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其他故事]野外被中出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總以為失去年輕,是因為過氣的年紀與荷爾蒙分泌降低有關。所以很難得對小的事物或情事有所感動或驚訝了。好不容易完成所有煩人的事,趁著週末一個人開車去山上清靜。於是車行途中盡是滿山的青綠,和我那極盡放鬆的心情。

管他工作如何,反正做好了也沒加多少薪水,作壞了就當眾承認,以表下次改過,還落的老闆認為,知錯能改可造之才的美名。心中正如此清閒時,才發覺已進入山區中,住戶已經減少。左下方是一條溪流,右前方有一大片稻田,正前方是雲靄重疊的山巒,空氣有一點冷,我只穿單薄的白色背心與當時參加救生員訓練的紅短褲。及一雙白布鞋,就上路了。我想除山地人以外,應該不會有其他人在此了。我把車停在路肩,出車外抽煙。似乎應該有心愛的人相陪,共應此時此景。 

忽然間黑雲在前方山頭往下衝來。傍晚四點多接近五點十分,山區開始起霧。我想回去呢還是繼續往前探險,總覺得天色漸黯山嵐渺渺,且可能下雨。可是就著麼一個可以輕鬆的週末回家看電視,太浪費今日的好情緒了,所以決定往前探路。經過幾個彎道,忽見平坦的平原。左方有幾戶掩門的住戶,右方有一工寮及一棟已完成一半的公寓房捨,我想可能又是違章建築。於是我再次停車,走至前方小販買一包煙。 

那老嫗以慈祥的語音問我,來山上找朋友。「你來山上玩還是找人。」心想問的可真奇怪,我怎麼會來找朋友。「我是來逛一逛看看山」她聽我一說笑的很開心,眼睛都瞇起來。

「山很漂亮,我已經住了五、六十年了。」老嫗爽朗的聲音使我很是愉快。 我往前工寮走去,因為雖然工程才一半左右,但周圍卻整理的花木扶疏。心想能住在此地,真是幸福不過了。我這樣庸庸碌碌的工作,還不是想存一點錢,可以在山上買一間房捨一塊綠地,做我真正的設計工作。心正想往那未來美景之際,一位粗壯的工人,裸著上身,頭蓋斗笠,覆遮雙顏藍布。

皮膚黝黑,在斗笠下露出晶亮的眼神,那種動人心魂氣勢直逼我心中最深沉的地方。他對我看了一下,就轉身推著獨輪車載滿磚塊往建築物中去。我兀自立在當時,看著他那盤結的肌肉,修長而充滿唯美男性的力量背影。久久無法心靜。忽然一個精壯的年輕人,從我背後跳出來,赤腳短褲鬆髮,帶著山上特有的青山味道。好奇的看著我一個白背心紅短褲的人,那樣強烈的對比。 

我這個在都市污染半天的人,外著衣冠,內杵灰塵。與他們外不著新喜,內不藏納垢,著實感覺羞愧。我對他笑一笑,他做個鬼臉孩子似的跑回後方小販,扶著剛才那位老嫗進屋。

我信步走到前溪堤,抽煙澄心放眼追山去。霧氣中,開始有雨滴在落下。我想,不能再往前了,太晚回不了家。忽然雨抖大的下來,我往回跑至車處。這一場及時大雨,把我淋成落湯雞,全身盡溼。正當想要回去時,車子發不動了,可是雨還在下。車子怎發都沒法啟動,我想找電話,又沒有電話。忽然想到那個前方工寮還有人, 

也許他那裡有電話,於是我又衝出車外往工寮直奔。一直衝到建築物內,赫然發現,內部是一個住家,整齊的桌椅,床鋪鋪著淡青色的床單,那微黃的燈光,及滿地的花苗與磚塊。因為色彩太強烈了,使人有點震撼。灰色的水泥牆,半漆白色及橘色的的亂章筆觸及原木色而簡單的傢具。那粗糙的設計工法想見是他自己作的。不過看得令人感動,像一幅抽象畫,如一個隱居的素人畫家。 

我喊著:「有人在家嗎」連幾次聲音。他匆匆忙忙的從二樓下來,看著我,很是好奇。我表明因雨及車壞了無法下山之意,希望借用電話連絡拖車。他說:「此處沒電話,至少要到下一個村莊」我心想這裡算一個村莊嗎。我這時開始懊惱,沒有趕快回家,卻貪念山色流連忘返。 

