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誰偷喝媽媽的奶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明達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手裡拿著遙控器,大拇指按遍每一顆按鍵。並不是
電視節目太無聊,也不是想虐待手中這根半壞的遙控器,他只是想用轉換頻道的
方式來假裝自己在看電視而已。假裝看電視?這不就表示他的目光並不是在螢幕
上嗎?沒錯,當對面坐著一個大胸脯的女人時,任誰都不會管電視機裡在演些什
麼東西的。

  而坐在對面的人是誰?她誰都不是。她是剛生下一名男嬰的婦人,也就是明
達34歲的母親--湘如。

  明達的媽,長相普通,並無特別吸引人之處。照理說,一個不能讓男人眼睛
為之一亮的女人,戀愛史該是乏善可陳才對。然而,事實卻剛好相反,在她的少
女時期,身邊可是擁有許多的追求者呢。何故?說穿了其實很簡單,不過就是她
擁有一對36E,走起路來會左搖右晃的大奶子而已。與其娶一個容貌艷麗胸部
扁平的女子,不如找一個長得不難看卻有傲人胸圍的女性來共渡一生,這是明達
那從事貿易日進斗金的父親,最後會選擇迎娶湘如的原因。

  言歸正傳,話說湘如為了翻閱置於桌上的雜誌,身子不覺往前傾了一些。不
傾還好,這一傾可是讓明達頭暈目眩,久久無法自己。電視上,「美乃姿」歌手
Jolin的歌聲,此刻已吸引不了忠實歌迷明達的注意力。也就是說,號稱「少男殺
手」的她,敗給了一道深溝,敗給了兩顆白皙的半圓球。

  湘如身上穿的橘色緊身T恤,T恤上的V字型領口,領口的中央地帶,遠看
似多了一條黑色的拉鍊。然而,身為班上「榜首」的明達畢竟不是白癡,他清楚
知道那絕對不是拉鍊,而是兩顆夠大的乳房經過擠壓所製造出來的陰影效果。

  『如果讓我選擇死法,我選擇被媽的乳房夾死!』這個念頭被眼前的「一道
春光」震到了明達的腦海中:『如果早生幾年就好了,這樣我就可以認識媽,可
以追她,可以……嘿嘿……說不定還能和媽嘿咻嘿咻呢!』

  就在明達胡思亂想心猿意馬之際,湘如的眉頭皺了起來,臉色因為疼痛而些
微扭曲。發現到母親臉色的異樣,明達甩了甩頭,甩掉腦中的綺想,連忙問道:
「媽,妳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要不要去看醫生?」湘如把頭擡起,看了
看明達。不知是想到些什麼,她突然臉一紅,接著揮了揮手,表示沒事。

  看到母親的臉冒出幾滴冷汗,明達再問道:「真的沒事嗎?我看我還是載你
去看病好了。」語畢,他由沙發上站起身來,掏出放在口袋中的機車鑰匙。當明
達走到大門口,預備發動機車時,背後傳來了母親斷斷續續的聲音,說道:「我
真的沒事。只……只是……只是『漲奶』而已……」

  明達傻傻地站在大門旁邊,原本移動的腳步,因為「漲奶」二字停了下來。
其實他不是不曉得什麼叫漲奶,他停下腳步的原因,乃是為了由母親口中吐出的
這個「奶」字。如果不是相當難受,他知道平時重視形象的母親,是絕對不會讓
此字由口中脫出的。就在他想到方法解決母親問題的時候,心裡卻有股聲音要求
他「裝傻」。既然第六感要他裝傻,明達當然從善如流,他知道人類的第六感,
十之八九是不會出錯的。

  人如果懂得裝傻,不但能少惹些麻煩,有時還會帶來一些意外的收穫。

  明達走到母親的身旁,問道:「媽,漲奶不是很難受嗎?弟弟又被老爸帶到
醫院健康檢查了,怎麼辦?」裝傻也不能太過份,如果身為資優生的他,問母親
何謂漲奶的話,那接下來的故事也就很難發展下去了。(不過筆者認為,台灣的
教育確教出了一堆白癡。看看政壇亂象,即可得知。)

  「如果……如果有人幫我把乳汁吸出來,那就好了……」湘如在說這句話的
時候,害羞的低下了頭,她害怕接觸到明達的目光。

  即使心癢難耐,明達仍裝做一臉老實的問道:「有人?媽,妳是說我嗎?」

  湘如「噗滋」一聲笑了出來,說道:「難到你不是人嗎?問這什麼傻問題?
真不曉得你是怎麼保送上高中的?」

  明達答道:「甄試又沒有考這個!」又說:「媽,真的可以嗎?」

  不疑有他,湘如以行動做了回答,她把上衣和胸罩拉到距離乳頭上緣幾公分
的位置。當那兩顆白皙渾圓的乳房脫離衣物的束縛,進入明達的視線時,明達的
老二馬上有了反應。他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有人說思想是世界上最快的速度,
不過我倒覺得勃起的速度,要比什麼鳥思想快上許多!』

