光潤,觸手猶如溫玉,大塊頭愛不忍釋,搖搓捏弄,手掌不停的在雙峰間滾動著。肌膚相觸,慾犖更高,雙方像電傳一樣地運行全身,酥麻麻地都希望對方加重加快。

大塊頭滿臉如焚,雙目精光拼射,慾火快要沖破了腦門?他兩膝微點,壓勁一提,開始抽插了。由於雞巴較小,沒有幾下,就覺得有點滑溜,快感漸減。但他偏不信這個邪,希望以動作來彌補這個快感。

於是直起直落,下下插到了根底,抽插不遺餘力。玲玲也以快感不夠過癮,頻頻的扭動腰肢,滾搖臀部,來使陰戶重重的撞擦著那根細小的雞巴。以致大塊頭抽得越快,玲玲的屁股也搖得越緊,雙方配合得夠是一對好對手。二人這樣的互相拼殺撕鬥,大有非見勝負不肯罷休之概。

惹得圍在旁邊的男女,也都心癢難禁,全場當場一試,只可惜限於時間,馬上就要出發啦!滿腔慾火,強行按住。別看不起大塊頭那根小傢伙,勁道可真強呢!二百抽過去了,兇勁絲毫不減。穿鑽得更加快速。

玲玲的腰勁,本來就不錯,無奈大塊頭個子粗壯,被壓在不面,扭起來可真吃力呢!這時她已微現汗漬。

站在周圍的同志們,知道玲玲有點吃不消,為了要爭取時間,深怕被二人這樣一拖廷,誤事不少,大家都在為玲玲做啦啦隊,連呼:「 玲玲加油!玲玲加油!」這批不知天高地厚的男女,個性都極為好強,誰也不讓誰。玲玲當然不願當眾示弱,扭滾有增無減。

正當此時,大塊頭突感背脊骨一陣酸麻,他衝刺了幾下,伏在嬌軀上,長長的喘了一口氣。精液噴射,全身鬆暢,他飄了,飄上了雲間天上。玲玲也被這濃精的澆射,花心裡一陣酥鬆,廣廷到整個陰戶。這時她倒而動起憐惜之心,輕輕的問道:「你好了吧!」大塊頭臉上展開尷尬的笑容,翻轉身滾下了玉體。

他(她)們陳了老大徐姓兄弟在旅館裡等住,剩下來的八個人,剛好分成兩組,玲玲和麗珠一組,目的地是某某觀光旅社,小馬和大塊頭分開來跟隨在後面,準備掩護和接贓。訃時十點鐘不到,過慣了夜生活的觀光客,多數剛剛起床,洗手間和廁所,特別忙碌,大部份的房間都是虛掩著,裡面寂無人聲。玲玲和麗珠,走慣了這些中等的觀光旅社,道路都非常的熟悉。

二人神態安常氣質高貴的邊走邊談,每遇半開的房門,她們必定先行探索一番,果若無人,那就順手牽羊,見什麼就拿什麼,從不空手。二十分分到,她們己經轉了一小圈,皮包裡也已鼓得老高,再也擠不進樣西了,迅速的溜到暗處,將皮包裡的貨色,交與小馬和大塊頭,這才慢踩高跟,安然的走出了旅社。

這樣的轉了兩家,收獲已頗可觀,最後一家,管理比較嚴密,下手不易,而且大部份的客人,都已外出遊樂去了,她們祇好折轉回來另一組由軍師率領,目標是熱鬧地區和機場,這些地方,不但要眼明手快,在混亂中以半搶的手法去攫取,稍一不慎,即露行裝,而且來去飄忽,像旋風般一捲即逝,令被害人摸不著邊際,連人影都看不到。這一組,今天的成績,倒而比較遜色,祇撈到了一票,一個女人的手提包,裡面除了零用錢,就是化妝用具和衛生紙。

中午大家都回到了旅社裡,當場一估計,可以立刻變成現金,也有兩大多元,除了還帳以外,今晚上水有得樂了。剩下來比較貴重的物品,以老大的經驗,最好再來一部摩托車,順便騎往南部,一拼出手。偷車的任務,向由男生負責,於是大家決議,晚上在舞廳裡玩個痛快,趁打烊以前,在附近弄到一部,送老大南下銷贓。

