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兒女的培養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兒女的培養


一)初入名校
2060年,二女兒9歲,我和妻決定送她去白天鵝藝校去學習.
大家都知道,藝校就是妓女培訓基地,我們希望女兒長大後能成為一名出色的妓女.
面試時,主考官是個三十多歲的女教練,姓張,按習慣我們稱她張老師.
張老師對女兒的身材和相貌都滿意,只是覺得年齡大了些,有點猶豫.
我說了很多好話,她只是反復強調:“有些品格是要從小培養的,過了那個年齡就比較難.你知道,我們培養每個孩子都要花很多心血,如果到最後發現她不適合,或者她不願意,那所有努力都白費了.”
來之前我就知道這所名校很難進,對學員百般挑剔,但只要能進,一般都會成材,所以繼續央求.
過了一會,妻在外面等得不耐煩,帶老大老三進來看,不料張老師見到我10歲的大兒子後眼睛一亮,說:“這是你孩子嗎?”我說是,張老師說:“這孩子看起來倒像是塊料.”換別的家長聽到這話,早順水推舟成其好事了,我卻一時犯蠢,說:“可他今年10歲了……”
幸好張老師不在意,說:“男孩子大些不要緊,我從事教育工作那麼多年,看人還是準的,我相信這孩子可以培養.”
然後她叫兒子過去,拉著他的手問他許多問題.兒子很頑皮,答案令人啼笑皆非,但張老師卻越聽越樂.
談了十分鐘後,張老師檢查了兒子的生殖器官,又問我們想不想讓兒子進她的學校,我們立刻答應了,再問女兒的事,張老師說:“等我和另一個教練聯系一下,只要他願意就沒問題.”
她又說:“妓女的職業生涯不長,社會需求也不大;妓男職業壽命要長得多,社會需要量極大,能培養出一個是很不容易的,前途也是不可限量的……”
我和妻聽了很高興,當即答應下來.

隔天,張老師打電話來說女兒也被錄取了,於是我家兩個孩子都進了白天鵝藝校,引起鄰居們好一陣議論,猜測我們和藝校負責人有什麼關係,紛紛來套近乎,希望我們能幫他們把孩子弄進去,費了好大功夫才讓鄰居們相信我們並沒有走後門.

我和妻很好奇地問孩子們,在藝校學些什麼,孩子們說老師不讓他們把學校的教學內容洩露出去,否則要被開除.我們保證不跟人說,又再三追問,女兒才說是學跳舞和體操之類,再問多就不肯說了.
每天接孩子們從學校放學,就送他們去藝校,學到七點多才回家.

二)家庭作業
一年多後的某晚,孩子們回家時都提著一個袋子,�面裝著演出服,說學校讓給家長做匯報演出.我和妻都很高興,忙坐下準備觀賞.但孩子們又鄭重地說:父母要分開觀看,爸爸看女兒表演,媽媽看兒子表演.
沒問題啊,還挺神秘的.我和妻就分別帶孩們們去了不同房間.

進了房,女兒去廁所換衣,還沒出來,妻就敲門進來.我奇怪地問她怎麼就看完了,妻有點不好意思地說:“羊羊(兒子小名)說要我脫光衣服看,我想問問小美(女兒小名)是不是這樣.”
我很意外,心想這是什麼規矩啊?
一會女兒出來,見母親在又縮了回去.妻走到衛生間門邊問她,她說是這樣.
妻滿腹狐疑地走了,女兒才出來.她穿著一件又薄又緊的體操服,快步跑到門邊把門反鎖了,才對我說:“爸,你要把衣服都脫了才能看.”
“為什麼?”
“老師說的.”
好吧,脫就脫.三下五除二脫光了,在床上坐好,女兒才轉過身來,我馬上發現她的體操服薄得有些透明,肚臍眼、陰唇、剛發育的小奶都若隱若現.
表演完體操,女兒又跑進廁所換了一套芭蕾舞裙,開始跳芭蕾.
這舞裙上身沒什麼,只是襠部那條帶子有點窄,屁股也露出大半個.
跳完後女兒拿張表給我打分,我全勾了最好.勾到最後一個選項,見下面被折起來,就打開看,但女兒忽然伸手搶了過去,說:“這是我自己填的!”
我問:“那是什麼呀?”但女兒不肯說,瞟了我下體一眼,打了個勾,折起來就拿出去了.
我穿好衣服,見妻還沒回來,就去兒子房間找.
門沒關,一推就開了,只見妻一絲不掛地半躺在床上,大腿分開,兒子左手捏著紙筆,右手中指插進母親的陰道內扣著.
見我進來,妻臉一紅,說:“你看他們學校真是的,跳完還要看人家�面有沒有出水.”又對兒子說:“好了沒有啦?”兒子沒回答,抽出手指看了看,在一張紙片上印了一下,然後用釘書機把紙片釘在表格上,折好塞進書包,才說:“好了!”
妻起身穿上內褲,抱了其他衣服出來.
“小美有沒有檢查你?”
“她倒沒有,但表格最後有一項是她自己填.”
“填什麼?”
“我還沒來得及看她就搶走了.”
“羊羊也是,但我說他不給我看我就不讓摸,他才給我看了.”
“寫什麼?”
“羞死人了!要他看我有沒有出水,如果沒有就檢查�面……”

打那以後,每隔兩個月,孩子們就要做一次類似的匯演,我和妻也慢慢習慣了.
隔壁老李告訴我他兩個兒子也進了白天鵝藝校,看著他開心的樣子,我想再過個一年半載,兒子們會不會令他煩惱?

