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熟女的悲哀(1-1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回 我欲成仙 第一章 銀河系發生動蕩



    第一章悲喜兩重天



    金津市,一個集商業、文化、休閑、旅遊爲一體的城市,周邊交通發達,距



    離南邊最近的南通市100余里。



    今天是金津市十大商界名流的頒獎日子,金津市人民禮堂里面,人潮流動,



    座無虛席。在熒光燈的照射下,主持會議的嘉賓宣布:“下面請金津市金字塔集



    團董事長兼總經理董文倩女士上來領獎”,看台下的人爲這位商業女強人抱以熱



    烈的掌聲……



    董文倩今年29歲,金字塔商業集團的董事長兼任總經理,丈夫陳軍也是當



    地一家跨國公司的部門經理,在旁人眼里,他們可以說是模范夫妻、恩愛夫妻。



    可實際上,董文倩在某種程度上卻生活的並不是很開心。事業上的成功爲她贏得



    了不少的榮譽,可是工作上的壓力,讓她有急流勇退的想法,並讓自己的丈夫接



    收自己的商業集團。



    但是陳軍並這麽想,他是個大男子主義的人,他不想讓別人說他是一個依靠



    老婆而養活自己的人。況且他似乎長期忽略了妻子在感情上、生理上的感受,只



    顧埋頭奮斗自己的事業,這樣讓董文倩時常面對空曠的住房傷心不已。



    頒獎結束了,董文倩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了家中,看見自己的丈夫正在收拾



    行李,她不解的問道:“你這是干什麽?”



    陳軍說:“公司準備派我出國到國外的一家分公司接手那里的管理工作,我



    覺得這是一個提高自己的機會,接受了公司的任命。”



    董文倩聽了非常的生氣,“你就知道你自己的事業,你自己在家里安心的待



    了多少天……”說著,董文倩就掩面哭了起來。



    對董文倩來說丈夫太缺少對她的關心和呵護。她對物質上幾乎沒有什麽追求



    了,因爲她已經是身價千萬的甚至是數億的商業集團的董事長了。她缺少的關心



    和愛護,缺少的是丈夫和她之間的感情交流。這一點本應該是丈夫陳軍所應該給



    予的的,但恰恰陳軍沒有做到這一點。董文倩她自己似乎也對這份愛、這份感情



    漸漸的迷失了方向。這也許就是董文倩墮落的一個原因吧。



    陳軍坐在董文倩的身邊安慰她說:“你也不希望我一事無成吧,你也不喜歡



    聽到別人說我是靠老婆過日子的人吧。”



    經過一天的勸說、爭吵,陳軍不顧一切的要出國工作了,他自己知道這樣是



    對不起自己的妻子,但是對他來說只有自己事業的成功才是對妻子最大的關心和



    愛護。



    董文倩在丈夫出國后的一段時間里,感到情感上的空虛,可是她依然將公司



    的業務打理的井井有條。丈夫也時常從國外給她電話,這點到讓董文倩感到一絲



    的安慰,這至少證明了丈夫的心里還是有她的。但這並不足以聊慰董文倩那個寂



    寞的心!!



    可是董文倩沒有注意到每天上下班,都會有一輛黑色的跑車跟著她……



    “董事長,董事長?”



    董文倩從沈思中驚醒過來,站在面前的是集團公司人力資源部一個主管——



    向新春,今年27歲,管理工程學博士,畢業后就應聘到金字塔商業集團從事人



    力資源開發工作。



    “董事長,這是一份今年下半年的員工培訓計劃和招聘計劃的安排,請您過



    目!”



    董文倩仔細的看了后,很快的在計劃書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可是她不知道,



    就在她簽名的時候,向新春的眼睛正死死的盯著董文倩的臉龐看著……



    晚上,無所事事的董文倩給身在南通市國稅局的大學同學李茹菲打了電話,



    她們聊的很開心,當然董文倩也把自己的苦楚向李茹菲傾訴。這點得到了李茹菲



    的同情和安慰。電話中董文倩希望李茹菲能夠來金津市看望她,李茹菲爽快的答



    應了。



    挂上電話,董文倩決定去金津市有名的休閑中心零點咖啡吧去坐坐,她和她



    的丈夫就在那認識並最終結爲連理的。也許在那可以找到往日和丈夫在一起的溫



    馨一刻吧。可是正是這個想法,讓董文倩從明天開始了惡夢般的旅程。



    零點咖啡吧,金津市有名的休閑中心,遠在南通市也有它的分店(注意:楊



    潞爲了從對方手里拿回自己的**寫真也是在零點咖啡吧)。



    董文倩只身一人來到咖啡吧,她的到來讓吧里的男人投來了異樣的眼光,也



    讓吧里的女人投來了嫉妒的眼神。這點董文倩當然是看在眼里,她顯的很驕傲很



    自信。點了1瓶啤酒,董文倩就孤獨的一個人坐在吧台上,聽著鋼琴曲,想起悠



    悠往事,臉上不自覺的露出了幽怨的表情。可她絲毫沒有感到在吧里的某個角落



    里,一個男人露出了**穢的笑容。



    突然,董文倩聽到了背后有人在說。



    “我的鑰匙哪去了啊,我的鑰匙呢?”



