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上了樓下商場的中女地產經紀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家很少搬屋。
自中學二年級,舉家搬到這個大型屋苑,我就一直住在這裡,
數一數,已有約十年了。
屋苑樓下有同一建築集團承包的商場,
商店林立,是我從小學、中學、大學直至出來工作,每天往返地鐵的必經之路。
而我總會經過一間地產店。
店面十分開揚,一張張貼滿樓盤資料A4紙的玻璃後,
一個個在店裡的地產經紀就坐在電腦後向開來,
方便迎客,一攬無遺。
自數年前,大約是我大學二年級吧,來了一個中女地產經紀。
地產經紀既說是中女,早就脫掉少女的稚氣,清秀得來,卻帶點冷漠高傲的感覺。
就算我形容得再詳盡仔細,也只形於抽象,
因此具體點來說的話,她長得很像郭少芸的。
皮膚雪白,散發著中女氣質。
由於要給買家一種專業形象的感覺,
她常穿著恤衫,配以黑短西裙、黑絲襪。
自從她入職 (或掉職? )到我家樓下的地產鋪後,
我從前每天上下課,以至現在的上下班,都對她目光敬禮。
而她,不是和鄰座的同事閒聊,就是專心望著電腦屏幕,
完全沒察覺到我。最記得數年前,有次我在中午已經放學,沒有約會,
回到家樓下隋便吃個午飯,到了大快活。
由於已接近下午茶時間,十分擠擁,空座也不多。
我好不容易在角落找到一張空的雙人對座桌。
在我用膳,專心把玩我的電話,和女朋友傳短信息時,
一把柔聲對我說︰「請問有人坐嗎?」
抬頭一看,我嚇了一嚇,
就是我每天上下課路經必偷看的地產女經紀。「沒有、沒有人的。」
我把自己的食盤挪前各自己一點,好讓她把她的食盤放下。

她對我微微點頭,就一屁股坐在我的對面。
自雇自地吃起她的蕃茄意粉來,右手噠噠噠地玩著手機遊戲。
從前一直走馬看花,我從沒這麼近距離地看著她的面龐。
下巴尖尖的,皮膚白滑無暇,穿著一貫的黑西裙黑絲襪,
今天配的是淡粉紅的西恤衫,顯得十分貴氣。
見她專心一致的表情,我就毫不忌諱地靜心看著她。
襯衫的鈕扣只扣至心口,隱約就可看到雪白胸脯間的乳溝,
多淫賤的女人!
突然,小腿感到鞋尖的頂一頂,
原來她蹺腿時不小心踢到我一下。
「不好意思。」她向上一督。
「哦,沒關係。」我立即把眼光移開。
我頭一側,沿右方的桌旁看到她相蹺的腿,幼長得來又帶有人妻感的線條,
令人食指大動的肉感小腿就被黑絲襪緊緊的包著。
真想近眼觀看。
我手肘借故一批,把桌上的膠刀打落地面,借故拾回。
她完全不為意,繼續玩她的電話,我的頭就鑽到桌下。
桌下是另一個世界。簡直就像了世外桃源一樣。
雙蹺的腿就在我面前。由此角度可直視裙擺下肥肥的大腿。
我把頭湊緊一點,嗅著混有絲襪的衣物味道的肉香,
欣賞沿屁股一直伸延至鞋跟的線條。
我雙眼繼續欣賞她的食姿。
原來她有咬飲管的習慣。看著她小口小口地輕咬著飲管,
真想自己的那話兒就是那飲管,
被她細咬吸啜。
然後,她拿起餐紙抹一抹嘴角 : 「幫我看一下袋子好嗎? 我想上洗手間。」
「好、好的。」
剩下我和兩個食盤。
我看著那支被她咬得不成形狀的飲管。涎沬絲還留在飲管頂端。
這就是那美人的分泌物哦......
我確實地看著她轉進往洗手間的彎角後,
手顫抖抖地伸偷取那飲管,急放進自己口中。
哦!!! 還有溫溫的感覺。我盡情吸索她的溫濕的唾液不只,
還故意吐了幾大口口水,把飲筒貫得滿滿的,好讓她回來時慢慢品嚐。
果然,她回來時還懵懂懂的喝了幾杯中茶,
全然不知已喝了一個連名字也不知道的男子的分泌物。
就這樣,她就走了。
這件事一直深深刻在我腦海裡。我想佔有她。
我想盡情撫摸她的肉體。
直到遇到一次機遇。一說便是兩年後出來工作的事了。
雖知道作為地產經紀,要不斷外出見客,帶買家參看樓盤,
自然常不在店面的崗位上。座位只會放上該職員的名片,以便供客人聯絡。
一天下班經過地產店,看到那中女地產經紀不在位子。
我心一動,故作正氣地走進店面,取她的名片。
到底她叫甚麼名字呢?
我只出於粹然好奇,到當時也未至於心有不軏的。
雖然地產店有其他職員當席,有疑難大可向

