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已婚少婦-霜姐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已婚少婦-霜姐

  朋友霜,是個已婚的少婦。身高1.65,鵝蛋形的臉,眼睛大大的會說話,其

實不用看她的身材,那雙眼睛就很性感,雖然她的身材無可挑剔,平直光潤的肩

膀,不粗不細的脖子,一頭平直順滑的長發。胸部發育得近乎完美。她的腰雖不

算盈盈一握,但卻與她的整體搭配的很好,而且總是挺的筆直,加上一雙長腿,

我有幸看到她穿開衩裙的樣子,大腿渾圓豐盈,小腿又直又長,使她顯得氣質不

凡。畢竟人家可是大學英語老師。

  我們的交情並不深,是間接關係認識的。去年夏天,她搬新房請我們去她家

玩,當然欣然應約。欣賞了溫馨的房間,我們一幫朋友坐下來打牌,她坐我的對

面,穿著一件V 字領的T-shirt ,是chanel的(女孩子相信沒有誰不認識這個牌

子),由於經常要伸手去桌上起牌,她時不時俯下身子,一雙潔白的豐胸夾著清

晰的乳溝總是讓我心猿意馬。很快,我就一敗塗地,我無奈的扔下手中的牌,仰

靠到沙發背上,歎口氣:「不行不行,翻不了身了」,聽見我有放棄的意思,她

對我笑笑:「別這樣嘛,正玩的高興呢,來,我幫你起牌,讓你換換手」不愧是

大家閨秀,真是善解人意。於是,她把位子讓給旁邊的MM,坐到我的旁邊,沙發

上坐了幾個人,我們兩只有緊緊地貼在一起,我的大腿緊貼著她的側臀(我坐的

比較靠後,因爲她要起牌),我感到來自她臀部的壓力,相當有彈性。我的帳篷

開始慢慢繃緊,血氣直沖頭頂,爲了緩解一下,我有向後靠,這下更是讓我差點

噴鼻血,她穿的一條低腰褲,每次探身去拿牌時,褲腰便向下滑,我不僅看到她

光滑柔韌的腰,而且看到似露非露的臀溝上沿,我想她是完全沒有意識到的,因

爲她玩的很高興,時不時湊近我,神秘的亮亮手中的牌,而這時候她的乳房幾乎

壓向我的手臂,那種堅挺和柔軟並存的感覺,幾乎讓我不能自持,加上陣陣體香

……我已經快崩潰了。

  我努力的克制自己,但本能的反應對我的褲子質量是一個嚴峻的考驗,褲子

紐扣和我的神經一樣處於崩潰邊緣。我怕被人發現,佯裝去倒水,起身離座了飯

後,大家撤退,我跟著一行人下樓,突然我想起我的照相機忘在她家了,於是我

讓大家先走,一個人返回去。敲開她的門,眼前的景致讓我驚豔,她換了睡衣,

是吊帶絲綢的,酥肩盡露,胸部高聳,一頭秀發直瀉而下,齊膝的下擺路出光滑

潔白的小腿,疑惑的眼神簡直攝人心魄,我一下呆住了。好不容易結巴著把返回

的理由說出來,她莞爾一笑:「你記性真好」,在我聽來,那簡直是一句嬌嗔,

聲音甜美的可以把人融化,盡管我知道,她絕沒有挑逗的意思。我進了門,順手

從身後把門關上,她沒在意,背轉身往裏走,幫我找相機,我在她身後肆無忌憚

的欣賞著被她豐滿的臀部隆起的睡衣下擺,我有種撩起它的沖動。找到沙發邊時,

她彎下腰在墊子裏面翻,我一直在她身後,此時不知哪裏來的力量將我往前推,

