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老婆的突破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難圓的夢,這個夢無時無刻不在指引著我們的處事方
向。」這句話是方紫芸的老公對她說的,而且是在她們辦完床事之後,他老公點
著一隻煙看著窗外深情的對她說的。

  當時她不知道老公爲什麽莫名其妙的說出這些話,也無法理解這句話含義,
但是現在,她理解了,同樣也是在床上,同樣也是在辦完床事之後,同樣她也點
著了一隻煙,不同樣的是,身邊的人不是她老公。

  就在她還沈浸在思考這句話更深層次的含義並享受著尼古丁的微醉的時候,
一雙蒼勁而有力的手從背後撫上她的雙乳「紫芸啊,在想什麽呢?」手的主人問
到。

  方紫芸彈掉煙灰,轉頭輕捋長發到耳後,媚笑到:「在回味剛才你給刺激啊,
爸。」

  是的,你沒看錯,方紫芸身後的正是她的父親,親生父親,那爲何她會和父
親有這種突破世俗的關系呢?這還得慢慢道來。

  話說,那年大年夜,哪年?就是《年後》中男主和他媽好上的那年,嗯,不
懂的回去溫習,在此不再累訴。話說那年大年夜方紫芸和老公是在娘家過的,過
年了,一家人熱熱鬧鬧的吃著團圓飯,看著百年不得一變的春晚,當然酒是必不
可少的,方紫芸其實酒量不好,也喝不得多少,但是爲了不掃一家人的性質,也
陪著父親、老公、弟弟等人一起喝了幾杯紅酒,這紅酒後勁足,喝的時候覺得沒
啥,越往後越覺得頭暈,方紫芸覺得面紅耳赤的,有點天旋地轉的感覺,和老公
打了聲招呼變回客房睡覺去了。

  倒在床上,方紫芸覺得耳中嗡嗡作響,想睡卻怎麽也睡不著,俗話說酒後亂
性,特別是這紅酒,喝完後的確會增加性欲,方紫芸本來就是一個性欲較強的女
人,況且也到了30如狼的年齡,所以此刻的她乘著酒勁感覺到自己很需要男人,
于是她閉著眼想象著和老公做愛的場景,不知不覺手已經放在了自己的下體撫摸
著,就在這時臥室門被打開,一個醉醺醺的身體鑽進了她的被窩,方紫芸本就也
喝的醉暈暈的,加上房內沒開燈光線昏暗,沒怎麽細看,順勢就摟了過去親昵的
叫著:「老公,人家想你了,你來得正好。」

  一旁的老公卻沒怎麽搭理她,倒在床上就打起了呼噜,看來真是喝多了。方
紫芸此事欲火上來了,豈能就這麽放過老公,于是她趴到老公身上放肆撫摸著、
親吻著,想調起老公的性志,可老公一點反應沒有依然呼呼的大睡,方紫芸心想
:哼,我就不信弄不醒你!讓你見識見識姐的絕招。

  于是她鑽進被子�脫下了老公的內褲,一股濃烈的男性荷爾蒙味道刺激著她
的嗅覺,她也不像平時那麽細嚼慢咽的了,一口就把老公的小夥伴含了進去,可
她總覺得有點怪怪的,和平時老公的有些不一樣,似乎是粗一點,似乎是又短一
些,隻是此時的她哪�顧得了這麽多,興許是老公酒後的關系呢,她一口一口吞
吐著口中的大肉棒,分泌的口水越來越多,讓其在口中越來越順暢,她不時的還
用自己那細滑的長舌卷一卷漸漸膨脹的頭部,終于在她不懈的調戲下,老公出聲
了:「唔……好舒服」。

  嗯?老公看來是真喝多了,連聲音都沙啞了好多,方紫芸想著便回應道:「
老公,叫你喝這麽多酒,看我怎麽懲罰你,哼…!」于是她吐出大肉棒,舌頭轉
而向下舔舐著老公的蛋蛋,突然她惡作劇的輕咬了一下。

  「哎呦……幹嘛呢?翠華,你咬我那�幹嘛」

  「………」方紫芸愣住了,這不是母親的名字嗎?那,那老公怎麽會叫自己
母親的名字呢?不對,這聲音不是老公的,是…爸爸。

  方紫芸這下徹底蒙了,怎麽老爸在自己床上?自己剛才還吃著老爸的…那根
東西,啊,此刻還自己手還正抓著,怎麽辦?方紫芸緊張得不知該怎麽辦,加上
捂在被子�面現在渾身都是汗透了。

