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魔王重生》8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或許吧。只是……說是黏著你,我到覺得是上癮了。」

  「上癮……」聽到若葉的話,光顯得有點吃驚:「我的「東西」又不是毒品……」

  「不是毒品,是比毒品還恐怖。」若葉伸出手,摸著光的兩顆「彈匣」:「這麼好的東西,弄得我們這麼舒服,不上癮那才怪。」

  「不過話說回來,您妹妹……怎麼今天沒來?」奈留發覺到到現在依然沒有玲的身影,疑惑地問道。

  「聽說是被她的同學找去談事情了。」光說道:「現在看來應該是不會來了。」

  「那我們就繼續吧,反正今天是最後一天上課,明天就放暑假了。」奈留一手摸著自己的陰戶,另一手則是摸著若葉和光的接合處,一臉興奮地說道。

  「真是的,這個就先解解饞吧。」光話剛說完,觸手就出現在半空,然後迅速地插進奈留的陰道和肛門. 「啊∼∼∼」瞬間的刺激讓奈留不自覺地轉身抱著光,下身也隨著觸手的動作而擺動著。

  「我們繼續吧。」語畢,光的手扶著若葉的腰,讓若葉的身體一上一下套動著光的分身。

  「我還正想說你會不會就此罷手呢。」若葉用雙手將自己的雙腳盡量打開,盡情地享受著陸續到來的歡愉。

  -「要把這封信拜託我交給我哥?」看著手上的信封,玲一臉疑惑地問著面前的少女。

  「……嗯。」紅著臉,少女點了點頭. 這裡是教室後方放置腳踏車的空地,和玲是同班同學的少女「黑澤琉璃子」在中餐飯後約玲到這裡,並把信交給玲拜託代轉給玲的哥哥。光。

  「裡面……寫些什麼?」玲好奇地問道。

  「這……千萬不要打開來看。」看見玲好奇地將信左看右看,琉璃子緊張地立即制止:「裡面……只能讓妳哥哥看而已。」

  「難不成……」瞬間玲的腦中閃過一絲不詳感。

  「可以嗎?」留著一頭直長髮的琉璃子以一副希望的眼神望著玲,問道。

  「這……我不知道耶。」玲邊說,邊看著琉璃子的雙眼。

  瞬間,琉璃子的視線中,玲那原本黑色的瞳孔,竟然變成了紅色。

  「這……」原本想詢問的琉璃子忽然間意識像是被凍住一般,動也不動地望著玲-整個眼神變得空洞,一點生氣也沒有。

  「……我身為光的妹妹,有這個資格可以打開來看吧?」玲望著琉璃子的眼睛說道。

  「……可以……」琉璃子的回答有點虛無飄渺的感覺. 「那就不客氣了。」 玲立即不客氣地將信拆開來看。看完之後,玲一副「果然如此」的眼神看著琉璃子:「妳果然也喜歡著哥哥…不過呢,哥哥只屬於我一個人的喔。」

  「光……只屬於玲一個人……」像是失去了自我一般,琉璃子慢慢將玲說的話重複一遍。

  「沒錯. 」玲帶著有點狡猾的笑容說道:「不過我倒是可以讓哥哥收妳為後宮之一喔。」

  「後宮……之一……」

  「對,會有許多讓妳感到舒服的事情喔。」玲繼續說道:「快上課了,當我拍妳的肩膀的時候,妳會立即恢復原狀,而且妳會認為我已經答應了妳的要求而高興地回到教室。」

  「是……高興地……」

  帶著笑容,玲拍拍琉璃子的肩膀,琉璃子的雙眼立即恢復原來明亮的樣子:

  「怎…

  …怎麼了?」

  「我們該回去了吧?」玲若無其事地指著手腕上的手錶,說道。

  「說的也是,那就拜託妳了。」琉璃子微笑地往教室走去,而玲則是跟在後面,一絲詭異的笑容依然掛在嘴上。

  ——下午,在老師的嘮叨聲之後,隨著鐘聲響起,代表著暑假的正式展開.

  而因為玲的吩咐,光獨自一人來到體育器材室等著玲。

  「真是的,有什麼事不能在家裡說的呢……」帶著點嘮叨,光坐在跳箱上等待著。

  不久,門打了開來,玲和琉璃子一同進入器材室。

  「有什麼事嗎?玲……連琉璃子也……!?」光一看到琉璃子的眼神空洞的樣子,之前的經驗立即讓光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玲,妳又亂用「能力」了。」

  光所指的能力,指的就是玲使用在琉璃子身上的「紅瞳」,不過和光的不同,只是單純的「催眠」而已。

  「嘿嘿,因為她說他也很喜歡哥哥,所以我就順水推舟了啊。」玲眼神中透出一絲淫蕩,走到光的身邊,並且用身體摩擦著光的身體:「雖然……哥哥只屬於我一個人的……但是琉璃子是我的好朋友,讓她分享一下哥哥的好是應該的。」

  「喔,妳把妳哥哥當成貨品了是嗎?」雖然被玲磨得有點心動,但是光利用體內的「力量」,就是不讓分身站起來。

  「人家哪有……咦?」玲順勢將手往光的褲子摸去,卻發現光的分身一點動靜也沒有。

  「怎麼辦?」光一副奸笑的樣子:「我已經無法對我那親愛的妹妹產生興趣了呢。」

  「別這樣啦,哥∼∼」玲求饒著-她知道是光故意這樣的。

  此時光突然伸起手來,接著就是琉璃子的聲音-帶著十分驚訝的聲音:「你……你們……不是親兄妹嗎?你們竟然……」

  玲發覺到琉璃子不僅被解除了催眠(也是光的傑作),而且還被她看到這一幕妹妹向哥哥求愛的場景,整個人不好意思地離開了光的身體. 或許是在那時玲把第一次給了光之後,玲潛意識(光的「紅瞳」力量也不可知)似乎把這件事當成是和哥哥以及那些喊光為「主人」的少女們之間的秘密,從不想要讓外人知道他們兄妹之間的扭曲關係. (這下要怎麼辦?一旦傳出去的話,哥哥……)想到這裡,玲的心裡不禁慌張起來:(原本以為用上催眠就可以天衣無縫的……。)