我假裝絆了一下,沖到她身上,可能用撲比較準確,順勢將手在她的臀部上按下

去,我感覺到那道深深的溝,因爲我的手幾乎是嵌進去了,我就勢順著她的臀溝

往上抽手,天哪,絲綢的感覺簡直就像撫摸她的肌膚。她猛地回頭,帶著責怪的

目光看了我一眼,見我是無意的,也沒在意,整了整衣服。繼續回頭到電視櫃旁

邊去找,也許剛才她有覺察,因此盡量與我保持距離,可剛才的刺激已使我的意

識進入半模糊狀態,我漸漸靠近她,一邊欣賞她奪魂的身體,一邊嗅著令人著迷

的芳香。我終於克制不住自己,走過去從背後一把摟住她的腰,將硬邦邦的下體

緊貼在她高聳的豐臀上。她吃驚不小,拼命用手掰我的胳膊,想掙脫。我緊緊地

抱住,並將嘴貼近她的耳根,輕輕的咬了一下,她的身子顫抖了,同時嘴裏發出

壓抑的悶哼,並左右猛擺,想掙脫我。我用力將她壓在牆上,使她面朝牆壁,一

只手將她的雙手緊緊扣住,並上伸壓在牆上,另一只手隔著薄如蟬翼的睡衣滑向

她的胸前,那兩個乳房在我的揉捏下,彈跳著一會兒並攏,一會兒分開,並隨意

變換著形狀,我已經無法控制手上的力量。她的聲音帶著哭腔,哭喊著:「你幹

什麽……別……啊……」。她家住最高一樓,隔音玻璃,我不擔心她的哭喊會被

人聽見,於是並不停止。我湊到她耳邊,用喘著氣的聲音說:「我知道你老公在

外地,你不寂寞嗎?你這麽性感,你不知道你對男人有多大的吸引嗎?你不渴望

被男人寵愛嗎?……」還沒等我說完,她大聲說:「你放開我,我不想被人強迫,

我……」話音未落,我用嘴封住了她的朱唇,強吻著她,當我的舌頭與她的舌頭

糾纏的時候,拼命的吸吮,她只從嗓子眼發出隱隱的哽咽聲。她越是掙紮,我越

是將身體壓得更緊,我的手從她的胸前往下撫摸到腹部,即平坦又柔軟的腹部,

伴隨著急促的呼吸,一緊一松,沒有多做停留就順著小腹向下面攻去,她掙紮的

更厲害,但根本無濟於事,沒有任何阻礙的我插進她兩腿之間,隔著內褲揉弄她

的密口。我將下身更緊的壓在她的臀部上,她爲了躲避我的手加緊雙腿,並向後

挺腰,我有說她的腰很柔韌嗎?我抹上她的腰,緊緊扣住,下面硬邦邦的東西,

感受著來自充滿彈性的臀部的積壓,那種感覺,簡直就像她在配合我。

  我將她攔腰抱起來,帶到沙發背後,我將她壓在沙發背上,讓她上身前傾,

腹部壓在靠背上,這樣她上身懸空,下身站在地上,而臀部被高高殿起,並完全

暴露在我面前,她無法使上勁,只能無謂掙紮,我在她毫不防備的情況下,一把

掀起她的裙擺,豐滿的臀部和渾圓修長的大腿幾乎讓我暈眩,她的臀部,那個圓

圓的屁股沒有一點贅肉,很結實,從同樣豐盈的大腿根部隆起,是男人就像抱著

她猛幹一場。「你放開我,我求你了,啊……不要……」這聲不要叫得我心頭興

奮的發顫,因爲,我正用幾乎粗魯的動作,扯下了她緊緊抱過雙股的內褲,一直

扯到腳跟,扯的時候,她幾乎被懸空了。她的下身已經暴露無遺了。她用威脅口

吻叫喊著:「你不許這樣,你幹什麽呀,我……我不會讓你汙辱我的……嗯」恩

這一聲是因爲,我的手重重的按在了她的陰唇上,並上下揉捏,看來不管在什麽

情況下,本能反應還是無法抵擋的,但她馬上恢複過來「你想幹什麽」(你還用