三)父母的影響
又過了一年多,一天送孩子們去藝校後,張老師說要跟我談談孩子們的學習情況.關於這些,我一直沒有任何消息,心�很想知道,又怕孩子們在學校做錯什麼事,懷著不安的心,跟張老師進了辦公室.
一進門就見到�上掛著張老師的巨幅裸照,旁邊還有一個裸體帥哥,兩人像是在跳倫巴舞.
“喲,這是您的照片吧?”
“是呀,年輕時照的.”
“真漂亮!”我恭維道:“這位是你先生吧?”
“是呀,讓您見笑了.”張老師謙讓著:“來,請坐.”
“有孩子了吧?”我試探著問.
“有個女兒,在育才學校讀五年級.”
“喲,我就在那教書呢,請問貴千金芳名?”
張老師帶著藝術家特有的那種高傲的微笑,岔開了話題:“是呀,她很喜歡聽您講課呢.”看來張老師早就知道我們的情況了.
聊了一會,我又問:“想必貴千金也在白天鵝學藝吧?”
張老師說:“那倒沒有.”
“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讓她做妓女.”
“為什麼?”我更奇怪了.
“唉,我以前也做過妓女.在外人看來,這是個令人羨慕的職業,但個中甘苦,只有自己知道.”
我還想問,但張老師搶著道:“我們還是說說小美的事吧.”
“行行.”我答應著,心又懸起來了.
“您真的想讓小美做妓女嗎?”
“是,就不知她是不是那塊料,讓您費心了.”
“現在還看不出,她還小,女大十八變,不能過早下結論.不過最近我們做了一次體檢,小美的身體已開始發育,該為她準備了.”
我認真地聽著,後悔沒拿個筆記本來.
張老師繼續說:“小女孩的第一次很重要,是一道關,如果她感到不快樂,留下心理陰影,對將來的發展很不利.”
“您說得對.”
“所以在第一次的人選上,必須很慎重,要選她喜歡的,信任的人,而且身體也有一定的要求,不能讓她太過疼痛.”
“對,對.”
“還有羊羊也差不多長大了,男孩子在這方面比女孩子好處理些,羊羊也是個乖巧的孩子…”
“那是您教得好.”
“不必客氣,羊羊確實是個好孩子,老師們都喜歡他,上次市領導來視察,副市長和公安局長的夫人也喜歡他,問了好多情況,我也不太清楚,所以想向您請教一下.”
“豈敢,您請問.”
隨後張老師問了我家祖輩的身體和精神狀況,又問我和妻同樣問題,我都一一回答.
接著張老師又說:“我還想看看您的身體,因為羊羊長大後可能和你相似,不知您願不願意?”
我說可以,就起身脫了衣褲.
張老師拿著個手寫版,圍著我走了一圈,在版上點點劃劃,然後說:“身材不錯.”
“您太客氣了.”我不好意思地笑笑.
“真的,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張老師說著,捏捏我的睪丸和陰莖,又把手指插入我的肛門探查,要我張開嘴讓她嗅,最後翻開我的包皮看了看.
“呃,包皮長了些吧?”我擔心地問,因為兒子也是.
“不影響性交就行,很容易翻上來,有些女人特喜歡包皮的陰莖呢.”張老師說著,坐回辦公桌旁開始打字.
“您的身材也很好呀.”我恭維道.
“您過獎了.”張老師看也沒看我一眼.
“不會吧,不知我有沒有這個榮幸欣賞一下您的玉體呢?”
“請稍等一下.”
我碰了一鼻子灰,尷尬地閉嘴站在那.
一會,張老師說:“麻煩您坐到這來.”
我剛走過去,門開了,一個英俊的男子走進來,直接對張老師道:“阿芝,借你的手寫版給我用一下.”
張老師把手寫版遞給他.
我掩住下體,不知如何是好.張老師說:“過來吧,不要緊的,這是我丈夫,也是這的老師.”
“你好,是小美的爸爸吧?”男子問.
“是的,給您添麻煩了.”
“別客氣,坐.”他指了指凳子,好象知道我剛才要做什麼似的,然後自顧低頭在手寫版上寫著什麼.
我走過去,坐在張老師身旁,張老師右手操作電腦,左手握住我的陰莖,輕輕套弄著.她的手很柔軟,不一會我就勃起了.
“每天射精幾次?”她邊摸邊問,語氣柔和許多,居然看著我的眼睛了.
“一般是一次.”
“為什麼不再多些?”
“呃,怕傷身.”
“大概什麼時候射?”
“盡量在晚上吧.”
“為什麼?”
“想保持旺盛的精力.”
“哦,通常射給誰?”
“多半是我太太.”
“有沒有固定的情人?”
“沒有.”
“不會吧?你們做老師的接觸那麼多女學生.”
“學校有規定……”
“喔,今天還沒射吧?”
“嗯.”
“難怪那麼快就勃起了.”說完,張老師放開我的陰莖,雙手敲擊鍵盤.

有人敲門,張老師問:“誰呀?”
“是我.”妻的聲音.
“是我太太.”我說.
“哦,請進.”
妻推開門看看,沒進來,招手要我出去.張老師忙拿了件浴衣給我披上.