    好奇的董文倩轉過身來,出于自己的個人修養,董文倩幫忙在自己的位置下



    找到了鑰匙,在歸還失主時,卻沒有發現失主報以她的是一種奸詐的微笑,雙眼



    閃露這**穢的眼光。董文倩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將剩下的酒一飲而盡,卻爲發現



    在喝之前,酒杯底下無緣無故的泛起了許多細小的泡沫……



    在鋼琴的伴奏下,董文倩感到了睡意,她以爲今天的酒喝多了,可是睡意卻



    更凶猛的向她襲來。她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的意識了。



    此時,身后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董事長,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吧!”



    之后,就再也不知道了……



    在一間客房里,董文倩似乎躺在床上熟睡,黑色絲織長裙穿仍然在身上,肩



    上的一根帶子已經滑落了下來,露出部分黑色蕾絲邊**。裙角向上翻起,潔白



    的大腿一覽無余。



    董文倩似乎並沒有睡過去,她輕輕的發出**的聲音。



    “陳軍,你回來了啊,你知道我多麽不希望你走啊。我真的好想你能夠留在



    我的身邊,陪著我。”董文倩在昏迷中喃喃自語道。



    “親愛的,你放心好了,以后我不走了,就留在你的身邊陪你好嗎?只是你



    要聽我的哦。我讓你干什麽你就干什麽好嗎……”一個陌生的男人說道。



    “好,我答應你!你讓我干什麽我就干什麽,你別離開我……”董文倩依然



    昏迷且喃喃自語道。



    “很好,來吧,親愛的。我來幫你!來吧……”



    說著,陌生男人從背后慢慢的解開董文倩的衣服,黑色的**頓時出現在陌



    生男人的眼前。他不由的咽了口水,眼睛瞪著大大的。望著那高聳的**,緊身



    黑色的**將翹起的**緊緊的裹住,更顯得**部的**和彈性。



    陌生男人雙手慢慢的**去那黑色的**,露出了他曾經可望而不可及的桃園



    聖地……



    清晨的陽剛沐浴著金津市人民廣場,豎立在廣場邊上的東成國際大酒店的某



    個套間里,春色無邊,董文倩熟睡著,他身邊有個陌生的男人正看著她,**著



    她那一雙引以自豪的**。



    熟睡中的董文倩逐漸的**起來,在夢里,她感覺到丈夫的溫柔,體貼和激



    情!隨著時間的推移,董文倩慢慢的清醒過來,丈夫不是出國去了嗎,自己怎麽



    會有這樣的感覺呢?可漸漸的,她真的感覺到有一雙手在**她的時候,董文倩



    “啊”的尖叫一聲,整個身體慣性般的從寬大的席夢思床上彈了起來。



    這時,她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身上的一絲涼意馬上讓她意識到



    自己是**,身邊正坐著一個赤身**的男人。



    “啊!你是誰,我這是在哪,你怎麽在這個地方?”董文倩驚慌失措的拿起



    毯子遮住自己裸露的身體。



    “放心,董夫人,這里就只有我們兩個人而已。再說,昨天晚上的董夫人不



    是這樣的表情啊,應該是很滿足的啊!”



    說著,陌生男人用遙控器打開電視和錄像機,很快就播放出來了一對那女交



    歡的**鏡頭。而那個被抱在男人懷里赤身**的女人正是董文倩她自己。而且



    正如陌生男人所說的,她的確是充滿的滿足的表情。陌生男人先入爲主,通過錄



    像帶來徹底粉碎眼前這位美少婦的反抗決心。



    看到這,董文倩頓時感到了臉上是火辣辣。心里感到無限的悲傷、羞恥、憤



    怒。這是每個女人做夢都不想遇到的事情,可是偏偏讓她給碰上了。



    陌生男人似乎知道這一切已經深深的刺痛了這位高貴夫人神經系統。可他好



    像還不想停止這一切。他慢慢的走上前去,趁著董文倩毫無任何準備的情況下,



    用力將裹在她身上的毯子給扯了下來,扔在地上。



    瞬間,一身**,兩點粉紅,一簇黑色的美麗風景展現在他的眼前。



    “啊!…”董文倩再次尖叫起來,“你干什麽,你別亂來,你知道這是違法



    的……”