  「怎麽不動了啊…唔…翠華?」父親催促起來。

  方紫芸此刻也不知道怎麽做,是掀開被子露出真相,還是繼續假裝下去,揭
開真相的話,父親可能會難以接受,母親那邊就更不好交代,太尴尬了,可是繼
續下,還要繼續爲老爸口交?自己心�卻也難以過這個坎,方紫芸腦中飛速的轉
著,下意識的手卻已經在父親的肉棒上上下套弄起來。

  「翠華啊,你很久沒給我這樣弄過了,嘿嘿,還有點怪不好意思的」父親一
邊說著一邊竟還把手伸進被子撫摸著方紫芸光滑的背部。

  「我說翠華啊…你這年紀大把的,背上的肉還是這麽滑嫩滑嫩的,啧…啧,
真舒服」父親竟開始調戲起來。

  聽見這話,方紫芸也沒多想,習慣性的在老爸肚皮上拍了一下,但她沒敢出
聲。

  「嘿嘿,你又打我幹嘛,這不是在誇你嘛?」父親依舊貧嘴。

  方紫芸卻也被父親輕松的態度感染了,想著反正吃都吃過了,與其被發現,
不如裝下去,說不定弄得老爸舒服過了,他就睡著了,自己再找機會溜出去就行
了,總比事情揭露一家人都尴尬得好。

  于是方紫芸閉上眼睛張口把父親的肉棒重新含了進去,此時她什麽也不想去
想,隻知道自己口中的東西是男人的性具,是自己需要的東西,隻要盡自己的本
能去做就行了,咕滋、咕滋,口中豐富唾液讓這種淫靡的聲音越來越大,不絕于
耳,同時也把方紫芸的欲望越來越勾引出來。她的左手慢慢的伸進內褲放在了自
己的下體上,摸得竟也一手滑膩,就著這股滑膩,她纖細的手指插入了泥濘中,
隨著口中吞吐的節奏抽插著,方紫芸的腦中隻剩下了欲望,她開始放肆自己,幻
想著父親肉棒在抽插著自己,一種從未有過的刺激和興奮在心中湧動,要不是口
中還喊著父親的東西,她早就忍不住發出聲音來了。

  「噢…哦……要出來了,翠華,我忍不住,要出來了!」父親身體緊繃的喊
道。

  「唔…嗯…爸…」方紫芸同時也盡量壓低著聲音低訴著。

  一股、二股、三股,方紫芸口中被父親的精液不斷的沖刷著,這讓她更加迷
亂,跟著父親一起到達了巅峰。

  父親在射精之後便不在出聲了,似乎是釋放完精力後酒勁又上來了。

  方紫芸卻含著父親的精液不知該不該吐掉,雖然她平時也經常幫老公口交,
可是吞精是很少的事,加上這次父親實在是射得太多了,她的嘴�都有些包裹不
住了,可是她暫時又不敢掀開被子去吐掉,此事她隻能做了一個連自己都覺得惡
心的舉動,她先吐出口中一部分的精液在手中,然後才閉著眼吞掉口中剩下的一
部分,接著再一點一點的舔吃著手中的精液,平時吞精液都是閉眼一吞,沒太多
感覺,這次…可真是讓她好好品嘗了一翻,精液在舌頭上那種麻麻的滑滑的感覺,
有一點點鹹、還有一點點甜,一種男人的性吸引,讓她越舔越覺得有些美味,同
時也讓她羞愧無比,畢竟這也是自己親生父親的精液啊,等等,自己不就是這麽
來的嗎?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啊,想到這些,她竟差點笑出來。

  吃完手中的精液,方紫芸還是沒敢出去,她害怕,特別是做完之後更害怕,
她隻能等,她酒其實還沒完全醒,她很困,可她不敢睡,萬一睡著了,等待她的
不知道是什麽結果,所以她強撐著自己堅持下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就5
分鍾,也許就10分鍾,可對她來說就像一年那麽漫長,父親打起了呼噜,她這才
小心翼翼的掀開被子,看不敢看父親一眼,踮著腳離開了臥室。

