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老闆的玩物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



  我第一次的SM經歷是我在城裏為一對律師夫婦的辦公室打雜的時候。有一天我被老闆叫進他的辦公室。他說他看過我的E-mail,發現我在網上訂閱了一些有關捆綁的郵件。他給我兩個選擇,要麽服從他的安排,要麽就離開。我很需要這份工作,所以我選擇了服從。



    他立刻要我在辦公室裏就把衣服脫掉,當他看見我居然穿著吊帶襪,他的眼睛都快凸出來了。然後他命令我這不必脫掉,因為他要自己來幫我脫。他要我到隔壁房間去,那是會議室,有一張巨大的紅木桌。



    他命令我爬上桌,盡可能地張開腿,然後他不知道從哪兒拿出來一些繩子,把我以“大”字形捆在桌上。房間是冰涼的,桌面也是冰涼的,但他不管這些,只是告訴我說我的乳頭已經立起來了,看來我也喜歡他對我這麽做。他一邊說,一邊捏住我的乳房,拼命地揉弄著。



    然後他爬到我身上,撕破了我的吊帶襪,我只能不穿內衣回家了。他說他想看看我那裏有多大,他要用手指來量一下。他的手指十分粗,他分開我的陰唇,然後把一根手指用力地往裏面擠,發現我還是個處女,我那裏幾乎連他的一根手指都容不下。



    他不禁驚歎起來 “真是讓人驚喜啊!你一定會覺得很痛的。”說著,他就去打電話叫他的妻子過來。他告訴她說我還是個處女,想要她幫忙,兩個人來為我做檢查。



    她在我那裏比劃了一下,說我那兒應該可以容入差不多20釐米的陰莖。我幾乎要暈過去了,20多釐米,不可能!她俯身拿起一件像內褲的東西,上面有很多布條,還有一個螺旋,不知道是幹什麽用的。然後她從一個儲物櫃裏拿出一條人造陰莖,把它用螺旋固定在“內褲”上,原來是這個用途。



她俯身在我的陰部舔著,漸漸地我覺得那兒變濕了,然後她要丈夫按住我的肩膀,站到我兩腿之間,把陰莖拼命地擠了進去。真是殘忍的強姦啊  我的處女貞操居然被同性用電動棒奪去了。



但一切還沒有結束  



  (二)



    老闆的妻子拼命地挺著腰部,直到電動棒的頭部完全進入了我的身體。我覺得身體像要被撕成碎片一般,我尖叫起來,她竟然把這種比大象的陰莖還要粗的東西塞入我處女寶貴的陰道!



    她要丈夫爬到桌上去,把陰莖塞到我的嘴裏,讓我發不出聲來。他那東西只能用毛球來形容,但這毛球馬上就填滿了我的嘴巴。這以前我還從沒有吮吸過男人的陰莖呢!我只是在網上看到過這方面的東西。



    老闆可能知道我正在想什麽,因為他要我用我在上班時間學來的東西來服侍他。他告訴我說我的每一封郵件他都看過,他知道我喜歡這樣,然後他又說他會懲罰我,現在僅僅是開始而已。



    這時他妻子在進行最後的衝刺,終於把整只陰莖全部塞了進來,把我那裏填得滿滿的。我又尖叫起來,咬在老闆的陰莖上,頓時我意識到我犯了個可怕的錯誤。他也大叫起來,用力地拍著我的胸脯,把我的乳房壓得都變平了,想讓我吐出來。



    而此時她妻子開始一進一出地飛快地抽動著插在我那裏的電動棒,我感到自己的下面流血了,那是我寶貴的處女血啊!血使時我那裏變得更加潤滑,她抽插起來就更容易了。



     老闆開始回復意識,他命令妻子從我身上離開,去抽屜裏拿夾子來。她離開我的身體時,把電動棒放到我面前讓我看了看,那上面全是血,我下面一定被撕裂了。



     她回來時老闆接過夾子,在我每只乳房上夾了一個,我痛得差點暈過去。然後他隨手拿起一樣東西°°那是一條金屬尺,不知道誰放在椅子上°°開始拍打著我的陰部,一邊打一邊罵道 “你這個小賤人,讓你再咬我!這就是給你的懲罰!”



     然後他開始把幾根手指向我的陰道裏面擠,同時對妻子說 “這兒還是太緊了,有什麽辦法它鬆弛一些嗎?”



(三)



    我覺得經過剛才的那些蹂躪,我那兒已經很鬆弛了,我開始後悔最初所做的選擇,本來我是有機會逃掉的。我在網上知道有三種類型的人,但是作為玩物,可能沒有人會像我這樣。



    妻子說道 “把她翻過來,試試她的肛門。我的肛門被插時,前面就能容納更大的陽具。”



    說著她抓住我的雙手,老闆抓住我的兩腿,把我翻了個身,又重新綁好。我意識到我的肛門現在全都暴露出來,我只希望他們不要這樣做。



    老闆拿來三本電話簿,墊在我的腹部,我的臀部被迫擡高,電話簿的邊角割得我有點痛,我呻吟了一聲。老闆又把我的腿解開,把我連同我壓著的電話簿拖到桌子的邊緣,我的乳房在桌上摩擦著。然後他把我的兩腿綁在桌腿上,我的下半身就完全懸空了。他脫掉短褲,陰莖彈了出來,至少有30釐米長,直徑差不多有8釐米,然而他說他還沒有完全勃起。



   他讓妻子用口吮吸了一陣,直到完全勃起。天哪,他竟然要用這東西插入到我的身體!他走到我身後,掰開我的兩腿,使我的下身完全坦露出來,然後把陰莖放在我的陰部,用它把陰唇分開,然後捅了進去,我覺得它會從我的喉嚨裏出來一樣。



   他開始有節奏地抽動,同時抓著我的頭髮,把我的頭提起來,說道 “你是我幹過的最好的,以後只要我打電話,你就必須馬上過來,明白嗎?”



