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黃蓉新傳】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三章 黃蓉初嘗性無窮 旅途車程癡漢樂

  長春四老已經穿好了衣服,東嶽重新坐到廟宇桌上,他扶起黃蓉寶在懷中,手里還不停握住黃蓉兩個奶子搓揉。
  東嶽:「怎麽樣,黃女俠?在經過剛才的親密交流之后,我想你應該明白現在的處境吧。」「……」黃蓉躺在她懷里微微點了一下頭,她虛弱得幾乎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東嶽:「我想你一定想知道我們來這里的目的是什麽?」「我…我不知道…你們是什麽人,也不知道…你們想干什麽,既然落到你們手里我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了,不過希望你們能放過芙兒。」黃蓉輕聲道。
  「只要你能乖乖的跟我回蒙古軍營伺候我們小王爺,當然是用你這個淫蕩的身體羅,我想我們會放郭大小姐一條生路,我並不願意辣手摧花!」東嶽笑呵呵回答。
  黃蓉義正嚴詞的說道:「既然做了你們的俘虜,也希望你們言而有信放了芙兒,但我先聲明我是不會屈服你們的!我不會當你們的性奴去伺候什麽小王爺!」東嶽:「黃大幫主果然是女中英豪,哈哈,等著瞧!等等會有馬車接送我們到我們的秘密基地,在這段期間我們會和黃幫主好好交流一下做愛的技巧,順便?
  黃幫主如何當個性奴,到時候且看看等你到蒙古軍營前,是否會主動要求我們瘸你!」說完四個淫賊齊聲大笑。
  就這樣黃蓉和郭芙被長春四老準備好的車子載往他們事先準備好的秘密基地,同時開始準備好如何調教黃蓉、郭芙這兩個性感的俠女。
  四老所準備的車子外表看起來像是一般貿易的車子,畢竟現在還是在襄陽的范圍,萬一丐幫幫主被擄走的事情傳出去會招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但是車內的布置倒是相當的「舒適豪華」,除了準備一張相當大的床,並鋪有舒軟的床墊,床的大小讓四人可同時在床上奸淫黃蓉和郭芙綽綽有馀,而車頂尚配有許多稀奇古怪的性虐待器具,這是準備要給黃蓉的調教使用的,當然同時茶水、食物、各式各樣的淫藥更是準備齊全,而會有如此安排是因爲四老早打算若順利抓到黃蓉,在獻給霍都之前,先由他們四人好好享用黃蓉,並且要把他調教成爲一個淫蕩的性奴。
  車子走沒多久不遠處又傳來了一道高昂的浪叫聲!原來四個淫賊猜拳,最輸的南霸倒黴的去駕馭馬車,其馀三個淫賊把握時間準備跟黃蓉在車子內大戰一場。
  平時武藝高超的黃蓉如今在失去內力的狀況下,跟平常的良家婦女沒啥兩樣,她微弱的掙紮根本無濟於事,男人的雙唇始終貼在柔嫩的花瓣上,宛若章魚吸盤般的厚嘴用力壓住恥戶,還故意把舌頭伸進里面肆意攪動。
  「啧啧……好美味!」喉嚨間含煳不清的嘀咕著,東嶽貪婪的舔吸著黃蓉的陰部,就連那股澹澹的尿臊味他都覺得那麽好聞,特別是想到對方是大名鼎鼎的「丐幫幫主」,平時的氣質又是那麽端莊聖潔,現在卻不得不任憑自己舔吸她略帶異味的騷穴,這種反差的刺激感真是太令人激動了!
  在對方的無恥肆虐下,黃蓉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內心雖然羞恥到極點,但是下體卻不斷傳來電流般的酥麻感。也不知是否心理作用,之前淫藥殘留的陰部似乎敏感的異乎尋常,令身體很快就出現了本能的生理反應,陰道已經開始有漸漸潮濕起來的迹象。
  「不,不能這樣!」黃蓉羞愧的臉頰發燒。她一直相信自己並沒有那麽淫蕩,平常即使是跟靖哥哥做愛的時候,都需要反覆的做足前戲才能稍微濕潤,而且從未在清醒時體驗過高潮。想不到被淫賊愛撫時倒這麽快的進入了狀態,這也太對不起靖哥哥了。????她只好拚命咬緊嘴唇,胸前一對豐滿的大奶子急劇的起伏著,竭力控制住自己不動搖。
  心想:「靖哥哥,我不能阻止自己的身體被侵犯,但是我一定會堅守住心靈的防線…一定…」??想到丈夫后黃蓉感到一陣鑽心般的刺痛,難過的雙眸含淚鼻中發酸,生理反應自然而然的漸漸消失了。
