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魔王重生》8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是,主人。」
  「順便告訴晴香和響子老師,有需要的話就來找我,妳們應該知道我在哪裡. 」
  「是,主人。」素子回答完後,不自覺地用舌頭舔著自己的嘴唇。
  「謝謝…主人…」雖然身體還沈浸在高潮中而無法行動,但是奈留還是回應了光的話。
  休息完後,三人整理完衣服,就由光利用瞬間移動到屋頂上,然後三人才各自下去,回到原班級上課. ——放學後光、若葉和玲三人在回家的路上。
  「……你準備怎麼安置她們四人?」若葉突然的一句話,讓光有點措手不及:「耶?什麼?」
  「別裝傻了。」
  「……知道了啊……」知道了若葉話中的含意,光老實地說道:「老實說,我也不知道。雖然明知道她們已經無法恢復正常,但是……」
  「我不會阻止你對她們作什麼,因為畢竟那也不是你願意的。」
  「若葉……」
  「而且連我都著了你的道,就算你叫我當街和你做愛,我也只有點頭的份。」
  若葉說道:「不過對你而言,她們四人不應該只是你生命中的過客吧?」
  「……其實我整個下午都一直在想這件事。」光說道:「但是卻想不出一個有效的辦法出來。」
  「把她們四人接來家裡住不就得了?」玲在一旁說道:「這樣艾魯美絲女王和蕾娜姊姊也有個伴啊。」
  「那這麼簡單啊,雖然是不錯的主意……。」光說道:「想要這麼做,就得先擺平她們的父母才行。不然想鬧出社會問題啊?」
  「哥的力量應該可以擺平吧?」
  「呵,想試探你哥哥的能力啊?」光敲了玲的頭,玲也俏皮地吐了吐舌頭.
  「……看來也只有這方法了。」若葉說道:「別忘了,因為你的關係,她們現在大概都擁有了超越一般人類的壽命……別忘了你哪一次有體外射精過. 」 「……連這點都被妳看出來了……等等,我是根本拔不出來啊…」光連忙辯解:「我也不想十個月後突然出現某人抱著孩子向我要奶粉錢. 」 「這點就請你放心吧,除非你真的想要,不然絕對不會有人會懷了你的孩子的。」
  「……難說. 」
  「好了,等差事完了再繼續討論這問題. 」若葉轉移話題:「該不該讓女王知道我們的「兼差」?」
  「說比較好,省得她亂猜。」光說道。
  -「暗黑仕事人?」聽了若葉的話,女王露出疑問的表情。
  「簡單地說,就是專搞暗殺的殺手。」若葉繼續說道:「我和光自小就修練著「草薙流古武術」,雖然光無法發出草薙家獨有的紅色火焰,但是就武術造詣上來說已不輸給一般人。」
  「妳這樣說好像我很弱的樣子。」光發出不平之鳴. 「就某些程度上是如此。」 若葉繼續說道:「不過從去年開業到現在為止,也不過接了四個工作,雖然都很成功就是……」
  「這次和上一個工作只間隔了兩個月,和之前比起來算快的。」光接著說:
  「雖然這次的價格並不誘人,或者說可能會倒貼也說不一定,不過作作好事是應該的,因為這次目標似乎幹了不少不堪入目的事情的樣子……」
  「……這次委託者不只一個人,或者說,是目標所加害者的親人才對。」若葉說道:「雖然她們提供的金額實際上很多,但基於那些錢都是她們辛辛苦苦所賺來的錢,我們只拿了一半而已,另一半就請她們自己留著好好過日子了。」
  「……總覺得好像在作慈善事業一般。」玲說道。