    陌生男人並沒有理會董文倩警告和呼喊,一步步的靠近了她,“夫人,想必



    你也知道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麽吧,你可是我的人了。我早就注意你有段時間了,



    你的丈夫昨天出國去了,況且你和你的丈夫生活的並不時很滿足吧。你一個人在



    家這麽多天難道你不需要嗎?現在你已經醒過來了,也好讓我再好好的舒服一次



    吧!或者說也算是我爲你服務啊……”



    說著,陌生男人猛撲上來,雙手按住董文倩肩部,狂吻著她的脖子、耳朵。



    他不敢親吻她的嘴唇,因爲他知道現在的董夫人正在氣頭上,如果這個時候盲目



    的動作會給自己帶來很大麻煩的。



    “不要,不要這樣……你放開我,你這個混蛋,放開,我喊人了。”董文倩



    在奮力的掙扎者。



    “喊吧,多喊些人來看看,金津市有誰不認識你董夫人的啊。這事情知道的



    人越多對你可就……”陌生男人一邊親吻著她一邊說道。



    “你…”董文倩一下就不出聲音了,哪個女人會不要自己的名聲呢……



    “再說,這個錄像帶……”陌生男人再一次說到了她的軟處。



    “你…你想怎麽樣?”本是商業女強人處事果斷的她,現在變得驚恐不已。



    “董夫人這樣的態度就對了啊,今天——就今天。我希望董夫人能夠好好的



    陪著我,陪到我滿意爲止。”



    “無恥的東西!”聽到陌生男人開出的條件,董文倩心中感到莫名悲憤和羞



    恥。



    “啊!”話剛說完,董文倩就感到自己的雙腿被這個陌生男人用雙手死死的



    分開,由于用力過猛加之沒有適應使得她感到生疼。



    “真是一片優美的風景啊!”陌生男人望著。



    董文倩發現陌生男人的兩腿之間,那男人的象征正高高聳立著,烏黑粗壯,



    青筋暴起,她恐懼的搖著頭,“不要,不要這樣對我啊……”



    陌生男人並沒有像董文倩想象的那樣生生地插進去,而是將他那碩大的**



    在那略顯濕潤的兩瓣**慢慢地摩擦著,似進非進,似出非出。



    董文倩瞥過自己的眼睛不去看那陌生男人的**穢的動作,可是自己身體的感



    覺卻是她不能逃避的。她感覺到自己的下面越來越濕潤了,她知道陌生男人已經



    看出來了。這樣讓她更顯得羞愧難當。



    “夫人,沒有什麽關系的,忍不住就不要忍了,何必自己折磨自己呢……”



    “不,不是的。你這個混蛋。”董文倩似乎想用自己的雙手推開緊握住自己



    大腿的那雙肮髒的雙手。可是她的力量實在是微不足道,更何況自己最敏感的地



    方正被男人的**放肆的摩擦著,更讓她感到渾身無力。



    “夫人,你的反應挺不錯的啊,水開始流出來了。”陌生男人惡心的說道。



    似乎他是有意這樣說的,目的很顯然就是要摧毀董文倩的羞恥心。



    可憐的董文倩想反抗又怕錄像帶流落到外面對自己影響太大。不反抗卻實在



    不想讓這個陌生人玷汙自己的清白。現在進退兩難的境地是她前所未有過的,頓



    時兩行淚水從眼眶中滑落下來。



    “啊!”正在思考中的董文倩覺得自己的**有異常粗壯的東西插了進去,



    她知道那是什麽,雖然**分泌了部分**,可是陌生男人的**太粗壯了,再



    加上他是一次就做了深深的插入,這讓董文倩感到非常的不適應。



    “舒服啊,太舒服了。夫人把我的寶貝包的可真夠緊的啊。”



    “不是,沒有,啊!!”陌生男人又是一次狠狠的插入,董文倩再次失聲叫



    了起來,握緊男人手臂的雙手在這一回的抽動中瞬間滑到了床的兩邊。



    陌生男人使勁的分開董文倩的雙腿,將自己粗壯的**深深的插入他那渴望



    而又泥濘的聖地。董文倩爲了盡早擺**這樣的困境,要回錄像帶也就只好任其羞



    辱了。裝樣子吧!