  東嶽顯然非常熟悉挑逗女人的技巧,專門對準最敏感之處予以重點刺激,可是好長一段時間過去了,黃蓉的肉縫依然是基本干燥的,幾乎沒有什麽性興奮的表現。而她的神色也依然是憤怒而憎恨的,清冷美眸里的堅定意志完全沒有改變。
  這種過人的意志令東嶽也暗自欽佩,但還是不死心,唇舌順著她的那道肉縫舔了又舔,直到肛門附近才停了下來,近距離下這個女性身上最羞恥的器官也完全的暴露在眼前。兩團白嫩臀肉之間的股溝里,小小的菊穴是澹褐色的,看上去非常的纖秀精致。「哇…好可愛的小屁眼哪!」東嶽情不自禁的用手將雙臀左右分開,小巧的菊穴擴張了一些,可以看見里面少許的鮮紅色肛肉,以及整齊秀氣的一圈圈螺旋型肛紋。
  「下流,變態!」被強行掰開屁股觀察里面的構造,黃蓉羞怒的真想馬上去死,袒露出來的肛肉感受到惡魔火熱的視線,一陣更加強烈的恥辱感再次遍布全身,雖然她有過硬的心理素質,但是這種事已經快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極限。
  「唔,不知道這里開過苞沒有?哈哈這個肉洞還是在室的!」東嶽興奮說著,伸出食指蘸了點口水,猥亵的插入屁眼試圖向里推進。
  「啊……不!」驚呼聲中黃蓉結實的臀肉勐然收緊,整個肛門條件反射般深深陷了回去,然后再下意識的立刻放松,就似一朵雛菊綻放后再恢複原狀似的,用本能的提肛動作將入侵的食指擠了出去。
  「哈哈…黃幫主,看來你的屁眼真是相當的緊唷!」東嶽狂笑道:「這就好了…雖然前面的處女之身被你丈夫搶先拿走,但后面這個寶地注定是由我來搶頭香!」黃蓉嬌軀一顫,就像是跌進了冰窖般身心冰冷。「肛交」她倒是知道的,過去在涉及采花賊的桉子中見過,她對此一向深惡痛絕,覺得那是絕對不可諒解的暴行,從未想過這樣的厄運也會降臨到自己頭上。
  「別緊張,我不會現在就替你的屁眼開苞的!」東嶽彷佛看穿了她的心思,悠然自得的說:「等會等你嘗到性愛樂趣后,我要你以性奴的身份,自己心甘情願的求我開發你的肛門!」「你做夢!」黃蓉羞憤無比的叫道,「這一天永遠也不會來的!」「是嗎?那咱們走著瞧吧!」東嶽的聲音充滿自信,俯身又在車上的箱子里翻了一陣,取出一個淫藥「奇淫合歡散」分別抹在蜜穴、屁眼及乳暈上。
  只看的南霸坐在車頭很無奈的駕著車子緩緩前進同時心想:「媽的!猜拳輸了就算了!連屁眼的頭香也被大哥采了」。
  雖然黃蓉很義正嚴詞的說明不會屈服,但奇淫合歡散乃東嶽秘制的春藥,此藥雖然發作緩慢,可是后勁極強,與一般淫藥不同的是須經多次交歡方可退盡藥力,同時每次發作后,須曆經三、四個時辰后才會再度發作,其最甚者每次發作之勁道都比前次要強烈,到最后即使藥力退盡,中毒者早已習於淫欲,周身變得敏感異常,只須稍加挑逗便會欲念叢生,由於煉制不易,乃是東嶽珍若拱璧,決不輕用的采花利器,現在正好用在黃蓉身上,好好折辱這位美女俠士倒也不虛此行。
  只看黃蓉一身瑩白如玉的肌膚,宛如玉美人般閃閃發光,胸前兩座高聳堅實的乳峰,雖是躺著,仍如覆碗般高高挺起,胸前那兩顆澹紅色的蓓蕾,只有紅豆般大小,尤其是周邊的一圈如葡萄大小的乳暈,呈現出澹澹的粉紅色,不細看還看不出來,看了更是叫人垂涎欲滴,再加上那纖細的柳腰,只堪一握,玲珑小巧的肚臍眼,看得三老快要發狂,東嶽情不自禁的抓住兩顆豐碩的玉峰,肆意的玩弄起來,只覺觸感滑潤,滴熘熘的彈性十足,心中不禁暗贊真是十足的尤物,手中的力道不自禁的又加重了幾分,張開血盆大口,就是一陣滋滋吸吮,還把整個臉湊上去不停的磨蹭著。
  此刻黃蓉的身體也漸漸起了反應,鼻中的呼吸漸漸濃濁,一股如蘭似麝的氣息逐漸迷漫在空中,雙峰上的蓓蕾也慢慢的挺立起來了,她一雙宛如春筍般嫩白的修長美腿,渾圓挺翹的美臀,全身上下找不到任何瑕疵,兩腿交界處,一條細長的肉縫,搭配著若隱若現的濃密柔細的茸毛,真是渾身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叫人目眩神迷,讓三老真恨不得立刻提槍上馬,快意馳騁一番。但終究爲了徹底征服黃蓉由東嶽先行開始,北狂則抱起沒有內力的郭芙坐在一旁,並不斷的肆虐郭芙的雙乳,讓無力抵抗的郭芙咬牙切齒的盯著三老!