向他們查詢,此舉未免有點唐突。
但正好各經紀也不在狀態,上網的上網,打電話的打電話,彷佛我完全沒存在似的。
拿著卡片,心想「哦,名字這樣就到手了。」
豈料一轉面,中女經紀就立在的後面瞪著我,我嚇了一嚇。
她微微一笑 : 「先生,請問有甚麼可以幫你呢? 」
只在兩年前對座共膳過一次,她當然不認得我。
怎麼辦呢? 走進地產鋪取一個人的卡片,到底有什麼意圖,我該怎樣解釋呢?
我腦筋急轉。
「我......是..........看樓盤的。」我胡吹著。
「哦 ? 太好了 ! 想看怎樣的單位 ? 租還是買?」她眼前一亮。一個客人就在她眼前。
「哦...租的.... 想找同區的就可以了,父母住在附近。」我心亂極了,
只把謊話的雪球愈滾愈大。
「樓上這個屋苑好不好?臨近交通交匯點,十分方便。先生預算大約多少。」
「月租萬二左右吧.......」哎呀.....我在說甚麼!!? 我只想找辦法脫身。
「太好了,合你的有好幾個。」她不由分說坐回自己位子瀏覽資料 :
「十三座六樓A,十二座二十二樓B,八座三十三樓A」
「嗯.........還是先想想吧。」正如以前所說,我亂極了,只想脫身,身已轉掉一半。
「哎呀.....你不找我.....其他經紀也不會比我便宜喇....機會溜過就沒有了.....」她捉著我手臂。
「但........」
「但什麼? 來來來,跟我上樓看看,你必定喜歡。」我一直嘮嘮叨叨推卻著,
她卻全不聽進耳,硬銷著這個單位好、那個單位妙。
我昏了頭腦,被她半推半就的帶上了屋苑。
沿路她一直問我無關痛癢的話,「本身住那裡呀?」「出來工作多久」之類的。
定是和客戶打開渠道的技倆吧。
我一心沒打算買樓,便一直胡扯著不知所謂的答案,
而她又深信不疑,一直續問下去。
老實說,我偷視她這麼久,還是第一次正式對話,一來便是一次深入的漫談。
談久了,我心也開始放開來,心也不再砰砰那樣跳了,甚至轉問她問題。
「你又做了多久?」
「已有約十年喇,大學修畢到現在....」
哦....三十歲....中女最誘惑的年紀......
「那麼結婚了沒有?」
「唉呀....你怎麼會問這些.....還沒有喇.........」
單身中女。
不經不覺已來到了電梯大堂。電梯是三面鏡的。她一進升降機就看著電梯按鈕排,背我站著。
我一面隋便應著她的對話,一面從後方多角度地飽覽這人妻的軀體。
女性的線條美在她身上表露無遺,密閉的空間散發著一陣茉莉香。
呀! 竟然和我朝思暮想的性幻想對象共處一室,一會還會一同走進一單位,
這種感

