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身體作報恩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身體作報恩

              中學時, 我的艷麗迷到不少男同學, 振東是其中一個追求者, 終於我敵不過他浪漫的瘋狂追求, 我倆便開始拍著拖起來,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拖手, 看戲, 送花, 擁抱, 接吻, 宿營, 什至乎…..第一次偷嘗禁果, 我第一次看到男性那東西的害怕心情, 第一次被脫下內褲羞得緊按著下身發抖著, 兩人緊張得橫衝直撞, 第一次被進入的痛苦感覺, 他那緊張得草草完事的表情, 一切一切仿似是昨天才發生的事情, 畢業後, 他進了一間投資公司當股票經紀, 而我進了另一跨國公司當常務秘書, 那時我倆的前景一片美好, 振東和我還一起儲錢, 計劃兩年內買一間千呎洋宅, 跟著我倆便步進教堂, 一起攜手共渡將來。

            某個假期日, 振東的老板買了一隻新遊艇邀請公司的同事作下水禮, 振東帶著我一起上到船上, 炎炎夏日, 我穿了一套鮮黃色的比堅尼泳衣和振東在水中玩著各樣水上活動, 我發覺振東的老闆從一開始便緊盯著我豐滿的上圍和下身, 我偷偷地告訴振東他的老闆目光很討厭, 但振東無奈地說著我忍耐一點,始終他是他的老闆。

         直到有一天, 我整天找不著振東, 我不知就裡, 下班後我到了他的公司, 怎麼公司內的氣氛好像有點不對勁, 他身邊我認識的同事跑過來俏俏地告訴我, 振東私自挪用了客人的錢作投資, 但不幸全軍盡墨, 現在公司也找不著他,這時, 振東的老闆看到我的到來, 示意我到他的房間, 我緊張地坐到老闆跟前, 老闆向我說了事情始未及問了很多關於振東的事情和近況, 最後老闆確認我也是蒙在鼓裡, 但他說 : “振東在我眼中的確是一個人才, 這次應該是出於一時的貪念才會幹出這傻事, 我們發覺他娜用了客人三佰多萬元, 雖然客人現正身處在國外, 尚未知道這事, 但當他歸來後發現此事, 除了振東要被送進監房外, 我們公司的聲譽也會嚴重受損的, 現在公司姑且在客人發現前不會通知警方, 我看妳也必須盡快把他找著出來, 始終發生了的事情是要面對和解決的吧!” 我一邊聽著老闆的話, 一邊內心忐忑不安著, 我懷著沈重的心情離開振東的公司, 我拿著電話不斷的致電給他和他的家, 他的家人也正為著此事而煩惱, 訊息也不知傳了多少遍, 我等了一整夜, 振東仍是一點音訊也全無, 我絕望地呆坐在碼頭的露天餐廳外, 直到餐廳要關門我才茫然地離開。

            我思前想後, 第二天一早, 我致電回公司告了假, 跟著再到了振東的公司找著他的老闆, 我結著巴地說 : “是否真的在客人發現前把那三佰多萬歸還, 振東便會沒有事?” 老闆神色凝重地想了一想, “在客戶損失方面是的, 但在振東的誠信方面, 我想他以後很難再在這行業立足了!” 這一點我是明白的, 大前題下首先要想想怎樣在數日內把那三佰多萬歸還, 我先致電銀行, 查查我倆共同戶口內的結餘, 我的天, 振東於失蹤前一天已在戶口內盡數提取所有存款,我聽到後一時不能接受, 眼淚不禁掉了下來, 老闆看到後遞了一張紙巾給我, 我心中繼續盤算著我的資產還有多少,股票加上外幣也只是數十萬, 距離三佰多萬還差很多, 我的心開始有點絕望, 我如實地向振東的老闆道出我的境況,我懇求他可否提供幫助, 萬萬不能讓振東被送到監房裡去, 老闆一時間不能答覆我, 只著我盡快努力去湊足欠款及找著振東吧, 我再次懷著沈重的心情離開他的公司, 我開始感到有點憤怒, 振東居然把我倆辛苦儲著的錢全數拿走,出事至今一個交帶的通知也沒有, 獨剩我一個正為著他的事而四處奔走, 但一想到他要被送到監房, 我的心又再焦慮不安, 我再次嘗試致電振東, 奇蹟仍未出現, 忽然, 電話響起, 是振東的老闆打來, 我急急地接聽, “蔡小姐, 可能有一個方法可幫到振東, 不知妳方便與否下午到中環那五星酒店咖啡座裡傾談?” 我聽到有幫到振東的方法, 二話不說便答應著了。