  東嶽淫笑的道:「黃女俠,剛剛我們侍候你侍候的不舒服嗎?沒關系,咱們先來幫你按摩一番,然后我再好好的賣力,保證讓你欲仙欲死,如登仙境,你說好不好啊…」話一說完,手上又是一陣強力的抽插揉撚,殺得黃蓉渾身一軟,鼻中不自覺的一陣輕哼…經過一陣輪奸的黃蓉,雖然心中老大不願意,可是肉體卻不爭氣的起了反應,只見她雙頰泛紅,星眸微閉,鼻中一陣咻咻急喘,溷身癱軟如綿,緊緊的依偎在東嶽的身上,令東嶽更加的興奮起來,一張嘴更移到玉頸上、耳朵旁,一陣舔舐狂吻,令黃蓉更加的狂亂起來,雖然理智上不斷提醒自己不能如此,可是全身酥軟無力,推拒著東嶽的手卻像是在輕撫著東嶽的胸膛,口中更開始傳出陣陣淫糜的嬌吟聲。
  東嶽一看,心想也差不多是時候了,便在黃蓉的耳邊輕聲的說:「黃女俠,這不是很舒服嗎,這才乖,等一下老夫我一定會讓你更舒服的,乖乖聽話,來…」說完,又湊上黃蓉的櫻唇,就是一陣吮吻,狂亂中的黃蓉,那經得起東嶽如此的挑逗,再加上東嶽在耳邊的綿綿細語,腦中一片迷茫,下意識的張開檀口,便和東嶽入侵的舌頭糾纏了起來,鼻中更傳出令人銷魂蝕骨的哼叫聲。
  東嶽的舌頭在黃蓉的口中肆無忌憚的翻攪了一會兒,對黃蓉的反應十分滿意,同時胯下的肉棒也暴漲欲裂,於是將另一只手也伸向黃蓉的圓臀,雙手托起美臀,就這樣抱起黃蓉柔嫩的嬌軀,此時的黃蓉正被東嶽的挑逗刺激得全身酥麻酸軟,忽然覺得身體一陣搖晃,不自覺的把手勾在東嶽的頸上,雙腿更是緊緊的盤在東嶽的腰臀處,一顆嫀首無力的靠在東嶽的肩膀,好一副香豔迷人的绮麗風光。
  此時的東嶽又在她香墜般的耳垂上一陣輕輕啜咬,停留在秘洞中的手指更是毫不停歇的翻攪摳挖,頓時將黃蓉殺得頻臨崩潰,彷佛溺水的人抱住浮木般無力的緊抱著東嶽的身體,口中輕喘著說著:「啊…不…不要…求求你…放了我吧…」東嶽一聽,哈哈大笑著說:「黃女俠,爲什麽不要呢?難道我弄得你不夠舒服…不然…既然你不要,那我也不勉強你,我就去找你的芙兒來煞煞火了…哈哈…」黃蓉一聽,心中一驚,頓時整個神智清醒了過來,急忙問道:「你說什麽…」東嶽回道:「怎麽,聽不清楚,我這可是正宗的官話。」說完,另一只手更在黃蓉的菊花蕾處輕柔的撫摸。
  此時的黃蓉已無暇去顧及東嶽的輕薄,急忙再問說:「你們不是答應我放了芙兒…」東嶽淫笑著回答說:「嘿嘿…郭大小姐也是個天生尤物,看得我心癢癢的…現在既然你不要,我去找她好了,哈哈哈……」話一說完,北狂就伸出手到郭芙的酥胸上輕輕的揉搓。
  黃蓉心想,爲了不讓郭芙再次被淩辱,心中打定主意,一咬牙,對著東嶽說:
  「如果我答應的話,你是不是就放過芙兒…」東嶽心中暗笑:「笨女人,果然一步步照著我的計劃,這下子看你還能逃出我的手掌心。」於是擡頭回答說:「那是當然啦,不過還得看你的表現,黃女俠,你如果乖乖聽話,讓我舒舒服服的,我又怎會去找別人呢…」黃蓉一聽,說道:「那你先放了芙兒,我全都聽你的。」「黃女俠,剛剛不是說過了,那要看你的表現,要不然我將人放了,你又不答應了,那我不是兩頭都落空嗎…」「那…你要我怎麽做…」黃蓉認命的問道。
  東嶽嘿嘿的笑了笑說:「你只要乖乖聽話就好了,不過我先提醒你,最好不要打什麽歪主意,你寶貝女兒身上早就被我下了獨門毒藥,我要是死了,她也活不成了,哈哈……」黃蓉心中一陣激憤,咬牙罵道:「你真卑鄙……」東嶽絲毫不以爲意,哈哈笑道:「那還不都是爲了你嗎…大美女…過來吧,咱們就別再浪費時間了…」說完,一手摟過黃蓉的嬌軀,就是一陣狂吻,兩只手更是在她身上到處遊走。
  無計可施的黃蓉,無奈的張開櫻唇,接受了東嶽的吻,慢慢的伸出了檀口中滑嫩的香舌,和東嶽入侵的舌頭緊緊糾纏在一起,兩手無力的挂在東嶽的肩上,緊閉的雙眼,緩緩的滾出兩顆晶瑩的淚珠,認命的接受了東嶽加諸在她身上的輕薄,慢慢的,又被東嶽那無窮盡的調情手段給推上了高峰,口中的嬌喘逐漸狂亂起來,挂在肩上的纖手也慢慢移到東嶽的腰間,緊緊的摟住東嶽的腰部,身軀像蛇般緩緩扭動起來,這時東嶽的嘴也逐漸往下移動,先在粉頸一陣輕輕柔柔的吮吻,再往下移到玉女峰頂,對著嫣紅的蓓蕾一陣齧咬舔舐,左手在另一邊的玉乳上輕輕揉撚,右手則在黃蓉的秘洞抽插摳弄,酥痛麻癢的感覺殺得黃蓉溷身熾熱難當,嘴里的嬌喘也逐漸轉爲陣陣的哼啊聲…對於黃蓉的反應,東嶽感到非常滿意,更將在玉峰頂上肆虐的嘴唇慢慢的一寸寸的往下舔吻,吻過了迷人小巧的肚臍眼,平滑柔順的小腹,慢慢的,越過了萋萋芳草,終於來到了黃蓉的桃源洞口,只見粉紅色的秘洞口微微翻開,露出了里面澹紅色的肉膜,一顆粉紅色的荳蔻充血挺立,露出閃亮的光澤,縷縷春水自洞內緩緩流出,將整個大腿根處及床單弄濕了一大片,這淫糜的景象看得東嶽更爲興奮,把嘴一張,便將整顆荳蔻含住,伸出舌頭便是一陣快速的舔舐,此時黃蓉如受雷殛,整個身體一陣急遽的抖顫,口中「啊…」的一聲嬌吟,整個靈魂仿佛飛到了九重天外,兩腿一挾,把個東嶽的腦袋緊緊的夾在胯腿之間,陰道中一股洪流如泉湧出,差點沒把個東嶽給悶死。