這一批恣意歡樂的青年男女,一有了錢,就盡情的痛快,就是天塌下來也是不在乎的。台北是摩托車的世界,到處都「噗,噗,」聲響,滿街飛馳。計劃竊取一二台,在他們這一幫,根本算不得一回事,十一點不到,他們就已經如願以償,把老大送走了。回到了旅社,軍師餘興未盡,建議就地取材,在房間裡關起門來跳裸體交歡舞。本來,裸體和交歡,在他(她)們的眼中,認為是生活中的常事,祇要高興,隨時隨地都可以,如果說交歡舞,那還沒有嚐試過,對這別緻的節目,大家無異議的全體鼓掌讚成。

因為他(她)們所追求的就是新鮮和刺邀。不過這種交歡舞,男女下部必須相等,否則一高一低,插得進去也轉不來呀!這卻可苦了大塊頭,祇因他的身材太高,沒有一個女的配得上。眼巴巴的看著別人尋樂。幸虧他的小二哥,今天早上已經安撫過了,一時之間還不至於冒火。玲玲剛好和小馬相配,依偎在一起,雞巴早已塞進了陰戶,把收音機開得最低,慢步華爾茲一響,三對裸體的青年,徐徐的婆娑起舞。

這種交歡舞,可不能快,因為雙方面都是站著的,雞巴是無法插到了根部,總有一部份涼在外面的,如果動作一快,很容易滑溜出來,所以移動得相當的慢,在每次拍子之間,兩人的屁股都要頂了一下,才能夠穩得住。小馬的傢伙,可真夠強,一根有七寸多長,比大塊頭可長上一半插到裡面,把陰戶鼓得高高的,相當夠味,每當拍子互相頂送的時候,更是酥到心底裡。

玲玲初嘗異味,笑意湧現眉眼一瞟,笑嘻嘻的說道:「好粗!」「粗才過癮!難道妳不喜歡!」「不是的!唔!你大概吃過藥了!以前好像並沒這麼長呀!」他們又頂了一下,整個陰戶都感到蜜麻麻的。「 哈哈!何此吃藥,還要磨練呢!否則那會長得這麼快!」小馬自鳴得意的說。她們隨著輕微的樂聲轉動,在昏黃的燈光,人影肉香,互映成趣確是別開生面的玩兒。

跳這種舞,不但舞步要熟,而且雙方要緊密的配合,否則稍不留意、小二哥就會滑到陰戶外面,那就煞風景了。她的最大好處,就是可以訓練持久力,一般早洩的朋友,不妨試試。因為站立的姿勢,木來就是合乎持久的要訣,而這種舞每個拍子才始插了一下,雞巴涼在陰戶外面的時多,持久力自然更長。可是有一體,他們動作慢,好像小孩子在學走路,看上去有點轉扭。

一曲方終,玲玲有好嚐了甜頭的蒼蠅,抱緊小馬不肯放手。這也難怪,那麼粗長的雞巴,已經頂到了花心呀!她索性把整個嬌軀,貼伏在小馬的胸前。利用挺實的雙峰,不斷的磨搓滾動。他們本來是四條臂膀環抱在一起的,根本就無法捏弄這兩顆小肉彈,經過這一陣子的磨搓,小馬居然被磨出心火來啦!他慾火高燒,全身血脈噴張,對於已經到手的美味,怎麼樣也不容放手呀!他下定決心,今晚上要給這小妮子一個下馬威!他扳住嬌軀,按坐在沙發的靠手上面。翹起了兩條粉腿,搭在肩上,開始抽插。

這樣一來,雞巴可以插得更為深進,緊緊的抵住了花心。一陣酥癢,自子宮直透丹田,玲玲甜得笑意更濃,媚眼如痴。小馬也是初次遇上這奇窄的陰戶,雞巴插進去,被挾得緊緊的,有如一根肉棒子硬套進腸衣裡面,舒服得也是酥麻麻的。連連吞口水,暗喊一聲:「 妙!」這時其餘的六人,下好分做三對,在大統間互展雄長,較量身手。

大塊頭找上了皮球何英,雖然高低差了半截,但雙方的傢伙,倒還恰用。由於皮球肥胖,外陰唇生奇厚,洞口被擠得滿滿的,大塊頭的那根小雞巴,抽插起來,也夠相當的肉感。他(她)們此起彼伏,等於開了無遮大會,抽插中間引起的些微震動,在夜闌人靜之時,聽起來還是相當的清晰,「 唏,唏,」之聲,不絕於耳。小馬不但本錢粗傢伙奇大,而且經驗豐富,深得持久的要訣,他選擇站著的姿勢,目的就是要廷長時間。