  「沒辦法,本來我們是準備分文不取的,但是……總而言之是凹不過她們的眼淚就是了。」若葉說道。
  「……沒想到人類社會也有這麼有趣的事啊……」蕾娜說道。
  「那我們就在這邊等你們回來了。」女王一副悠閒的樣子:「以你現在的能力應該不成問題才是,小光?」
  「……確實如此。」若葉說道:「不過……「小光」是只有我才能叫的,女王大人拜託妳換點別的吧。
  聽到若葉的話,女王只是笑笑,沒作任何表示。
  ————次日,報紙以顯著的篇幅報導著前些日子因為一起姦殺案件而被警方當作嫌疑犯的某大亨之子,清晨被發現死於公司的總經理室中,雖然有多重保鏢保護著,卻依然遭到像是被火焚身一般,全身燒傷面積達到95%以上而死。
  之後警方也在房間查到關於姦殺命案的相關證據,確認已死的大亨之子就是犯人…
  …。
  第八章。木偶女僕
  距離「差事」完畢已經過了幾天,又到了星期日。
  早上醒來一張眼,就看見若葉那張沈睡的,有如嬰兒的臉蛋。
  (對了,昨天被若葉和玲兩人聯手攻擊,直搞了大半夜才睡去……,不過我的體力還真是連自己都驚訝,以前的話大概射個四、五次,隔天就絕對爬不起來,這幾天卻是無論當夜射出多少次,隔天絕對準時上學時間前醒來,而且精神飽滿,中午再來幾個也沒問題……。看來得到了貝魯沙的力量之後,連自己的身體都已經開始改變了…
  …。)想到這,光想動一下身體,但是才移動一下,還在沈睡中的若葉發出了細細的呻吟。
  (?……對了,昨天射出第七發之後就睡著了,現在那傢伙大概又因為生理現象而塞在若葉的身體之中了吧……)想到這裡,光嘗試想把分身自若葉的身體中拔出,但是才動一下,若葉就把光抱得緊緊的:「今天…晚上…不會放過你的…」
  「在說夢話啊…」聽到若葉的夢話,光開始緩緩地抽動著自己的分身。
  「唔…啊…好舒服…還要…」若葉緊緊抱著光的身體,口中也開始吐出淫語:「你每次…都弄得人家好爽…我要你…每天都插著我…滿滿的…」
  隨著快感的增加,光抽插的速度也開始加快,插得若葉是「唔。唔」地哼著。
  「哥…人家還要…」受到若葉的淫語刺激,玲也像是半夢半醒般地,用雙乳摩擦著光的背後,雙腿夾著光的一腳,並將陰部往光的腳摩擦著:「哥…我那裡好癢喔,幫我…止癢嘛∼」
  「好,馬上。」語畢,一根「光的觸手」出現,迅速插進了玲的陰道之中。
  「啊∼∼好爽…」玲也緊抱著光的身體,下體隨著觸手的抽插而擺動著:「哥∼你真棒…妹愛死你了∼」
  玲享受著被觸手抽插的快感,而若葉則是在睡夢中不自覺地隨著光的抽插而擺動著下體,沒多久就被這異樣的刺激給喚醒-若葉一張開雙眼,就狂吻著光,吻著光是差點喘不過氣來。
  吻了好一會,若葉才依依不捨地離開:「真是的,早上還這麼精力旺盛∼」
  「那剛剛是誰在夢中說「我要」的啊?」光反將一軍說道。
  「人家不…啊,頂到了∼∼」光見若葉醒來,立即實施強力砲轟,讓若葉連話都說不出口,只有「啊啊」地叫著。
  「我…啊∼∼∼∼∼∼∼」最後,若葉緊緊抱著光,身體直顫動著,洩了徹徹底底地。
  而此時玲卻還在享受著。
  若葉見到玲的樣子,便起身將玲扶起,並且打開她的雙腿,讓陰戶和陰唇清楚地呈現:「讓她嚐嚐真正的東西吧。」
  「也好。」光讓觸手拔出來,然後「噗」的一聲插進若葉的陰道,接著光也將自己的分身插進了玲的體內,猛力地抽插著。
  「啊∼啊∼」若葉和玲不約而同地淫叫著,若葉一邊承受著觸手機械般的抽插,雙手也在玲的背後揉著玲的胸部:而玲則只能抱著光的身體,無力卻欣喜地呻吟著。