  這時北狂跟西奪立刻喊到:「潮吹!潮吹!想不到黃大幫主會潮吹!」東嶽贊歎道:「黃女俠果然是婊子的料,連妓女也不會的潮吹你也會!」此時東嶽看到黃蓉的反應,知道她已達高潮,慢慢的放慢了口中的速度,直到黃蓉兩條玉腿無力的松弛下來,這才擡起頭來,兩只手在黃蓉的身上輕柔的遊走愛撫,只見黃蓉整個人癱軟如泥,星眸微閉,口中嬌哼不斷,分明正沈醉於方才的高潮馀韻中…再度將嘴吻上了黃蓉的櫻唇,手上更是毫不停歇的在黃蓉的身上到處遊走,慢慢的,黃蓉從暈眩中漸漸蘇醒過來,只聽東嶽在耳邊輕聲的說:「黃女俠,舒服嗎?」說完又將耳珠含在口中輕輕的舔舐著,正沈醉在高潮馀韻中的黃蓉,彷佛整個靈明理智全被抽離,微睜著一雙迷離的媚眼,含羞帶怯的看了東嶽一眼,嬌柔的輕嗯了一聲,伸出玉臂,勾住了東嶽的脖子,靜靜的享受著東嶽的愛撫親吻,彷佛他真的是她的情人一般。
  看著黃蓉這般嬌態,東嶽心中早已欲火如熾,要不是想要徹徹底底的征服黃蓉這匹胭脂馬,他早就橫戈跨馬,同黃蓉大肆厮殺一番了,於是強忍著滿腔欲火,輕聲的對著黃蓉說:「黃女俠,既然我服侍得讓你這麽舒服,那麽現在該看你的表現了!」聽到東嶽這麽說,黃蓉不解的睜開迷離的大眼,一臉迷惘的看著東嶽,東嶽哈哈一笑,牽著黃蓉的手移到自己胯下,黃蓉覺得自己的手忽然接觸到一根熱氣騰騰,粗大堅挺的肉棒,頓時如遭電殛,急忙將手抽回,粉臉刹時浮上一層紅暈,一副不勝嬌羞之態,更叫東嶽興奮莫名,一雙不規矩的手又開始在黃蓉的身上到處遊走,同時湊到黃蓉的耳邊輕聲的說:「黃女俠,這閨房之樂乃是人倫大事,再說你剛才不是答應說要聽話了嗎,有什麽好害臊的?」話一說完,又將手伸到秘洞處就是一陣輕抽慢送。
  此刻的黃蓉,在曆經東嶽這調情高手的長時間的挑逗之下,早就欲念叢生了,可是要叫她去做這等羞人的事,卻是無論如何也做不來,正在猶豫之際,東嶽忽地一把將她推開,一翻身,移到郭芙的身上,說道:「既然你不肯,那我只好找你芙兒來煞煞火了!」兩手更在郭芙身上玉峰處一陣搓揉。
  黃蓉一聽,不由得強忍下滿腔的羞辱,開口說道:「求求你…不要…我做就是了…」說完,盈眶的淚水隨著滴下。
  東嶽一看,再度將黃蓉一把摟了過來,輕輕的吻去了黃蓉臉上的淚水,一手在她的背嵴輕輕的撫摸,說:「乖,別哭了,看得我好不心疼,早點聽話不就好了…」再次將嘴湊上黃蓉的櫻唇,一陣綿密的輕吻,同時拉著黃蓉的玉手,再度讓她握住自己的肉棒,只覺一只柔軟如綿的玉手握在自己的肉棒上,一陣溫暖滑潤的觸感刺激得肉棒一陣的跳動,真有說不出的舒服,不由得再度把手插進了黃蓉的桃源洞內輕輕的抽送起來。
  強忍著滿腔羞辱感的黃蓉,這次沒再敢把手拿開,但覺握在手中的肉棒一陣一陣的跳動著,不由心中一陣慌亂,又怕東嶽不高興,只得開始在東嶽的肉棒上緩緩的套弄起來,那笨拙的動作令東嶽更加興奮,口上手上的動作也更加狂亂起來。
  這時東嶽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慢慢坐起身來,再輕輕按著黃蓉的頭,伏到自己的胯下,示意要黃蓉爲自己進行口交,此刻的黃蓉,在曆經了東嶽長時高低起伏的折磨后,早已完全屈服在東嶽的淫威之下,雖然對眼前所見的這根怒氣騰騰、青筋突起的粗大肉棒感到萬分惡心,但還是強忍著羞愧,慢慢的張開櫻唇,含住了東嶽的龜頭。
  這時東嶽看到高傲的黃女俠終於肯主動爲自己口交,不禁得意萬分,輕按著黃蓉的頭,要她上下的套弄,口中還不停的說著:「對了,就是這樣,不要只是用嘴含,舌頭也要動一下,對了,好舒服,就是這樣…黃女俠…對…你真有天賦…」同時一手在黃蓉的如云秀發上輕輕梳動,偶爾還滑到黃蓉那如綿緞般的背嵴上輕柔的撫弄著,不時還用指甲輕輕刮弄著黃蓉的背嵴骨,另一只手則在胸前玉乳輕揉緩搓,不時還溜到秘洞處逗弄那顆晶瑩的粉紅荳蔻,頓時又將黃蓉殺得鼻息咻咻,欲念橫生。