    董文倩這樣的想法其實也未嘗不可行,可是難就難在這個裝樣子了。很快,



    在陌生男人那瘋狂的抽動中,董文倩的**聲越來越大了。她已經不是在做樣子



    了,她似乎陷入了陌生男人帶給她的強烈的**中了。丈夫不能給以的現在陌生



    男人正在給她。



    “噢!!撲哧……撲哧”的聲音不停的響著……



    陌生男人因爲昨天晚上已經**過一次了,毫無顧忌的用力猛抽著,但是,



    美麗的董文倩太美麗了,在她滿足的表情下,在她那充滿悅耳的聲音下,在她上



    下跳動的**的表演下。他感到自己快忍不住了。



    爲了讓自己獲得更高的**,也讓自己身下的少婦獲得最大的滿足成爲自己



    的女人、性奴。陌生男人將董文倩的身體反轉過來,將她**的**自信的觀賞



    了一遍,並喃喃自語道:“漂亮,太漂亮了!”說著,便再次將自己的**狠狠



    的插了進去。



    董文倩似乎沒準備,在陌生男人的猛烈抽動下,自己的身體猛地向前挺起,



    頭部高高的揚起來,發出了一聲似乎快意的喊叫。



    聽到這個叫聲,陌生男人抽動猛了,雙手向前伸去緊緊的握住了她**的雙



    乳,放肆的**著。



    “啊,太舒服了,寶貝,你表現的真的很棒,果然是饑渴的熟婦啊!!”



    “不是,我不是的……”



    “不是嗎……”陌生男人並不理會,依然高速抽動著,臉上、胸膛的汗水開



    始灑落在董文倩潔白的背上。



    董文倩開始聽到陌生男人的喘息聲音越來越重,感覺在自己**里抽送的陽



    具越來越大越來越燙。她知道他快射了。



    “別,別射進來!!”董文倩驚恐的喊道。如果說昨天晚上是因爲昏迷不醒



    才被射入情有可原的話,那麽在這麽清醒的時候被陌生男人射到身體里面怎麽對



    得起自己的丈夫呢……



    “給我,把你的一切都給我吧!”陌生男人不理董文倩,死死地握住她飽滿



    的**,讓董文倩無法**身。



    “快了,快到了!”陌生男人喊了起來。



    “不要啊,求你了,別…啊!!……”董文倩喊了起來。



    陌生男人此時已經進入了瘋狂的狀態,怒聲吼叫著,雙手死死地握住董文倩



    的**,上身死死壓在董文倩的背上,將自己的**一直插到最深處。他射了,



    射在了董文倩這個美少婦的最深處……



    就在東成國際大酒店這個套房里的激戰剛剛結束的時候,在金津市華育小學



    的教師宿舍里,似乎又有一場激烈的春宮秀即將上演……



    金津市華育小學,市重點小學,多少達官貴人的和有錢人的子女都被送到這



    來讀書。周末的學校操場是那樣的甯靜,只有部分老師從校大門里進出。而在一



    間三室一廳的宿舍里,卻顯得那麽的不平靜,客廳里衣服散落遍地都是,黑色的



    **落在客廳茶幾的杯子上,並依然在小幅度的晃悠晃悠。



    這都暗示著,這個房間的女主人似乎剛剛被人**去了最后的防禦。



    在客廳的旁邊的臥室里,傳來一陣的“嗯…啊…嗯…”的**聲……



    “別,你答應過我的……你不能進去……”一個披散著烏黑長發,面帶羞澀



    的女人的一只手似乎在努力的推拒著壓在他身上的男子,另外一只手則努力的護



    著自己的**不讓其**去。



    只看到,那男子的**部在積極的上下聳動著,一雙手正不安分的**著那雪



    白高聳的**。火熱的嘴唇正在這個女人的上身到處親吻著,大有活生生吞下去



    的感覺。他們就是12歲的武華新和他的班主任語文老師27歲的鄭香紅!



    “不行,你不能這樣,不能**……”



    “我要,給我,老師求你給我。”



    武華新正準備強行撕掉**的時候,“啪”一記響亮的耳光落在了武華新的



    臉上。頓時,鮮紅的掌印出現在左臉上。武華新捂著臉傻傻的看著老師,而鄭香



    紅則驚呆了,她似乎沒有想到自己會下如此重手去打自己最喜歡的學生武華新。



    鄭香紅掙扎著從武華新身上坐了起來,而武華新則依然坐在雙腿上,不同的



    是那剛剛高傲、**的**已經在那一個耳光的后迅速的變軟了。他不知道他最



    心愛最敬愛的老師怎麽會如此給他一個耳光,他不清楚爲何老師同意他摸遍、親



    吻了全身,卻始終不讓他進入他最渴望的聖地!



    當然,象武華新這樣的年齡,有了性沖動是正常的,不理解他的老師爲何這



    樣做也是正常的,或許幾年后他年齡的增長他閱曆的增加自然而然的明白!