“怎麼啦?”我帶上門,問妻.
妻看看我,說:“剛才李老師跟我談小美的事.”李老師是女兒的教練,剛剛才知道他也是張老師的丈夫.
“哦?說什麼?”
“他說想知道小美長大後會是什麼樣子,我是她媽,所以想看看我……”
“哦,這也有點道理.”
“剛才張老師是不是也在看你?”
“嗯.”
“她有沒有其他要求?”
“沒有,怎麼啦?”
“李老師說,想測試一下我的性能力……”
“哦?怎麼測?”
妻搖頭說不知道.
沈默一會,她又說:“我想問問你可不可以.”
我不知怎麼說才好.
稍停,妻又說:“聽說李老師就是張老師的先生.”
我哦了一聲,說:“你自己決定吧,好嗎?”
妻看著我,很無助的樣子,停了一會,低頭走了.

妻是個很保守的傳統女性,不象那些新潮女人.她很漂亮,追她的人也很多,曾經和初戀情人同居過,但自從嫁給我以後,很少在外面亂來.
只是在第一次找工作時,為了能進入我們學校,不得不和校長睡了一晚上,但之後不管校長怎麼要挾,她都不肯再有第二次.
有一個男同事一直在追求她,她都不肯,後來那男同事離職,說是要到一個很遠的地方,再也不回來了.臨走那天,妻和其他同事搞了個晚宴送行.
那晚大約十點鐘的樣子,妻打電話回來,問我可不可以和那個同事在外面過一夜,我同意後,她才和那個追求者搞了一次一夜情.

不過,由於妻守身如玉,在學校�也很吃不開.我曾暗示她,為了工作,偶爾可以和領導們親熱一下,但她始終拉不下那個臉,為此也一直感嘆,常說:“我這脾氣是改不了了,苦了自己一輩子,希望孩子們不要學我.”所以,當我打算把女兒培養成妓女時,她也很贊成.

送走妻子,回到原處坐下,張老師問我什麼事,我見李教練在場,就支唔過去.張老師也沒深究,問我:“你介不介意今天提早射精?”
我說可以,張老師就站起來走到我身後,用腳踩了一個開關,我坐的凳子就升起來,直到她的胸口.
“把腳踩在這個踏板上,請盡量不要射.”
“嗯.”我踩好腳踏,大腿呈分開狀.
張老師忽然變得象個醫生,拿鉗子夾了團消毒棉花把我的陰莖仔細擦了一遍,又用一塊熱毛巾擦幹,她也用藥水漱了口,然後舔我的陰莖.
“哪里感覺比較好?”她問.
“這�.”我指了指.
張老師對丈夫道:“用完沒有?我要用了.”
李教練說:“拿去吧,再借你電腦用一下,我傳一份資料.”
張老師拿過手寫板,在上面作記錄,然後又張開嘴,把我的陰莖慢慢含入.
“啊,您弄得真舒服.”我嘆道.
張老師沒說話,專心地吸吮我的陽具,不時作著記錄.
一會,她又把凳子踩回原位,接著脫光了自己的衣服.
“哇,好美啊.”我贊嘆.
張老師微微一笑:“來,抱住我.”
我抱住她.
“玩弄我,隨便怎樣都行.”
“可以插進去嗎?”
“怎樣都行,用你最喜歡的方式.”
我估計她是想知道我的性偏好,就放膽摸她、吻她.她不時要我停一下,作個記錄,再讓我繼續.
李教練在旁邊看著我和他妻子性交,偶爾問:“您太太也喜歡這樣嗎?”我就停下來回答他.不久他就出去了.
“你不喜歡當著我丈夫的面和我做愛?”張老師問.
“嗯,有點緊張.”我說.張老師馬上叫我停,作了記錄.
又幹了一會,她說:“好了,我已經收集到足夠的數據.”
我只好從她陰道內抽出陰莖,她遞了塊熱毛巾給我擦下體,自己去浴室沖洗.再出來時,她已穿好衣服,我也穿回自己的衣物.
張老師拿起電話拔了個號,問道:“你們還有多久?嗯,好吧.”
放下電話,她對我說:“你太太那邊還有半小時左右才完,你有什麼打算呢?”
我不知如何是好,正猶豫,張老師說:“這樣吧,我帶你去參觀一下.”
“好啊.”

四)校園即景
跟著張老師,走過長長的走廊,兩邊都是辦公室,�上有標語寫著:貫徹未成年人保護法,嚴禁與十三歲以下女孩,十五歲以下男孩發生性關係!—市立法委.
走廊盡頭有個門,推門進去,熱鬧的場面和剛才安靜的走廊形成強烈對比.
這邊也是一條長廊,兩旁是大玻璃�,�後是巨大的練功房,一邊是男孩,一邊是女孩,每個人看起來都英俊漂亮,身材曲線動人.
“小美和羊羊在哪啊?”我看得眼花瞭亂.
“在前面一點,我們是按年齡分組的.”張老師帶我漫步走著.幾個穿著汗濕體操服的少女迎面走來,叫:“張老師好!”張向她們微笑點頭作答.
又有兩個十二三歲的少年,穿著芭蕾緊身褲走過來和張老師打招呼,張就站住和他們攀談起來,沒說兩句就一邊一個把他們摟在懷�.
站了一會,我見他們聊個沒完,就慢慢往前走,東張西望地看.
走過一個保安身邊,他站起來攔住我,問我是幹什麼的,我指了指張老師說:“我是張老師和李老師的朋友,她帶我進來參觀.”
保安打量一下我:“你是新來的教練嗎?”
“說不定哦,先看看再說.”我耍起太極.保安沒再說什麼,又坐下,我繼續向前走.
兩個女孩嘻笑著,披著毛巾從一個房間走出來,一個扶著另一個,見我就愣了愣,然後說:“老師好.”
“你們好.”我微笑點頭.雖然不是這�的老師,但我也是做老師的,所以對這些招呼並不陌生.
女孩們走了,邊走邊回頭看我,我也回頭看她們,相互微笑一下.