  明達蹲下身子,看著母親生產過後、色澤由淺變深的乳頭。在得到母親的許
可之後,明達微微張開了雙唇,將右邊的奶頭一口含入嘴中。用眼角的餘光偷瞄
了湘如一下,他發現母親的臉色紅潤異常,有如一朵盛開的玫瑰。當溫暖微酸的
乳汁源源不絕的流入口中時,明達忍不住在心中罵了他那不滿週歲的老弟一聲:
「臭小孩!能吸吮這麼一雙美乳,真是便宜你了!另外,你害媽的乳房變得有些
下垂,這筆帳看我怎麼跟你算。」

  人就是這麼一種不知感恩的動物,明達沒有想到一點,今天若不是託他老弟
的福,母親又怎會輕易把奶子露了出來讓他吸吮呢?

  在喝奶的同時,明達大起膽子,在另外一邊裸露的乳房上偷摸幾把。湘如先
是被嚇了一跳,由於她沒有想到平時乖巧的兒子,此時早是一個精力旺盛的青年
了。因此她告訴自己,明達的動作,不過是不小心而已,實在不須要大驚小怪。

  不知過了多久,湘如被自己的生理反應嚇了一大跳。看著兒子含著自己乳頭
的模樣,她察覺到蜜穴開始分泌出些許的淫水:『怎麼會這這樣?我怎麼這麼淫
蕩?他是我兒子,我怎能有反應呢?』

  其實,有反應並不是湘如的錯。打從她懷孕的第三個月起,直到目前為止,
她已是將近一年未嚐過魚水之歡了。她的老公已懷孕期間不宜做愛為由,堅持不
肯與她行房。想到這裡,湘如不禁暗罵一聲:「哼,死鬼!竟然用這種藉口,光
明正大到外面玩女人。」

  這一邊,當明達發現母親並未阻止他的偷摸行動時,他開始用舌尖輕碰著母
親的乳頭,不時還用牙齒咬它那麼一下。然而,就在他享受這種隨時被母親喝斥
的刺激時,他發現母親的手,不知何時已按到了他的後腦勺上。

  就在母親發出一陣一陣的悶哼聲時,他不得不開始懷疑母親的表現了:『難
道媽……對了!從媽懷孕開始,老爸上酒家的次數就愈來愈多,也許……』一想
到母親也有她生理上的需求,再看看母親對他動作的反應,明達的手已進入了湘
如的裙子之中,此刻正放在她的大腿上不停的撫摸:『再兩吋,再一吋,再前進
一點點,我就能摸到母親的肉穴了。』

  就在明達摸到幾根湘如外露的陰毛時,門外傳來了一陣剎車聲。

  「好了!你爸回來了。」湘如推開明達,站起身子,連忙將上衣與胸罩穿回
正確的位置上。下腹部似被硬物碰撞,湘如低下頭,看見明達褲襠上搭起了一個
特大號的帳棚。玫瑰花瓣上加幾滴血,就是湘如與明達四目相交時,湘如臉龐的
顏色。

  沈默是尷尬的助燃物,為了裝做沒事的樣子,湘如故做鎮定道:「回你的房
間,別讓你爸看見你嘴角上的……乳汁……」

  走在上樓的階梯上,明達不甘願的心情,在聽到父母的對話後卻有了轉變:
「從明天起,我要到美國洽商,一個禮拜後才會回來……」接下來的話,明達沒
有聽到。不過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道--今天未能完成的事,明天也許就能
達成。

  的確,只要有明天,人就還擁有無限的可能和機會……


            

  日正當中,強烈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在明達身上。「幹!陽光怎會這麼強!」
罵了一句,明達轉而起身進入浴室做日常的盥洗。此時,飛碟電台正播放著一首
名為《好想再聽一遍》的歌曲,想起昨晚的事情,明達便改了改歌詞,開心的哼
著:「……好想再嚐一遍,媽媽奶汁的酸甜……」

  隨手拿了件衣服,看了看鬧鐘上的時針恰巧指在一點的位置。「我怎會睡那
麼久?」明達問著自己。地板上,他剛換起來的內褲,內褲上那明顯的汙漬,解
開了明達心中的疑問:「對了!我昨天晚上好像打了三、四次手槍。縱慾過度,
也難怪我會睡到那麼晚了。」