問?)「啊,你敢……」我再次伏在她潔白光滑的背上,在她的耳邊一邊輕輕吹

氣,一邊說:「我也是無法控制自己,你太迷人了,你的紅潤的乳頭只被你老公

含過,你不覺得可惜嗎,你的屁股只被一個男人插過你不覺得不值嗎?你的裸體

還沒被人這麽侵犯過,你難道不想嘗嘗被男人強上的感覺嗎」(我故意說的比較

露骨),她僅僅閉上眼睛,似乎這樣連耳朵也可以閉上,但是不行,她拼命搖頭,

一面忍受我的侵犯,一面回避我的言語。我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並且我的大拇指

順著股溝向上滑動,她知道目的地是哪裏,於是更加掙紮,我押在她的背上,手

指不停,終於我的拇指滑到她的屁眼,她又猛地顫動了一下,嘴裏長長的哼了一

聲,同時狠狠地埋下頭,我知道她這裏很敏感。於是一面揉捏她的陰唇,一面按

壓搓弄她的肛門,她快瘋了,不只是興奮還是懼怕還是憤恨,一個勁的繃直身體,

這使她兩半雪白的沒有一點瑕疵的屁股看著更結實。我及時湊到她耳邊:「舒服

嗎?舒服就呻吟出來,還有更舒服的呢」她狠狠地盯著我,淚流滿面,剛想說話,

我的手指撥開她的花瓣,糅進嫩肉,頂住了嫩芽,快速的撥弄,她只能掙大眼睛,

強忍。這時,驚喜來了,我感到她的小洞裏有東西溢出來,剛才還不要,這才幾

分鍾,就有感覺了。我帶著嘲弄的口氣輕輕說:「還不是小騷貨」,她羞辱的咬

著嘴唇,但紅潮已經湧上雙頰。「不要,不要」的聲音斷斷續續,我將一直壓在

她肩膀上的手將她的肩帶撸下來,她想抓住,我就用力將大拇指按進她的菊洞,

她一松,很順利將睡衣褪到腰間,她已經全裸了。這樣一個風情萬種的女人,一

個大學老師,平時那麽高高在上,現在,赤裸著趴在我的身前……可想而知我受

的刺激也不小啊,我迫不及待抓到她的胸前,托著雙峰邊遊走,邊上下抖動,我

要讓她看到自己雙乳被人亵玩時淫蕩的樣子。由於身體失衡,她的手不可能總是

與我對抗,偶爾要撐到沙發上支持。所以,我幾乎是肆無忌憚的在享受她最私密

的部位。她有點著急了,開始對我進行怒罵,我哪裏聽得進去,我的大腦已經被

麻醉了,我揚起巴掌「啪」一聲抽打在她白嫩豐挺的屁股上,她「啊」的叫了起

來,但不敢回頭看我,低頭哭泣,那哭聲已經帶有一種被征服的宿命,我沒有停,

一下一下緩慢但卻堅決的拍打她的屁股,每打一下,她就發出一聲呼叫,漸漸的

她不再反抗,只是求我別打了,這也許是她第一次求人吧。

  我沾了一點她從下面分泌的汁液,故意亮給她看,然後塗在她的肛門處,因

爲我準備讓我的大拇指更深入一點,深進去了,我一會兒在她的屁眼裏抽插,一

會兒揉一揉,同時我將手指更深的插入她的陰門,讓我沒想到的是,我這樣抽送

了10來下,她突然抽搐了幾下,伴隨著強忍的呻吟,密洞裏,居然一股股陰精噴

湧而出,熱乎乎,沾到她的鼓起的臀部上,打濕了地板。難怪她剛才都沒有出聲。

她癱軟下去。但身體仍挂在沙發背上,我見她已經沒有反抗的意識了,於是走到

沙發前面,單腿跪在坐墊上,將早已爆棚的下身搓到她跟前。我用不容置疑的目

光幹著她,她是成熟女人,當然知道我的意思,不過畢竟沒被人強迫過,她還在