覺太奇妙了 ! 我幻想她是我妻子,和她一起乖升降機回家的感覺。
回到家一定要幹你哦。
進到單位,她就發揮她的職業本色,一口不停地介紹這個樓盤。
「這個窗口向東,最利財...」果然果格不錯,傢具電器也齊全。
但我不是來看樓。
我是來看人的。
但我也不會露出破綻,試開門窗,察看地板等的工夫,我一應做全。
然後她領我進房間,我看到地上有一紙箱。
「哦! 這是上伙的喇,他們都說不帶走,說可留給下伙用,都是文具工具等的東西。」
她打開箱子,內裡全是鉛筆、改錯帶、超能膠的。
「我再帶你到廚房。」
她每站在我面前,我就盡情用我的視線強姦她。
在只有兩人的屋子,我更斗膽把頭彎各她的髮後,甚至後腰,
近距離細賞,吸索她的微香。
「來! 老婆 ! 在我們這個安樂窩造愛吧 !」我真想這樣大喊。
「等一等我。」她說要去洗手間。
剩下我一個人。呀........這真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恐怕美好的時光到這裡便要停上了。
突然,我忽發其想。
「怎樣,對這個單位滿不滿意? 」她從洗手間走出來,手還抹著紙巾。
「滿意倒是滿意喇....我甚至想到買呢.....」
「真的!!!?!!?」她眼前一亮。
.要我立即租可以....可是喇.....有一點倒是很傷腦筋的。」我煞有介事地說。
「甚麼事?」
「就是喇....剛才我試過了.....那個窗開不到喇.....。」我指一指主人房那個窗。
「是嗎....那我找師傅來修理.....」
「嗯.....現在不成牙.....我要回家...讓我再考慮考慮。」
「不不不!! 我試試開開看。」 大生意在前,地產經紀豈會錯過。
窗就在主人房雙人床的靠牆的一邊。她必須先扒上床。
她靦典地跪上床,試圖把窗把開。
哈 ! 她又怎猜到,我偷襯她上洗手間時,我就地取材,用紙箱中的工用超能膠把窗邊封了!
屁股朝向著我,我看到迫得實實的黑裙裡,豐瞍的雙臀的形狀。
我襯她專注時,把頭靠近,鼻尖盡量不發聲地索著。
哦!! 真想一手捏下去 ! 但以我的膽量來說來不至於。
「唉呀! 怎會這樣....真是開不到......」
「我是說嘛....也讓我試試看.........」我也爬了上床。
窗口很窄,我借故為開扒在她身上,她個性好像很率直,絕不為意。
「怎麼了,真的開不到吧.......」她對我略帶輕笑。
「是嗎?」我裝作要準備施力,整個人跪疊在她身上。
嘩! 這不就是狗交的姿勢嗎?
我肚間至下體與她完全貼著,不分你我。
我佯作施力,身子向前一挺,兩個身體就更緊貼了。
「真的很緊.....像我剛才試的


一樣。」
我又借勢用力幾下,身體就依勢向前推數下,下體借機向她臀部頂撞。
大床啞吱作響。「讓我們兩人一起施力吧。」對著這樣一個傻笨的中女,我這樣說,
然後雙手乖機從她的手臂滑向她的玉手。
「來! 一! 二! 三! 推!」下體一撞傳來快感。
「來! 一! 二! 三! 推!」下體再撞傳來快感。
這時我雞巴已硬綁綁了,真想往她的股溝鑽進去。
一邊做著這淫舉,一邊覺得自己做的夢幻事情真過份,
實在太刺激了。
「啪!」一聲,打開了.....
只怪剛才她去洗手間的不夠久,超力膠的黏力又不夠強......
「哎呀! 你看! 開到了! 」
良辰美境像瞬間就要幻滅。
「那麼,先生你選定了吧? 就這一間?」我沒有借口了,把身體移開來。
「嗯.....是可以。」
「哈...太好了! 我們下去準備簽字。」
「但我想問問.......所有傢俱電器是包括了的吧?」
「對! 屋主全都留下來的! 很吸引吧 !」
「但剛才我聽到這床有喳啞聲....好像不太隱固呢.......」
「怎麼會! 」
「你看! 」我全力往後一訓,一頭枕在枕頭裡。「好像快要塌下似的。」
「不會喇....很穩固.......」
「你試試看!」
她全力一訓,啪一聲枕在我旁邊。
雖然此舉我兩沒身體接觸,但就像兩夫妻般的左右鄰著睡。
「都說沒問題吧。」她說。
「總覺不太穩固.........你知道嗎...我是跟新婚妻子一同住的。
所以呀....床不就是單單睡覺那麼簡單.......要幹什麼哦......」我想不到我的膽子變得那麼大。
「我當然知道。」她面紅了起來。
「所以呀....就覺得這床不太穩固喇。也許承受不了。」