走到剛才女孩們出來那間房,見玻璃門上寫著:治療室.向�面望去,只見一排有十幾張床和一條長凳.每張床上都躺著個裸體少女,有男治療師在幫她們按摩.凳上還坐著幾個在等候的女孩.
按摩師們有的穿著白大掛,有的穿短褲,有的居然也是一絲不掛,坐在女孩身上按摩.
一轉眼我又看見走廊另一邊都是男孩,按摩師都是中老年女性.她們大多穿著白大掛,也有一小半裸著上身,奶子在胸前擅動.有個中年女按摩師全身赤裸坐在床上,懷�抱著個十歲左右的小男孩,象一對母子,只是她的手正握著男孩勃起的小陽具在搓弄.
張老師不知何時來到我身後,對我說:“這個王阿姨很可憐,兒子象這麼大就死於車禍.聽說我們這招為男孩按摩的師父,就馬上學了技術,非要來不可,不給工資也要來.”
我同情地看著中年女人,慢慢隨著張老師又向前去.
“諾,小美就在前面.”
我順著張老師的指示,見前方練功室門上寫著:十二齡童女班.
我們並肩站在廊上,隔玻璃�看著燈火通明的大練功房,三個男教練正在教十幾個十二歲的女孩練體操.
大多數女孩自己在練習,教練們走來走去指點.一個女孩正做後拱橋,身體後仰,以手撐地,男教練從前面抱著她的腰,下體緊貼著女孩挺起的下體.
“看,小美在那壓腿呢.”
“哦?”我看了一陣也沒找到:“是哪個呀?”
“諾,教練正走過去,看,教練正在指導那個.”
我看見教練停在一個女孩身後,才看出那是我女兒小美,背著我壓腿.
“進去看看吧?”
“好的.”我答應著,跟張老師進去,徑直走到女兒身後.
教練向我們點點頭,繼續教小美.
“身體向後!”教練的語氣很嚴肅,連我聽了都怕.
小美好象彎不過來,教練就用手按住她的胸往後壓.
“手伸直!”教練說著,左手捉住女兒的雙手扯成與身體成一直線,右手按在她的胸部來回撫摸,不時捏一下小乳頭.
“他們是這樣的了,有點粗魯對吧?”張老師有些抱歉地向我小聲解釋.
“不要緊,嚴師出高徒嘛.”我心�不舒服,嘴上卻不好說什麼.
“對了,就這樣,保持住!”教練語氣終於柔和了些.我剛鬆口氣,卻見他把手伸到女兒胯下摸了她私處一把,然後走向下一個女孩.
我不想再看,轉過身去,見另一個教練正在指導一批趴在地上的小女孩壓腿.
女孩們全身貼地,手向前伸,大腿成一字形張開.一名教練反坐在一個女孩腰上,掰著她的腿.時間久了,好象有些無聊,就拔開女孩體操服的褲襠,看她的私處,偶爾還摸幾下,女孩頭背著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她並沒有動,任由教練摸.
一個教練對著一群女孩大聲訓話:“胸挺高點,把奶挺起來!屁股往後蹺,再高一點!要大膽展示自己身體最美最吸引人的部份!要讓人一看到你們就勃起,看看我勃起了沒有?還沒有!所以你們還要努力!”

“我想看看羊羊.”我說.
“好吧,這邊來.”張老師挽著我的胳膞出去,來到斜對面,一群穿著白三角褲的十三歲男孩,也在三名穿體操服的女教練指導下做運動.有的在翻筋斗,有的練木馬.這時我注意到門上有張小紙片,寫著:禁止異性教練行為—市公安局.
張老師解釋道:“我們發現同性教學時,教練們態度粗暴,經常發生打人事件,家長們投訴好多次,惹了官司.後來就改成異性教學,教練們的積極性和教學質量都大大提高了.”
“這我完全同意.”我敷衍著,然後問:“羊羊在哪呢?”
張老師四下張望,也沒找到,就去問一個教練,然後回來跟我說:“羊羊今天在學舞蹈,我們走錯地方了,來,我帶你去找.”
出得門來,轉了個彎,又是一條與剛才垂直的走廊,兩邊也是練功房.
“在這呢,看見沒有?”
“看見了.”
舞蹈教室人很少,只有兩三對在練習,其中一個就是我兒子,和他對舞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兩人抱在一起,身體緊貼著,不知在跳什麼舞,那女的一直在親羊羊,當她背向我時,我見到她穿著條丁字褲,豐滿的屁股全露在外面.從右側看,她戴著乳罩,但轉過來看左邊時,乳罩被搓到上面,整個奶子都露了出來,貼在羊羊赤裸的胸前.
這時張老師手機響了,她聽了聽,告訴我:“周先生,我老公說和你太太談完了,我們回去吧.”