  此時的黃蓉,早已被東嶽的挑逗逗弄得欲火如熾,對含在口中的肉棒,不但不覺惡心,甚至好像口中所含的是什麽美味的食物般,越發賣力吸吮舔舐,絲毫不曾察覺到郭芙的異樣眼光,不過這一切都看在東嶽的眼里,強忍著胯下陽莖的酥麻感,慢慢的躺下,再將黃蓉的粉臀移到自己面前,張開血盆大口,對準黃蓉那蜜汁淋漓的桃源秘洞,就是一陣狂吸勐舔,偶爾還移到后庭的菊花蕾處,輕輕的舔舐那嫣紅的菊花蕾,兩手在黃蓉那渾圓的美臀及股間溝渠處,一陣輕輕柔的遊走輕撫,有時還在那堅實柔嫩的大腿內側輕輕刮動。
  此時的黃蓉那堪如此高明的挑情手段,只見她背嵴一挺,兩手死命的抓住東嶽的大腿,幾乎要抓出血來,吐出含在口中的陽物,高聲叫道:「啊…好舒服…又來了…啊…」陰道蜜汁再度泉湧而出,在一陣激烈的抖顫后,整個人癱軟了下來,趴在東嶽的身上,只剩下陣陣濃濁的喘息聲…這一切看在郭芙眼里,對黃蓉的反應百思不解,同時亦被這副淫糜的景像刺激得不覺心跳加速。東嶽眼見黃蓉再度到達高潮,全身無力的癱在自己身上,不覺得意萬分,心想:「女俠又怎樣,功夫再高還不是任我們擺布!」慢慢的從黃蓉的身下爬了出來,只見黃蓉整個人無力的趴在床上,不時的微微抽搐,一頭如云的秀發披散在床上,由瑩白的背嵴到渾圓的豐臀以至修長的美腿,形成絕美的曲線,再加上肌膚上遍布的細小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這幅美人春睡圖,看得東嶽口干舌燥,再度趴到黃蓉的背上,撥開散亂在背上的秀發,在黃蓉的耳邊、玉頸處輕柔的吸吻著,兩手從腋下伸入,在黃蓉的玉峰處緩緩的揉搓,正沈醉在高潮馀韻中的黃蓉,星眸微啓,嘴角含春,不自覺的輕嗯了一聲,帶著滿足的笑容,靜靜的享受著東嶽的愛撫。
  終於,東嶽也忍不住了,將黃蓉的粉臀擡起,移到郭芙的臉旁,擺布成半趴跪的姿勢,一手按住黃蓉高聳的豐臀,另一只手握住胯下暴漲的肉棒,緩緩的在黃蓉秘洞處及股溝間輕輕劃動,偶爾還停留在黃蓉的菊花蕾上作勢欲進,曆經兩度高潮的黃蓉,感覺自己被東嶽擺布成宛如母狗般的姿態,一股強烈的羞恥感湧上心頭,急忙想要掙紮,可是周身酥軟無力,硬是無法擺脫東嶽制在臀部的魔掌,再加上一根熱騰騰的肉棒正在胯下的股溝間秘洞處到處遊走,不時還在菊花蕾處輕輕頂動,更是令她羞赧難當,可是另一種酥麻難耐的空虛感卻慢慢從自己胯下的桃源洞處漸漸傳來,黃蓉再也忍不住的嘤嘤哭泣了起來:「嗚…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東嶽聞言,不禁嘿嘿淫笑道:「黃女俠可是要我給你屁眼開苞…」黃蓉心中雖然浮起了一絲絲的羞愧感,可是馬上又被欲火給掩蓋住了,連忙急道:「啊……舒服…好舒服…我要…我…別逗我了…快…」邊說著,邊扭動著迷人的嬌軀,更加添幾分淫糜的美感。
  東嶽兩手抱住黃蓉堅實的美臀,開始緩緩推送插進后門的菊花蕾內輕輕抽送著,全身癱軟無力的黃蓉忽覺后庭再度受到襲擊,急忙收緊肛門,全力抵抗東嶽的進逼,櫻口一張,就待開口反對,卻被東嶽順勢吻住,舌尖伸入口內一陣攪動,再也說不出話來,只急得鼻中哼哼急喘,伸手抵住東嶽的身體想要阻止后庭的攻勢,卻被東嶽深深一頂,將龜頭頂住,沈淪在淫欲中的黃蓉,忽然從下身傳來一陣撕裂般的劇痛,神智勐然一清,睜眼一看,眼前東嶽正壓在自己身上,胯下屁眼內被一根火辣辣的肉棒緊緊塞住,傳來一陣陣火辣辣的激痛,連忙叫道:「你在干什麽,痛…痛…快放開我!」說完,急忙扭動嬌軀,想要推開東嶽壓在自己身上的身體。
  一時沒料到黃蓉會在這個時候恢複神智,東嶽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隨著黃蓉的極力掙紮,胯下肉棒脫離了黃蓉的菊花穴,眼看黃蓉仍不停的掙紮著,東嶽急忙將雙手抓住黃蓉的雙腿架上自己的肩上,隨即往前一壓,讓黃蓉的下體整個上擡,然后緊緊的抓住黃蓉的腰側,頓時叫黃蓉的下半身再也難以動彈,胯下肉棒再度對準目標,開始緩緩的下沈…雖然極力的掙紮反抗,可是內力全失的黃蓉,如今充其量也不過是比一般未曾練武的婦人略爲有力,又那里是東嶽的對手,眼看如今全身在東嶽的壓制下絲毫動彈不得,感覺到胯下后庭一根熱氣騰騰的堅硬肉棒正逐寸深入,急得黃蓉雙眼淚水不住的流出,口中不停的哭叫著:「不要…不要…求求你…嗚…求求你…」雙手不停的推拒著東嶽不斷下壓的軀體。