    我只能答應。這時他射了出來。



  (四)



    終於結束了,我決定明天請病假,然後找過另一份工作。當他離開我的身體時,他好像知道了我的想法,於是命令妻子拿一碗涼水,一根管子和毛巾過來。



    他把管子插進我的陰道,把精液洗出來,然後把手放在我的臀部,一隻手指還放在肉縫裏,然後示意妻子把一樣我沒看見的東西拿過來。



   他把手放到我的腹部,我感到一條鏈子繞在上面,但不知道那是什麽,我開始掙扎,因為我知道那肯定不是什麽好東西。他用力地拍打著我的臀部,同時和妻子從我兩腿中間穿過一樣東西,直到我的陰部被完全蓋住,然後扣在腰間的鏈子上,我聽到上鎖的聲音。



    他們讓我站起來,轉了個身,站在鏡子前,我終於看見他們做了什麽了。他們在我身上裝了一件貞操帶,然後從後面鎖住了。他要我穿好衣服,坐下來,我的內褲已經被他撕破,所以我只能裸著下體坐在冰涼的皮椅上,貞操帶深深地陷在肉縫裏。



   他解釋說就像他開始所說的那樣,我將是他們的玩物,他們要在我身上玩盡所有的花樣。我的辦公室將挪到他和他妻子的辦公室之間,以便他們隨時召喚。



    (五)



    我回到家,試圖取下貞操帶和鎖鏈,發現根本就取不下來。偶爾娛樂也還罷了,但我無法想像今後將一直過這樣的生活,無邊的恐懼湧上心頭。可是,穿著貞操帶,我根本毫無選擇,只能繼續去上班。



    晚上,電話鈴聲把我從睡夢中驚醒。我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 “我們正在床上,討論接下來該對你做些什麽,真令人期待。”我再也無法入睡了。



    早上9點,我和往常一樣來到辦公室,開始做日常工作。11點的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時間到了,馬上去我妻子的辦公室報到。”為什麽是她妻子的辦公室呢?我不由得納悶,因為我從沒去過。



    我來到了她的辦公室,她坐在桌後,見我進來,她微微擡起身,叫我走近一點,站在她兩腿中間,背靠在辦公桌上。她解開我的上衣,脫掉了我的胸罩,然後脫掉了我的裙子,以及罩在貞操帶上的內褲。她命令我再也別穿內褲了,為了主人和女主人,我必須保持赤裸。



    接著她命令我轉身,趴在桌上,我的雙乳壓在釘書機、筆等辦公用品上。她用鑰匙打開貞操帶的鎖,解下了貞操帶,然後她說她要檢查我的陰唇的濕度。我那裏還很乾燥,她顯得相當的失望,對我說道 “我們竟然忽視了這一點。”我不知道該怎麽回答,她對我喝道 “回答我,我在跟你說話呢!小賤人。”我只好答道  “沒有,女主人。”



    她又說道 “還好,我們有6個小時來補救。今天你不準走,直到你那兒興奮起來,變濕為止。”



    然後她打電話告訴丈夫,我們準備好讓他來檢查了。他一進門,按了一個按鈕,天花板上垂下來兩副鐐銬。



    他要我站起來,把兩個夾子夾住了我的乳頭。這一次夾子上多了兩條小鏈,垂在我的胯間,他拉著小鏈,把我拖到從天花板墜下來的鐐銬的地方,叫妻子把我的手腳銬起來。



    然後他開始檢查我的牙齒、鼻子、眼睛、耳朵、乳房(他扯著鏈子,一會扯這只,一會扯另外一隻)、肚臍和陰道。檢查到陰道時,他說 “這些毛太礙事了,得剃掉它們。”



    他拿來一把剃刀和肥皂水,開始剃我的體毛。表面的剃光之後,他先拿起兩隻夾子,上面連著重重的鏈子。他把夾子夾在我的陰唇上,鏈子從臀部饒到我的身後,連在一起,這樣我的陰唇就被扯得分開了。



    他接著說道 “別動,我不想剃掉我們還想要留下來玩的東西。”然後開始剃陰唇內側的毛,而他的一隻手指始終放在我的陰蒂上,慢慢地刺激它。





(六)



   他示意妻子蹲在我的胯間,兩手放在我的臀部上,我的下體被迫擠向她的嘴唇。



    我下面現在已經完全坦露出來,她把鼻子湊到我的陰蒂上,頭埋在我的兩腿之間,舌頭從肉縫的底部往上舔,然後在陰蒂處停下來,像小孩含住奶嘴似地拼命吮吸著,同時把兩根手指塞入我的陰道,興奮地叫起來 “她這兒濕了,她開始變濕了!”