  想到母親可愛的奶頭,明達的老二不禁又膨脹起來。他抓了抓胯下,喃喃自
語道:「咦?爸好像是今天國……」想到這裡,他的嘴角揚起了微笑。

  下了樓,原本要進入廚房用餐的明達,目光被眼前一幅美麗的景象所吸引。
他打消了吃飯的念頭,腳步轉往客廳前進。他轉換行進方向的動作,並不代表肚
子不餓,而是他的午餐,此刻就「坐」在客廳之中。

  注意力放到客廳,只見明達的老弟被湘如放在沙發上,而下半身則是光溜溜
的,雙腿開開,等待母親替他換上尿布。如果嬰兒會說話,他此時大概也要向他
老哥罵聲「幹」吧!

  悄悄走到母親的身後,明達冷不防地拉開湘如的上衣,左手按住母親的肩膀
,右手則大力地往乳房抓了下去。接下來的景象,讓明達是看得目瞪口呆,接著
發出一陣狂笑。在他偷襲母親的乳房成功之後,由乳頭噴出來的乳汁在空中劃出
一道白色的弧線。然而,就這麼巧,弧線的終點竟是沙發上嬰兒的臉,「哇……
哇……哇……」無辜的小Baby,被突來的乳汁淋臉一事嚇到,大聲的哭了出來。

  「你在幹嘛啦?」似笑似怒,湘如唸了明達幾句,然後抱起嬰兒,用衛生紙
擦拭著孩子的臉:「不要理你的壞哥哥!來,媽的心肝寶貝,不哭不哭,吃ㄋㄟ
ㄋㄟ了。」湘如一邊哄著嬰兒,一邊把他放至右胸前。

  俗話說:「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然而,我們故事的主角--明達,不愧
是高材生,「有奶同吸」,他又加了一句。既然老弟佔領了母親右邊的乳房,身
為大哥,當然也不能示弱,他蹲下身子,貪婪地吸吮湘如左邊的奶頭。

  「喂!我是餵你老弟,而不是你。你的午餐在廚房。」湘如笑罵道。

  擦了擦嘴角的乳汁,明達一臉無辜地看著母親,說道:「可是妳剛才不是說
『媽的心肝寶貝,吃ㄋㄟㄋㄟ』嗎?難道……難道我不是妳的心肝寶貝?」

  聽到明達撒嬌的聲音,湘如又好氣又好笑的答道:「算了!算了!你要吸就
吸,不過千萬不要再裝娘娘腔了。」

  睡飽吃,吃飽睡,這是嬰兒的特權。湘如由沙發上起身,抱著那睡眼惺忪的
嬰孩,朝位於廚房旁邊的客房走去。看著母親曼妙的背影豐挺的雙臀,明達也跟
著站了起來。雖然他的肚子已經被母親的乳汁所填飽,然而,他的小弟弟卻在拼
命喊「餓」啊。

  老弟已在嬰兒床內睡著了,湘如則彎著身子替兒子蓋棉被。剪裁剛好合身的
短裙,此刻看來像是要被那兩片豐滿的屁股撐開。看著眼前此景,明達悄悄地脫
掉褲子與內褲,不動聲色的走到湘如的背後。

  「你在幹什麼?把手拿開!」湘如大叫道,雙手緊拉著拉鍊已被明達拉下的
短裙。短裙最後還是掉到地板上,當湘如轉頭看見明達勃起的雞巴,眼前那根又
硬又挺的肉棒,使她不禁聯想到幾日前新聞播放的軍事演習的畫面,『多像一門
大砲啊!』湘如心中想著。

  就在她沈溺於想像之際,忽覺下半身一涼,低頭一看,才發現那件白色的綿
質內褲也被明達脫了下來。出於本能反應,湘如的雙手快速遮住自己那片茂盛的
黑色森林地帶,口中喊著:「快住手……」接著奮力一推,把明達推到地板上。

  湘如的反應,使得明達覺得非常驚訝。照理說,母親昨晚與今天的表現,該
是已默許願意與他做愛了。他轉了轉念,隨即想到:『啊!我真是大笨蛋!有哪
個女人會接受男人如此狂暴的動作呢?更何況?她是我的母親!』想到這一點,
明達緩緩站了起來,說道:「媽,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我真的受不
了了!」

  想想最近的舉止行為,再看看兒子的行動,湘如感到她自己必須負起一些責
任。如果不是她放縱明達又不加阻止,也許今天也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了。想到
這裡,她坐到床上,開口說道:「明達,我想我們必須好好談談。」

  湘如說道:「你知道嗎?我讓你吸吮我的乳房,並不代表我要和你做『那件
事』。你正值精力旺盛的時候,對於你的行為我能了解,但你似乎將精力發洩在
錯誤的對象身上。記住,我是妳媽……」