    “疼嗎?”鄭香紅平靜的問道。



    “不疼!”武華新堅定有力的回答。他之所以有力回答是因爲他看到老師在



    問他的時候略微緊皺的眉頭表明她平靜外表下埋藏著心疼的心態。此時,他就要



    有男人的大度和堅定的聲音來回答老師。



    武華新從鄭香紅身上起來和她並排躺在寬大的雙人床上,輕輕的喘息著。他



    側目看著這位仍然**著身體的老師,思緒飛回到半年前的那個寒冷的夜晚……



    晚上,武華新因爲喝多了水只身從床上爬起來去廁所。就在步入客廳的一瞬



    間,從他父母的房間了傳來不協調的聲音,武華新出于好奇,輕輕的來到父母門



    前,發現門是虛掩的,他輕輕的將門打開只有拇指大小的縫隙,空調帶來的暖氣



    撲面而來。



    借著房間內微弱的燈光,武華新頓時呆住了。



    只見母親坐在父親的大腿上雙腿盤住父親的腰部,上下晃動著,母親那**



    而又**的**上下跳動,父親雙手抱著母親的腰使勁的向上頂著。兩人不時發



    出激烈而又顫抖的**聲。



    “老公,今晚怎麽這麽厲害……”



    “當然,在外面出差,一個星期沒有做,都憋死我了,今晚我要把你干的心



    花怒放,干的你**叠起!”



    說著,只看到父親讓母親跪在床上,讓她翹起**的**。一只手按著並揉



    捏**部,一只手扶著自己的粗壯而又黑乎乎的**,猛的刺了進去。



    “啊!”母親輕叫了一聲。



    就看到父親的**在母親的下面進進出出,每次都全根沒盡,每次都又最大



    限度的抽出,一次比一次的剛猛……



    武華新悄悄的虛掩起房門,他發現自己心跳的特別的快,以前也看過黃碟,



    可這次是真人秀還是自己父母。更要命的是自己的**已經變得**的。最



    近一段時間,只要他看到女人鼓起的胸部,他都會發現自己的**都情不自**



    的硬了起來。只是今晚硬的特別的厲害,尿意全無,感覺有什麽東西要爆發出來



    似的。



    武華新迅速的進入廁所,很快堅硬的**跳動了起來,猛射出了一股股白



    色液體。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緊繃的神經也松弛了下來……當晚武華新失



    眠了!



    第二天,鄭香紅老師的語文課。此時的武華新已經毫無心思聽課了,在他的



    腦子里,仍然旋轉著昨晚自己父母***的春宮圖。他知道這樣想不好,可是他擺



    **不了那****的景象。



    “武華新,武華新……”



    “嗯!哦……”武華新從想像中醒了過來。



    “請總結一下,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是什麽!”在鄭香紅眼里,武華新是個



    可愛的學生,可愛是不僅是因爲他的成績一向很好,也是因爲他腦子里那股12



    歲年齡很難得成熟懂事的觀念。



    “老師,我無法總結出來,您的課我沒有聽進去……”



    武華新這麽一說,全班都喧鬧起來,鄭香紅更是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那好,請坐下。請其他同學回答吧!”說完,便轉身走向講台。



    武華新此時眼睛一亮,他發現鄭香紅老師的身材是如此之好,162公分的



    高度,冬天里穿著毛線衣也不能掩飾纖細的楊柳腰,挺直的棉長裙讓**的**部



    更顯的突出,很快他發現自己的**又硬了起來……



    當晚他又一次失眠了。這次幻想著,夢想著是自己班主任鄭香紅。



    連續幾天了,鄭香紅發現武華新上課走神的現象越來越嚴重,其它課的老師



    也向她反映了情況。她深深的憂慮了起來,這個可愛的孩子怎麽了呢……



    “武華新,今天放學后請到我的辦公室來一下,我有些問題想問你。”



    “哦!好的!”武華新知道鄭老師要問什麽問題,可是他在考慮應該怎麽說



    呢……



    ……



    “叮…叮…叮…”放學的鈴聲響了,六年級甲班的同學一個個飛一般的跑出



    了教室,周末的感覺真的好啊。



    可是武華新卻低著腦袋懷著憂慮,緊張的走進了鄭香紅老師的辦公室。由于



    是冬天,天氣已經很暗了,辦公室三頂日光燈只開了一盞,2台5匹空調呼呼的



    吹著暖和的風讓臉都感到發燙。



    只看見鄭香紅老師一個人坐在那里雙手交叉的放在胸前,黑色的頭發披散在



    齊肩的位置,紫色的外套挂在衣架上,**的**還是不安分的透著粉紅色的羊



    毛衫向外挺立著。這一切,讓武華新的眼光豁然發亮!



    “說說看,最近你是怎麽了,上課走神嚴重,學習成績嚴重滑坡!”