  不料光卻一把把玲抱了過來,並且隔著衣服肆意撫摸玲的胸部和內褲底下的陰戶:「他是我一個人的妹妹,所以她當然可以要求我為她作任何事,包括這個。」

  語畢,光一方面扯掉玲的內褲,另一方面則是拉開自己褲子的拉鍊,露出已經漲到極限的分身(瞬間),然後一鼓作氣地插進已經濕潤的玲的陰戶之中!

  「啊∼∼∼哥…怎麼這麼…」面對光突如其來的動作,玲雖然感到訝異,但是身體已經老實地開始迎合著光的動作:「哈。哈…哥…別在這裡…她…她在看…」

  「就順便讓她看看我們兄妹相親相愛的樣子不是很好嗎?」光一邊讓分身抽插著玲的身體,一邊他的雙眼已經變成了深紅色在看著琉璃子。

  「你……你們……不能……這樣……」琉璃子顯然已經被光的「紅瞳」所影響,雖然沒有被催眠,但是身體的反應已經讓她站不住腳,才說了幾個字就整個人跌坐下去,紅著臉全身無力地坐在地上。

  「哈…哈…不…我不行了…哥…我…好奇怪…啊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身為好朋友的琉璃子在一旁看的關係,玲比平常還要快高潮,沒幾分鐘玲就洩了。

  玲洩身之後,光讓分身離開玲的身體,分身一拔出來,玲的陰精和精液的混合就嘩啦啦地灑了一地。

  光剛把玲安置好,原本坐在地上的琉璃子突然一咬牙,站了起來。顯然地,她坐著的地面也是濕了一片。

  「琉璃子?」光還在感到懷疑,琉璃子抬起頭來,臉上還掛著兩行清淚:「和我做愛!」

  「這……」聽到琉璃子衝擊性的言語,連光一時間也反應不過來。

  光在做愛的時候,「紅瞳」會順便出現,但是僅止於激發潛在的慾望而已。

  而琉璃子現在的樣子,根本不像是慾望的表現,倒像是在賭氣的樣子。

  「不行嗎?」琉璃子邊說邊逼近光:「你都能和你親愛的妹妹作了,我這個和你無血緣關係的為什麼不能作!」

  「等……等一下……」似乎是被琉璃子的氣勢壓住的光,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琉璃子逼近到光的面前,然後雙手握住光的分身,開始撫弄著:「真的很羨慕……

  若葉姐和小玲能擁有你……這麼好的東西……」

  「琉璃子……」其實在光的心中,一直把琉璃子當成另一個妹妹,畢竟小時候就住在隔壁(不過國中時琉璃子一家搬家),可以說從小就在一起長大,怎麼也不會把她當成性交的對象(妹妹玲則是因為不可抗力之因素)。

  思考間,琉璃子已經將光的分身含進嘴中開使用嘴慢慢套弄著-不過看她生澀的動作,應該還是第一次。

  光沒有任何的動作,只是靜靜看著琉璃子的動作。

  似乎是累的樣子,琉璃子吐出光的分身,微微地喘著氣。

  「琉璃子,對不起,我……」光話還沒說完,琉璃子已經將嘴貼在光的嘴上,好一陣子之後才離開:「其實我……就算小玲真的把信交到妳手上,我也決定今天要把第一次給你。」

  「這……但是我……」

  「我知道你已經有了若葉姐。」琉璃子臉紅地抱住光的身體:「我也知道有一堆女孩子和你一起住,而且享受著你的一切。我不期望有什麼地位,只希望能和她們一樣擁有著妳就夠了。」

  光並不想去追問琉璃子為什麼會知道(一般人都知道光把房子分租出去,但是沒人知道那些女孩子把光當成主人在服侍),不過光知道現在如果不回應琉璃子的愛,後果恐怕不是光所能想像的。

  當光正要準備動作時,琉璃子卻先一步把已經濕掉的內褲脫下來,然後扶著光的分身,連光都來不及反應就坐了下去。

  「嗚∼∼」琉璃子的喉中發出痛苦的聲音-光的分身老早就不是之前的尺寸,起碼比之前還大上近一半左右,琉璃子又是處女,這一坐下去自然非同小可,撕裂的痛楚直接襲向琉璃子的腦中。