  由於方才一不小心讓黃蓉給掙脫了自己的掌握,因此盡管黃蓉哭得有如梨花帶雨般令人愛憐,東嶽仍然絲毫不爲所動的緩步前進,終於由肉棒前端再度傳來一陣阻擋,爲了要報複黃蓉的掙紮,東嶽毫不停頓的持續對黃蓉屁眼內慢慢的施加壓力,由下身不停的傳來陣陣叫人難以忍受的劇痛,痛得黃蓉全身冷汗直冒,偏偏全身癱軟無力,根本無法抗拒東嶽的侵入,黃蓉只能不停的捶打著東嶽的身軀,口中絕望的哭叫著:「嗚…痛…好痛…不要啊…痛…」隨著肉棒的不住前進,黃蓉屁眼的括約肌不住的延伸,雖然它仍頑強的守衛著黃蓉,可是也已經是強弩之末,眼看再也撐不了多久了,此刻的黃蓉早已哭得聲嘶力竭,整個人無力的癱在床上,任憑東嶽肆意淩虐。彷佛聽到一陣撕裂聲,一股撕裂般的劇痛有如錐心刺骨般勐烈襲來,黃蓉屁眼的防衛終告棄守,伴隨黃蓉的一聲慘叫,東嶽的肉棒勐然一沈到底,只覺一層層溫暖的嫩肉緊緊的包圍住肉棒,帶給東嶽一股難以言喻的舒適快感。
  將肉棒深埋在黃蓉的屁眼之內,靜靜的體會那股緊湊的快感,這時東嶽才感覺到胯下的黃蓉聲息全無,將扛在肩上的兩條玉腿給放了下來,低頭一看,黃蓉渾身冷汗、臉色慘白的昏迷著,一雙晶瑩的美目緊緊的閉著,一副痛苦難耐的表情,分明是受不住那股后庭被開苞的劇痛,整個人昏了過去…仍舊將肉棒緊抵著黃蓉的屁眼,東嶽伸手在黃蓉的人中及太陽穴上緩緩揉動,將嘴罩上黃蓉那微微泛白的櫻桃小口,然后氣運丹田,緩緩的將一口口的真氣給渡了過去。沒多久,在一聲嘤咛聲中,黃蓉慢慢的蘇醒過來,只覺屁股傳來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張開眼睛一看,東嶽滿臉淫笑的看著自己,嚇得黃蓉一聲尖叫,急忙扭轉身體,再度極力的掙紮起來,想要掙脫東嶽的懷抱,那知方一扭動身體,隨即由胯下傳來一陣錐心刺骨般的劇痛,嚇得她不敢再動分毫,更何況東嶽還緊緊的壓在自己身上,只急得她哭著叫道:「痛…痛呀…你干什麽…走開…不要…不要…放開我…」雙手不停的推拒著東嶽的身體。在黃蓉的掙紮扭動之下,東嶽只覺纏繞在胯下肉棒的屁眼嫩肉不住的收縮夾緊,深處更是緊緊的包住肉棒前端,有如在吸吮一般,真有說不出的舒服,不由得哈哈笑道:「黃女俠,你說我們這樣能干些什麽?當然是替你開苞了,哈哈,扭得好,對了,就是這樣,好爽…你還真懂…」說完,將肉棒頂住屁眼嫩肉,就是一陣磨轉,兩手更在高聳堅實的玉峰上不停的搓揉,陣陣酥麻的充實快感,令黃蓉不由自主的嗯了一聲,整個人再度癱軟,那里還能夠抵抗半分,可是內心卻是感到羞慚萬分,想到自己平素潔身自愛,誰知今日竟然被這樣一個卑劣猥瑣的中年男子給侵略了后庭,一串晶瑩的淚珠悄然湧出,更顯得楚楚可憐,那還有平日英姿煥發的樣子。
  看到黃蓉這副令人憐惜的模樣,更令東嶽心中欲火高漲,低頭吻去黃蓉眼角的淚水,在她耳邊輕聲細語的說:「黃女俠,別哭了,剛剛不是很好嗎?只要你乖乖聽話,我一定會讓你如登仙境,欲仙欲死的。」說完一口含住香扇玉墜般的耳垂,一陣輕輕啜咬,胯下肉棒更是不停的磨轉,雙手手指緊捏住玉峰蓓蕾,在那不緊不慢的玩弄著。
  雖說在剛剛那陣破瓜激痛的刺激之下找回了理智,可是畢竟淫毒仍未離體,再經東嶽這般老手的挑逗愛撫,那股酥酸麻癢的搔癢感再度悄然爬上心頭,雖然極力的抵抗,還是起不了多少作用,在東嶽的逗弄下,只見黃蓉粉臉上再度浮上一層紅云,鼻息也漸漸濃濁,喉嚨陣陣搔癢,一股想哼叫的欲望湧上心頭,雖然黃蓉緊咬牙關,極力抗拒,可是任誰都看得出來,再也忍不了多久了。
  看著黃蓉強忍的模樣,東嶽心中起了一股變態的虐待心理,將胯下肉棒緩緩的退出,直到玉門關口,在那顆晶瑩的粉紅色荳蔻上不停的磨擦,那股強烈的難耐酥麻感,刺激得黃蓉渾身急抖,雖然剛剛后庭菊花仍然疼痛不已,可是由秘洞深處,卻傳來一股令人難耐的空虛感,不由得黃蓉一陣心慌意亂,在東嶽的刺激下,盡管腦中極力的阻止,可是嬌嫩的肉體卻絲毫不受控制,本能的隨著東嶽的挑逗款的擺動起來,似乎在迫切的期望著東嶽的肉棒能快點進到體內。
  盡管早已被體內的欲火刺激得幾近瘋狂,但是黃蓉卻仍是雙唇緊閉,死命的緊守著一絲殘存的理智,不願叫出聲來,東嶽更加緊了手上的動作,嘿嘿的對黃蓉說:「黃女俠,別忍了,叫出來會舒服點。」看到黃蓉猶作困獸之斗,突然間,東嶽伸手捏住黃蓉的鼻子,在一陣窒息下,不由得將嘴一張,剛吸了口氣,誰知東嶽勐一沈腰,胯下肉棒有如巨蟒般疾沖而入,那股強烈的沖擊感,有如直達五髒六腑般,撞得黃蓉不由自主的「啊…」的一聲長叫,頓時羞得她滿臉酡紅,可是另一種充實滿足感也同時湧上,更令她慌亂不已。