他說:「你淋溼了進來擦乾,等雨停了再載你下山打電話。」「謝謝」心想也許有美妙的奇遇。順勢往前,他拿一條毛巾給我,充滿青草的味道。可是身體溼溼的很不舒服,他問「你要不要先洗個熱水澡,不然會感冒,此地方沒有任何飲食店,只有三戶人家,其餘的房子沒人住」想著也有道理,就大膽答應。「你一個人住這裡嗎」,「對啊」,「這是幫人家蓋房子,我一個人四處以工寮為家」,「星期日其他工人都不在,我自己整理一些東西。」,「哇,你一個住這裡不會害怕」,「有什麼好怕的,人比較令人害怕」我忽然覺得很尷尬,因為我一直無法擺脫人情世故,所以害怕的生活一而再的輪番上演。 

「你肚子餓了吧,先去洗澡,待會下來吃麵」「浴室再二樓,一樓的水管還沒修好」我答了應,往二樓上去。那哪是浴室,只有一個水龍頭,沒有隔間,只圍外牆,水泥都還沒糊上去。即來之則安之。脫下溼漉漉的衣物鞋子,穿著內褲洗澡,居然有熱水真是奇蹟。一會兒,他上樓來,我有點尷尬,又期待些什麼,問他,「你有肥皂嗎?」,「就給你拿肥皂,和乾淨的內衣褲」可能大了一點,將就穿著。

我謝謝他,可是他沒走。在角落的櫃子,東翻西找,我忽然有點害怕。這山上中,沒幾個人,天色已黯,雨又沒停。如果...........想來我是多心了。他拿了碗及餐具就往下走去了。還回過頭催我洗快一點?「脫下內褲,都是男人沒什麼好怕的。」洗完後,我穿著那稍嫌寬大的衣服下樓。四腳內褲當外褲穿剛好。他坐在椅子上吃麵,看著外面。一隻黃狗。那隻狗到挺乖的,沒什麼脾氣。 

我們開始聊天,氣氛很不錯,其實他很少笑,酷酷的表情。29歲,可是看起來像32歲。可能日曬太多,可是身材因勞力的關係而非常健美,尤其那晶亮的雙眼。就知道沒有在人間煉獄打滾過。

可能因勞力多於用腦,所以一切都那麼自然。我也開始跟他開玩笑,他說我很斯文,白白淨淨的很好看。聽的我心中大樂。其實因長年游泳所以自己的肌肉雖然沒有他壯,當也非常均稱。 

我說他好像泰山,他笑一笑,也還沒結婚,兄弟家人都在做勞力。這跟我簡直是南轅北轍,他一直說如果他結婚生子,小孩子不一定要他們去讀書,只要過他們的生活即可。我卻是滿腹對生活的不滿。

心想人的一生種種情境,不禁覺得有些悵然。還比不過眼前只讀國中的粗漢。我自從研究所畢業後,那終日心底的陰霾總是無法承認對男人的渴望。即使自己鍛鍊健壯的身材,或是拿來當煙幕彈的女友。永遠都有一個心中的痛。 

雨停了。可是也晚上10點多了,他留我下來住一晚,隔日再帶我去修車。無他法子,我只好答應,可是心中卻有些慾望的蟲正輕輕的蠕動著。他打哈欠了,挪一床邊給我睡。其時一天折騰下來,我也有點睏了,想到明日要上班,現在我卻住在一個初遇的陌生人家裡。管他的,因為我想早點睡,因為有半夜的故事可能會發生。  

他很快就睡著了,一點心牆也沒有,黃色的燈光已經調至最暗,睡了一個多鐘頭,被他的呼聲吵醒,望著他仰睡只著一條白色的內褲,黑色的叢林,因過於茂盛,而沿著褲頭伸出,展延至肚臍下。那豐厚的胸膛,微滲汗珠,燈光輕輕撫摸在他繃緊而有彈性的肌膚上。

他的腹肌因為呼吸的聲音節奏的起伏,並如音樂般有韻律,六塊肌如田艮分明。那讓人無法自制的景色 我將手輕輕的放在他那結實的腹肌上,心跳的很快,隨著血液傳到手掌中。害怕又緊張的情緒,幾乎爆裂我的血管。因心跳,受有點顫抖。隔良久,我將手繼續往下移動,碰到那已經呈現繃緊而充滿血液亢奮的陽具。在白色的內褲中,偏右往下伸長。我輕輕挪動側身,讓我半臥半起身狀,右手撐住床面,左手輕柔的愛撫他的陽物。