回家的路上,妻很少說話,不知在想什麼.我問她李教練對她做了什麼,她就害羞地笑,臉紅紅地不肯說.問多了,她就反問:“你和張老師在那邊做什麼?”
我有點不好意思說,想了想,繞了個彎:“張老師帶我去參觀了�面的教學情況,你們呢?怎麼搞那麼久?”
“啊?�面是什麼樣的?好神秘,還不準學生跟家長說.”
“沒什麼,就是很多練功房,分年齡上課.”
之後妻一直問校內情形,我都沒法問她那事.



五)新來的女鄰
離家不遠有個菜市,妻順道去買菜,我先回家準備做飯.
來到家門口才發現忘了帶門卡(為防止被壞人劫持小孩入室,我們沒裝指紋鎖).站了一會,有兩母女走到我們對面房門停下開門,我就點點頭說:
“是新來的趙小姐嗎?”
“是呀,你是周先生吧?”
“對,您好.”
“您好,您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呀?”
“哦,我老婆常說起您呢.”
“哦,淑容常來我家坐呢,怎麼您沒帶門卡嗎?”
“是呀,我這人忘性大,嘿嘿…”
“那來我家坐坐吧?”
客氣一番,我進了她們家.
趙小姐忙著讓座,倒茶.
我看看她女兒,說:“這是您閨女吧?叫什麼名字呀?”
趙小姐道:“叫婷婷,婷婷,也不跟叔叔打個招呼?怪沒禮貌的.”
“叔叔好.”婷婷說.
我忙拿出給孩子們買的一袋糖請她吃,婷婷高興地過來拿了,說謝謝.
我笑道:“小姑娘幾歲了?”
“十歲.”婷婷脆脆地答道.
“哇,十歲奶子就這麼大了?我還以為你十二歲了呢.”
“能有多大呀,您客氣了.”趙小姐笑道.
婷婷不知母親是客套,不滿地撇撇嘴,扭扭身子甩甩辮子.
我忙說:“我家小麗今年也十一歲,八字還沒一撇呢.婷婷,來,給叔叔看看你好嗎?”
婷婷點點頭,我拉她到腿間抱住,隔著T恤摸了摸她的小乳房,贊嘆不已.
“讓您見笑啦!”趙小姐說.
“哪里話,婷婷長得確實漂亮,看起來騷得很那!長大了肯定是個妓女.”
“還騷呢,一點禮貌都不懂,又沒才藝,怎麼做妓女呀,說她也不聽.”張小姐說著,臉上卻很開心的樣子.
我想起剛才在白天鵝的事,就現炒現賣地說:“聽妓校的老師說,孩子長大都象父母,身材性格都是,我看您這麼漂亮,身材這麼好,婷婷長大也差不到哪去.”
“哎呀,您真是太會說話了,就我這身材還叫好呢.”
我指了指自己下身,笑道:“趙小姐,嘴巴會騙人,這個可不會騙人啊.”
趙小姐看看我緊身褲下勃起的陰莖,臉紅了紅,不說話了.
“來,坐嘛.”
“不了,我還要做飯,老公快回來了.”
“哦?他幾點下班啊?”
“六點半.”
我看看錶,快六點半了.
婷婷插嘴道:“爸爸要七點才到家呢.”
“是呀,還有半小時,現在做飯到時都涼了.”
於是張小姐就坐在我身邊,我們聊了一會,漸漸熟絡起來,我摟著母女倆胡侃,逗得她們咯咯直笑.
一會又贊她們漂亮,然後說:“不知有沒有這個榮幸,能瞻仰一下您的玉體?”
張小姐道:“難看死了,只怕壞了您的好心情.”
我再三要求,她才讓我解開乳罩.
把玩著趙小姐的雙乳,我不住地贊嘆,又要求看其他地方.這下趙小姐也不再客氣,笑盈盈地起身,脫了裙子和內褲,又說:“我也想觀賞一下周先生健美的身材呀.”
我客氣一回,也脫了衣褲.
沒有了衣物的阻隔,我們更親密了,不一會就上床,談得很開心,直到妻打電話來說她到家了,問我在哪,我才起身告辭.張小姐一直送我到門口,依依吻別.

六)開放之弊
家門大開,我直接走進去,見妻正和一個陌生男人擁抱接吻.
我咳嗽一聲,兩人分開,妻說:“我買了很多東西,多虧這位先生幫我送回來.”
“謝謝.”我和那男的握握手,他隨即告辭,妻把他送到門口才回來.
我說:“你今天買那麼多菜幹嘛?”
妻說:“人家幫送貨上門,不買多些怎麼好意思.”
原來剛才那人是賣菜的.
妻長得漂亮,經常得到男人的幫助,這讓我頗感自豪.不過現在的男人,很少能克制,通常不到下午就射了兩三次,到這個時候還能象我這樣堅挺的已不多.剛才那個送菜的估計也是這樣.
長期的縱欲,必然造成精液質量下降,影響後代數量,象我這種有三個孩子的家庭早已鳳毛麟角,沒到二十歲就陽痿的卻比比皆是.
過早射精也影響交際,如果不是我克制欲望,每天堅持到晚上,也不會吸引那麼多異性青睞.這點妻也是很欣賞的.
年輕時我也一度控制不住自己,直到身體越來越差,聽醫生勸告,才開始節欲.曾經打算三天才射一次,但從來就沒成功過.象現在這樣也不錯了.上次中學同學聚會,我班的男同學一個個無精打采,只有我還能在女同學們中週旋.