就是在抽插的時候,也是停停歇歇的!凝神靜氣,絕不衝動的。玲玲初無經驗,那裡知道這些的奧秘!還以為他這樣站著的攪,也相當別緻呢!至少可以免去被壓的負擔。

那知二百抽過去了,小馬仍然輕慢插,毫無出洩的跡象。平常窄小的陰道,忽然經這龐然大物的括擦,滋味固然濃厚,但剌邀也夠敏的。

正當小馬逐漸加勁的時候,玲玲感到一陣酥鬆來自陰戶裡湧出,癢得她扭著腰肢哼笑道:「好雞巴!來!重!要重!重重的插!唔!我的穴裡快要不得了.....嘻嘻......」

小馬是過來人,心裡有數,知道是怎麼回事,卻故意停下來說道…..「怎麼啦!妳的穴裡快要怎樣呢!」「 哎呀!我的哥哥!我的好哥哥!快點啦!沒有什麼呀!」她滾動屁股在催促。

小馬仍然惡作劇的道:「妳不說,我就不動!」「哎呀!你這人啦!真是累人慘,這有什麼好說呢!快點吧!」 屁股搖得更重!「說說看有什麼不好!」小馬廷著臉說。「不死鬼,把耳朵湊過來!」她在小馬的耳邊輕說了一聲,惹得小馬哈哈一笑道:「癢有什麼關係,待我的小二哥給妳消消癢吧!不過..話說到此,故意頓在。玲玲剛入高潮,正需要劇烈的刺邀,給他這麼一停頓,任怎樣也受不了的,顫著聲音說道:「 別囉囌吧!快!快點吧!人家實在..人家實在..受不了呢!」眼睛急得紅紅的,差點兒就要擠出淚珠來。

小馬知道不能再弄下去了,弄僵了這小妮子的癖氣也不是好惹的。惡作劇的目的,已經達到,他心滿意足的哈哈一笑。挺起腿勁,長抽直插。這一下,他可真夠賣力,真是下下盡根,根根到底,速度也由徐而疾,挺得沙發搖搖作響。玲玲拼出全身勁力,滾動腰肢,互相配合,確有如魚得水之勢,配合得恰到好處。這時,其餘的三對男女,早已鳴金收兵,坐在旁邊欣賞。

驀的玲玲感到一陣內急,來不及叫停,「 唔」的一聲,陰水有如缺了堤的河水,奔放湧出,容量可真夠多,燙得整根玉莖油沾沾的。他樂得嘻嘻直笑,口裡連呼:「 雪,雪,舒服,舒服,」小馬心裡不由暗笑,這才是開端呢!「再下去妳這小妮子可能就要飛上天啦!」他抽插加重,不遺餘力,大有搗破陰洞之概。時鐘敲過了兩點,玲玲高潮重臨,一陣陣的輕鬆舒適運行全身,禁不住嘻嘻騷笑道:「好....雞巴....哥哥....你....真好...要...加深...加重....嘻嘻...嘻嘻..」聲音斷斷續績,最後喜極擠出了一絲眼淚。

小馬被她這一股淫神騷態,挑動得心神奔放,漸漸也有難以把提。這時,陰戶裡二度水漲,陰液順著雞巴的抽插,漸漸湧出陰戶口外,經過屁股溝中,流向沙發上。水份一多,抽插更加滑溜,他直起直落,勢如狂風暴雨,恨不得連睪丸都塞將進去。直到金雞二唱,玲玲已是連掉了三次。

在女性方面,第三次掉身,才是達到了高潮的巔峰,痛快的極限,下去可能就要使生理失常,吃不消啦!由於經驗告訴,再這樣站著的幹,還需要一段相當的時間。對雙方都不大好。他趕忙扶住嬌軀,按倒在沙發上,自已向手一扶,改成了原始的姿式。玲玲已進入半睡狀態,輕飄飄的欲履雲間天上,任由擺佈,祇是微閉雙眸,痴痴含笑。

小馬顯出渾身解散,他使用拿手的悶抽要領,快速的結束這場交綏。他支起上身,勁貫兩膝,一口氣的快速短抽,祇讓雞巴的莖部貼著陰戶口磨。這種抽法,對於不洩的生理,夠有奇效,五分鐘不到,小馬腰背一陣酸癢,直沖馬眼。他暗喊一聲僥倖,連同在旁的男女,都不由吐了一下舌頭,同稱「要得」。






















0.015116930007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