「我就說不會喇! 」
「你一直那麼堅持...要不要試試看.......你放心......只是有甚麼不軋.....
我是真心買家...只想買一間好房子跟我妻子長住。你明白嗎?」
「那麼你想怎樣?」
「只是試試看的....你別擔心....只是試著抱你搖一搖...試試床的承受力....」
「怎麼可以!!!」她交手自抱。
「你定了...我真的絕無非份之想的....只是恐怕買屋後貨不對辦....」
「嗯....只是試一試喇..........」
「嗯...一下就好。」我即時伸手往她另一邊攀去,整個身子壓在她身上,
她自抱著身體,避免與我有過多身體接觸。
我們面對著面,她頭側一旁,尷尬地回避我的眼神。我的那話兒就頂在她的右大腿黑裙上。
「我要開始試囉........」我在她面前噴氣。
她沒回應。我慢慢擺動我的腰.,完全跟性愛的姿勢沒兩樣。
我看著她側面委曲的表情,就覺得更暢快了! 天降的艷福哦 !
我一邊想著,一邊試著她的底線,加強力度。
「試夠了吧 ! 」她以埋怨的眼光看著我。
我的腰沒有停上擺動,龜頭隔著褲和裙在她的大腿用力磨擦。
「還未夠........怎說好呢.......我跟我太太平常不會這樣做的........這樣說老實不夠真。」
「那麼你到底想怎樣!?」她開始厲著我。
我不由分說,把原先托在床上的手肘挪開,雙手向下伸,
從兩邊腰硬插墊進她的屁股和床間。
身體沒有手肘作支點,我胸口就直貼著她的心口,頭也落在她的床頭上,
側看她充滿美感的耳朵。
我雙手不由自主地捏她的肥臀。
中女真是另有一番味道哦。
「這樣不太好.....先生........」
「聽我說...我跟太太平時也是這樣的喇......我真的擔心是張床...絕無冒犯之意.....」
我隻手不斷捏,感到她的臀部隨我的用力而扭曲變形。
「真的一下就好哦....」她更表懷疑。
「放心...只是試一試而己。」我淫慾衝昏了頭腦,腰部像狼狗般的不斷向女經紀抽送,
不斷磨擦她的大腿。
「喂!! 停手!!!!!!」終於到了她底線的臨界點,她喝上了哦。
「停手!!!!!!!!!!!!」她喝到。
我理不了。我腦裡就只有性慾、性慾和性慾。
我雙手用力往她臂部一抓,往外用力一拉,硬生生把她膝頭以上的絲褲撕扯開來。

此時雙手終於可以和她的美屁股玉帛相見了,手伸進內褲,我盡情用每根手指感受她肌膚的溫柔。
「不要呀!!!!!!!!!!!! 先生!!!!! 這樣不合規矩!!!!!!!!!」
「聽我說......只是試一試喇.......床試好,屋就買。」我解開腰間的皮帶。
她盡力掙扎,但她則料不到,她愈掙札,和我跨下磨擦得愈強,就愈為我下體帶來快感,
她,就愈逃不掉。
「你不買就罷,放我走!!!!!!」我面形開始扭曲,像是快要哭的樣子。
「唉呀呀呀....你是怎樣做經紀的呀.....那有經紀叫客人不買樓的。」褲鍊也在這時拉下了。
「停手!!!!!!!!!!!!」她喝到。
我理不了。我腦裡就只有性慾、性慾和性慾。
我雙手用力往她臂部一抓,往外用力一拉,硬生生把她膝頭以上的絲褲撕扯開來。
此時雙手終於可以和她的美屁股玉帛相見了,手伸進內褲,我盡情用每根手指感受她肌膚的溫柔。
「不要呀!!!!!!!!!!!! 先生!!!!! 這樣不合規矩!!!!!!!!!」
「聽我說......只是試一試喇.......床試好,屋就買。」我解開腰間的皮帶。
她盡力掙扎,但她則料不到,她愈掙札,和我跨下磨擦得愈強,就愈為我下體帶來快感,
她,就愈逃不掉。
「你不買就罷,放我走!!!!!!」我面形開始扭曲,像是快要哭的樣子。
「唉呀呀呀....你是怎樣做經紀的呀.....那有經紀叫客人不買樓的。」褲鍊也在這時拉下了。
我用雙手姆指往女經紀內褲頭一下拉,褲就脫到膝部了。
「不要!!!!!不要!!!!!」她嗚咽起來。
就在我脫下內褲時,一個大意,讓她乘機翻身,欲爬走逃脫。
哈! 笨蛋,這樣正合我意呢!!
此時我內褲已脫,我捉著她雙眼往後一拉,雙臀就像捧球接球手般好好接著我那話兒,
把我的那話兒埋在她的股間。
我不斷推挪,用已青筋暴現的雞巴感受這中女的股溝。
「不要!!!!!!!!!!!!!! 放開我。」
「很快就試好了。」
我兩身軀完全貼合,看著她狼狽又迷人的姿勢,我深深讚歎造物主之偉大。
她大聲小聲的嗚咽著。小妻子,你哭甚麼呢? 在同一家裡就是一家人麻........
我想是時侯了,便用手輕輕拉低陰莖,對準她的陰戶,在雙壁間徘徊。
「不要!!!!!!!!!!!」她由嗚咽變成哀嚎。這樣未免太誇張了吧!? 先試試我的雞巴再下定論吧!
那話兒就「插」的一聲往裡面一送,完全進入了。
她頭俯下雙手緊緊抓著床角的床單,連床單角都被她抓得飛出來了。
「不要...不要......不要呀......」
我則腰部強烈抽插,那話兒被濕潤和溫暖的內璧包圍,好不痛快。
當然,我也不讓雙手閒著,由