  出來一看,原來是自己醉暈暈的進到了父親的臥房,正所謂進錯房間上錯了
床啊。

  第二日,雖然父親並不之情,但方紫芸和沒敢和父親打招呼,便和老公一早
起床出門了,因爲今天大年初一,還得走訪一些親戚朋友,一上午的拜年讓夫妻
倆也很累,中午老公說頭疼換她開車,準備會家吃午飯再睡一會,快到家的時候
突然方紫芸的電話響起,她一看,竟然是老爸打來的,所謂做賊心虛,她沒敢讓
老公看見,馬上接了起來,父親叫她中午回家一趟有些事情想和她說,方紫芸心
�噗通噗通的,簡單嗯、嗯了幾句,然後對老公撒了個沒必要撒慌,說一個已遠
嫁南方的同學打來的,今年回了娘家過年,初三就再回南方,想讓她去玩一會。

  于是老公知趣的下了囑咐了她兩句便走了,方紫芸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驅車
往娘家趕去。接下來會發生什麽呢?



(二)

  話說方紫芸唱著忐忑驅車回到娘家,站在門口遲疑了片刻才是敲響了門。

  「誰啊」屋內傳來父親的聲音。

  「是我,爸。」

  門開了,方紫芸聞到滿屋的煙味,她低頭走入屋內,不敢直面父親的臉。

  「爸,你怎麽又在家抽煙啊?媽呢?」方紫芸還是盡量讓自己表現得正常點。

  「呃,你媽出去拜年了。」

  「你怎麽沒和媽一起去啊?」方紫芸脫下外衣丟在沙發上,依然背對著父親
說道。

  「哦,我昨晚喝多了,現在頭還有點疼,就沒去了。」父親沈吟著,聲音很
低。

  「紫芸啊,叫你回來想問你個事……」

  「等等,我先上個廁所。」方紫芸急忙打斷她父親的話往洗手間跑去,她感
覺到氣氛有些尴尬。

  進了洗手間,她假裝打開馬桶蓋坐在馬桶上,然後又把水龍頭打開讓水流著,
過了一會才說道:「什麽事啊?爸」。

  「嗯……是這樣,爸想問下你……昨晚是不是在爸媽房間睡過?」父親的聲
音有些顫抖。

  「沒,沒有啊。」

  「可以床上有你的長頭發」這次父親倒回得很快。

  「可能是姑姑或者大姨的吧,我昨晚一直在小客房睡的。」方紫芸感到臉上
有點發燙,畢竟自己還是很少說謊的,但接下來父親的話讓她更加無地自容了。

  「胡說,家�隻有你是卷發。」

  「……」

  仿佛時間停頓了一般,一切都很安靜,就像昨晚她在被窩�的情況一樣,她
感覺自己的緊張的汗水又滴落了下來,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麽好。

  「小紫啊,昨天晚上的是不是你?」還是父親打破的平靜,而且還突然親昵
叫她小紫,她記得自她結婚後父親就沒這麽叫過她了。

  「爸……你說什麽啊?」方紫芸嬌怪道。

  「爸知道是你,爸都知道,你媽昨晚在客廳睡的,她嫌我酒味重。而且……」

  「而且什麽?」方紫芸竟急切的問道。

  「而且……你媽技術沒那麽好。」此話一出,方紫芸都羞得恨不得鑽到馬桶
�面。

  「爸,我……我……不是……」。

  砰!洗手間的門突然打開了,方紫芸張著嘴驚訝的看著站在門口的父親,父
親胸口起伏很大的喘著粗氣看著她一字一句的說:「爸——還——想要一次!」

  說完站到方紫芸面前就要解褲帶。

  「爸!你要幹嘛!快出去!!!」方紫芸激動的拍打著父親。

  父親站著任她拍打著,一動也不動,片刻後轉身走到門口點著了一根煙,背
對著她。

  「好吧,爸知道,是爸不好,是爸不對……可是,爸……很久沒那麽舒服了,
很久了……」聲音竟還帶著哭腔。

  方紫芸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看著父親的聳動的背影,她覺得父親像個受
了委屈的小孩,一股母性的力量忽然湧上心頭,她不知哪來的沖動,起身撲在了
父親背後。