猶豫。這時,我又出一招,恐嚇她「霜姐,反正今天我已經豁出去了,你不希望

我把這事跟別人說吧……」,她無奈的擡起頭,慢慢的擡起手,幫我解開紐扣,

替我退下長褲,又慢慢拉下內褲,那種節奏簡直……,可能亵玩的太舊,我的陰

莖已經由堅硬變得半軟,她用一只手握住我的根部,另一只手扶著我的髋部,嫩

嫩的皮膚加上修長而有肉感的手指給了我很大刺激,差點沒把住關,她先用手來

回套弄了一陣,見我沒起來,她擡頭看了看我,扶住髋部的手繼而摸到我的陰囊,

輕輕把玩,接著伸直迷人的脖子,張開玉口,整個含住我的龜頭,略用力吸吮了

幾下,絕對是一種幸福感,相信大家不會不相信,我立馬劍拔弩張。她的頭來回

活動,讓我的龜頭在她嘴裏進進出出,我仰著頭,閉著眼便享受便說「舌頭」,

她果然是聰明,立刻卷起舌頭在我的龜頭上舔動,然後只要我發一個指令,她必

然準確到位,這樣,我充分享受了她的舌功,將我的陰囊都舔的濕潤潤的。我突

然想在試試她的底線,於是站高一點,背對著她,她不明白,我說從後面,她遲

疑了好一會兒,我說「我立刻打電話給你上海的老公,說我今天在你家很開心,

現在還不想走,而且,我還要寄幾張精彩的照片給他欣賞欣賞」,我揚了揚手中

的相機,是我剛才在沙發腳邊發現的,她急忙擡頭用哀求的眼光對我說:「別」,

然後從我跨下伸出手握住我的棍棍,前後套弄,我說:「還有嘴」,她於是有順

從地用舌頭在我的臀部上親、舔「中間」那感覺實在棒極了,她順著我的股溝從

腰部一只往下舔,然後在我的後洞駐留,我真的沒想到她會這樣,這讓我很吃驚,

我想她原來這麽厲害,但轉念一想,她恐怕是想讓我早點完事,而且這的確讓我

想立即射出來,我立馬轉過身來,回到沙發後面,她疑惑的看著我,不知道我要

幹什麽,我重又壓住她的光滑的背把它按趴在沙發背上,她意識到了什麽,又開

始不肯,果然剛才有問題,我哪管她怎麽說,一只手抓住她臀部兩邊,往上提了

提,一只手抓起她的秀發,對準她的陰門,一下插了下去,她還沒來得及反抗,

就被我穿起來了,只見她頭猛地往上一擡「啊……」這一聲已經由之前的痛苦,

轉變成興奮了。我知道,我已經搞定她了,她雙手緊緊抓住沙發墊,身體被我的

推送動作搞得前後擺動,每推進一次,她肥美的臀肉就跟我發生一次親密接觸,

我的夢想已成現實了,這迷人的女人,這性感的屁股,她最令人向往的陰道被我

插進,被我貫穿了,霜已經沒有力氣反抗了,她趴在沙發上任由我操她,我這時

卻放慢了速度,我要逗逗她,「被人操的感覺跟平常的做愛不一樣吧,告訴你,

我已經欲罷不能了,我以後還要操你」,她聽了這話不由一驚,又開始反抗「你

……太壞了,你……啊……我……啊」,我時快時慢,時深時淺,不讓她把話說

完整,我要讓她不能自已。她開始扭動身體,我抽出家夥,但我沒改變她被動的

姿勢,我擡高炮口,她緊張的弓起身子,因爲,我的龜頭碰到了她的屁眼,是的,

她沒猜錯,只是沒時間也沒能力逃脫,我將充分潤滑的陰莖,毫不猶豫的塞進了,

她那片從未開墾的處女地,她伸長了脖子,拉長了背,慘嘤一聲,可此時只進去