  「哈…哈…」琉璃子只是坐著喘著氣,似乎已經痛得無法動彈了。

  「讓妳舒服一點吧。」看見琉璃子的樣子,光也不忍心,於是雙手伸入琉璃子的衣服,胸罩之中開始揉捏著她的乳首及胸部。

  而琉璃子也打開光的衣服扣子,並且撫摸著光的胸部:「我每天……都想著你的樣子,真的好希望……能和你妹妹一樣躺在你的懷中享受你的愛憐. 」 「……」

  「我並不期望在你的心中佔有一席之地,我只希望能夠和那些女孩一樣擁有你。」

  語畢,琉璃子慢慢地上下移動身體,開始套弄著光的分身。

  不過看她流著冷汗的樣子,顯然痛楚還沒消失。

  看著琉璃子,光不自覺地想到了晴香。大概都是因為她們兩位都是屬於那種為了所愛的人甘心付出卻不求回報的個性的關係吧。

  光開始盡其所能地將琉璃子慢慢地推向高峰-只見琉璃子的臉開始浮現紅潮,身體的動作也開始加快:「哈。哈…好棒…光的東西…塞的我滿滿的…好痛…又好癢…」

  「開始淫蕩了喔。」

  「討厭…啦…怎麼…這麼說…」琉璃子緊抱著光,連雙腿都緊緊夾住光的軀體,承受著光的激烈動作:「難怪…小玲會這麼黏著你…這麼舒服的事…我也想……賴著不走呢…」

  雖然還是第一次,但是琉璃子的第一次高潮卻是半個小時之後的事,而且琉璃子的陰道一開始和一般少女沒什麼不同,但是一達到高潮的瞬間會產生難以想像的擠壓感和吸入感,讓不知情的光竟然也跟著一起射了。

  高潮之後,琉璃子躺在光的胸膛,臉色卻有點蒼白。

  「沒事吧,琉璃子?」光看見琉璃子的臉色有異,擔心地問道。

  「……這樣就行了,我也可以……不用再牽掛什麼了……」琉璃子的聲音越來越小聲,讓光產生一種不詳的感覺. 接著,光感覺到琉璃子的心跳竟然開始慢了起來。

  「難不成……」光的腦中忽然浮現某人曾經說過:琉璃子之所以搬家是為了住在大醫院附近,以便讓琉璃子能夠就近治療她的先天性心臟病。

  看這情況,琉璃子的心臟病顯然沒有治好。

  「笨蛋,妳的病還沒好,怎麼可以……」

  「因為我不想…連所愛的人都還沒抱到就離開…」琉璃子逐漸閉上了雙眼:

  「現在……可以安心地離開了。」

  「……我可不準妳死。」光緊抱著琉璃子逐漸冰冷的身體,然後把自己的體內能量全部藉由還在她體內的分身灌輸進琉璃子的體內。

  「哥……」在一旁的玲知道無法幫忙,只好不安地等待著。

  不久,琉璃子的身體開始暖和起來,臉色也紅潤許多,但是依然沒有清醒的跡象。

  但是,光的睡意卻不斷地襲向光的腦中-那是因為光的能量耗盡所產生的自我防衛反應。

  「玲…快點…叫夜子她們過來…把琉璃子…帶回去想辦法。我得…先睡一下…」語未畢,光抱著琉璃子「碰」的一聲就倒在跳箱上不省人事。

  ——光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午夜時分了光搖搖頭,整個意志還不太能集中,看來體內的能量似乎還沒恢復正常的樣子。

  「主人,醒來了嗎?」瑪莉緒奈特的聲音在光的耳際響起。

  「……瑪莉,琉璃子…那個女孩的情況如何了?」

  「身體大致上已經恢復正常,但是心臟因為先天性的功能異常,而且和主人下午的性愛行為似乎讓他的心臟負荷不了,目前僅能靠著主人所供給的能量勉強支持著心臟的跳動正常而已。」不帶一絲情感,瑪莉緒奈特回答道:「現在在膠囊中進行深眠處理。」

  「……通知素子,利用琉璃子的DNA情報,想辦法複製出沒有任何缺陷的,琉璃子的另一個身體. 」光恢復精神之後,繼續說道:「必要的話,把魔族的DNA部分資料嵌入進去。要快一點,琉璃子的身體撐不了多久。」

  「是,主人。」回答一聲後,瑪莉緒奈特離開了房間. 看著瑪莉緒奈特離開,光也起身整理身上的衣物之後,便急忙走下樓。

  一下樓,就看見玲露出擔心的樣子,無助地在客廳走來走去。

  「玲,妳這樣走來走去是沒有任何幫助的。」來到客廳,光說道:「現在一切只能看素子了。」

  「可是……真的好害怕琉璃子就這樣……」玲害怕地連淚水都不禁奪眶而出。

  「好了好了,別這樣。」光知道她是內咎,所以將玲的頭靠在自己的胸前,拍著她的肩膀安慰著她。

  「主人,」瑪莉緒奈特走了過來:「素子說已經準備妥當,請主人移駕. 」 「好吧,要看的就過來吧。」聽到瑪莉緒奈特的話,光立即帶著大家浩浩蕩蕩地來到地下室中,屬於素子的研究室(足足花了光的財產的二分之一,起碼十三億日圓以上)。

  來到地下室,就看見素子在電腦前面努力地打著鍵盤,然後在深處之中放著兩個裝人用的大型膠囊,而且其中都是沈睡的琉璃子-不過一位穿著內衣褲,另一位則是什麼都沒穿。

  「現在情況如何?」光來到素子的身邊問道。

  「主人,在您醒來之前我就做好了複製的工作。」素子說道:「現在我已經把莉莉絲所屬的部分DNA打進琉璃子的複製體之中。」

  「……沒辦法在複製時改正心臟缺陷的問題嗎?」

  「就這裡的技術和時間上來說,沒辦法。」素子說道:「起碼得需要三個工作天才有辦法自力找出來。所以我把莉莉絲身上有關生命力的DNA打進複製體當中,借助魔族強大的生命力來修正琉璃子體內破損的DNA。」

  「結果呢?」

  「只能說,出乎意料之外。」素子繼續說道:「不只是心臟部分的問題,連身體的各部分都遭到了魔族DNA的強化,可以說琉璃子的複製體變成了半魔族。」

  「……確實是出乎意料之外。」

  「總而言之,一切都準備好了。」素子繼續敲著鍵盤:「現在就等主人的「移魂咒」了。」

  「謝謝. 」拍拍素子的肩膀,光說道:「沒有你的話,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處理。」