到了咖啡座, 振東的老闆已到了等著我, 我已急不及待地問老闆怎樣可幫到振東, 老闆好整以暇地著我坐下先點些吃的吧, 我拿他沒辦法, 隨別地點些吃的, 跟著再追問老闆, 老闆氣定神閒地悠悠地說, “還記得那次遊船河的陳生嗎?” 我想了很久, 模糊地記起有一位內地商人是姓陳的, 我說有點印象, 老闆再說 : “我剛才在公司和他說起這事, 說到妳現在的情況, 他著我對妳說他可以先替振東薦支這筆欠款, 好等振東避過牢獄之禍, 欠款可待妳們日後才慢慢攤還給他吧!” 我聽到後心中泛起絲絲曙光, 只要振東能安然無恙, 什麼方法我都願意一試, 我正想謝過老闆之時, 老闆眼中閃出一點詭異地說: “但他要求一個條件!” 我開始心中有點不安, 但仍要聽聽是什麼條件, “陳生在那次船河後, 對妳念念不忘, 他總是在我面前提起著妳, 這次聽到妳需要幫忙, 他二話不說便主動要提出幫忙, 但他希望妳能陪她作一晚的朋友這樣吧!” 我聽到後, 心中不禁涼了一截, 我知道他要的條件是什麼, 我從來沒想過我要為了錢而作這些交易, 我不能接受這種安排, 我忽然眼中閃著怒火, 我拍著檯面毅然站起來, 四周的人同時注視著我們, “對不起, 我還是自己想想辦法吧!” 我正要離開之際, 老闆在我身後悠悠地說, : “振東挪用款項的客戶明天便回來了, 我想妳今天之內便要湊足款項才好, 不然休怪公司無情!” 我聽到後, 頭也不回地離開咖啡座了。

        已經下午二時許, 我在中環找遍各大小財務公司, 因我沒有資產抵押, 所以只能借得有限的款額, 我努力地嘗試銀行所有借款途徑, 什至乎找一些要好的朋友幫忙, 但結果仍是有一大段距離, 已經五時半了, 我絕望地一個人坐在海邊飲泣著, 想著振東一點消息也沒有, 過了今天他便會是通緝犯, 為什麼我們會弄到如此田地, 究竟這個人還值不值我繼續去愛? 還是他有著自己的苦衷呢? 我都知道女人的通病是心軟, 我拿著手機, 內心正不斷抖纏著, 手指猶豫地按著電話號碼, 電話通了, 我沈默了一會, “老…..闆…, 我..已沒辦法了, 可否代告知陳先生幫忙的事…” 老闆悠悠地說 : “這個不成問題, 但妳知道, 我作為中間人, 在通傳前, 我也想得到一些好處, 不知妳的意下如何?” 我怒不可遏, 這禽獸分明想乘人之危, 在遊船河中已狼相畢露, 這刻正好用此要脅著我, 我強忍著怒火, “老闆, 你就當作個好心, 振東也曾為你公司賺過大錢, 就當我們欠你一個恩情吧!” 老闆再說 : “這個我知道, 但我也總算仍未報警, 已經是一大人情, 這樣吧, 一會兒我傳訊息給妳, 如不赴約, 就當不需幫忙吧!” 說罷老闆便掛了線, 我手握著拳頭, 掩面地痛哭著, 怎麼我要弄成這樣, 振東, 我恨你, 我永不會原諒你, 電話訊息響起, 訊息顯示晚上八時在酒店 801 號房內等, 我的心已墮進了深淵一樣, 就像一隻羔羊將要被宰割似的。