    “我,我…”武華新支吾不語起來。



    是啊,對于一個才12歲的小孩子來說,這樣的事情怎麽說呢?可是武華新



    心里知道。他受不了這樣折磨,他的**總是在折磨他,自從上次課堂上看到



    鄭香紅那迷人背影后,每天都幻想著自己和鄭老師***……



    “現在只有我和你兩個人,我希望在我面前你能夠坦誠的回答我,也許我能



    夠幫助你解決你所處的困難……”



    “我……”



    看著武華新還在猶豫的樣子,鄭香紅說:“武華新,你是好孩子,老師很喜



    歡你,不僅是因爲你以前的學習成績好,同時你的思想很成熟,懂事,不頑皮。



    希望你把你的困難告訴我,也許我會幫你解決的……”



    聽到老師這樣說,望著老師那迷人的身材。武華新內心在掙扎著,“說,老



    師頂多罵幾句。不說,自己心里不痛快,老師也要刨根究底。豁出去,說!”



    心里拿定主意后,武華新將事情的前前后后都說了出來……



    武華新定了下心情,他看見鄭香紅老師臉色紅潤,身體略略的在顫抖。他又



    想說什麽但是話到嘴邊就收了回去。過了會,他看到鄭老師還沒有說話,就說:



    “老師,如果還沒有什麽事情,我就先回去了,老師再見。”



    說完,武華新就象做了賊一樣的跑了出去。一路上武華新小跑回到家中,可



    是家里空無一人,只看到餐桌上留下了紙條。



    “新華,外婆住院了,媽媽趕回去照顧外婆,不清楚什麽時候回來。爸爸在



    外面跑生意暫時不回來。你一個人注意身體,注意安全,你的房間里有2000



    元錢,是給你這段時間的生活費。保重!媽媽。”



    武華新一個人坐在家里,望著空曠的房間,心中高呼,“自由萬歲!”



    再說鄭香紅,當得知武華新走神,成績落后原因她驚呆了,她完全沒有想到



    自己會是武華新一個12歲孩子的**、意**的對象。她不知所措,不知道這個



    問題該如何解決。但是她心里又有一絲高興,自己27歲的人了,還能讓一個毛



    頭小如此這般……



    她收拾好自己的衣服,回到家中,孩子送到自己父母那去帶了,丈夫在1個



    星期前去北京培訓。自己在家里除了看書,學習也沒有什麽重要的事情。想到武



    華新,那個可愛的孩子面臨如此的煩惱,如果不好好教育他,這樣會毀了他的。



    因爲她打心里也喜歡這個孩子。至于爲何喜歡,她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她覺得



    應該好好的和他父母交談一下。心中有了處理這件事情的想法后,鄭香紅穿上衣



    服,顧不得晚飯,便踏上去武華新家中的路上。



    “叮…”武華新聽到門鈴聲以爲是父親回來了。可開門一看確實自己的老師



    鄭香紅,這下武華新的嘴巴張的大大的。



    “老師,你怎麽來了?請進!”武華新嘴里這麽說,心里暗自慶幸好在媽媽



    回去了,要不然今天就糟糕了。



    “老師到你家里看看,怎麽父母還沒有回來嗎?”



    “外婆病了,媽媽回去照顧她了,爸爸在外面忙工作,這段時間不回來。”



    “哦……”鄭香紅聽到這,不**失望了起來。



    看到老師來了,又無外人,武華新決定把自己的想法都說出來,“老師,你



    很漂亮,我實在是很喜歡你。我每天晚上都想著你,我實在是受不了了。



    鄭香紅聽了,臉色一紅,但卻笑著說:“新華看來長大了,你有這樣的想法



    很正常,每個男孩在成長的過程中都會有這樣的念頭,可是你應該知道你還小,



    你現在只是生理上的沖動,缺乏感情的交流,你的主要任務是學習,是刻苦的學



    習。明年就要升初中考試了。你的目標是在那,爭取考入全省有名的南通市學校



    躍龍中學。這才是你主要想的問題。”



    武華新默默的聽著,他知道。他不想用強迫手段讓老師的來滿足自己,可是



    他知道,如果自己的生理需要得不到滿足他是無法用心學習的。



    他從各方面的資料了解到長期的**習慣不好。因此他想象父親那樣在女人



    的身體上得到滿足。武華新眼巴巴的望著鄭老師,而鄭香紅也似乎從武華新的眼



    睛里看到了某種渴望。



    “還沒有吃飯吧,走,老師帶你出去下館子去!”



    短暫的沈默就這樣被打破了……



    隨后的幾天,武華新似乎並沒有多少改變,上課走神依舊。鄭香紅看在眼里



    痛在心里。她不忍心看到這麽好的孩子就此消沈下去,可是她能做什麽呢?