了一半不到,她喘息著說「不要……別,別,我受不了的……啊,別再進了」,

那裏很緊,讓我無比興奮,我看著她高高噘起肥臀,哪肯罷休,一使勁,齊根沒

入,這時她的所有的最珍貴的地方,都屬於我了,霜的手在空中亂揮,沒被我插

一次,就啊一次,那是對我最大的刺激,我再次把她抱起來,把她背朝天平趴在

沙發上,整個人壓在她的背上,她似乎已經徹底放棄了,任由我在她身上予取予

求,這時我的下身一陣陣快感襲來,我用命令的口吻說「把你的屁股往上頂」,

她徹底變了個人,拼命擡起屁股,主動用她的陰道強奸我的陰莖,一邊還發出攝

人心魄的呻吟,她的叫床聲就是沒跟她做愛,聽了也叫人受不了。我強忍著,由

她主動遞送,手去捏、撥、拉、彈她硬挺的乳頭,她叫得更嬌媚了,我幾乎要把

她押進沙發裏面去了,最後,終於在她肥臀的攻勢下,一股熱流洶湧而出,全數

被她的身體收納,同時她也全身繃緊,緊皺眉頭,向後甩起長發,之後一股熱流

打在我的龜頭上。

  我趴在她身上2 分鍾,連肉棍都沒取出來。她也沒動,那要人命的臀部就被

我壓在小腹下面,還是那麽有韌性,我溫柔的摸了摸它,慢慢抽出,把她翻過身

來,天哪,她閉著眼,似乎在享受,看我再看她,她立刻收拾表情,眼睛中發出

哀怨的神情,看著這眼神,就像是我的興奮劑,我說:「下面都濕了,幫我弄幹

淨吧」,她站起身,默默的把我牽到浴室,打開水,我一把抱住她「我說,你幫

我」,她抿抿嘴,不知道在想什麽,然後蹲下身子,慢慢扶起我已經恢複常態的

肉棍,用嘴包住,舌頭不住在上面滾動,一手揉著我的陰囊,一手順著我的跨下

摸到我的肛門,稍用力的按揉,輕插,當我再度勃起時,她將我的肉棍,也就是

剛才無情的幹了自己的罪魁禍首上所有的事後證據都吸吮幹淨,然後突然前後快

速套弄,舌頭拼命點擊,嘴巴快速抽送,我發出一聲無助的吼聲,再一次噴湧。

「幹淨了,」

  之後發生的事情令我完全意想不到,當我們重新穿上衣服的時候,我恢複了

理智,「霜姐……我」,「別說了」她用手指壓在我的嘴唇上,不讓我說下去,

「其實,我……剛才也希望你上來」,我驚訝的不知說什麽好,只是瞪大眼睛看

著她,這時反而她更鎮定,「那你剛才爲什麽還……那麽」「那樣不情願,是嗎?

雖然,那是我渴望的,但畢竟是第一次被人這樣侵犯……你難道認爲我是個浪蕩

的女人?」「當然不是」我低聲說。「而且,我被你玩的那麽過分……」,天哪,

從她嘴裏說出「我被你玩」,差點又讓我把持不住。我知道了,她老公一年四季

在外面,她一個人獨守空房這麽久,對於她這樣一個健康的性感的女人,一定忍

受了很久的煎熬。我擡手準備將相機中的照片刪除,她阻止了我,「你能這樣做,

我知道你不是一個無恥之徒,這照片你down到我的機子裏,我會安全保存,留作

你的罪狀」她淡淡的一笑,我把相機地給她。

  臨出門,我回頭在她臉頰親了一下,她卻遞上香唇,我們熱吻了半分鍾才依

依不舍出門,過了許久,我才聽見她在我背後關上了門……

















0.0119290351868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