    老闆把她一把推開,把胖胖的手指塞了進來,試了一下,說道 “不錯,但還不夠。她是受到了你的刺激,而不是對疼痛的反應。我要她因為痛也會興奮起來,先痛,然後有快感。”



    他從我身後的櫃子裏拿出一隻小吹風,把紅色的小嘴塞進我那裏,然後打開吹風。我覺得氣體沖了進來,全身顫慄,陰道又變乾了。這時他又把手指插了進來,但已經很難塞進去了,我痛得尖叫起來,只聽他說道 “可以再開始了。”



    他又從櫃子裏去拿東西,我緊張地看著裏面到底有些什麽。他見我扭頭看,就對我說道 “你想看看我們的收藏是嗎?好吧,就讓你看看。”他把我轉了個身,我看見裏面有各種各樣的振動器——粗的細的、長的短的、光滑的和表面凹凸不平的;各種各樣夾子,可以夾在身體任何一個部位;剃刀、大頭針、香煙、酒精、皮帶以及一些我說不上來的東西。



     他取出一隻粗大的振動器,估計和昨天的一般粗細,約有20多釐米。他把振動器毫不費力地塞入了妻子陰道,對我說 “看看,她這裏多濕!我希望你今天離開的時候也這麽濕。”他命令妻子取出振動器,把它插入了我的下體。



    由於沾了她的體液,所以進入的時候不是十分痛。她開始一邊轉動振動器,一邊往裏插,當它全部進入我的身體後,我忽然感覺到這只振動器和昨天的不太一樣,因為它上面還有一隻把手。



    主人叫道 “夠了。”他走過來,在振動器的把手上裝上一條皮帶,用力把它向上提,使振動器深深地陷入了我的陰道,它現在再也滑不出來了。他命令妻子把鐐銬解開,然後提著皮帶,拖著我在房裏走了幾步,然後從妻子手裏接過一塊板子,只要我走得稍微慢了點,他就猛抽我的屁股。



    我下面被刮得乾乾淨淨的,對此我還很不習慣,走起路來覺得很不自在,特別是下體被插入異物,拖著走。等到他對我的行走感到滿意的時候,我的屁股已是碰一下都覺得火辣辣的痛。



    現在已經到了下午2點,主人決定要給我做婦科檢查。他拖著我赤裸著身體穿過大廳,來到了另外一間像實驗室的房間。我從來都不知道辦公室裏還有這樣一間房,房裏有張椅子、婦產科用的手術臺、水池、龍頭、鞍馬、倒鞍馬、跑步機、滑輪、冰箱,以及其他的我從沒見過的東西。



    他命令我坐到椅子上去,把我的手臂綁在椅子背後,兩腳綁在椅子的兩角,然後他把陰唇上的夾子解下來,血液回流,使我覺得倍加疼痛。他一手放在我頭上,把我的頭向後壓,然後扯住我的頭髮,綁成馬尾狀,固定在椅背上,這樣我的頭也無法動彈,看不到他要幹什麽了。



    接著他猛地一扯連在振動器上的皮帶,把振動器拉了出來。他不知從哪里拿出一雙乳膠手套戴上,像婦產科醫生一樣,掰開我的陰唇,放入一根手指,接著又放入第二根,然後在裏面來回捅著。隨後他把手指伸給我看,只見上面沾滿了我的體液,他把手指放在嘴裏,說道 “嘗嘗你自己的味道吧!”



    他覺得很滿意 “這是好的開始,我沒有給你刺激,也不是很溫柔,可是你那兒還是濕了。在回家前再多做些工作,我想就差不多了。”









  我全身還是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沒有。我爬到床上,蜷曲著身體,安然入睡,因為莊先生說過,今晚再也不會有人來折磨我了。



  我睡得很死,天亮的時候我不由得惋惜這一夜太短了,天一亮,他們不知道又會有什麼花樣用到我身上。



  我聽到開門的聲音,我被帶到一個大房間裏,至少已經有20個女人和15個男人在裏面了。一條長長的木板橫貫整個房間,每個人面前的木板上都有三個洞,他們的頭和雙手就從木枷的洞裏伸出來,被鎖在上面;他們的下半身站在一條槽子裏,地板上有很多孔,他們的腳就被鎖在這些孔裏。每個人都沒有任何表情,但我看得出來他們的心情,因為以這樣不舒服的姿勢站著,沒有人會好受。他們就像一群奶牛,正排隊等著被榨幹身上的乳汁。



  我的頭和手也像他們一樣被鎖了起來,腳被分開鎖在身後的地板上。接著有人往我們身上噴滿肥皂水,然後用刷子像刷牲口一樣把我們洗刷乾淨,尖銳的毛刺在身上,房間裏立刻充滿了呻吟聲。



  接著他們用一些裝滿黃色液體的小瓶把液體灌進我們的陰道和菊花洞裏,然後用一種跟瓶刷差不多的東西伸到裏面刷著。那黃色的液體應該也是肥皂水,因為隨著他們的動作,肥皂泡就從我下體飄了出來

。接著他們拖來水管,用冰冷的水沖洗我們的陰部或男人的肉棒,再又把水龍頭使勁插入肛門,打開開關,像灌腸一樣把水注入我們的直腸裏。然後他們站起身,水龍頭還留在我們體內。