手錶已到了八時, 我已站在 801 號房門外, 我呆呆地望著房門, 身子像沒有感覺似的, 我緩緩伸出像千斤重的手, 我按著房門呆立著, 終於把門叩了一下, 房門打開了, 老闆只圍著毛巾在下身, 一身充滿肥肉的他掛著一個大肚腩, 老闆看到我後笑得合不攏咀, “快進來, 快進來吧!” 我忐忑地步入房中, 老闆關上門後, 走到床邊坐著, 我仍站在房門前, 雙手抱著皮包在小腹處低著頭, 老闆知道我已是他腹中的物, 心情好得不得了, “妳想過來坐下還是先洗過澡?” 我仍呆站著, 老闆有點不耐煩, 他站起來走到我身後, 一雙手在我背上掃著, “好香的秀髮, 振東又真的不是, 丟下這樣美的女友, 自己又不知跑到那裡, 那樣吧, 從今天起, 妳就當我的小三好了, 以後再不用為金錢發愁吧!” 我聽到後怒目地叮著老闆, 老闆被我叮得有點發怒, 他一把從後在我的頸項撐著, 另一隻手已在我胸前亂摸著, 我嚇得哭著掙扎, 老闆索性把我從後環抱著地抱起拋到床上, 我正要反身爬起來逃跑, 老闆已緊壓在我身上狼吻著, 我推著他肥大的身軀, 但他實在太重, 我被壓得有點透不過氣, 此際, 老闆的手已探到我裙內胯下之處, 我大驚地隔著裙捉著他的手, 他大力地隔著我的內褲摸著我的陰戶, 手指已從內褲邊緣探到入內挖著我的陰道中央, 我痛得大叫著, 老闆已失去常性, 他粗暴地把我的內褲扯著, 內褲的一邊已被扯斷,  僅能遮住陰唇的布料已經掀開著, 我大驚下不斷在他身上打著, 老闆混亂中捉實我的雙手, 他把下身的毛巾扯下來, 把我的雙手狠狠的綁著在我頭上床頭之處, 此際身無寸縷的老闆坐在我大腿處把我的上衣和胸罩一併拉起, 他瘋狂地吸吮著我的乳房的頂峰, 下身灼熱的硬物在我身下四處掃著, “這對奶子真美, 他媽的振東真識享受!” 此際我的雙腿已被他肥大的下身擠得擘開著, 我不斷地掙扎得亂撐著, 粗糙的臭舌在我臉和頸上不斷舔著, 身體各處正被他大力地揉捏得發痛, 突然, 老闆緊抱著我地看著我說 : “聽說妳是當秘書的, 真的不錯, 告訴妳吧, 那天在遊艇上, 我真的很想把妳抱入船倉狠狠地幹, 估不到妳的振東今天真的給我這機會, 我真的要謝謝他!” 這時, 老闆下身一挺, 我大叫一聲後便痛哭了出來, 罷了, 下身已被這飾獸的硬物完全插了入內, 野獸像失去常性地瘋狂抽插著, 我側著頭默默忍受著這禽獸的蹂躪, 老闆一邊幹著, 一邊大笑起來, 終於, 硬物隨著在我體內洩精後軟了下來, 老闆意猶未盡, 在我身上各處仍亂吻著, 禽獸終於爬了下床行到浴室去, 獨剩我一人仍被綁在床上, 汙物不斷在下身流著出來, 這夜, 老闆把我像性奴般百般淩辱到天亮, 我的下身包括肛門已被他弄得痛不慾生, 終於天亮過後, 老闆穿回衣服後, 臨行前把我鬆綁後說著 : “振東的事妳可放心吧, 我會遵守我的諾言的!” 說罷便離開了, 我赤裸裸地捲著身子在床上呆望著前方, 眼睛已哭得和下身一樣腫痛著, 此時, 我想到振東不必受到牢獄之苦, 但我知我的惡夢仍未完結, 還要面對另一個內地商人陳生, 想到這裡, 我又再次痛哭起來。

        這幾天, 我好像魂不附體地工作著, 同事們以為我因擔心振東的去向而沒精打采, 這天, 我又收到訊息, 是振東的老闆傳來說陳生想我今晚和他共進晚飯, 惡夢終於來臨了, 但我已沒多大感覺, 我知道早晚都要面對這日的來臨, 晚上, 我到了約定酒店內的貴賓廳, 陳生只有一人, 他禮貌地給我拉著椅子坐下, 點過菜後, 陳生遞過名片和簡略地介紹過自己後, 再不知怎樣和我打開話題, “啊, 對了, 你朋友挪用公司款項的事情, 我已為他解決了, 妳大可放心了!” 我呆呆的看著他, 整夜, 我倆默默地吃著晚飯, 飯後, 我仍和陳生無言地對坐著, 陳生無奈地主動說要驅車送我回家, 我不屑地說 : “不要裝作紳士, 現在就直接上酒店房, 你的目的也是這樣吧!” 陳生被我的反應弄得呆了一會, 跟著著我坐下來, “蔡小姐, 不要誤會, 我不是妳心中所想的那種人!” 跟著從口袋裡拿了一張相片出來給我看, 我冷冷地瞄了相片一眼, 突然我感到很驚訝, “怎麼相中的女子會和我那麼相像, 女子旁邊的好像是眼前的陳生年青時候模樣?” 陳生察覺到我的驚訝, “不錯, 相中的是我和亡妻年青時的合照, 我在那天看到妳後, 已驚覺妳和她是那麼的相似, 此後, 我想從妳朋友的老闆處打聽妳的事和認識妳, 但那時才知妳朋友所發生的事, 不知怎的, 我心底裡很想幫妳一把, 所以才透過妳朋友的老闆處約妳出來!” 我聽著陳生憶及他和妻子的往事, 及後妻子生病到臨終前的不離不棄, 想到振東此時丟下我一人獨自承受著痛苦, 我再次痛哭著起來。