  「不,我只是將主人所賜與我的力量作發揮而已。」

  「別這麼謙虛了。」光來到膠囊的面前,說道:「瑪莉、觀鈴、鍊華、夜子,就位吧。」

  「是,主人。」聽到光的吩咐,瑪莉緒奈特等四人,被光稱為「四天王」的她們圍著膠囊,加上光共五人分佔五個頂點. 然後,「四天王」四人都閉上了雙眼。

  就定位之後,光也運起全身功力-瞬間光的雙眼變成了深紅色:「我以魔王貝魯沙之名,掌管靈魂的魔女那卡啊,移轉我面前即將失去生命力的悲哀靈魂到另一副全新的軀體上,以繼續她的人生旅程……沙諾沙。雷塔斯。美利諾沙司。

  迪那!」咒文念完的瞬間,光的雙眼爆出紅光,和「四天王」額頭上的紅色刻印相連接,竟形成五芒星陣!

  然後大家看見了,淡綠色的光芒自琉璃子原來的身體出現,瞬間進入複製體之中。

  「哈!」光一聲大喝,五芒星陣立即消失,光的眼睛也恢復成原來的黑色。

  然後,光忽然間感到頭暈,整個身體搖搖欲墜。

  「主人∼」奈留眼尖,立即自一旁扶住了光:「沒事吧?」

  「沒事,大概是用盡精神力了。休息一下就好。」

  「主人、自電腦中確認原體的生命跡象已經消滅,而複製體的生命跡象已經達到復甦等級。」

  「打開膠囊吧。」隨著光的命令,素子藉由電腦打開了複製體的膠囊。

  膠囊的蓋子一打開,裡面琉璃子的複製體就張開的雙眼-不是原本的黑色,是紫色的瞳孔。

  「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會在這裡?」琉璃子的複製體走下膠囊,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這裡……是天國嗎?」

  「琉璃子∼」玲看見琉璃子站起來,立即衝到她的面前:「沒事吧?」

  「……小玲?」看見玲的臉,琉璃子有一點錯愕:「妳怎麼會在這裡?對了,我好像和你哥做愛之後就失去了意識……」

  光也來到琉璃子的面前,同時觀鈴將置於一邊的外套披在琉璃子身上。

  「這到底……?」

  「我來說給妳聽吧。」於是,玲便將一切都告訴了琉璃子。

  「是……這樣嗎?」琉璃子看了看躺在另一個膠囊,原本的自己,心中卻充滿著不確定感:「我……還是琉璃子嗎?」

  「起碼對我們來說,妳是。」光說道:「如何處理妳原本的身體,我希望由妳來決定。」

  「就暫時……保持這樣子好了。」

  「……是嗎?」確認了琉璃子的想法,光立即向素子說道:「交給妳處理了,素子。」

  「是,主人。」

  「至於住處……我記得琉璃子是和妳已經結婚的姊姊住在一起吧?」玲說道:「不如搬來這裡吧。」

  「我是沒關係,只要和我姊姊說一聲就好了。這樣說不定姊姊還比較高興一點. 」

  琉璃子的眼神瞬間出現了悲傷:「不過……可以拜託一件事嗎?」

  「什麼事?」

  「我可以和她們一樣……叫光「主人」嗎?」琉璃子臉紅地問道。

  「啊?」玲有點不敢相信地看著琉璃子。

  「隨便你怎麼稱呼我,不過只限在私人場合。」回答完琉璃子的問題,光繼續說道:「若葉,拜託妳替琉璃子處理房間的問題了,我得好好睡一下,拜託了。」

  「嗯,就交給我,你就放心地睡吧。」若葉微笑著說道。

  謝謝. 」光回禮後,又向素子說道:「素子,別忘了我之前交代妳的事。」

  「是,主人。」

  就這樣,光的家裡面又多加了一名成員……。

  第二章:由恨轉愛

  自神尾綾女被觀鈴殺傷之後已過了一個半月。

  觀鈴的攻擊奇蹟式的只是劃傷了綾女的身體,但是這段日子之後她的傷雖好了,卻留下一道X型的傷痕在她身上,X傷痕的中心還正好在兩顆乳房的正中央但面對這難看的傷痕,綾女並沒有如往常一般大吵大鬧,亦或是策劃著要如何報復觀鈴,她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衣服穿上去就看不到了。」之後就回到了家裡,以「準當家」的名目處理相關事務。

  從那之後開始,綾女便很少開口說話,有的時候甚至整天都不說一句話,令得在身邊的人還以為綾女因為那事情所給的衝擊過大,造成精神方面的障礙……。

  而更奇怪的是,有的時候她會拿著觀鈴的相片,看著看著還會露出詭異的笑容。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為她的精神出了問題,知道的人也以為她想報復想到有點秀抖了。