  他們脫下褲子,我這才發現他們也是男女各半,站在我面前的是個女孩。我正不知該怎麼做,發現隔壁的姑娘正用口在吮吸面前男人的肉棒,我忙靠近面前的女孩,頭伸到她的下體,舔起她的陰部來。我先是上下都舔了一遍,然後集中吮吸她的陰蒂,直到她好像到了高潮。等到全都做完,這些人才把水龍頭拔了出來,房間裏頓時全是排泄的聲音。他們又用肥皂把我們刷洗乾淨。



  接著他們又把一根水龍頭插入我們的嘴裏,清涼的液體流進了我們的喉嚨,我意識到這就是我們的早餐。



  我們被套上口塞,帶到房中央的桌前站定。這張桌子呈十字形,中間豎著一根木頭陽具,整張桌子看起來還有其他許多巧妙的設計。他們把我拖到桌上,命令我坐下來,臀部正對著那根陽具。它堅硬無 比,我費了很大力氣才坐下去,累得我氣喘籲籲。我的腿被踢開,這 樣我全身的重量就落下來,我那下面就像要裂開一樣,這根假陰莖對我來說實在是太粗了。



  他們命令我平躺下來,把我的腿分開,銬在兩塊板子上;我的頭也被固定起來。他們移動木板,使我的雙腿完全打開,然後把我的雙臂也綁在兩塊板子上,並遮住了我的眼睛。



  只聽他們說道:“早上的調教是試驗你的感覺。我們會放一些東西到你的手上、嘴裏、乳房、肛門以及陰部,你要說得出來那是什麼。如果答錯了,你就會挨九下鞭子,每次挨打的地方都會不同。現在開始吧!”



  我感覺到有東西放在我的手掌上,我握住它,那是兩隻小球,捏上去好像還有聲音;我再往上摸,我忽然明白那是一根肉棒,“睾丸。”我馬上答道。



  “不錯,這個很簡單。”



  接下來我感覺他們把一樣東西放在我的胸脯上,緩緩地蠕動著, 我害怕得尖叫起來。立刻鞭子落在我的陰部:“告訴我們那是什麼!”我控制不住自己,不停地尖叫,身上已被不知抽打了多少下。



  我終於回過神來,喘氣道:“……好像……是一條蛇……”果然不錯。他們把蛇拿開,戲弄似的把蛇頭在我的陰部碰了一下。



  然後我聽到有什麼東西被帶了進來,那聲音聽起來古怪極了。我感覺到一根長長的舌頭在舔我的陰部,接著那舌頭分開陰唇,繼續舔裏面的肉縫。我顫抖起來,因為我已知道那是什麼,我從沒有想到過撾

屯我那裏會被一頭牛來舔。我用發抖的聲音答道:“一頭牛。”我只希望他們趕快把牛牽走。



  我聽到他們說:“答對了。再來一個。”



    他們還有什麼古怪的花樣?我覺得自己在這些人面前就像只牲口一樣,一文不值。我聽到“咯咯咯”的叫聲,有東西觸到陰核,然後一個銳物在上面啄了起來。我放聲痛哭,抽泣著答道:“一隻雞。”



  我聽到他們在笑:“不錯,又答對了。”



  然後房裏忽然靜了下來。



  有人把什麼東西塞入了我的陰道,直到完全進入,開始把手放在上面揉著,下面傳來一陣金屬的撞擊聲。我以為那是鐵制的假玩具,但並不是,鞭子馬上又落在我的胸部。那人繼續在我的陰部揉著,同時把那東西抽出了一點,那是條鏈子,我可以感覺到鎖鏈介面處的磨擦。“對了。”他把手指放在陰核上,一邊挑逗著,一邊把鏈子一截截地扯出來,我頓時便達到了高潮。



  等到鏈子被完全抽出,他在我的陰部又放上了一隻蝴蝶形的振動破

靠器,對我說道:“現在開始計時,看看你在這段時間能有幾次高潮。

開始!”說著他打開開關,振動器開始附在陰部上狂震。



  

         我越來越興奮,我想扭動身體,可是結果是只能在木頭陽具上上下下套弄。很快我就泄了一次,但振動器仍在狂震著,我又泄了出來。等到第三次高潮來時,我已經筋疲力盡了,汗水遍佈了全身,乳頭高高地翹著。我感覺到他想把乳環再穿進去,但那上面的小洞已經閉合了,他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只聽他們說道:“過幾天再替她重新穿孔吧!”



  我已說不出話來,我的身體都好像開始抽筋了。房間裏的其他奴隸也似乎有人興奮起來了,急促的呼吸聲此起彼伏。



(卅一)



  “剛才讓你爽過了,現在要給你更厲害一點的嘗嘗。”那人對我說道。



  我身上的束縛被解開了,他想讓我從那根填滿了我的菊花蕾的假陰莖上站起來,但它實在是太粗了,緊緊地卡在裏面,而我又全身乏力,根本站不起來。他從屋樑的滑輪牽下來一跟繩子,捆住我的乳房的根部,把繩子往上拖。我拼命地把身體一點點地往上提,等到假陰莖完全出來,我的雙腿已經發軟,要不是乳房拴著的繩子,差點又坐了下去。



  他把我抱到地上,命令我張開腿,把另一根假陽具插入了我的下體,同時轉動開關,直到電動棒不能再深入。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掌握這分寸的,可能是因為我臉上痛苦的表情告訴了他吧!