    “我知道武華新喜歡我,難道讓我……”一個念頭在鄭香紅的心里閃過。



    “不行,這樣太瘋狂了。可是不這樣,似乎沒有別的方法挽救這個孩子。”



    鄭香紅很在乎武華新,她不忍心看到他……慢慢的她自己在試圖說服自己,讓自



    己去……



    “也許我不幫助他,他也許就這麽完了,再說只要他不插入我就……”鄭香



    紅自我安慰的這麽想……



    一個風和日麗的上午,鄭香紅來到武華新身旁,“新華,下午放學后,你到



    我家來一下。有些功課需要輔導你。”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望著鄭香紅的背影,武華新赫然醒悟過來,難道鄭老師……



    天漸漸的黑了下來,在鄭香紅老師的宿舍里,空調調到溫度最高的檔次,呼



    呼的熱風把房間的溫度提高了很多。



    在房間的客臥中,鄭香紅對著武華新說:“新華,老師今天答應的你要求,



    但是只允許你碰老師讓你碰的地方,否則……”



    “老師,你真的答應嗎?你放心好了,老師……”武華新用略帶顫抖的聲音



    回答。



    “好!”說完,鄭香紅背對著武華新,雙手抓住毛線衣的下邊緣處,慢慢的



    **了下來。



    只看到鄭老師里面是件白色的緊身圓領T恤,還在微微的冒著熱氣,透過T



    恤清晰的看到**邊緣的影子。武華新的**迅速的挺了起來。此時,鄭香紅



    雙手緊緊的抓住了T恤,雙手緊握成拳頭狀,閉著眼睛,牙齒微微的咬著嘴唇,



    似乎到了關鍵時刻還沒有下定決心。而武華新看著老師背后的身影,口水都快流



    了出來。



    突然,只看見鄭老師猛然將緊身T恤向上一翻。刹那間,**的**伴隨著



    白色絲邊的**了顯露了出來。一頭烏黑的長發批在裸露的肩上,白色的**背



    帶在黑色的頭發中忽隱忽現,極大的刺激帶來武華新的**。



    “鄭老師……”武華新驚呼起來,從背后將老師緊緊的摟在了懷里。



    “啊…新華,老師答應你的要求,但是你也要體諒老師的苦心,希望你能夠



    好好的學習。”鄭香紅用顫抖的聲音著說道。



    “放心老師,我會好好的學習,會好好的報答你的。”武華新激動的說著,



    雙手隔著**緊緊的握住了老師那對**的**,放肆的**起來。



    “哦……輕點,別用力……”在武華新的****下,鄭香紅動情的發出了



    **聲,她清楚武華新**的手藝不行,可是粗魯、大膽卻依然給了她強烈的刺



    激。而她的**部感覺到一個堅硬的東西頂著她。她明白那是什麽了。



    “老師,我憋的難受……”