  但是事實上,她的心裡面,一個小小的漣漪正逐漸擴大中……。

  ————琉璃子事件之後已經過了三天。

  光讓琉璃子住在三樓空下來的一間房間,不過隔天晚上(事情結束之後已經是凌晨兩點多)琉璃子就溜到光的房間享受男人的滋潤。

  當然,光也順便藉由做愛來確認琉璃子的身體-結果當然是一切正常。

  至於琉璃子的原身,則是被素子藉由急速冷凍保存在膠囊之中,放置在地下室。

  ——光醒來的時候,太陽光已經從窗簾細縫射了進來。

  看著躺在身上,連分身都還在體內的若葉,光愛憐地看著她的睡臉。不過視線轉到她那已經變成深灰色的羽翼,光卻是皺了皺眉。

  光是很想舉起手來撫摸著若葉的頭髮,不過此時她的雙手正被蕾娜和莉莉絲抱著,根本動不了。

  莉莉絲和蕾娜的陰戶和肛門都還被光的觸手插著,讓她們兩人都露出滿足的表情。

  (再不起來,就無法做事了。)想到這裡,光只好把觸手收回-觸手一消失,莉莉絲和蕾娜的下體立即趕到一陣空虛,而不斷地擺動屁股。

  「快點起來,有正事要辦了。」將分身自若葉的體內拔出來之後,光繼續對賴床的兩人催促著。

  「是∼主人∼」看她們兩位睡眼惺忪的樣子,光也覺得昨天晚上真的是玩太晚了。

  而若葉呢?分身離開自己的體內之後就起身穿著衣物,自己的衣服穿完之後就服侍光穿衣服。

  至於蕾娜和莉莉絲則是兩眼無神地,像是失了魂一般地慢慢穿衣服。

  -先回到昨天午夜,一場屠殺正在城市的陰暗處發生著。

  「喝!」觀鈴手上的雙刀一揮,手起刀落,兩隻像人又像魔物的怪東西立即被砍成兩半,噴出綠色的血,灑落在大地。

  「為什麼……不過短短的數天時間,淫魔獸的數量就多了好幾倍?」揮刀將刀刃上的綠色血液揮除,觀鈴的心中出現一連串的問號。

  「難不成……」鍊華來到觀鈴身邊,說道:「有「淫魔族」的代表性人物來到了人間?」

  「說不定呢…。瑪莉和夜子那邊有消息嗎?」

  「沒有消息,不過也沒失去聯絡. 」鍊華說道:「看來她們那邊也是忙得不可開交。」

  「是嗎?」觀鈴語音剛落,又有幾隻淫魔獸自四方衝了出來。

  「真夠煩了。」鍊華正要驅動手上的鐵鍊準備攻擊時,突然自她們後方射出幾支箭,一一將淫魔獸射下。

  「那箭……」眼尖的觀鈴一眼就看出來,那是神尾家所使用的「除魔之箭」。

  同時也是當時射殺了自己哥哥的凶器。

  「總算是找到妳了,觀鈴。」隨著令觀鈴熟悉的聲音想起,神尾綾女出現在她們的背後,臉上露出奇異的笑容。

  「原來是妳……」觀鈴一看到綾女,就露出一副厭惡的樣子-雖然說已經給對方應有的懲罰了,但是對方畢竟曾殺了自己的雙生哥哥,會不怨恨是騙人的。

  「算來已經有一個半月沒見了,觀鈴。」綾女以有點詭異的笑容望著觀鈴打招呼。

  「最好別和我裝作很要好的樣子。」觀鈴忍住心中的怒氣說道:「「無事不登三寶殿」,妳不會沒事跑來找我們吧?」

  「……我想見你們主人。」綾女這句話一出,鍊華立即問道:「想作什麼?

  把攻擊的目標轉到我們的主人身上了嗎?」

  「怎麼會……」綾女笑了笑,否定鍊華的說法。

  「說明原因吧。」觀鈴冷冷地說道。

  「很抱歉,這原因只能讓妳們的主人知道而已。」綾女依然帶著詭異的笑容說道。

  「妳不說的話我們也不能貿然帶妳去見我們的主人……」鍊華語音剛落,觀鈴就身出手來阻止鍊華繼續說下去,而且還說:「可以讓妳見我們的主人。」

  「觀鈴!」

  「放心,有我在。」對鍊華使了個「放心」的眼色之後,觀鈴繼續對綾女說道:「不過妳只要有一絲意圖不軌,妳的項上人頭就得落地。」

  「那妳大概會很失望喔。」綾女說道。

  -「所以妳才自作主張把她帶到這裡來?」光坐在位子上,望著穿著巫女正裝的綾女,有點不悅地問著觀鈴。

  「是,主人。」觀鈴恭敬而有點畏懼地說道:「真是非常抱歉。」

  「沒關係的,妳們可以先下去了。」光說道:「淫魔獸的大量增加所顯示的,絕對不是在這邊的我們所能想像,希望妳們晚上繼續加油,先去休息吧。」

  「但是留主人和她單獨在這裡……」觀鈴一臉擔心的樣子,正要詢問,光已經舉起手來,阻止觀鈴繼續說話:「妳們四個人聯手都輸給我,妳想以現在的綾女能夠傷我嗎?好了,別想太多,上去休息吧。」

  「是,主人。」抵不過光的命令,「四天王」和其餘少女只好乖乖地休息或是做事。

  「還真的滿聽你的話呢。」看見她們的樣子,綾女以有點佩服的眼神看著光:「不愧是魔王呢。」

  沒有理會綾女的話,光說道:「既然要獨自和我談的話,就過來吧。」

  「好啊,怕你不成?」看見光往地下室走去,綾女微笑著,也跟著走了進去。

  來到地下室的訓練區,光直接將背靠在牆壁上,問著面前的綾女:「說出妳的來意吧。」

  「要和我合作嗎?」綾女的一句話讓光露出異樣的眼光:「合作?」

  「沒錯. 」綾女說道:「以你的力量和勢力,再加上神尾家在日本的地位,我們可以輕易地把日本掌握在手中。」

  「這不是妳的真意吧?」光冷冷地說道:「妳的眼神已經說明妳在說謊. 」 綾女怔了一下,然後笑了起來-是那種帶著點淫蕩的笑容:「不愧是草薙光,似乎沒什麼事能瞞得住你。」