  他在電動棒上拴上一根皮帶,在我的乳頭上夾上了兩隻鱷魚夾,掛上兩隻鈴鐺,只要我身體稍微移動,鈴鐺便會“叮噹”作響。然後照他牽著皮帶,帶我走了出去,來到後面的一棟建築物裏。入口是用鐵 柵欄圍起來的,我們走進去時,我發現入口處掛著塊牌子,上面寫著 :“歡迎光臨莊某的動物園。”



  走進去就聽見籠子裏傳來猴子的吼聲,還有些遊客在四處閒逛,想必都是莊先生的客人。他命令我背靠著門,幫我取掉插在體內的玩具,拿來幾根冰激淩,塗在我的陰部,把門推開,將我擠了進去。



  我站在籠子的門邊,正中央坐著一隻又黑又醜的猩猩。我從未見過這麼醜的猩猩,嚇得我掉頭想逃,這才發現門已被鎖上,把我和這醜陋的怪物關在一起。外面的遊客這時也圍攏過來,他們大都用皮帶著自己的奴隸。

------------------------------------------------------------------------------------------------------------------------------------------

因為違反版規   跳過 ->   {:1_208:}   



P.S. 如果好看請回個帖  THANKS...

------------------------------------------------------------------------------------------------------------------------------------------



  我幾乎快要站不起來了。莊先生給我套上一隻頸環,猛拉一下皮帶,拖著我跟在他身後爬了出去。



   他把我帶到他自己的樓房裏,上樓來到浴室,讓女傭人替我梳洗。她用一種香噴噴的液體護理我的陰,然後自己也脫光了衣服,和我一起走進浴缸,手裏拿著特製的注射器,裏面的液體帶著股刺鼻的味道。她把注射器插入我的陰道,把液體全擠了進去,一邊告訴我說 ,這樣會使我的陰部在受到這麼多的蹂躪後仍能保持緊繃和彈性。我歎了口氣,這也意味著男人們可以在我身上更好地發洩,而我還將繼行續受罪。



  她又把一根水管插進我的肛門,用肥皂水沖洗裏面,直到流出來的是清水為止。由於今天一天根本沒有吃什麼東西,我排出的異物並不多。等到我全身上下都洗乾淨後,她把我的雙手綁在淋浴龍頭上。



  莊先生走了進來,也脫掉衣服,背對著我,自顧自地沖著淋浴,好像我並不存在。等到他轉過身來,他那下麵已經是直挺挺的了,他把我摁在牆上,抵住我的陰部,想要插進去,但陽具滑向了一邊,他這才驚訝地發現我下麵已是濕漉漉的了。



  他不再堅持,關掉淋浴,他解開我的手,讓我坐在池子邊,雙腿分開,然後拿出一些膠帶貼在我的陰部上,甚至連內壁也貼上膠帶。接著他要我擡起手臂,在腋窩下也貼上膠帶。全都貼好後,他突然猛地撕掉了貼在腋窩上的膠帶,痛得我直冒冷汗。他如法炮製,把貼在陰部的膠帶也撕了下來,只見上面粘滿了我的體毛。最後貼在陰唇內壁的也被撕了下來,把那裏稀疏的幾根毛也撕掉了。



  他遞給我一套衣服,命令我穿上。那是一條繩子綁成的丁字褲和一件上衣,上衣的前胸被剪成了巨大的心形,使我的雙乳全都暴露在外面。穿成這樣子,我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妓女。



  現在已經是下午六點,他把我領下樓,來到一間房內,這裏面擠滿了人。看到我的樣子,有人的手已經伸進了我的上衣,揉弄著我的乳房;還有人抓住我的雙臂,扭到背後。他們個個都像瘋了一般。我的衣服被撕了下來,我不禁好笑,既然這樣,剛才為什麼又要我穿上它呢?我在人群中尋找莊先生,但他已經不在了,房裏只剩下我和這行些瘋狂的傢夥。



  我被扔到沙發上,有人用牙把丁字褲咬掉,在我的腿間亂舔;另一個人撬開我的嘴,把陽物插進去,立刻就在裏面搗弄著,也不在意亮我是否配合他的動作。我還來不及反應,又有人抓住我的兩腿掰開,另一人不由分說便捅了進去。我那裏現在又緊又幹,頓時痛得我全身直冒冷汗。



   在我嘴裏抽動的傢夥很快就射了精,我張開嘴想叫,但另一個人馬上接班,將陽具又捅了進來。我的雙手被引導著握住了兩根肉棒,要我用手去套弄,我只覺得剛恢復了一點的氣力又被一絲絲地抽掉,全身酸軟,只能任由他們擺佈。嘴巴和陰道都被堵住,雙手根本用不上力。



  站在我腿間的傢夥忽然叫大家停住,抱著我坐到一張椅子上,肉棒還插在我體內,讓後讓其他人繼續剛才的姿勢。只聽他說道:“我們忘記了還有一個重要的地方。”說著他把我的雙臀掰開,立刻有人醒悟過來,把肉棒插了進去。



  這人伏在我背上,柔軟的胸脯緊貼著我背上的皮膚,我聽到她大笑起來,原來是琪兒!她吃吃地笑著,一邊開始抽動,同時就像從沒有看見過別人的脖子似的狂吻著我的脖子。抽動了幾下,她和我身下的男人同時到了高潮。立刻有人把男人換下,但琪兒仍趴在我身上,沒換一個人,她就換一根電動棒,有的上面還有顆粒狀的突起。