  「不,不是爸的錯,是我不小心上錯了床,是我主動抓住了您的……東西,
我們都醉了,這一切都是誤會,爸,你不要自責了。」

  父親突然轉身摟住她,看著她的眼睛激動的說:「紫,再給爸一次,就一次!」

  方紫芸看著父親閃爍的眼睛,卻難以開口說什麽,腦中又陷入了空白。

  「爸知道,昨晚你也到了,是嗎?你也很舒服,是嗎?」父親唇的靠得她很
近很近。

  一股濃烈的煙味摻合著一股濃烈的男人味刺激著方紫芸的敏銳的嗅覺,讓她
有些無法自拔,慢慢的點著她的欲望。

  方紫芸把頭撇過去,想讓自己擺脫這種不該有的狀態,誰知這更方便了父親,
父親竟順勢吻在了她白嫩的粉頸上,在上面不斷的摩挲著,參差的胡渣和火熱的
嘴唇撩撥著她快要崩潰的欲望。

  「不要……爸,不要這樣……我是你女兒,我們不能……」一絲殘存的理智
還在讓她說著口不對心的話。

  「爸要的就是女兒,就是你,我的小紫……」父親的一隻手已經探入了方紫
芸衣內,撫摸著她柔嫩的肌膚。

  「別!別,媽一會就回來了,爸別這樣……」方紫芸轉過頭看著父親,但她
有錯了,她哀怨的眼神進一步刺激了父親的欲望,父親嚴重噴射出強烈的欲火,
一把推上方紫芸的上衣,肆無忌憚的掃視著她雪白的上身,方紫芸的雙乳在深紫
色胸罩的襯托下越發耀眼,差點閃瞎了父親的眼睛,父親索性閉上了眼把頭埋在
了那溫潤的雙乳間舔舐著她的乳肉。

  方紫芸幾乎放棄了抵抗,在父親強勢的動作下,她知道抵抗也是徒勞的,更
重要的是她已經開始享受父親這種近乎強暴的愛撫了。她仰著頭用迷離的雙眼看
著天花闆,眼中已沒有了焦點,什麽倫理,什麽世俗,慢慢的退卻,隻留下了不
斷燃燒的欲望,她覺得這仿佛就是自己需要的。

  方紫芸忽然變了個人似的,猛的低下頭雙手抱起父親埋在胸前的頭,吻了上
去。父親卻被她這突然的舉動鎮住了,竟不知怎麽接吻了,在方紫芸舌尖不斷的
挑逗下才張開了嘴,父女倆便開始了激烈的舌戰,直到兩人的口水流滿了方紫芸
的乳間。

  父親激動的推開方紫芸,強行讓她轉身伏在洗手台上,扒下她的褲子,雙手
撫上她的雙臀「好大,好白,好滑……」父親一邊撫摸一邊呢喃著。接著陡然低
頭在這雙臀上又舔又咬,仿佛要吃下去一般。