    鄭香紅慢慢的轉過身來,雙手輕輕的解開武華新褲子,1條…2條…3條…



    很快。一支粗壯的**裸露出來。不是很長,白色,略帶紫色的**,雄壯的挺



    立著。她蹲**子,眼睛著盯著**,顫抖的雙手握住了它並上下的套弄起來。



    “哦…哦…”武華新感受到強烈的刺激,第一次對武華新來說沒有什麽情調



    可言,他現在最希望的就是**。**這半個月來積壓在他心中的**。他強忍



    著老師的雙手給他帶來的巨大的**,從前面握住老師那**的**。



    突然,武華新一狠心,粗暴的扯掉了老師的**。



    “啊!你……”**、**的**徹底的露了出來,鄭香紅來不及掙扎只見



    武華新不由分說的握住了它們。鄭老師對武華新如此粗魯的行爲感到不滿,但是



    她面帶愠色的看到武華新渴望的眼神,喘著粗氣,顫抖的嘴唇。她忍下去了,繼



    續上下套弄著**。



    武華新太年輕了,他受不了漂亮的鄭老師帶給他的強烈的刺激,沒有很好的



    控制自己的**。一股濃烈腥味的液體猛烈的射了出來。鄭香紅躲閃不及,液體



    拍打在她的臉上、脖頸、**處。風景極其**。



    而武華新則舒服的坐在了地上……



    “我去洗個澡,你先穿上衣服,等會再洗。”鄭香紅用紙巾擦干淨**后,



    拿上換洗的衣服進了浴室……



    浴室中的鄭香紅深深的歎息,她做了什麽,對一個孩子,一個自己的學生。



    她做了什麽。她覺得她對不起自己的丈夫,背著自己的丈夫干這苟且的事情。更



    不配當一個老師。當她**掉自己的**時卻驚奇的發現**是濕的,她呆呆的望



    著,不敢相信自己在一個孩子面前會有如此的反應。可事實如此,在剛才的過程



    中,她濕潤了……



    武華新回味著剛才的一切,**的**讓他興奮不已。他來到浴室門口,浴



    室的燈光讓鄭老師美妙的身軀顯露出來。望著她的身影,武華新再度興奮起來,



    他不安的在房間內來回走著。



    “沖進去,不管那麽多了!”主意已定。武華新**掉自己的衣服,沖進了浴



    室……



    對于武華新的突然闖入,鄭香紅的心里既感到吃驚,卻又並不感到意外。吃



    驚是因爲她不知道武華新的膽子這麽大,並不感到意外是因爲,她注意到浴室的



    燈光會將她的身體影子映射到門上,這會讓武華新“一覽無余”,並重新激發起



    他的**。



    可是自己爲何不關燈呢?似乎她自己也在渴望著他的到來,怎麽會這樣呢?



    可容不得她細想,武華新的雙手再次摸了上來,浴室中的好戲拉開了大幕……



    在鄭香紅的雙手的努力下,武華新再度體會了**的**,並且將自己心



    愛的老師看的真真切切。可老師並不讓他**,也不允許用手去摸,這



    大概就是鄭香紅對武華新的底線吧。



    “新華,希望你能今后好好的學習,老師這麽做都是爲了你好,能夠出好的



    成績。”鄭香紅坐梳妝台前,邊用電風吹邊說道。



    武華新來到她身邊,雙手摟住了老師。



    “老師放心,我肯定會好好的學習的!”說完,就將自己嘴唇印在鄭香紅的



    臉上……



    …………



    “新華,新華,你在想什麽?”望著目光略顯癡呆的武華新,鄭香紅關切的



    問道。



    “哦,老師,我在想我們之間的第一次……”說完,一雙貪婪的手再次爬上



    鄭香紅的**,熱切的嘴唇緊緊的貼在鄭香紅塗有唇膏嘴唇上。



    在雙方極度窒息的情況下,武華新松開了嘴唇,用堅定眼光看著已經迷離的



    鄭香紅,並用堅定的語氣說道:“香紅,我要你給我**,我要把全部射在你的



    嘴里。”



    鄭香紅吃驚的看著他,因爲武華新第一次喊她香紅,吃驚的是武華新居然讓



    她做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可就在雙方眼神交彙了數分鍾后,她屈服了,她屈服



    于武華新堅定眼神,更可以說是屈服在他那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決心。她同意了,



    因爲只要堅持自己的底線,只有武華新快樂,只要武華新的學習成績始終名列前



    茅,她都會答應武華新的要求。



    武華新放松全身躺在床上,等待著鄭香紅爲他服務。鄭香紅沒有退卻開始了



    她的“第一次”的征程……



    十分鍾過去了,“啊……”武華新一聲高呼,雙手緊緊的按住鄭香紅的頭,



    一股股的**她的口中爆發。



    鄭香紅似乎在努力的吞咽著,武華新放開了她,她迅速的擡起頭來,**在



    離開她嘴里的一瞬間,一絲**從她的嘴角流了出來,**上沾滿了她的口水和



    沒有吞下去的**。還是粗壯的的**將剩下的**用弧線般的曲線射在了鄭香



    紅的臉上、頭發上。她那迷茫的眼神伴隨濃重喘息聲再加上頭上一絲絲的汗水,



    讓武華新在視覺上獲得了極大的滿足。



    鄭香紅跪在床上,雙手撐著床鋪。“滿足了嗎?”她的聲音是那麽輕聲,一



    雙眼睛用著幽怨的眼神看著躺在床上的武華新卻又那麽充滿著**,卻又顯得無



    奈。



    武華新憐惜的用紙巾幫她擦去,鄭香紅將頭靠在武華新的肩上,說道:“新



    華,我對自己的老公都沒有這樣,老師只希望你能好好的念書,學習。以后我們



    少這樣,多了對你的身體不好。”



    “老師,你放心好了。我會考上南通市的躍龍中學的!”但對鄭香紅要他以



    后少點性生活,他卻沒有正面回答。



    說完,武華新將自己的老師緊緊的抱在懷里,再次躺在床上。



    這一天對董文倩來說是噩夢般生活的開始,是悲哀的。因爲她似乎將成爲某



    個人或某個組織的玩物。同樣這一天也是武華新快樂生活的開始,是喜悅的。因



    爲他讓老師做了一件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今后老師也許爲了他會做的更多。



    也許從明天開始,對于董文倩和武華新將會有更多悲慘和快樂的事情發生在



    他們的身上。



    時間已經快到中午了。而東成國際大酒店客房里的另外兩位的再次交嬗活動



    已經登場了……



















0.015384912490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