  下面的人至少換了有七次,最後一人上來時,我已經有點神智不清了,我像金魚似的翻著白眼,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身上糊滿了黏液。那人見狀,便對我說道:“我知道怎麼才能讓你清醒。”說著對我奸笑起來,露出尖尖的牙齒。



  他的陽具又粗又大,撐得我裏面滿滿的。然後他開始舔我的乳房,冷不防地在上面咬了一口,鮮血立時流了出來,我痛得清醒過來,看見他一邊舔幹了血,一邊更加賣力地做著活塞運動。



  終於莊先生又進來了,他和這些人一個個地打招呼,同時要我跪在地上,把他們的肉棒一一舔乾淨,我掙紮著照辦了。



(卅二)



  莊先生又命令我跪到椅子上,雙手扶住椅背,叉開兩腿。他站在門邊,和離去的人一一道別。我不知道身上的哪個洞傷得更厲害,全身都火辣辣的,我全身發軟,腰部酸酸的,我真想躺下來,但是又不敢動。一陣風吹過來,吹得我的陰部涼嗖嗖的,我覺得那裏好像沒有剛才哪那麼痛了。



  他等眾人離開後,走過來把小指插進我的菊花蕾,食指插進肉縫裏捏起來,一邊說道:“幹得不錯,這就是你的獎賞。”



  我已經是欲哭無淚了,只能輕輕地啜泣著。今天所發生的一切對我來說就像是一場噩夢,而這還只是第一天而已,我無法想像以後的日子怎麼才能熬過去。



  莊先生抓著我的頭髮,把我拖回到我的棚子裏。房裏多了根橫樑,約有半人多高,似乎是在平時拴馬用的,我的雙臂平放著被綁在橫梁上,然後莊先生把我的兩腳和雙手綁在一起,乳房又用繩子一圈圈地綁起來,把繩子的另一頭綁在脖子後面的橫樑上,扯得整只乳房都往上翹了起來。我就這樣面對著大門,被迫保持著這種難堪的姿勢。



  只聽他說道:“想辦法睡一下吧,要不然你會沒體力來應付明天的調教。”



  我嗚咽著問道:“為什麼……”



  他似乎很驚訝,在我的乳房上擰了一把,拍打著我的陰部,對我笑道:“因為這正是你的老闆的目的啊!拍賣只是一個幌子,他希望你適應這種生活,要我用任何的手段來調教你。他那裏沒有動物園, 設備也不齊全,所以只好請我來代勞。好了,我已經回答了你的問題 ,不過你會因此付出代價的。好好睡吧!”他大笑著走了。



  我的雙乳越來越痛,肉縫被扯得向兩邊分開,任何人只要路過都可以把裏面看得清清楚楚。我該怎麼辦才好?整晚我都保持著這種姿適照勢,根本無法入睡。迷迷糊糊的,我覺得陰部一陣灼痛,原來是琪兒站在面前,手裏拿著一根警棍似的東西敲打著我的陰部,每一下打擊都讓我覺得疼痛難忍。



  天已經濛濛亮了,她終於停了下來,跪在我的腿間,吮吸起我的陰核來,同時把警棍也插了進去。我被她舔得有點興奮了,警棍每插 入一點,我都不由得要挺起腰身去迎合它。她把警棍抽插得越來越快 靠,我的下身也配合著激烈地運動,我就快要來了!這時她站了起來,開始吮吸我兩隻乳頭,我覺得腦中一陣轟鳴,腰肢一酸,一股熱流從體內噴了出去。她拔出警棍,但馬上又把它扔在地上,原來上面已粘滿了淫水,又粘又滑。



  我就像剛經過了一番劇烈的長跑,急促地呼吸著。她貼到我的臉上,在我的嘴上深深地吻了一下,把我的嘴唇也弄得粘乎乎的,我差點透不過氣來。



  她把繩子解開,我立刻便掉下來,像洋娃娃一樣軟癱在地上,她不得不叫來馬!把我拖走,去清洗我的身體。我只能趴在凳子上,頭揶耷拉下來,任冰冷的水沖在我身上,我根本站不起來了。



  他洗乾淨我的身體,喂我吃了些食物,莊先生和琪兒又走了過來 ,她指著我對莊先生又說又笑,我知道她一定是在報告早上的事。他們一邊一個把我架了起來,又把我拖到了動物園。



  來到一扇鐵門前,莊先生掏出鑰匙,打開門,裏面是一條陰冷的 黑漆漆的長廊。沿著走廊來到一間大房間裏,慘叫和痛哭聲撲面而來 。房裏全是人,以各種各樣的姿勢綁著,受著不同的刑罰。另一面牆是一塊巨大的玻璃,外面很多人在觀看,像是在看表演一般。



(卅三)



  我被綁在一張躺椅上,椅子下面放著一隻壓力泵,我的雙腿被綁在椅子的兩角,雙手反綁在椅子後面,胸脯被迫向外挺著。



  他們拿起一隻粗大無比的假陰莖,那是一支形狀奇特的巨大的電動棒,我只在一些成人站點看到過,每次看到那些圖片都會使我興奮不已。這支電動棒就跟圖片裏的一樣,差不多有小臂那麼粗,彎彎曲曲的,上面佈

滿了小顆粒。他們把電動棒放在我的肉縫上,但並不插進去,我又興奮起來,扭動著身體,我渴望那東西填滿我的下體。



  莊先生伸手在我那裏摸了摸,發現那兒已經是洪水氾濫了,他打手勢叫琪兒過來,在我的肛門裏插入了一根粗糙的管子,和電動棒一起連在壓力泵上。

 