  「哦……爸……爸……你快點,媽要回來了。」方紫芸迷亂的輕呼著。

  「等一下,等一下就好,讓爸好好看看你的下面,爸很多年沒看過了,爸想
……」父親一邊說著一邊就把嘴移到了方紫芸的臀間,一股淡香夾雜腥騷刺激這
父親的嗅覺。

  「這……這……這就是閨女的屄,我閨女的屄……真好看,唔……真好聞…
…」

  「噢……不……爸,別這樣,讓我好難爲情,噢……喔……不,這樣好舒服
……」方紫芸不知所措的呻吟著。

  嗙!一聲響亮的關門聲讓這對還沈醉在禁忌情欲中的父女像裝了彈簧一樣的
分開。

  「糟了,媽回來了!」方紫芸從欲望中驚醒的一反應就是這個。

  父女倆急急忙忙的提著褲子穿著衣服,啪!方紫芸慌亂中把洗手台上的肥皂
盒給碰到了地上,就在她俯身去撿的時候,母親來到了洗手間門口。

  「喲,父女倆在這幹嘛呢?」母親打趣的問道。

  「沒,沒幹嘛。」方紫芸看看父親,又看看自己,看到兩人衣服都穿戴好了,
提著的心才放下來。

  「沒啥,紫芸剛在廁所滑倒了,我也是才進來看看。」還是父親處變不驚。

  「有啥事沒,沒摔壞吧?」母親關切的詢問道,一邊上前上下審視著方紫芸。

  「媽,沒事了,自己不小心,摔得不重」方紫芸急忙躲開母親的眼神。

  「怎麽這時候又回來啦?」

  「哦,紫芸說她鑰匙落在這�了。」父親繼續幫著解圍道。

  「噢,要不吃完中飯再走吧,今天我買了挺多菜。」母親擡起手上的菜籃子。

  「不,不用啦,老公還在家等我吃飯呢。」方紫芸連忙回絕。

  「沒事啦,媽給你做你最喜歡的青椒炒香腸吃,來幫幫媽。」母親拉住方紫
芸的手就要去廚房。

  「哎呀,你就隨他們小兩口去吧,咱們老兩口也過過二人世界嘛。」父親親
昵的對母親說道。

  「瞧你這死相,油嘴滑舌的,還沒醒酒啊?」母親嗔怪著。

  「爸,媽,我走啦,不打攪你們二人世界啦!」方紫芸乘機溜出了洗手間,
拿上自己的東西,急急忙忙的出了門,留下了這句話。

  她一路哼這小曲,開著小車,似乎和老爸鬧了這一回讓她還蠻愉悅的,雖說
父女倆還沒真正交融,但她覺得以後父親肯定不會「放過」她,說不定這會兒正
拿著母親在發洩餘火呢,哼!想到這,她也覺得自己的下身還是黏黏的,自己的
欲望還沒發洩出來,趕緊回家找老公去。

  大年初一中午,路上車很少,馬上上空蕩蕩的,就像方紫芸此刻的心情一樣,
一路很快便開到了家,她一邊上樓一邊想好了怎麽應付老公關于她這麽早就回來
的話,就說那同學那邊臨時有個親戚回來了,嗯,想著想著便到了家門口,她想
現在老公是不是倒在床上睡了,她調皮的覺得應該給老公一個驚喜,于是小心翼
翼用鑰匙開了門,惦著腳尖往臥室走,突然聽到書房傳來老公的聲音:「媽,我
想射進你�面,親你。」接著是女人喘息聲和接吻的口水聲。

  老公和他媽在……?不會這麽巧吧?不對,說不定老公是在看著島國片自己
在撸呢,方紫芸老公平時就喜歡看些亂倫的片子,甚至做愛的時候還老要叫她扮
演媽媽的角色,嗯,方紫芸決定去書房「偷窺」一下,她悄悄的順著牆邊挪到書
房門口,小心的探頭往�一看,頓時順暢的心情又堵上了。



三)

  穿過時光的隧道,當那些現世的流光溢彩、那些人間的貪嗔癡慢疑從我們身
邊閃過之後,轉眼我們又回到了那驚心動魄的一幕——方紫芸書房「偷窺」。

  她看到了什麽,想必大家比我都清楚,可是當事人方紫芸不清楚,她看到的
緊緊是最後高潮的一幕。

  老公抱著他媽媽的屁股使勁抽插著,時不時地還在她屁股上打兩下。媽媽好
像也進入了狀態,雙腿夾緊,一隻手放到了老公肩膀上。強烈的感官和心理刺激
讓他們忘我的做著,隨著動作的加快,媽媽雖然沒發出太大聲音,但是下面卻十
分配合,和老公一起來回晃動。

  老公抽出一隻手想掰開他媽媽捂著臉的手,但是媽媽卻死命捂著。老公幹脆
兩隻手一起去掰,這時候少了支撐的老媽的屁股也開始自覺地迎合老公的抽插了。

  老公這時突然笑出了聲,媽媽不知何故,分開了手掌露出眼睛看他,然後在
老公肩膀上重重的打了一巴掌。

  方紫芸看到媽媽下身的水已經淌到了大腿上,黏糊糊的,老公加重了速度,
媽媽忍不住發出了「eng ……」的聲音。

  「媽,我想射進你�面。親你。」老公顫抖著說,剛說完,媽媽便用繞在老
公肩上的手使勁把他頭壓低,然後依舊用手擋著臉,和老公親密濕吻起來。

  方紫芸不清楚老公和他媽媽是怎麽搞上的,不清楚這種關系有多久了,不清
楚他(她)們爲什麽要這樣,不清楚……很多很多,她此刻很想跑上去「啪啪」

  給這對母子一人一耳光,當然這是在她自己沒有和父親暧昧過的情況之下,
現在她內心本就有些對老公的愧疚,自己都這樣,怎麽好意思去怪老公呢?

  她收回偷窺的頭,背靠著牆角無力坐在地上,書房內的肆無忌憚的交媾聲依
然陣陣的刺激著她的神經,她感到很害怕,害怕面對老公,害怕面對婆婆,害怕
面對自己的父母,甚至害怕面對很少見面的公公。無助感侵襲著她的所有感官,
她想一個人靜靜,于是她拿上自己東西,悄悄的出了家門。

  方紫芸回到樓下的車內,反鎖上車門,仰坐在駕駛座上,看著車頂的後視鏡
發呆,本來平靜無味的生活陡然驟變,讓她一時有些難以接受,這不是她想要的
變化,看著鏡中自己有些變形的臉,她自嘲的笑了笑,這不正是自己內心的寫照?