  不久,三人同時達到高潮,光更是將精液完全注入玲的體內-沒辦法,玲像是知道光會在高潮時把分身拔出去,就用雙腳緊緊圈住光的屁股,讓光就連拔也拔不出來,只好乖乖地射了進去。
  高潮過後的三人分躺在光的兩邊,光還故意將觸手插進她們的陰道之中,讓她們的淫穴隨時保持漲滿感。
  「討厭啦∼這樣玩人家…」若葉紅著臉,整個頭埋入光的臂膀中。
  「哥……不要拔出來嘛……」玲則是將觸手用屁股夾著,示意著不讓觸手離開自己的身體. 「玲…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淫蕩了啊?」
  「怎麼這樣說人家…人家只想要哥哥的東西嘛∼」玲邊回答,邊摸著光那個還沒垮下來的分身:「我最喜歡哥哥的東西了…每次都讓人家舒服得上天了∼」
  說著說著,玲還舔著舌頭,一副想把光的分身吃掉的表情。
  「喂喂,別這麼飢餓好嗎?」光說歸說,玲還是爬上了光的身體臉對著光的分身,又是一陣舔弄。
  「這麼想要啊……」光邊說,邊逗著玲的陰核,逗得玲的屁股是一扭一扭的。
  「不行了…忍不住了…」玲停止舔弄的動作起身,然後將觸手「請」出自己的身體:「還是真的…比較好…」說著說著就又把光的分身「請」進自己的體內了。
  「……那這個呢?」光微笑著,觸手的前端分泌出大量的黏液,然後來到玲的菊門前,輕輕地碰觸著,等到黏液沾滿了菊門之後,觸手像是在鑽洞一般,慢慢地伸進了菊門之中!
  「啊∼啊∼屁…屁股…」玲像力氣突然消失一般,整個人趴在光的身上,但光卻發覺到菊門內部直向內蠕動著,像是在迎接一般:「啊…屁股…進去了…好棒喔…我連屁股…都是屬於哥哥一個人的…嗯…」等到觸手插進菊門有一段之後,玲又起身開始套弄著光的分身。
  「小光……」若葉此時似乎是被玲的聲音再次引起了性慾,起身和光進行激烈的舌戰。
  不過光接吻歸接吻,另一根觸手卻悄悄地摸到了若葉的菊門前,然後就和玲一樣的行動模式,插進了若葉的菊門了。
  「唔∼∼」發覺到有東西插進自己的菊門,若葉雙眼張的奇大,但是嘴巴被光堵住,無法說話,而身體似乎是因為之前的高潮,無法出力只能慢慢地動,連擺脫都沒辦法。
  知道無法抵抗,若葉索性繼續和光進行激烈的舌戰,下體也開始迎合著來自兩方面的抽插。
  沒多久,玲套弄的速度開始加快:「哥…快點…把你的東西…全射到愛著你的妹妹體內啊…我要哥哥的東西全部填滿我的身體∼∼」玲哭喊般地叫著。
  像是呼應著玲的叫聲,在玲高潮的同時,光也將精液再一次打進玲的身體之中,而若葉也離開了光的嘴的同時達到了高潮。
  不過就算如此,若葉和玲的陰道依然被觸手和光的分身插著,至於菊門中的觸手則是在她們高潮的同時就消失了。
  「主人,該起床了喔。」此時蕾娜進入房門,看到因為混戰而一片凌亂的情形,一邊臉紅一邊說道:「再不起床就來不及接她們了。」
  聽到蕾娜的提醒,光才想起一件事。
  昨天星期六下午,光和所有認識的女性(女王和蕾娜除外)聚集在無人的體育器材室,理所當然地經過一場混戰之後,光提到了要素子等四人搬到自己家來的打算。
  一聽到光的提議,素子和奈留、響子當然一口答應,但是晴香卻沒有答應:
  因為她是獨生女,必須繼承靜木神社,基於這一點晴香沒辦法點頭. 當然,女主 角們答應了(該說是光的紅瞳效應,還是那些少女早有這種想法呢?)