  「……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應該和觀鈴有關吧?」光這句話竟令綾女嚇了一跳。

  看到綾女的樣子,光笑了笑:「果然沒錯. 」 「不瞞你說,昨天我已經正式除去準當家之名,也就是說我已經離開了神尾家。」

  突然間綾女的表情變得極為正經,雙眼炯炯有神:「當然之前我也花了幾天的時間選定了下一個準當家,以延續神尾家。」

  「妳該不會想拋棄一切,只為了跟隨我?」光試探性地說道:「我並不想讓妳和她們一樣,把未來全部奉獻給我。」

  「未來……?」聽到這兩個字,綾女笑了起來-是那種有苦說不出的苦笑:

  「哈…

  …我已經……老早就沒有未來可言了。」

  語畢,綾女竟然把一身的衣服脫下。

  光看到綾女的身體,才發覺到綾女的話中之意。

  綾女的身體確實很標緻,可以說相當有型;但是現在的她,一道X形的暗紅色傷痕像是烙印一般烙在她的身體上,X的中心還正好就在乳溝上。

  想也知道是那時觀鈴的傑作。

  「這種身體……無論那個男人看了都會敬而遠之吧。」綾女抬起頭來,臉上已掛著淚水:「你也是一樣的吧?光?」

  光沒有回話-光確實是有這種想法,雖然只是一下子。

  觀鈴的想法確實沒錯,與其讓她死去,不如讓她嚐受比死還痛苦的生活。

  即使自己不介意,但是旁人的眼光卻讓她沒辦法繼續待在神尾家,會離開只怕也是觀鈴意料中事吧。

  「我其實……很喜歡翔。」突然地,綾女的眼神變得極為柔順,像個小女孩一樣:「雖然我知道翔是我的表哥,但是我還是情不自禁地喜歡上他。」

  「綾女……?」

  「那時的我很天真,只以為只要我們到地球上的某個角落就可以好好生活。」

  綾女繼續說著,眼神似乎已經失去焦距,像是凝望著遠方一樣:「所以有一天我向他告白了。但是他沒有答應,只是說:「我不能放下觀鈴一個人。」而已。」

  「……」

  「嫉妒的力量真的很大呢……我便想辦法將他們兄妹趕出神尾家。為的只是我那個由愛轉化成的恨意。」綾女說道:「但我也沒想到我會這麼輕鬆地殺了那個我曾經愛過的人。」

  「……」聽到這裡,光才發覺到他那天的「推測」顯然和事實有極大的差距。

  由愛轉恨的女人是最恐怖的,這句話一點也沒錯. 不過接下來綾女所說的話卻令光差點沒跌倒:「自從被觀鈴劃上了這個傷痕之後,不曉得是不是因為觀鈴和翔是雙子的關係,我每天晚上都夢到觀鈴對我揮劍,但有時我又看成是翔……

  一個月之後我才發覺到我已經……就像喜歡翔一樣,喜歡上了觀鈴……」

  綾女一說完,一聲像是物品掉落的聲音出現在地下室的門後。

  綾女是嚇了一跳,但是光顯然已經知道是誰:「觀鈴,再躲下去是沒有意義的。」

  「……我先聲明,我可不是同性戀。」觀鈴一打開門進來,就紅著臉說道:

  「而且我也沒必要接受殺害我哥哥的兇手的告白。」

  聽到觀鈴的話,綾女的表情頓時變成有點哀傷。

  「觀鈴,」光的微笑有點奸,讓觀鈴瞬間就發覺到有點不妙:「如果我要妳接受他的感情的話,妳願意聽嗎?」

  「這……」觀鈴心中的不詳感果然成真……。只見她紅著臉,思考了好一會之後,終於還是凹不過身體內對光必須絕對服從的前提,說道:「是,主人。」

  聽到觀鈴的允應,綾女立即高興地衝了過去,一抱住觀鈴就是一個深長的吻。

  「唔∼∼」一開始觀鈴被綾女的動作弄得有點手足無措,不過沒多久就被綾女挑起了情慾,也開始回應著綾女的熱情。

  這是自己的意志嗎?對方可是殺死自己的親哥哥的人啊……雖然想到這些,但是觀鈴的身體卻拒絕腦部理性的判斷,一陣陣由情慾所引發的舒服感不斷地沖刷著自己的意志。

  綾女的嘴吻完了觀鈴的嘴之後,就開始向下移動,一邊脫去觀鈴身上的衣服(觀鈴這時除了身上的巫女服之外,下身除了內褲,什麼也沒穿),親密地吻著觀鈴的乳房、乳首,然後小腹、直到包在內褲之中的陰戶。