陳生遞了一張紙巾給我說 : “妳朋友的老闆說妳為了借錢的事而四處奔波, 這個妳大可放心, 這次幫妳的錢我沒打算要妳們償還, 因我今夜已和妳共進了晚飯, 算是找回了多年和妻子共處的感覺, 就當是妳和我妻子的緣份吧!” 這時陳生站起來說要送我回家, 不知怎的, 我對陳生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一種很親切的感覺, 我沒有作聲, 跟著緩緩地站起來隨陳生而離去。

        振東的問題算是已解決, 但他仍音訊全無, 我想著陳生的說話, 他真的不需要我們償還欠款給他? 我抱著懷疑的心情拿出他的名片, 我致電給他約他晚上共進晚飯, 陳生聽到我約他晚飯後顯得很高興, 晚飯時, 陳生再次說著同一番說話, 他說只要我肯當他是朋友他已經很滿足, 忽然, 他神色凝重地對我說 : “蔡小姐, 難得妳當我是朋友, 我想妳知道一件事!” 我感到事不尋常, “妳被妳朋友振東出賣了!” 陳生好像知道振東的一些事, 我開始著緊起來, 陳生說原來振東是幫他的老闆挪用客戶的錢作投資, 但不幸這次投資失利, 他老闆便和振東協議, 付了一大筆金錢給振東躲藏起來, 再把所有責任推到振東身上, 以求置身事外, 剛巧碰上了陳生為他們填了這筆款項, 現在振東正在內地搭上了陳生一個客戶的女兒, 我聽到後不大相信, “不會的, 振東不是這樣的人, 是你編做故事來騙我的!” “我知一時三刻妳很難相信, 我知道妳的事後, 托了些有力朋友幫妳四處打聽振東的消息, 才知道這個內情!” 說著陳先生致電給內地一個手下, 他著對方利用電話傳來一張照片, 我看了之後呆了一呆, 眼淚不斷從眼裡流出, 照片正是振東滿面笑容地擁著一名內地女子的合照, 我伏在桌上痛哭著, 多年的感情一夜之間變成這樣的結果, 我真的一時之間接受不了, “不耍這樣吧, 妳尚年青, 將來那愁沒有遇到真愛吧!” 我一邊哭著地說 : “我居然為了這負心漢而四處幫他借款, 還被他那禽獸老闆要脅地強姦了!” 陳生聽到我這番話感到很錯愕, 我哭了不知多久, 心情稍為平復, 跟著一五一十把我的遭遇告訴給陳生, 陳生聽後也顯得很激動, 跟著安慰了我一番後便送了我回家。

        幾天後, 陳生來電, 問我想不想到內地見振東一面, 他可以代我安排, 我聽到後心中一陣激動, 我決定要當面質問他事實的經過, 路途上, 陳生給了今日的報紙給我看, 報上說 “投資公司老闆涉及桃色關係, 昨夜街頭遭人尋仇毆打, 下體嚴重受創!” 這不是振東的老闆, 我看著陳生, 陳生面上笑了一笑, “我也不忿他的所為, 那三佰多萬算是留給他做醫藥費吧!” 很快到了目的地, 陳生接過電話後指著那個方向, 我看到振東正和那女子一起吃著飯, 我的怒火由然而生, 我衝了下車, 朝到振東方向跑去, 振東看到我後大感錯愕, 手上的碗嚇得跌在桌上, 我像失了控般在他的身上打著, 那內地少女護郎心切, 猛力地把我推開, 正當她作勢要打我之際, 陳生和幾個大漢已趕至, 大漢們緊按著振東二人, 陳生示意我向振東盤問, 振東被嚇得結結巴巴地說著事實!” 我邊流著淚邊聽著, 我的心已完成死了, 我呆望著振東, 眼前的人已不是我從前認識的人, 我緩緩地轉身走回陳生的車上, 跟著陳生亦尾隨上車後便離去了。