  ,接下來就是擺平她們的父母了。
  奈留和響子因為是住學校宿舍,所以只要和學校相關人員通報一聲就好了(還好學校本身沒有強制師生一定要住學校宿舍),但是住家裡的素子那邊就比較麻煩一點. 因為素子家裡管理十分嚴格,雖然不是獨生女,但是父母依然對她的生活管理十分注重,在素子用電話說明無效之後,只好利用光的魔王力量讓素子父母對素子的態度軟化,這才安全地讓素子搬到光的家中。
  至於晴香,光並沒有強迫她一定要搬過來,只是告訴她要好好照顧神社和家人而已。
  當天晚上,素子只準備的簡單的衣物就搬到了光的家裡,至於奈留和響子因為學校處理速度的關係,直至晚上才完成手續,結果只得在隔天星期日才能夠搬來(要命的是還一堆東西∼)。
  -在若葉租小貨車幫忙搬運的情況下,奈留和響子也搬到了光的家裡. 但是 令光意外的是,連奈留的宿友,也就是上次和奈留逛街的女同學岸野春歌也一同搬到這裡來了。
  「這裡就是能讓妳免費住的地方嗎?」春歌踏進房門,四處張望著。
  「……抱歉,主人。」奈留在一旁說道:「她一聽到有免費的地方可以住就跟過來了……」
  「妳剛剛……叫他主人?」聽到奈留對光的稱呼,春歌疑惑地問道。
  「妳要住下來是可以,」玲說道:「雖然免費,不過代價不是沒有。」玲說著,拍拍春歌的身體:「只要把妳的身體讓我哥哥品嚐一下,要住多久都可以。」
  「什∼∼」聽到玲的話,春歌臉當場紅了起來。
  「別亂說∼」若葉摀住玲的話直向後拉,光擦擦臉上的冷汗,正經地說道:
  「可以和奈留擠一間吧?」
  「只要不會向我要房租的話……」春歌尷尬地笑了笑。
  「你真的很喜歡湊熱鬧耶……」奈留不解地看著春歌,而春歌也回道:「省下房租可以多買好幾樣東西耶。」
  附帶提一下:春歌是個購物狂。
  -花了一下午把四人的家具整理完畢之後,在若葉的提議之下,一行十人跑到了商店街購買相關的日用品。
  由於人數眾多,光決定分成幾路進行「搜刮」,但奇怪的是,光並沒有和若葉或是玲在一起,而是單獨一人逛著街。
  走著走著,一種感覺讓光停了下來。
  轉過身去,光的視線立即被一樣東西吸引。
  那是一個放在櫥窗的展示用女性人形,上面因為展示用的關係而穿上一襲套裝. 「為什麼呢……這種悲傷的感覺……?」望著這個人形,光不自覺地在心中發出了疑問。
  因為他感覺到這股悲傷,竟然是從人形之中傳來的!