上至下解開她的恤衫解扣。
平時見她也把恤衫解到心口,這個盪婦,現在求仁得仁吧!
轉眼已把她的恤衫完全解開來。我撥高她的胸罩,用五指遊歷她的乳房。
「嗚!!!!......呀!!!......呀..........」她已被身體的觸感亂了頭腦,說的不成語言了,
我就借勢用手指頭在她的乳頭旁打圈。
「對不起....很快喇.....只是試一試而己.....我跟太太平時也是這樣的。」
「嗚!!!.....嗚.!!!.........呀.!!!.....」
我恐怕我會太快射精,便把那話兒抽出來,用力把她的身體返轉,
從正面作傳教士的性交。
下體插進去後,我就正面壓緊她。
象徵我淫慾的唾液一滴滴地落在她美白的臉上。
我用我暖暖的舌頭在她的左右面頰游走,品嚐她的味道,
弄得她全臉也濕立立的。
我想著我跟豺狼那有兩樣?
「下.....下.....下.........」下體的插動令我也忍不住呻吟。
雙手在她的美大腿處遊玩。
「不要.....停呀..........不要.........」她面容扭曲得更甚。
突然我把她幼長的大腿拉起,一手捉著她的腳瓜,
把她身體壓成躺著的V字型。
我一邊用肉眼飽賞她膝頭以下還繫有殘餘絲褲的美腿,
一邊讓那話兒盡情放肆,一口一口吃著她的靈魂。
我感到下體快要有一種激流快要湧出。
像這種可遇不可永的人生經歷,我豈會讓它轉眼流逝?
我把那話兒停下來。
「嗯....這床可以了......」
她以為我悔疚了,對她惘開一面,露出有點愕然的表情。


作為中女你也算笨了! 我怎會這麼簡單放過你!!!
「我們試試浴缸吧。雖知道浴缸這東西,每天也會用上。」
「不要!!!!!!!!!!」
我一手把她抱起,她身型雖高俏,胖肉卻不多,一舉就抱起了。
我就這樣插著她,蹣訕地一步一步走去廁所。
她為平衡迫不得已用雙腿環緊我的腰,太爽了,太爽了!!!!!!!!!!!!
我插著把她抱上洗手盤,在她婉轉掙扎下把她的上下衣全褪掉。
「呀.......停............年青人.........別這樣對我。」
年青人!? 太刺激了,我有一種以下犯上的僭赲感覺。
也把我自己的衣服全脫下來。
中途有幾次險些被她逃掉,卻被我堂堂男人的臂彎攔住了。
她也抓傷了我好幾處,但獸性衝昏下,肉體的痛楚只會付我的性慾更加高漲。
我好不容易開了浴缸的水喉,等水滿時,我豈會錯過她,
我倆肉體相連,我一尼股坐在掩了蓋的馬桶上,她就不由得也面向著我也坐下來。
我倆身體不斷像策馬般前後推移,
我看著梳妝台前大鏡中的倒映,簡直跟成人影片沒兩樣。
「呀.....嗚.....呀......」她好像掙札得沒力氣了,聲音也變得柔弱。
我硬把舌頭伸進她的口中,和她的舌頭打轉。
水滿了,我把她往水裡一投,「嘩!!!!!!!」我也同時埋進水裡。
兩個赤裸的身體,在水中抽插,激起水面波動,每插一下,浴缸邊就湧出一些水來。
「呀、呀、呀、呀、呀」
我口含著她的乳房,下半身像鬥牛勇士一直狂衝,
我在幹一個比我大七、八年,毫不相識的中女!!!!!!!!!!
終於,我忍不住了,我感到有激流會從我那話兒湧出,
我當然想做一些女朋友也不讓我做的事,
我立即抽出,立起身,一陣快感,精液全射在她的面上嘴上,淚液和精液混為一體,流在胸脯上。
我全身一軟,但立時停過神來,襯她精神和身體的傷害還沒復原,穿起衣服就立即奔走。
回家後,我擔心極了! 我現在是一個強姦犯!!
一直擔心警察找上門的情景,但日子又一天一天的過。
每天,我會繞路,避免走經過地產店的那條路。
一天,我在人多擠迫的大快活吃午餐。
「請問有人坐嗎? 」
一個似曾相識的面孔問我。






















0.018931150436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