  莊先生開始猛抽起來,電動棒立刻擠進了我的陰道,把我的下體撐得好像都要擠爆了。我呻吟起來,但馬上壓力泵又開始收縮,電動棒立即也縮了回去。莊先生又抽打了一下,電動棒又重複了一次剛才的過程,給我

帶來的愉悅讓我興奮起來,但這感覺並不能持續多久,因為電動棒很快又縮了回去。



  莊先生拍打得越來越快,而電動棒進出的節奏也加快了,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興奮地叫起來,莊先生似乎在注意地聽著。就在我快 要泄出來時,只聽琪兒說道:“他硬起來了。”莊先生立刻停止了抽 打,電動棒也停

了下來。



  我已經快到了頂點,我不希望它滑出去,希望有人能上來滿足我的需要。我竭斯底裏地哭了起來,他們總是把我弄成這樣子,然後又故意停下來,我就感覺被吊在半空中,不上不下。我哭喊著,泣不成聲。



  莊先生喝道:“夠了!”說著把我移到了一個木樁前,木樁下豎著一根假陽具。我以為這下他會用這東西來滿足我,可是並不是這樣 ,他們擡起我的臀部,使我的菊花蕾正對著假陰莖坐了下去,然後把我反綁在木樁上。



  莊先生拿起那塊板子,用力地打在我的胸脯上,抽了沒幾下,他忽然停了下來,問道:“你的乳環到哪去?看來要換新的了。”他用筆在我的兩隻乳房上畫上記號,然後在陰核上打了個叉。我根本不在意他為什麼這麼做了,我已經被欲望沖昏了頭。



  他按住陰部的記號,來回揉著,但對我來說這刺激還不夠強烈,我希望有東西來填補我體內的空虛。



  我看見琪兒走了過來,下體戴著一隻黑色的陰莖,足足有30厘檔米長。莊先生站起身來,讓她蹲在我的腿間,把那東西插了進來,她的位置稍微靠下,我不得不拼命地去迎合她。肛門裏的東西刺得我發 痛,因為我太用力了,每次我把身體抵向她的下體,肛門裏的東西就刺得更深入,使我在滿足自己的欲望的同時,還要忍受無比的痛苦。



  琪兒沒有做任何動作,我必須不停地上下套弄,我覺得高潮越來越近了,心跳得就好像要從胸口彈出來似的。突然一切又停了下來,我的胸脯像被燒灼般地痛,我低頭一看,只見莊先生正用蠟燭烤著我慫的乳房。痛苦和失落感夾雜著,我沒想到在我快要達到高潮的邊緣時他們又一次停住了。淚水從眼眶裏流了出來,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從沒有像現在這樣需要滿足自己的欲望。



  他們把我從木樁解開,把手腳綁在一起,讓我翹起臀部站著。莊先生問道:“可憐的人啊!你很想要達到高潮是嗎?”



  我拼命地搖著頭,哭喊著:“……是的……我想要……”



  “那好吧,我只能幫你這一次。”說著命人把那條狗牽了過來。

莊先生握著它的陽物,問道:“什麼都可以是不是?”



   我沒想到他會有這麼惡毒的想法,我全身發顫,尖叫道:“不… 

…”



  

-------------------------------------------------------------------------

同上  跳過-->

-------------------------------------------------------------------------

  我的精神都快要崩潰了,只覺得下面奇癢難當,雙頰發燒。他們解開繩子,命令我四肢著地,像狗似的趴著,揮手叫人把另一個男奴隸帶了過來。



  這男奴隸還很年輕,19歲上下,可能是看著剛才的一幕受到了 刺激,下身高高地聳立著,他的肉棒上也穿著環,根部吊著一隻大鎖。他把肉棒插進我那早已是濕淋淋的陰道裏,那片鎖貼在肉縫上。我破迫不急待地把下身向後挺,冷不防被莊先生猛抽了一下,怒喝道:“你還沒有學會要按主人的指示做嗎?我沒讓你動,你就得乖乖的,直到得到我的許可,知道嗎?”



  他用鐵鏈把我們的腰緊緊地鎖在一起,把兩隻跳蛋擠進了我的肛門,導線的另一頭連著一支長長的雙頭棒,他們把棒的一頭插進男奴隸的肛門,把它扭成弧形,另一頭插進了我的陰道,然後命令男奴隸在我背上,把肉棒插進我的菊花蕾,把兩隻跳蛋一直擠到深處,接著又用一塊像巨大的尿布一樣的金屬網兜套在我們的腰間。等到這一切完成,我和男奴隸就緊緊地被連在了一起,無法分開。



構我的雙手的鉤子上。這樣一來,我稍微一動,乳房也會被牽扯到。



  她又跳下去,開始玩弄陰蒂。在她的刺激下,我不由得又想扭動繕 身體,但稍微一動,刺痛立刻又傳遍全身。我被她弄得氣喘籲籲,但 最終還是泄了出來。奇怪的是,在那一刻,好像痛苦都消失了。



  她把我解下來,讓我平躺著,用酒精替那裏消毒,以避免感泄。撾揪我聽見莊先生開始向大家告別,並告訴他們說下個月還會舉行這樣的揪聚會。



(卅九、完)