  「……對自己的未來感到悲哀嗎?」光的潛意識之中似乎有辦法解讀面前人形的悲哀之心:「想要……成為人類嗎?」
  瞬間,光自人形身上感到了疑問。
  「我擁有讓妳成為人類的力量,」光利用「心靈傳話」向著人形說話:「但是……
  妳必須犧牲掉某些東西,就算這樣妳也想成為人類嗎?」
  光的「話」一完,光立即自對方感到了喜悅。
  「……我以魔王貝魯沙之名,」光伸出右手,瞳孔散發出紅光:「將我面前的物品收容於黑暗之中,跟隨在我左右!」語畢,人形化成了黑色光芒,連同身上的衣物瞬間消失在空氣之中。
  而全部的情況卻沒有一個人發覺到,連店裡的老闆也渾然不知。
  「好像……可以開始了呢,那個計畫……」光回過身,往大家集合的地點走去。
  -在吃完一頓十分豐盛的晚餐之後,光向艾魯美絲問道:「小艾,在貝魯沙的記憶之中,魔界是不是有種讓植物或是無生物變成人類的魔法嗎?」
  「就廣義的來說是有。」艾魯美絲說道:「不過那是針對使役魔的製作而言……你又不是魔法師,要使役魔幹嘛?」
  「……還記得貝魯沙手下「四天王」吧?」
  「知道啊……」艾魯美絲點點頭. 「光主人不會是想要讓「四天王」復活吧?」 莉莉絲說道。
  「我讓那四個呆頭復活幹嘛?」光一副沒好氣的樣子:「根據貝魯沙的記憶來看,那四人充其量只是四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呆子而已。」
  「確實如此。」莉莉絲冒著冷汗說道。
  「我的意思是,想另外找出屬於自己的「四天王」。」光說道:「而且並不是由妳們之中選出。」
  「為什麼?」玲問道。
  「對我來說,「四天王」必須絕對服從我的命令,換言之和傀儡差不多。」
  光說道:「我並不希望把妳們的自我也奪走……這算是我的一點任性吧。」
  「所以才會問這個問題?」艾魯美絲問道。
  「……貝魯沙的記憶中是有,但是似乎並不完整。」光說道:「而且也沒有試過,似乎只是單純的知道而已。」
  「一個作品要注入靈魂,才會有活生生的感覺. 」艾魯美絲說道:「至於要怎麼作,你應該可以想得出來才是。」
  「……把問題丟給我啊……也好。」光站了起來,往地下室的方位移動:「要看的人就過來吧。」
  -眾人來到了地下室-那原本是光和若葉、玲用來作為訓練用的場地,不過因為搬來之後極少使用,已經變成了儲藏室(雜物放得很少就是)。
  光選定一處比較寬廣的地方,然後手一張,以魔力驅動的光線立即在他面前畫出一個魔法陣,然後一個人形緩緩自魔法陣之中浮起直至完全出現在地面上,魔法陣才消失。
  「那是……?」
  「簡單說,實驗用的東西。」光以認真的神情說道:「不過這個實驗得成功才行…
  …」
  「想把那個人形……變成人嗎?」莉莉絲問道:「那應該……不是普通的人形吧?
  好奇怪的感覺……」
  「我也是因為那個原因才會用她的。」光向著人形舉起右手:「先是把人形的分子結構變成人類的吧?……我面前的物體啊,在我的魔力驅使下,變化成我心中希望的樣子吧……」在光的魔力驅使下,人形先是被分解成分子,然後不到一秒的時間又重新組合,這一重組,竟然由原本冷硬的木頭,變成了柔軟的皮膚!
  過不了多久,一副完美到極限的女性軀體就出現在眾人的眼前了!
  長而亮麗的黑色頭髮、像嬰兒般沈睡的臉龐、,起碼D罩杯的胸部、纖細的腰部、渾圓的屁股、以及細長的美腿,都顯示了這付軀體是如何的完美。
  「該怎麼說呢……」若葉說道:「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如此完美的軀體,創世主這下要換人了。」
  「妳這種誇獎法,我會短命的。」光說道:「我可沒自大到要和創世主比。
  這個不過是我把你們的優點集中在一起的理想體罷了。」
  「這樣啊……」若葉有點不懷好意地望著光。
  「接下來要怎麼作?」玲問道。
  「這個人形之中似乎有著某一程度的「意識」,所以接下來只要讓那付軀體和意識相連接就行了,」光說道:「換句話說就是賜與那付軀體生命,然後讓裡面的意識掌控那付軀體. 」
  「……但是這麼一來,她就成了你的玩偶了。」艾魯美絲說道:「雖然就本質來說,她是人偶沒錯……」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要另外找的原因。」光說道:「能的話我是盡量不再牽扯到與我無關的人。」語畢,光在手心迫出一滴血來,然後彈指一射,正中變成人的人形的眉心-瞬間血滴變成了菱形的紅色刻印,而她原本垂著的頭也被這一下而揚起。
  然後,她張開了雙眼-是金色的瞳孔!