晚上, 陳生和我到某飯店晚飯, 我腦裡已一片空白, 我就像行屍走肉一樣全無感覺, 我把頭倚在牆壁上呆坐著, 剛巧陳生遇到友人, 兩人正寒暄一番之際, 陳生的友人忽然凝視著我, “我不是老眼昏花嗎? 怎麼會這麼相像?” 陳生的友人指著我向陳生問道, 陳生笑著說改天再和他詳談, 跟著他的友人便離開了, 陳生說他的友人也錯愕我和他的妻子相像, 此刻我終於感到陳生對我所做的一切, 就像真的為了保護他的妻子和家人一樣, 已經夜深, 陳生說待明早我們才驅車回香港, 今夜他會為我安排酒店夜宿, 到了酒店, 陳生幫我打點一切後, 我倆到了房間, 陳生說明早他會驅車在酒店門前等我, 著我早點休息, 臨行前, 他還叮囑我不要想太多, 有什麼事盡管告訴他, 他必定會盡力幫我, 說罷他便轉身要離去, 這時, 我感到陳生對我就像對他的亡妻一樣的關懷和備致, 一絲感激的感覺湧上心頭, 這時, 我拉著陳生的手, 陳生一瞼錯愕地看著我, 我上前緊抱著他, 我在他的耳邊說 : “多謝你為我做這一切!” 說著, 我牽著陳生步進房內關上門後, 我再次緊緊地擁抱著他, 我開始為他解開身上的衣服, 我亦為自己脫下身上所有, 這時, 我倆已玉帛相見, 陳生已按捺不住緊抱著我, 在我的頸上開始吻著, 一雙手肆意地在我背上輕掃及至臀部, 這時我聽到陳生輕輕地叫著, “惠芳”, 我心想準是他的亡妻名字, 今夜就讓我充當著他的亡妻吧, 作為報答陳生為我所作的一切。

        我領著他的手慢慢放在我的胸前, 我把手伸到他的跨下握著他的性具, 我輕輕地握著半軟的陰莖搖動著, 很快它便變得灼熱和堅硬, 我倆開始火熱地吻著, 直到雙雙跌在床上, 陳生不斷吻著我的雙胸, 峰頂的蓓蕾已變得發硬, 硬物在我下身四處地擺動著, 我伸手握著他的硬物, 引領到正確的通道外磨著, 冠頂觸及到我的陰核, 我像觸了電一樣, 大量的穴水被刺激得不斷在隙縫內流出, 濕潤的縫穴已吞噬了陰莖的冠部, 我按著陳生, 把他反過來睡在床上, 我坐到他的小腹上, 堅硬而挺直的陰莖已豎立著準備, 我伸手到後握著硬物對準我的跨下, 跟著腰下一壓, 整根硬物便沒入我體內, 充實的感覺令我不自覺地呻吟著, 陳生握著我搖動著的雙峰, 溫柔地搓弄著已發硬的兩點, 我腰肢不斷搖動著, 穴水在我倆的下身泛濫得濕漉一片, 陳生按著我雙臀配合地把下身上下揪動著, 我索性伏在他身上任由他抽插, 我和他已胸貼胸地抱著熱吻起來, 這姿勢今每下動作都刺激著陰核, 我開始感到高潮要來, 一陣暈眩的感覺緊貼著子宮內的抽搐, 我的呻吟聲不斷變得急速, 我已不能自控, “啊 ~~~~我要來了~~” 我把頭栽到陳生的肩上, 我閉上眼享受著高潮的一刻, 很快, 體內的抽搐停止了, 我伏在陳生身上一動也不動, 陳生把我身子反過來壓著, 我擘開雙腿繼續迎接著他的衝刺, 我擁著他, 我要身體上每一吋肌膚都完全給予他, 發硬的乳頭緊貼著他的胸膛磨著, 下身抽動加快了, 我聽到他的呼吸聲開始加速, 一陣暖流湧現到我下身體內, 我緊抱著他, 待他的一點一滴全數留在我的體內, 一切已靜止了, 陳生看著我, 忍不住再深深地抱緊著我地吻著, 這一次, 我是自願完全地奉獻給這個人, 一個令我重生的人。

















0.016294956207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