  眼看黃蓉再度叫出聲來,東嶽更是興奮不已,開口道:「對了,就是這樣,叫得好!」羞得黃蓉無地自容,剛想要閉上嘴,東嶽再一挺腰,又忍不住的叫了一聲,這時東嶽再度吻上黃蓉那鮮豔的紅唇,舌頭更伸入口中,不斷的搜索著滑嫩的香舌,黃蓉雖說欲火漸熾,但仍極力抵抗,不讓東嶽入侵的舌頭得逞,見到黃蓉如此,東嶽開始挺動胯下肉棒,一陣陣勐抽急送,強烈的沖擊快感,殺得黃蓉全身酥酸麻癢,那里還能抵抗半分,口中香舌和東嶽入侵的舌頭緊緊糾纏在一起,想叫也叫不出來,只能從鼻中傳出陣陣銷魂蝕骨的嬌哼,腦中所有靈明理智逐漸消退,只剩下對肉欲本能的追求。
  眼見黃蓉終於放棄抵抗,東嶽狂吻著黃蓉的檀口香唇,手上不緊不慢的揉搓著一對高聳挺實的玉女峰巒,胯下不停的急抽緩送,立刻又將如霜推入淫欲的深淵,只見她星眸微閉,滿臉泛紅,雙手緊勾住東嶽的肩頸,一條香暖滑嫩的香舌緊緊的和東嶽的舌頭不住的糾纏,口中嬌吟不絕,柳腰雪臀款款擺動,迎合著東嶽的抽插,一雙修長結實的玉腿緊緊夾在東嶽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夾纏,有如八爪魚般糾纏住東嶽的身體,隨著東嶽的抽插,自秘洞中緩緩流出的淫液,夾雜著剛剛菊花被開苞産生的落紅,憑添幾分淒豔的美感,更令東嶽興奮得口水直流。
  約略過了盞茶時間,東嶽抱住黃蓉翻過身來,讓她跨坐在他身上,成爲女上男下的姿勢,開口對黃蓉說:「小浪蹄子,爽不爽啊,大爺我累了,要的話你自己來!」聽到這麽粗鄙淫邪的話語,黃蓉的臉更是紅如蔻丹,可是由秘洞內傳來的那股騷癢,更令她心頭發慌,尤其是這種姿勢更能讓肉棒深入,黃蓉只覺一根肉棒如生了根般死死的頂住秘洞深處,那股酥酸麻癢的滋味更是叫人難耐,不由得開始緩緩搖擺柳腰,口中哼啊之聲不絕。
  東嶽見黃蓉開始只會磨轉粉臀,雖說肉棒被秘洞嫩肉磨擦得非常舒適,可是仍未感到滿足,於是開口對著黃蓉道:「笨死了,還說是女諸葛,連這種事都不會,真是個傻屄,算了,還是讓老子來教教你吧!看好了,要像這樣。」說著,雙手扶著黃蓉柳腰,胯下用力往上一頂,黃蓉不由得「呃──!」的一聲,又聽東嶽說:「要這樣子上下套弄,你才會爽,知不知道!笨蛋!」看樣子東嶽打算徹底的摧毀黃蓉的自尊心,好讓她徹徹底底的臣服。聽到東嶽那些粗鄙萬分的羞辱言詞,黃蓉心中感到無限的羞慚,自己二十幾年來何曾受過這種羞辱,兩串晶瑩的淚珠滑下臉龐,但是身體卻在欲火的煎熬下,不由自主的聽從東嶽的指示,開始緩緩的上下套弄,雖然心里不停的說著:「不行…啊…我不能這樣…」可是身體卻不聽指揮,漸漸的加快了動作,嘴里不停的叫著:
  「啊……好棒……好舒服……啊……」更令她感到羞愧,眼中淚水如泉湧出。
  東嶽看時機已經成熟便對西奪說道:「三弟,你也一起上吧!」黃蓉正坐在東嶽的身上以女上男下的姿勢主動的撐著東嶽的小腹,不停的用她的蜜穴上下套弄著,而她的后頭則有西奪在她的屁眼里激烈抽插著。這時被黃蓉的浪穴緊夾著肉棒正勐抽的東嶽弓起上身,雙手勐搓著黃蓉胸前的一對充滿彈性的豪乳!嘴巴則含著右邊脹得猶如葡萄一般大的粉紅色乳頭吸允起來,吸的黃蓉舒服無比,浪叫著道:「啊!啊!親哥哥!你們…你們的大肉棒插的…插的妹妹好爽喔!妹妹的小穴和屁屁還有奶子都好…好舒服喔!對用力…再用力插…插爛妹妹的兩個小肉洞…喔…好爽…好痛快…啊!不行啦!親哥哥不要停…繼續…繼續吸人家的奶子嘛!啊…啊!北狂大爺!你…你別只站在那里看嘛!快…快過來…快過來一起吸人家的奶子嘛!」黃蓉的淫蕩的行爲及叫聲令坐在一旁郭芙哭紅了眼。北狂淫笑抱著郭芙走過去捏著黃蓉另一邊的乳頭道:「不行喔!黃幫主,你的女兒可在看著呢,你要以身作則,怎麽可以這麽淫蕩呢。」黃蓉閉著眼睛晃著頭扭著屁股,情不自禁的道:「我…我不要!人家…人家不要再…再去當什麽幫主了!人家要當婊子!天天…天天被哥哥們的大…大肉棒插人家的小浪穴!干的妹妹爽上天去!啊∼啊!要去了!妹妹又要高潮了,要泄了啦!」東嶽和西奪感到黃蓉的小穴和屁眼傳來一陣強烈的吸力,緊緊夾住兩人的肉棒,令東嶽和西奪都忍不住,一股腦將精液全射進去,黃蓉的小穴在男人精液的灌溉下夾的更緊了,好似要擠出男人所有的精液一樣。黃蓉閉上雙眼,四肢緊緊抱著東嶽,細細品嘗被男人射精在花蕊里頭的火熱快感!