  隨著她的頭轉向望著光,光像是在宣告一般地說道:「從今天起,妳的名字就是瑪莉緒奈特(即「人偶」之意),並以賜給妳生命的我為唯一的主人,妳所擁有的一切都將為我所用,以我的命令為依歸. 」 「……是的,我的主人。」瑪莉緒奈特直視著光,然後以極輕,像是鈴鐺一般的聲音說道:「我的生命、我的身體、我在您身上所獲得的一切都將為你所用。」
  聲音雖美,但是卻感覺不到一點感情,甚至生氣。
  「好了,接下來妳們就先離開吧。」
  「啊啦,開始趕人了嗎?」聽到光的話,若葉的表情有點曖昧地說道。
  「……妳是明知故問嗎?」光解釋道:「接下來我必須將力量灌輸入她的體內……
  至於方法……還用的著我說嗎?」
  「……人家想看嘛∼」玲說道。
  「如果是平常,我是沒關係,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我必須專心一點才行…
  …」光說道:「所以,拜託一下吧,我可不想前功盡棄。」
  「好吧,大家先離開這裡吧。」若葉拍拍手,示意大家配合光的行動:「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
  「好吧∼」
  「真是的,還以為可以繼續看下去的呢∼」
  「哥,下次要賠人家喔。」
  「好好保重吧。」
  眾人在冒著冷汗的光的目送之下,一一離開了地下室。
  「好了,接下來……」說到這裡,光的臉倒是紅了起來-現在的瑪莉緒奈特活像是一張白紙,而光對異性的灌輸力量其實就是做愛,一開始就來這種教育,光可不希望她這位「四天王第一人」變成只知做愛的奴隸……。
  不過,不這樣做也不行……。
  「過來吧,瑪莉緒奈特。」隨著光的命令,瑪莉緒奈特來到光的面前。
  「跪在我的面前,然後把「他」掏出來吧。」光故意說得很模糊,但是瑪莉緒奈特顯然瞭解光所說的,跪在光的面前,然後伸手拉開光褲襠的拉鍊,把光的分身拿出來,而且還不等光吩咐,就開使用舌頭舔著光的分身。
  「喔,還滿自動的嘛……」光看著瑪莉緒奈特寶貝般地舔弄著自己的分身-不過因為這是儀式的一種,光現在沒有享受的時間-等到分身硬直到最大限之後,光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已經可以了。
  她聽從光的話,嘴巴離開了光的分身,然後順從地躺在地板上並張開兩腿,露出了兩腿間的粉紅山谷:「請主人……好好享用……」
  「那我就不客氣了。」語畢,光提著自己的分身,緩慢而確實地插進瑪莉緒奈特的陰道之中,而且毫無阻礙地挺進最深處。
  「好…好棒…主人的東西…都進來了…」瑪莉緒奈特儘量打開自己的雙腳,讓光的插入動作更順暢。
  或許是不想讓瑪莉緒奈特承受第一次插入的痛苦,光並沒有刻意讓她成為處女身。
  少了那一層的阻礙,光順利地開始在她的體內抽插著。
  「啊…主人…我的身體…好奇怪…」瑪莉緒奈特躺在地上,腰部隨著光的抽插運動而擺動著:「好熱…好癢…好舒服…」
  「我可不記得有教過妳關於做愛的事情喔。」
  「因為…我可以…知道主人…腦中的記憶…和她們…」瑪莉緒奈特愛憐地撫摸著光的臉頰:「我…是主人的…奴僕…只要主人需要…我…隨時可以…取悅主人…用我的身體…讓主人舒服…」