眼神觀看他的表情,他依然熟睡如前。後來我下床,繞道另一側,跪在地上,心想如果他發現就表白,如果沒發現就繼續。 

如此跪姿使我控制肢體更容易。於是我更大膽,用右手隨著他的呼吸,將褲頭提高。每次提高一公分就加速心跳。

最後我把手伸進去把陽具掏往上揚,才發現,那筆直粗壯之物如此美妙,而且龜頭具有優美的紅色充血的光澤。我更加大膽,是因為他如此沉睡。我把頭低下,用舌頭輕輕溼潤他的周圍,在輕輕的含在口裡。忽然他呼吸停止,不在喘氣。我趕快放下所有動作,往門口前去假裝要抽煙。 

他則輕忽一聲,轉身側睡。待至他的呼吸又至平穩狀。我才又側身過去,另一邊。這時他因脹大的陽具一時間無法消退,伸出在剛才未穿好的內褲外,我已經漲的無法自制。退去內褲與內衣。

躺在他的另一邊,用勃起的陽具,抵住他的後面的圓潤有彈性的屁股,身體貼著他的背部,我的胸肌著實的貼住他。他的肌膚非常光滑,且有一點黑色的光澤。身體發出淡淡的青草味道。我根本無法入睡,就把手摟著他的腰,那個沒有肥肉,而彈性非凡的腰。右手繼續往下,握住他的陽具輕輕搓弄。

此時慾望已經控制我了,實在很難此時撤兵臨退。我感覺他的心跳加快,而且陽具也因亢奮中,而想繼續亢奮的跳動昂揚。他停止沉睡中的喘氣,可是這次我並沒有將手移開。反而將身體靠近他,更貼近他。

幾乎是用力貼著他,並且我的下部也輕輕的隨著我心中的心跳,開始往前挺進。一段時間他並沒有動作。我大膽的假設他的醒來,並且正無抑制慾望城河的享受此種男性力量的衝擊。 

我的手更用力,動作也放大的開始撫摸他挺直昂揚之物,深色的筆桿具光澤的龜頭。我拉下他的內褲後面,讓露出的屁股肌肉可以與我的陽具接觸。那感覺似乎要升天一般的刺激,比起那赤裸裸互相慰藉的gay所作的一切。我動作非常有韻律,很慢而且開始撫摸他! 

他醒來了,背對著我,側著身用有點緊張的情緒說,不要這樣,這樣不好。可是並沒將我的手移開,我愣了一下。說沒關係,男人最了解男人。我喜歡你的靈魂。他稍微掙扎一下,可是我並沒有放棄,我說不要害怕,只有男人可以了解男人。

他不再說話,我把他的內褲退下,將他搬正仰躺。我把手蓋在他的眼睛。叫他不要說話。他照作,然後我開始肆無忌憚,吸吻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膚,並且用靈巧的舌頭,呧他乳頭他愉快而有些顫抖的呻吟著,然後是他的陽具,他可能從來沒有如此快樂過。將他的手挪過來握住我的陽具,他就很自動的幫我搓弄。

那粗劣的手,弄的我有點不舒服過一會,就將我的陽具含住,我非常的感到舒暢。如衝浪般的快感。沒想到他的舌頭如此溫潤。 

我因過分亢奮,很快就射出來了,那瓊漿玉液灌滿他嘴巴,他非常驚恐的吐出來。我則還未退卻熱度與激情,快速吸允他的陽具,一下子在我射精後,他也射出來,如山洪一般,激射在我的臉上與口中。他因高潮快速來襲而驚叫,這山野中只有我們兩個男人,彼此沉浸在盤結崩裂的力量與肌肉中。那靈魂如此被釋放,解錮慾望的囚牢。 

我轉身,貼著他,對著他笑一笑,他非常害羞且驚慌,又壓抑心中的快樂,看著我。我低下頭親他的嘴,躺在那如鋼鐵般的身體,卻又溫潤如火,使我感覺非常輕鬆。我這樣睡著了。 

清晨醒來他側抱著我,因為昨夜激情的記憶未退去,我們又做了一次,然後去洗澡。約莫七點左右,工人開始來上班了。他跟其他工人說了一下,就載我去下個村莊打電話,........我要離開時,留給他電話姓名,跟他說下星期六我再來找你,他說好。 

回家時我怎麼覺得路徑怪怪的,我昨晚來的竟然與今日回去景色差這麼多。正當我回到科學園區時,發現已經沒有科學園區了,招牌寫著新竹科技垃圾公園焚化場,我以為走錯路,可是這前後只有一條路沒有彎道,等到我看手錶時顯示的日期是民國100年7月24日,我去哪裡了.......

End.



















0.012679100036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