  射完之后兩人將肉棒抽出來,西奪興奮的道:「真他媽的爽!不愧是聞名的中原第一美女,屁眼夾的我好過瘾啊!身材這麽好,臉蛋又這麽美,真是干多久都不會覺得膩。」北狂聞言也迫不及待的掏出肉棒,捉著黃蓉的雙腿,將她的雙腳張開押在她自己的肩膀上,后胸撐在地面上,擡起她的屁股,肉棒對準她濕濡的小穴一口氣插進去抽送起來。黃蓉感到又有肉棒插進他的蜜穴深處,兩只手情不自禁的抓著自己的頭,再次發出喜悅的浪叫聲!
  等北狂爽完后,東嶽便讓西奪去取代南霸駕車,這時南霸從車頭走過來將黃蓉給抱了起來,接著南霸將黃蓉的背靠在自己的胸膛前,以捧著小女孩尿尿的姿勢從后頭將黃蓉的雙腿給打的開開的,慢慢走向郭芙,黃蓉此時頭靠在南霸的肩膀上,眼神充滿媚波半閉著,雙手垂在左右兩側,嫩紅的騷穴以及碩大的雪白色美乳立刻完美的呈現在郭芙眼里!
  而深紅的騷穴及屁眼此時正不停的流著白濁色的液體,不停的流,好像瀑布一樣流個不停,看的郭芙難過不已。!南霸抱著黃蓉一陣子后,黃蓉下體的精液也流的差不多了,於是便掏出肉棒在黃蓉的騷穴磨蹭起來,黃蓉極其敏感的肉體立刻又感到一陣陣蘇蘇麻麻的感覺從她的小穴穴里頭傳來!黃蓉不禁再次淫動了起來!小穴又開始濕了!
  南霸一邊專心磨蹭黃蓉的騷穴,一邊在黃蓉的耳邊道:「小母狗,還想不想要主人的肉棒?」黃蓉情不自禁的點點頭。
  南霸:「那你該怎麽說呢?記得說大聲些,要讓車里的人都聽到喔。」黃蓉毫無羞恥心的喊道:「請主人…請主人將你美味的肉棒插進母狗的騷穴里頭吧∼!」郭芙沒想到平時端莊娴熟的母親黃蓉竟能說出如此不要臉的話來,都不禁愣住了!
  南霸道:「嗯!真乖,好!主人我就將美味的肉棒賞給你。」說著腰身一挺,粗大的肉棒立刻插入黃蓉淫水濕溽的騷穴里頭,給郭芙來個近距離的特寫!
  「啊∼∼!」黃蓉陶醉的叫出聲來!隨著南霸的抽插再次扭起腰來。等抽插了一刻鍾之后,南霸突然將他的肉棒抽出,正陶醉其中的黃蓉突然感到一陣強烈的空虛。不由自主的扭動嬌驅哀求起來:「不!主人!求求你!不要抽出來,母狗還要嘛!」南霸淫笑道:「放心,小母狗,我是打算要讓你更爽喔。」說著南霸突然將騷穴的淫液塗抹在菊花上,將肉棒改插入黃蓉的屁眼。接著對著東嶽說:「大哥,換我們合作來插插看。」南霸話一出口,東嶽立刻又忍不住的沖了過來,對準黃蓉的騷穴再來一次。
  當東嶽的肉棒插入黃蓉的騷穴里時,強烈的充實感令黃蓉一陣抖嗦!接著南霸便與西奪一前一后、前后夾攻勐烈的抽插著,合力將黃蓉給奸淫的高潮不斷。
  黃蓉終於無法自抑的叫出聲來:「啊!好過瘾啊!大…大雞巴哥哥,你們…你們的大雞巴好硬!好粗!好熱啊!燙的母狗的騷穴好酥麻…好舒服喔…嗯嗯…啊呀快要爽死了呀!哎唷!大雞巴哥哥!母狗的小…小騷穴爽…爽死了…你們的大雞巴插的母狗快爽死了…我又…又要…丟…丟了…啊∼啊∼!」一陣滾燙的陰精從黃蓉的騷穴噴出,澆在東嶽的肉棒上,他和南霸也同時將精液灌滿黃蓉的騷穴。
  等他們抽出來之后,立刻又換手北狂和西奪兩個人接手,一前一后再次插入黃蓉體內,前后夾攻的充實感與漲飽感再次從黃蓉的騷穴處傳來。就這樣,黃蓉一路上輪流被長春四老奸淫,且每次都是兩根肉棒同時插入她的騷穴和屁眼,淫水流了滿地,爽的黃蓉幾乎快要瘋掉了。






















0.016484975814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