  的確,光現在也開始感受到瑪莉緒奈特體內,那股不斷提升,向內吸引的吸力,好像是要把光的一切都吸進去一般,讓光有種拔不出來的錯覺. 中途,光扶 起瑪莉緒奈特,讓她面向房門,然後光自己則跑到她背後,拉開她的雙腿,將她的整個陰戶暴露出來。兩人就這樣面向門口,猛烈地抽插起來。
  「啊…主人…這樣的…太爽了…」瑪莉緒奈特一邊承受著光的抽插,另一邊雙手也沒閒著,一手揉著自己的乳頭,另一手則是不滿足一般地揉著陰核:「我還要…主人…好棒棒…棒…」
  「會讓妳以後都很舒服的…」光邊說邊運動著-但是他的眼神卻望著門的方向。
  「主人…我不行了…我要給主人了…我…啊∼∼∼∼∼」好一陣子之後,瑪莉緒奈特隨著一聲大叫,全身的力量傾洩而出。
  「好,我要將力量灌輸給你了∼」光也順便讓精門大開,將精液全數灌進她的體內。
  「哈∼主人的…熱熱的東西…進來了…」高潮之後的瑪莉緒奈特躺在光的身上,滿足地喘著氣。
  將瑪莉緒奈特放在一旁休息,光站了起來,然後快步走到門口,然後猛然打開-光料的很準,春歌原來正坐在門後,透過門縫觀看著剛剛的一場活春宮;而且看她滿臉潮紅,身上衣衫不整,還露出大半的胸部和已經濕透的內褲,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春歌絕對是因為剛剛的關係,自己也忍不住而手淫了。
  「怎樣,舒服嗎?」光露出奸笑問道。
  「……」似乎是因為剛剛的高潮,春歌似乎沒力氣回答光的問題,只是避免接觸他的目光。
  「來∼」光將春歌整個架起來,然後把她的雙腿打開,露出已經濕透的內褲和隱隱可見的陰毛,接著就在她的耳邊輕輕說:「我要來接收房租了。」
  「房租…不…是…免費的嗎?」春歌無力地用雙手象徵性地用裙子遮住內褲問道。
  「我妹妹也不是說了嗎?妳的身體就是房租啊。」語畢,春歌還來不及反應,光的觸手已經將春歌的雙手架開,接著順便把內褲褪下,露出飽滿還滴著蜜液的陰戶,穴口還一張一合的像是在乞求著分身的進入。
  「連妳的那裡都很想要呢。」語畢,光讓還處於硬直狀態的分身緩緩進入了春歌的身體之中!
  「啊…啊…」雙手雙腳都被制住的春歌,只有眼睜睜地看著光的分身進入自己的體內。
  沒有任何的阻礙,光的分身順利地進入春歌的體內。
  「什麼嘛,已經不是處女了…」光口頭上說說,分身倒是愛憐般緩慢地抽插著。
  「才…不是…」快感自下體中猛烈衝上腦部,春歌依然以殘存的理智反駁著光的話:「有一次…我用按摩棒在玩…結果不小心…插得太深,等發現時…已經來不及了…
  血已經…流出來了…」
  「妳還真會玩啊…」
  「那是…聽人家說很舒服嘛…」
  「那,真的和假的那個比就舒服?」
  「當然…是真的…嗯…」不知不覺地,春歌的腰部已經開始迎合光的動作:
  「舒服…真舒服…好棒…棒透了…」
  隨著光的抽插,蜜液不斷地滴落在地面。
  看見春歌滿意舒服的表情,光便讓觸手鬆開了春歌的雙手-一鬆開,她的雙手便無力地垂了下來,只有腰部持續地迎合著。
  「還要…我還要…」春歌如夢囈般地叫著。
  「那…從今天起,只要我們獨處或是在這間房子裡,妳必須以「主人」稱呼我。」
  像是催眠一般,光的聲音一字一句地傳進春歌的腦中:「只要妳照著作,我會讓妳越來越舒服。」
  「是∼主人∼∼」春歌一聽到光的話,像是力氣又回來一般地大叫著-即將高潮的前兆:「我喜歡主人∼我愛主人∼我的一切都是主人的∼∼」隨著像是誓言般的話,春歌終於在光的動作下達到高潮,而光也順便將精液射進春歌的體內之中。