七)沈重的課業
晚上睡覺前,正考慮如何射出積了一天的精液,大兒子和二女兒來到我們房間,手�拿著一份藝校的功課,說要父母配合來做,然後兒子把妻拉走,女兒把內容給我看.
“哇,這是什麼功課呀?怎麼不在學校�做完再回來?”看完我感到很不自在.
女兒嘟著小嘴說:“老師說,要能在父母身上成功,才能在別人身上成功.”
“好啦,來吧,告訴你們老師,說我不贊成他們的做法.”我皺著眉說.
“那,你是要坐著還是躺著?”女兒怯怯地問.
“隨便啦,坐著好了.”我不耐煩地說.
“那,你是要自己脫還是我幫你脫?”
我不想回答,起身脫了內褲,坐到沙發上.
女兒跟過來,站在我面前,慢慢地脫了衣裙.
“動作不太自然,明顯在誘惑.”我評論到.
“人家不熟嘛.”女兒委屈地說.
“老師有沒有這樣講?”
“有啊,說平時要多練習,但你總是不配合…”
“你幾時要我配合了?”
“你總板著臉,人家哪里敢說.”
“好了好了,開始吧.”
女兒跪下來,握住我的陰莖,看了看,問:“爸,你今天射了幾次?”
“一次都沒有.”我拿起報紙看,忽然覺得下身一熱,女兒已含住我的陰莖.

幾分鐘後,女兒吐出我的陽具,用手套弄著,問:“爸,感覺怎樣?”
“還可以.”
“有什麼要改進的?”
“喔,這個,我也說不上來,你自己體會吧.”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
“老師沒教你嗎?”
“老師說每個人都不同的.”女兒又嘟起嘴.
“那你要自己去找規律呀,爸爸又沒什麼特別愛好,你按一般的來就行了嘛!”
女兒想了想,又低下頭舔我的雞巴.

半小時後,女兒好象有點累了,我雖然一直勃起,但沒有一點要射的感覺.
“算了,爸爸幫你寫個評語就行了.”
女兒說:“老師要精液樣本.”
“明天我給你好了.”
“但是,老師說,今年學期結束時,要和父母一起進行考核,如果到時候你又這樣,我就要留級了.”說著說著,女兒眼圈紅了.
我忙把她抱在懷�安慰,這時才認真地想應該怎樣應付即將到來的考核.

一會我們重新開始.
我放下報紙,閉上眼,拚命想自己喜歡的女人,但效果不彰.忽然想起兒子,就問:“你哥也是和你一樣的功課嗎?”
女兒點點頭.
我想起妻和兒子在做同樣的事,忽然有了欲望.
“爸,你動了.”女兒也發現我下身的動靜,我也同時找到了自己的興奮點.
“等一下,我去去廁所.”
“快點啊.”
我嗯了一聲,推門出去.
廳�很黑,兒子房門緊閉,燈光從門底透出.我悄悄走過去,把耳朵貼在門上細聽.
妻的呻吟不時傳來,時大時小,若有若無.我轉到陽台,這�可見到兒子房間一角,但看不見床.
我克制著自己想爬出去的危險念頭,冷靜想了一會,回房拿出相機,綁在曬衣叉上.
女兒看著我做,我出去時,她跟了過來.
回到陽台,我打開相機錄像功能,把衣叉伸到兒子窗口.過了一分鐘,拿回來觀看.
錄像中,妻趴在兒子床上,蹺起屁股,兒子的臉貼在他母親屁股後.
看完我心�十分激動,又把相機伸出去.正在拍時,感到屁股一熱,原來女兒也有樣學樣,舔起我的屁股和睪丸來了.
拍了幾次,沒什麼新意,我感到有點累,收回相機回房放好.
女兒又跪下為我口交,我回想著剛才的畫面,陰莖硬梆梆的,但十分鐘後,仍沒有要射的感覺.
女兒堅持不住了,坐在地上休息,哭喪著臉,說完不成功課明天要挨罵.
我一急,陰莖反而軟了下來.

思前想後,我決定帶女兒去兒子房間.
推開兒子的房門,母子倆嚇了一跳.兒子趕緊從他母親身上爬起,妻也連忙扯過被子蓋住下體,紅著臉嗔道:“你們幹嘛?!”
我把情況說了,妻說:“射不出就接著弄啊,來這幹嘛?”
我說:“看著你們做小美可能會學到點東西,做得好些,你覺得呢?”
妻說:“羊羊做的內容和小美又不一樣,有什麼參考價值?”
我說:“我也說不準,也許有呢?不試試怎麼知道?現在都快十二點了,再不成明天她交不了功課要挨罵.”
好說歹說,妻才默許了.
我示意兒子快做,兒子卻扭扭捏捏不敢上前,再三催促,他才縮手縮腳地靠近母親.母子倆不好意思地對視一眼,又低下頭去.
我又催促,兩人才拉了手,害羞地看著對方笑,然後兒子蹲在母親身邊,摟著她接吻、摸乳.我靈機一動,把頂燈熄了,打開桌上臺燈,調到比較暗,回過頭來,才感到妻放鬆了很多,和兒子抱在一起吻得很投入.
妻是個很傳統的女性,做這事時不太喜歡別人看.
我叉開腿躺下,女兒也上床含住我的陰莖.
羊羊扶著淑容躺下,吻她的身體,淑容又發出微微的呻吟.
我閉眼聽著,女兒靈巧的舌頭在龜頭上拔弄,久違的心跳的感覺又上來了.