  我已經無力行走了,莊先生把我扛在肩上,來到屋外面,把我放栽妹在一張椅子上。這椅子也裝有兩支電動棒,我的下體正對著它們,前妹舷面的一根很容易便滑了進去,我那裏已經被撐得很大,再插入一根我舷檔想都可以。後面的那根則沒有那麼容易,莊太太按下一個開關,後面檔構的電動棒搖擺起來,她調整著位置才把它插進了後洞。我的菊花蕾經構慫過剛才那一番蹂躪,現在已變得緊緊的,現在一被異物刺入,馬上又慫撕裂般地痛起來。



  莊太太扯住陰核上的金環,用力向前拉,扯得我不得不拼命把身燙種體前傾以減輕痛苦。她從椅子下拉出兩條電線,在椅子前方固定好一種檔只鉤子,把陰核上的環勾在鉤子上。我的腿被迫全都打開,身體用力檔地向前擠,陰蒂被拉得又細又長。



  我就保持著這種姿勢坐著,傭人端上飯菜,他們就開始進餐,看乙鞍也不看我一眼。電動棒忽然狂震起來,我頓時無法呼吸,只覺得電動鞍栽棒一邊旋轉,一邊還在變大。我忽然覺得兩股熱流從電動棒裏噴出,栽熱原來是油!這使得我的前後洞變得更為潤滑,電動棒這時又變大了一熱圈,撐得兩個洞幾乎到了極限。



  他們也吃完了,這才走過來,在椅子下轉動了幾下,電動棒被取亮漢了下來,解開鉤子,扶著我站起來。兩支電動棒實在是太粗了,我幾漢乎合不攏雙腿。



  莊先生對我說道:“好了,今天就到此吧。不過以後的路還長著哪哪呢!”我哀哀地哭起來,只聽他又道:“我要為你做最後的準備,才哪妹能把你還給你的老闆。你一定會喜歡的,因為那樣處理之後,你每時妹每刻都像被綁得緊緊的,不用我們再麻煩了!”



  什麼意思?每時每刻都像被綁得緊緊的?我驚恐地看著他,不知檔乙道他想幹什麼,我想後退,但身體卻被莊太太頂住。只見莊先生掏出乙亮一塊紗布,捂在我的嘴上,我聞到一股濃烈的藥味,然後便人事不知亮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才醒過來,我的頭昏昏沈沈,痛得好像要裂開一鞍 般,但全身上下更是像被火燒一般,尤其是肩膀和大腿根部。我發現 父自己在那間被上環的房間裏,躺在那張手術臺上,嘴被堵住了,身上父哪蓋著塊白布。我痛苦地扭動一下身體,這才發現電動棒還插在體內,哪尿道裏好像還插著一跟小管,擠得難受。房間裏只有我一個人。



    不知過了多久,我就這樣躺著,身體像被綁住了似的一動也不能抖檔動。忽然門開了,進來四個人。前面兩個是莊先生和莊太太,我一看檔到後面的人,不由得全身發抖,原來是老闆和他的妻子!



    他們笑著走過來,把臺子傾斜一點,掀開白布,我頓時呆住了,哪膊腦袋轟然作響。他們竟然卸掉了我的四肢!我的全身都裹著厚厚的紗膊撾布,肩膀只剩下兩個圓圓的凸起;下面我不能完全看清楚,但我知道撾覽我的腿也沒有了,整個下體也都被紗布裹著,電動棒的線從裏面伸出覽吵來,開關用繃帶綁在我的胸口。我痛苦得想尖叫起來,但嘴裏只能發吵出嗚咽聲;我拼命地掙紮,但身體根本不能動一下。



  莊先生笑了起來,那笑容顯得是那麼的邪惡,他簡直就是個惡魔撾!淚水從我臉上滑落下來,我根本無法去擦。我這樣還算是個人嗎?撾我只剩下半截身體了。



  我聽到老闆說道:“簡直太完美了!虧你想得出來。”他從下麵哪檔拿起一個塑膠袋,只見裏面裝滿了黃色的液體。莊先生說道:“怕她檔檔的尿液感泄傷口,所以只好用這個引出來。”說著把管子捅了捅,頂檔得我的膀胱隱隱作痛。



  “我現在真的成了他們的玩物,再也沒有自由了。”我悲哀地想檔 道。房間裏到處都有手術刀,我真想拿起一把自我了斷,可是我根本 做不到。



  老板擦幹我臉上的淚水,說道:“別哭啦!以後你就可以享福了。看我為你準備了什麼?”他拿起一隻嬰兒籃,裏面鋪著厚厚的墊子檔。他把我抱了起來,就像抱著個嬰兒,把我放在籃子裏,對莊先生說檔慫道:“真是多謝你了,以後可能還會要你幫忙的。”莊先生笑道:“慫隨時候教!”



  莊太太提起籃子和丈夫走了出去,同時她打開了電動棒的開關,檔 電動棒又振動起來。我無力地扭動著身體,全身又是奇痛鑽心。我們 膊走出農場,外面正是陽光明媚,但在我的眼裏看來,一切都是那麼的膊蒼白,我再也不屬於這個世界了。



  他們的車便停在外面,老闆和他妻子一邊一個坐在後座上,把我技妹夾在中間,就像第一次去他們的別墅時那樣,唯一不同的是,這次他妹們不用再抓住我的雙腿了。司機發動了汽車,又向老闆的別墅駛去。



                【完】



















0.0158507823944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