  不讓母親把接下來的話說完,明達搶白道:「媽,妳先不要說話,然後讓我
問妳幾個問題,只要你答得出來,我保證以後不會再有類似事件發生。第一,為
什麼昨晚我在喝奶的時候,妳把手按在我的頭上?第二,為什麼我摸妳大腿的時
候,妳鼻子發出聲音?第三,正值狼虎之年的妳,是不是完全沒有生理需求?」

  湘如沈默了,在聽完兒子的問題之後,她該回答些什麼呢?明達的問題是如
此尖銳,對她的反應描述得這樣真實,如果真的要她回答,也只有「沒錯!我想
要!」這五個字罷了!

  忽然,手中似乎多了一根灼熱的鐵棒,由混亂的思緒中回過神來,湘如發現
明達把她的手拉過來,放於肉棒之上:「媽,我知道妳想要,不要再想騙我了。
妳自己看看,妳對床單做了什麼事?」的確,事實勝於雄辯,看著自己的淫水弄
濕了床單,湘如除了把眼睛閉起來,還能說些什麼?

  明達輕吻著母親的耳垂,說道:「媽,我愛妳,妳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也是我永遠深愛的母親。現在,請妳放鬆,我會很溫柔的。」聽到這些話,湘如
的心防像是被一把重錘擊碎,整個人軟倒在明達強壯的身體中。

  明達小心地撫摸手中的這對大奶,深怕一用力,他那正睡得安穩的老弟又要
倒楣。母親的乳房是如此柔軟,摸起來是如此舒服,明達心想:『等媽打了退乳
針,我定要好好搓揉這對奶子才是。』

  舌頭在乳暈上畫著圓,手指在淫穴上也畫著圓,明達的調情,讓許久不曾做
愛的湘如找回了全身炙熱的感覺。慾火由丹田燃起,慢慢擴散至全身,湘如呻吟
道:「喔∼∼明達……太棒了∼∼喔喔……喔……」

  食指、中指與無名指,一根接著一根,明達把手指插入了母親濕滑的肉穴之
中。忽快忽慢,忽淺忽深,明達的動作,讓人稱「貴婦」的湘如,瘋狂地扭動起
腰肢,擺動著屁股。愈來愈爽,愈來愈癢,明達聽見母親哀求道:「喔∼∼我的
好兒子……媽……喔∼∼已經受不了了……快給我……快……」

  明達把雞巴放在淫穴口,磨來蹭去,直到母親用小腿把身體撐起來,他才順
勢將肉棒往蜜穴裡插了進去。搖啊搖,搖到媽媽直直叫,明達用力的抽來插去,
插得母親是浪叫不停淫叫不斷:「啊……啊……好兒子……再用力一點就好……
喔喔∼∼嗯……就是這樣……」

  一陣快感直衝腦門,明達知道離射精之時不遠矣,他忍不住用力搓揉母親的
肥乳,一擠一抓,兩道乳汁噴了出來,在空中成天女散花之狀。不想讓老爸莫名
其妙地多了第三個兒子,明達把雞巴撤出母親的體內,將精液噴灑在湘如的腹部
上。

  白而稀的乳汁、濃而白的精液,湘如的腹部上多了一幅名為「母子交歡樂無
窮」的水墨畫……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飛快。那做愛快不快樂?答案是肯定的。轉眼,明達已
經退伍到父親的公司幫忙。而當初被乳汁洗臉的老弟,如今也成了一個年輕力不
壯的青年。怎會年輕力不壯呢?答案很簡單,如果一個人在成長時期,沒有攝取
足夠營養的話,又怎健康得起來呢?

  「都是你害的,看看你老弟,成天要看病……」說話的是湘如,此刻,她正
躺在明達的懷抱之中。

  「應該怪妳吧!奶子這麼大,奶水卻不足。」明達漫不經心的答道,雙手把
玩著湘如的乳房。經過這麼多年,換過不少馬子,他深深覺得還是只有母親的乳
房好,摸起來夠份量。

  在母子二人調笑之際,有人把門撞開衝了進來,大叫道:「原來……原來是
你偷喝奶,害我現在變得體弱多病……」說這句話的不是別人,正是湘如的二兒
子——明達的大弟是也。

  明達並不擔心他與母親的事會被揭穿,相反地,他感到一股妒意上升,當他
看見母親走下床,抱著老弟笑道:「不要生氣!今天,媽讓你把失去的奶水找回
來……」

  一雙大奶擠壓著胸口,有誰能生氣呢?你會嗎?我可不會!






















0.014569997787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