“哥,老師說不能那樣做…”女兒忽然小聲說.
我睜眼看看,羊羊並沒有理會妹妹的提醒,低頭握住自己的陰莖,對準母親的陰道,插了進去,隨即撲倒在母親身上.
“啊…”妻輕輕地嘆了一聲,兒子已摟住她的脖子,用自己的嘴堵住了她的嘴.
“嗯…哼…嗯…”妻鼻孔中不住地發出含糊的呻吟,身體也扭動起來.

半小時不到……

“YES!”兒子悄悄地向我們做了個勝利的手勢,妻白而豐滿的身體,在兒子身下微微擅動,顯然正在高潮中.
“你犯規了.”女兒不屑地道:“老師說過只能用口.”
“你也可以犯規啊,可惜你犯規也做不到.”兒子反唇相譏.
“哼,老師說過,男生比女生容易完成.”
“好了別吵了,小美,我們來試試這個.”我制止孩子們爭吵,把女兒按在床上,分開她的大腿,龜頭頂在她陰唇中間.
女兒明白我要做什麼,忙合攏腿道:“爸爸,老師說不能做這個,要等學校同意.”
“為什麼?”
“不知道,反正老師每天都會檢查我們的處女膜,說破了就要開除.”
“哦,那這�行不行?”我摸了摸女兒的肛門.
“這�…老師沒說…”

“嗯…哼…”
“怎麼樣?”
“好難受…好脹…我想上廁所…”
兒子插嘴道:“上什麼啦,其實沒有便便,是爸爸的雞雞頂住你的直腸產生的反應…老師上課都說過,你都沒聽!”
妻已緩過神來,靠在兒子懷�休息,半閉著眼看著我和女兒肛交.

十二點半,我和妻回到臥室休息.
“呼,好累,這藝校給孩子們佈置些什麼功課,害死家長,明天起不了床了.”我埋怨著,又問妻:“你倒是挺享受的,真到高潮了?”
“沒有啦,”妻笑道:“羊羊的雞雞那麼小,放進去和沒有似的,我是不想他太累…”

第二天送孩子們去藝校時,張老師又找我談話,說:“周先生,做為一名妓女,不能象一般良家婦女那樣無知和粗俗,要有良好的教育和氣質.”
“您說得對.”
“在學校�,我們盡可能教他們高雅的舉止,但家長的配合也很重要.”
“是是,我們能配合學校做什麼呢?”我心想不會又是什麼功課吧?
“聽羊羊說,他媽媽有些不良習慣,比如穿著裙子一隻腳踩在凳子上剪趾甲,衣服鞋子總是亂放什麼的.”
“是呀,她確實有這毛病,我會要她注意的.”
張老師點點頭,笑道:“我列了一張需要改進的項目,希望您能轉交給小美她媽看看.昨晚的功課做得還好吧?”
我苦笑道:“那可太難做了,我們十二點半才睡,能不能減少一些類似功課?”
張老師馬上變得嚴肅起來:“那是不可能的,不但不能減少,往後還要相應增加.我們也明白現在的父母多數是雙職,白天要上班,晚上要帶孩子,確實很累,但為了下一代的培養,花些功夫還是值得的.”
停了停,她又說:“家教十分重要,許多成名的妓女,都有個好爸爸,正如許多名滿天下的男妓,都有個好媽媽一樣.”
她指了指�上掛著的幾幅照片道:“你看這個陳湜鳳,從小由父親帶大,一直跟父親同床,在入學前就掌握了豐富的性知識,現在才十二歲就要畢業了.”
“這真太讓人驚訝了!”我說.
“還有這個小男孩,叫陳麟,今年十五歲,陰莖已經和成年男子不相上下,輕易就能讓三個女人高潮.這也和他母親有關係.他小時候父親就病故,一直和母親同床,別的不說,上個月他媽媽和他去市里登記結婚,就很說明問題了.你想想,連自己的母親都會愛上他,不顧輿論壓力和兒子結成夫妻,這種魅力不是人人都有的.”
我看著相片中那個英俊可愛的小男孩,不知說什麼好,只是點頭.
隔了一會,我問:“聽說你們學校的女孩子畢業前都不能有性行為是嗎?”
“對,立志成為妓女的女孩子要守貞潔,不能象小家閨秀那樣隨便跟人上床.不過之前說的那個陳湜鳳算個例外,她天賦太好了.”
“那男孩子不要緊嗎?”
“對,我們只要求男孩盡量不要射精,並不禁止他們去取得性經驗.”
“那,女孩子肛交行不行?”
“這個學校暫時還沒有規定,我個人傾向是要慎重,事先最好和學校打聲招呼,得到一些專業指導.這是因為男女生理構造不同,男孩子比較容易對性產生興趣,女孩子如果性生活不和諧,特別是第一次不和諧,對她的將來影響很大,所以一定要慎重!對了,你不會已經和小美那個過了吧?”
我只好點頭承認.
張老師馬上翻查桌上一疊作業薄,抽出一本看起來.
“還好,除了覺得有些脹感和便意,沒有其他不良反應,你看看.”說著,把作業攤到我面前.
我一看,是女兒的功課,描述昨晚和我肛交的感受.
“您用了潤滑濟嗎?”
“用了.”
“這很好,您常準備著這東西嗎?”
“家�有的.”
“這樣吧,既然你們已經開始了,明天你來的時候記得找我,我給你上一節肛交課.今晚你和小美先不要做,好嗎?”
“行!”