  第九章:除魔雙子
  「找到了…我們的目標…」
  「只要殺了他…」
  「我們就能回到神尾家之中…」
  「為了這個目的…」
  「就算犧牲一切也要達成…」
  ————在客廳中,光一家人正在看著電視。
  先不論電視撥些什麼,在場的除了光之外,每個人都是臉泛紅潮,一副像是在做愛,十分享受的樣子。
  其實只要仔細看,就可以看到每位少女的下體不但都沒穿內褲,而且陰戶都被塞進了一根觸手,緩緩地蠕動著。而若葉更是跨坐在光的身上,只要一掀開裙子就可以看到光的分身塞滿了若葉的陰道。
  不知道這情形已經持續了多久,但是從有些人的位置上一灘灘的水漬來看,顯然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唔…不行了…我…又要…唔∼∼」一陣顫抖,奈留自陰戶中噴出一道陰精,整個人攤在春歌身上。
  「第…第七次了吧?」春歌也是一副無力的樣子,但她的手卻還在陰戶上面揉著陰核:「真是的,我才五次而已…都不等人家…」
  「嗚…好羨慕若葉姐喔…」張大著雙腿,讓觸手的蠕動更順利的玲,直望著睡在光的懷中,還被光的分身插著陰道,而露出羨慕的表情。
  而艾魯美絲坐在椅子上看著書,雙腿只是張開到剛剛好讓觸手伸進去的程度而已,不過椅子下的水漬的範圍卻幾乎和奈留不相上下。
  至於瑪莉緒奈特則是穿著和蕾娜一樣的女僕服,在廚房洗碗-當然陰戶也是被觸手插入其中,但是她的動作卻連一點遲緩都沒有,不僅行動如常人一般,連高潮的跡象都沒有。
  而響子和素子則呈69式在互相捏弄或舔弄著對方的陰核,響子更是貪婪地吸食著素子流出來的蜜液。
  而莉莉絲和蕾娜則是一個幫光按摩著肩膀,另一個則是舔著光的分身和下面的袋子,順便也幫若葉服務著,舔弄著她的陰核。
  …其實這主意並不是光提出的,而是春歌。她一知道光的能力之後,就立即提出了這構想,不過一實行起來,就如光的想像,在場的所有人除了瑪莉緒奈特之外全部只能待在原地經歷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而光也順便,利用觸手將自己所吸收的外來能量,在自己體內轉換成內力,一點一滴地送進她們的體內,至於沒來的晴香,光只能另外找時間了。
  到了該睡覺的時間也是,由於觸手具有穿越牆壁的能力,女孩們幾乎是在高潮之中走回到自己的寢室中睡覺的。連那些女孩們也很奇怪,自己不知道洩了多少次,竟然還有力氣回到自己房間. 而若葉和光回到房間之後,則是又玩了大半鐘頭,直到若葉軟攤在光的身上,光才將精液射進若葉的體內,滿意地入眠。
  ——早上醒來,光一睜開雙眼,就看見若葉跨坐在自己身上套弄著光自己的分身。
  「……小若,妳怎麼學玲和蕾娜了啊?」光一邊揉著若葉的胸部,一邊問道。
  「沒…辦法,發覺到…你的傢伙…在…我的裡面…漲的好大…我就…忍不住…」若葉一邊賣力地套弄著,一邊說道:「我可是……你的妻子,怎麼可以老是…讓你的女僕和妹妹來…叫你起床呢…嗯……」語未畢,白色的羽翼再度出現在若葉的背後。
  「嘿嘿…我要…強姦你!」若葉露出淫蕩的表情,兩手壓住光的雙肩,下體更賣力地套弄著。



















0.015413999557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