  綾女一邊用舌頭輕挑觀鈴的陰核,一邊用手指輕輕摸著觀鈴的陰戶,弄得觀鈴一邊「啊。嗯」地叫著,一邊雙手押著綾女的頭,像是要把她的頭擠進雙腳之中,身體難過地扭動著。

  「我…真是個…淫蕩的女人啊…」發覺到生理的需要壓過了心理,觀鈴也只有順其自然,任其擺佈了。

  此時光也走了過去,來到觀鈴背後,一邊用手揉捏著觀鈴的乳首,一邊則是把不知何時已經冒出褲子外面的分身在觀鈴的兩腿間,隔著內褲摩擦著觀鈴的陰戶。

  「主人…不行了…快點…進來…」光的分身摩擦攻擊果然比綾女的手還管用,不到一會觀鈴的內褲就已經濕到滴出水來。而綾女則是一邊吸允著觀鈴的蜜液,一邊則是舔著光的分身。

  「先給妳獎賞吧。」語畢,光讓綾女把觀鈴的內褲分到一邊,然後光自己就狠狠地將分身刺進觀鈴的分身之中。

  「啊喔喔喔∼∼」觀鈴被這一插,直張大著嘴,喉嚨之中只能冒出像是痛苦又像是舒暢一般的聲音。整個身體也向前傾斜,直到被綾女扶住。

  而綾女也乘機,將舌頭伸進觀鈴的嘴中,肆意地攪動著觀鈴的舌頭. 光一邊 進行活塞運動,一邊則是喚出觸手,開始在綾女的陰戶周圍探索,摩擦著。

  但綾女卻離開觀鈴的嘴,喊道:「不!不要插進來,我要真的東西取走我的第一次!」

  聽到綾女的話,光的觸手沒有插進去綾女的陰戶,但是也沒有離開,繼續摩擦著綾女的陰戶周圍。

  「不行了…沒力了…」綾女全身無力地沿著靠著的牆壁滑下來,坐在地上,而光也順勢跪坐下來,繼續抽插著。

  「啊,我…」連「我丟了」都還來不及說,觀鈴身體突然僵硬,自陰道之中出現熱烈的洪流,包住了光的分身。

  光順勢把分身抽出來,大量的蜜液隨著陰道狂洩而出,宛如洪水。

  這一、兩個月以來,在屋裡、學校裡的每位女性起碼都會有一次和光激戰的機會,而光也藉由機會將能量釋放到她們的身體之中。雖然才兩個月,成果表面看起來還不太顯著,但是共同點都是「那裡」的水變多了。

  發現光的分身已經自觀鈴的體內出來,綾女立即把觀鈴的身體放在一邊,然後爬到光的兩腳之間,用嘴開始清理光的分身上面的淫液。

  將光的分身舔乾淨之後,綾女雙手繞在光的脖子上,興奮地說道:「快點…

  …奪走我的第一次……觀鈴所擁有的我也要擁有,觀鈴叫你主人我也要叫你主人!」

  看見綾女著急的樣子,光笑了笑,便以吻代替了回答。

  而綾女也貪婪地享受著光的吻,並且不時吸允著光的唾液,像是美味的甘泉一般。

  光邊吻著綾女,邊就讓綾女的屁股坐下,讓光的分身刺進綾女的體內。

  「唔∼∼」不知為何地,綾女一點痛覺都沒有,有的只是無限的漲滿感和舒暢感。

  離開了光的嘴,綾女問道:「為什麼……我不會痛?第一次不是會痛嗎?」

  「因為你第一次的對象是我啊。」光開始進行活塞運動,開始把綾女帶上一層層的高潮旅程。

  其實說穿了,光只是利用接吻,將綾女那邊的痛覺麻痺而已。光這麼做不為什麼,只是希望綾女能好好享受性的快樂而已。

  只是光這麼做卻帶來一個不算小也不算大的後遺症,關於此事以後再提。

  「啊…我…身體…好奇怪…啊…要…尿出來了…忍不住…啊∼∼」因為還是第一次,沒幾分鐘綾女就達到高潮,氣喘呼呼地趴在光的身上。

  光將綾女抱起,準備進行第二次的攻擊時……。

  「主人,後面由我來負責吧。」不知何時,觀鈴已經元氣充沛地站起來,雙腿間除了未乾的水痕之外,在陰核之上竟然多出了跟和真物相差無幾的假分身。

  那自然是觀鈴的傑作,因為光的關係,觀鈴除了力量的暴增之外,身體上也出現了異狀。觀鈴的假分身可以算是一例-因為除非必要,觀鈴是不會玩這個顛倒陰陽的遊戲的。

  而現在,觀鈴的假分身可以說派上用場了-除了射出的東西無法讓對方懷孕之外幾乎和真的相差無幾,而且陰戶也依然可以和光進行肉搏戰。

  綾女知道觀鈴準備開拓自己的第二個處女,心裡想逃,但是身體卻依然牢牢地抱著光的身體. 握著身上的假分身,觀鈴腰一挺,將假分身全部送進了綾女的肛門之中!

  「啊∼∼∼∼」同樣的,綾女一點痛苦也沒有,反倒覺得更多的漲滿感充斥其中。

  「啊∼∼好棒啊…兩根就這樣…在我裡面…撞啊撞…」綾女不再抱著光的身體,反倒是用雙手把雙腳高高抬起,讓光和觀鈴的抽插運動更順利:「啊啊…我要…我要主人…要…每天…插得我……舒舒服服的…」

  「別忘了……啊∼」話還沒說完,觀鈴就因為光的觸手突然插進觀鈴的陰戶和肛門而停止說話,一邊抽插著綾女的肛門一邊承受觸手在體內的刺激。

  「不…真的不…不行了…又要…尿了…啊嗯∼∼」

  「我也…」

  「一起吧……。」同時刻,三人都達到了高潮,光的精液更是全數灌進了綾女的體內,觀鈴的「假精液」也是射進了綾女的肛門之中。

  高潮過後,觀鈴和綾女兩人躺在地上,下體全都是淫液,觀鈴的「假分身」

  也因為高潮而逐漸消退,至於光則是坐在一旁稍作休息。

  「做愛……真的好舒服喔,」綾女一臉因為高潮而茫然的表情說道:「難怪觀鈴會心甘情願地叫你主人……」

  「那妳呢?」觀鈴也是同樣的表情。

  「觀鈴既然叫他主人,我當然也是認他為主人了。」綾女以幸福的語調說道:「主人,好不好?」

  「妳都已經喊了,我能說不好嗎。」光站了起來:「觀鈴,妳就和綾女擠一個房間好了,可以嗎?」

  「是,主人。」觀鈴下反應地應道-但她心裡顯然對主人的安排不是很滿意。

  但是她晚上就沒有再這麼想了。

  -夜晚,兩個人影正在床上熱烈地交纏著。

  不用說,那正是觀鈴和綾女。

  「我的身體……應該只屬於主人一個人的……」觀鈴的心裡想的是這樣,但是身體卻不受操控地,一味地回應著綾女的熱情。

  連她自己也不得不承認,也許自己已經陷入了情慾的泥沼之中,無法自拔。

  「我……是屬於主人的,」一邊享受著觀鈴的肉體,綾女一邊喃喃自語著:

  「而妳……是屬於我的……」

  第三章:天使降臨

  一大早,觀鈴帶著黑眼圈走下樓到客廳. 看見觀鈴的樣子,在客廳的其他人馬上知道一件事:觀鈴和綾女昨天晚上又是一場混戰了。

  面對大家奇異的眼神,觀鈴也只有以苦笑帶過. 「觀鈴,想睡的話就回去睡吧。」光看見觀鈴的樣子也於心不忍,說道:「還是說,怕一回去又被綾女壓榨?」

  「她現在也是睡的死死的,就算發生七級地震我看也不會醒。」觀鈴身體有點搖晃地走到光的身邊,說道:「而且身為「四天王」,我必須隨時隨地保持清醒……」話未說完,觀鈴一個不小心竟然跌倒,光連忙起身,結果觀鈴就這樣跌在光的懷裡. 「觀……觀鈴?」光正要詢問有沒有事,卻發現觀鈴已經倒在光的懷中,沈沈睡去,還不時發出細微的打呼聲。

  「看來真的是累慘了。」莉莉絲見狀,也不禁莞爾。

  「瑪莉,把觀鈴抱上去到她的房間,讓她休息吧。」光讓瑪莉緒奈特抱著觀鈴回到觀鈴的房間. 「是,主人。」隨著沒有情感的言語,瑪莉緒奈特自光的手中抱回觀鈴,就逕自往三樓走去。

  等瑪莉緒奈特上樓之後,光問素子:「素子,現在的進度如何?」

  「現在只差一個東西。」素子說道:「「天使」的DNA。」

  「天使的DNA?」

  「簡單地說就是天使的血液。」素子說道:「但是來源恐怕……」

  「……一般的天使不可能平白無故地來到人間,而人間的墮天使又幾乎是逃不出戰天使的追殺……」光一臉憂慮的表情:「而以若葉現在的情況,大概過幾天就會變成完全的墮天使……,這麼一來這附近肯定會因為我們和戰天使的戰鬥而毀壞,無論如何都得阻止才行。」

  「有可能在人間找到天使嗎?」響子說道:「就算找到,也不一定可以請求到他的幫助啊。」

  「說不定還會「殺之而後快」呢。」奈留說道:「別忘了我們的主人可是擁有魔王力量的人啊。」

  聽到奈留的話,光陷入了沈思之中。

  「這麼一來,就只有強迫了。」莉莉絲說道:「只是那也得找得到才行。」

  光沒有注意少女們間的談話,而是專注地和尚在沈睡著的若葉連線,尋找著若葉腦中的記憶,無論現世或是前世。

  忽然,一個陌生的影像劃過光的腦中。

  那是一位金色短髮的少女,無論氣質和雙眼露出的強悍意志,都表示出她身體深處隱藏的戰意。

  (是戰天使沒有錯. )想到這裡,光張開雙眼,露出了笑容。

  「主人,發生什麼事了嗎?」眼尖的春歌看到光的樣子,立即關切地問道。

  「沒事。」光笑了笑,示意沒事:「早餐還沒好嗎?我肚子餓了。」

  「快好了∼」自廚房之中傳出蕾娜的聲音。

  -早餐過後,光習慣地往靜木神社的方向走去。

  之前在學校,晴香都還有起碼一次和光溫存(大多是在放學後,中午時間都被奈留和玲等人佔去了),現在放暑假了,晴香得留在神社之中幫忙她的奶奶,所以光就只好自己努力一點走一趟了。

  (小艾也因為淫魔獸在人間激增的事情而特地回到魔界一趟……希望會有相關的情報進來才好。)想著想著,光才剛走到神社前,勉強可以看到紅色的鳥居的位置,自光的面前,一個人影慢慢走了過來。

  看到走過來的人,光的腦中閃過一個畫面。

  那位戰天使!她的面貌和之前在若葉腦中搜索到的戰天使面貌一模一樣!

  (喂喂?這也太巧了吧?想要找的人竟然就這麼莫名其妙地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無數的思緒閃過光的腦中-而這其間,那名少女就像是把光當成空氣一般,走過光的身邊。

  但光並沒有理會:(慢著,如果說在人間的戰天使已經發覺到若葉那股屬於墮天使的氣息,雖然若葉還未完全變成墮天使,但是只要是待在這附近的戰天使應該都可以感受到……難不成……!)光想到這裡,才一回頭,就看見一把銀白色的,劍柄還弄成十字架模樣的劍向自己揮來!

  「嘖!」看見對方殺著襲來,只差一點就會被砍頭了,光還來不及做出反應,「碰」的一聲發出像是金屬對撞的聲音,隨著發出的光芒散去,一個人影向後退去,跌落在地上。

  是剛剛那位少女-只見她拿著劍,一副殺意極盛的樣子,而且令光驚訝的是,一副白色卻帶著紅色血跡的羽翼毫不保留地出現在她的背後

















0.0130200386047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