八)張老師的教誨
第二天,我如約來到張老師辦公室.她正和一對父女談學習情況,要我在旁邊坐一會.
我坐下聽他們說話.那父親年齡和我相仿,女兒已有十五六歲的樣子,兩人都裸著下體,見我進來有點不好意思.
張老師拿著皮尺,邊量男人的陰莖長度,邊對女孩說:“你說爸爸很難勃起,怎麼我一弄他就起來了呢?這是個技術問題,也是個感情問題.技術方面學校已經教了,感情方面得靠你自己去培養.平時關不關心爸爸,孝不孝順,聽不聽話,這些對爸爸是否接受你的性挑逗都有很大影響.”
然後她又拿遊標卡尺量了量男人的睪丸,逐一記錄.

大約十分鐘後,張老師著兩父女穿衣離開,叫我過去,也不說什麼,直接掀起裙子,脫掉內褲,遞給我一瓶潤滑劑,轉身趴在辦公桌上,蹺起屁股,要我和她肛交.
“摸摸我的奶.”她說.
我依言把手伸進她衣內,握住她的乳房,輕輕揉捏.
“不要插太深,這樣會產生很強的大便欲.雖然有人會喜歡這種感覺,但大多數人不喜歡,所以要看對象.”
我把陰莖稍微抽出來些,直到她說:“可以了,記住這個位置,今晚搞女兒的時候,也要先試探她直腸深度,然後再做.”
我記住.
“建議你今晚先和小美洗澡,給她按摩.學校的按摩師說小美在做油壓時表現很享受.還有就是震動按摩器也很有效,等會我借一個給你.”
“謝謝.”
“另外,不要老訓斥她,說些好聽的話,注意發掘她的優點,誇獎她漂亮什麼的.”
“我盡量去做.”
“還有,我的肛門被很多男人搞過,比較松,小美比較緊,所以你要多用些潤滑液.”
不一會又有家長來約見,張老師就讓我回去.

九)精之味
回到家剛開門,見妻和一個男人坐在沙發上.
那男的我認識,是妻的初戀情人秦先生,以前來過幾次,每次都是因為和老婆吵架.他娶了個有錢人的女兒,很難伺候.
兩人都沒穿衣服,見我進來就放手,男的拿塊浴巾圍住下體,走過來和我握手,愁眉苦臉地說:“又來打攪您了,真不好意思.”我說:“哪里話,歡迎來做客.”

晚餐時,我們喝了些酒,飯後一起看球賽.秦先生摟著我太太,不停摸她的乳房.妻偎在秦先生懷�,揉著他的陽具.兩人輕聲細語,不知在說什麼.過了一會,秦先生的陽具勃起,就把手伸進我太太的裙子�去摸.幾分鐘後,兩人道聲晚安,依偎著進房去睡了.

聽著屋內妻的呻吟,我心猿意馬,關了電視走進女兒房間.
小美正趴在床上玩電腦.
“還不睡啊?”我拍拍她的屁股.
“爸爸,精液是什麼味道的?”小美冷不防問了個尷尬問題.
“我,不知道…問這幹啥?”其實我偷偷嚐過自己的精液,有點鹹,但不好意思說.
“今天的功課…嗯…”女兒也吱吱唔唔.
我想起白天張老師的話,就帶女兒一起去洗澡,幫她按摩,然後回她房�肛交.
接下來女兒要為我口交,我想去洗洗再來,但她阻止我,原來今晚的功課要訓練她的忍受力.老師說:如果連自己的穢物都不能忍受,就不能成為合格的妓女.
看著女兒強忍著不快,把我剛從她肛門拔出的陰莖含在嘴�,我感到心疼又無奈.不到三分鐘,就帶她去浴室清洗、漱口.
“爸爸,今天你搞我不象前天那麼脹.”
“哦,張老師教了我一些技巧.”
我們繼續口交,女兒躺在床上,要我把陰莖盡量插深些.我發覺女兒不再象以前那樣,一到喉嚨就幹嘔,於是把整個睪丸都塞進她嘴�.
龜頭感到女兒在吞咽,舌頭還撩拔著我的睪丸根部,從未體驗過的興奮湧上心頭.長這麼大都沒能力找妓女消費,女兒還未出道就已經這麼爽了,難怪有些人不惜花光所有積蓄,也要和妓女共渡一宵.
很快,我就到了高潮,失控地把陰莖拚命塞進女兒口中,抽搐著,在女兒喉嚨深處�射出精液.
喘著氣倒下去,女兒咳嗽著坐起來,停了一會,又伏下身含住我的陰莖吸吮.
“哎呀,太刺激了,不要吸了.”我想推開她,但她說:“我還沒嚐到味道,功課怎麼寫?”我只好忍著不適讓她吸出尿管中殘精,仔細品味,然後寫在作業本上.(






















0.0197188854218__us__en-us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