  恍惚間老公和他媽激情的一幕竟又浮現在了鏡中,聲聲的喘息和呻吟,兩具
躍動不止的肉體,像一把錘子敲打著她的心門,嘭……嘭……嘭。嘭嘭嘭……她
的心越跳越快,她無法控制,直到那兩具肉體變成了她和她父親,沒錯,她看到
了她和自己的父親在肉欲中糾纏,父親用炙熱的眼神看著她,有力的下體一下下
撞擊著她的花心,每撞一下,她便也不自覺跟著顫抖一下,這真實又虛幻的感受
讓她饑渴難耐,她需要發洩,需要用欲望替代那些害怕那些恐懼,需要以毒攻毒。

  方紫芸的手又一次的伸向了自己的下體,這一次,在車內狹小封閉的空間內、
在車載空調燥熱的微風下,她更加放縱了,她脫掉了惱人的外褲隻留下貼心小三
角,解開了束縛的文胸隨手扔到後座上,抛開負擔的她放肆的在車廂內發洩著,
淫水沾濕了她的手、她的內褲,她仍嫌不夠,抽出手來放進口中品味自己的風騷,
接著將口水回返到三根手指,舉著滿是唾液的手猛然插入了自己的花心。

  「噢……!」一聲放縱的吼叫。

  「啪唧……吧唧……」一陣陣淫靡的抽插聲。

  「唔……呼……唔……呼……」逐漸急劇的喘息聲。

  這些聲音讓她幻見了剛才老公的母子亂倫交媾那一幕,正是這些聲音,而當
時的尴尬和震驚放到現在卻是一種潤滑劑、一種催情劑。

  方紫芸一手揉捏著自己的胸部,像要從還未哺乳過的胸部擠出乳汁一般,飽
滿的胸部在這種蹂躏般的刺激下腫脹而發紅,而她竟又吐了口唾液在手中塗抹在
乳頭上,直接刺激她最敏感的部位,另一隻手拼命掏挖著下體,掏挖著她的欲望。

  「噢……噢……喔……」方紫芸毫無遮掩的呻吟著,全身跟著雙手的節奏顫
抖著。

  「媽,我想射進你�面,親你。」老公的話不斷回響在她腦中,刺激著她的
原始欲望。

  我的老公和他媽真的亂倫了,噢,爲什麽我會覺得這麽刺激,我也要……我
也想要……這樣的感受,此時方紫芸沒有了任何羞恥感,隻有欲望。

  不知是欲望的噴發還是出于對老公報複的快感,在她攀上巅峰的那一刻,她
痙攣的大喊著:「爸,爸,我要你射進我�面,親我,快親我!」。

  這樣,一連兩天,方紫芸用自己的手填充了自己扭曲的欲望,她認清了一些
事實,事情並沒有她想象那樣壞,老公和他媽應該僅僅是尋求生理上的刺激,至
少在外面沒有亂搞,沒有在感情上背叛自己,自己也是愛著老公的,不也是在尋
求著刺激嗎?

  隻是老公走在了她前面,比她更進步的發生實質性的內容,這讓有些憤憤不
平,一直以來她講究的是男女平等,她覺得自己該進一步了,不管是出于什麽目
的。

  可惜的是,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父親也沒有像她期待的那樣聯系過她,難道
父親害怕了嗎?父親終究還是邁不過倫理這道坎啊,但是讓方紫芸自己主動去勾
引父親,她是做不到的,畢竟她是女性更是女兒,怎麽樣也不能那麽主動,那麽
放蕩。令她安慰的是,老公這段時間對她特別好,有求必應,而且她也沒發現老
公和婆婆有過親密舉動,仿佛一時間所有不對的反常的事情都沈靜了,家�又恢
複了正常的狀態。而她心�卻總有一絲絲的忐忑,似乎這一切是暴風雨的前夕,
唉……不管怎樣,一切順其自然吧。

  一次值晚班後,方紫芸察覺到了一點不對勁,字晚班後老公一連好幾天沒有
要求過,按他老公那急色勁,這是不對的,值班那晚肯定發生了什麽,直覺這麽
告訴她。

  到了周末的晚上,方紫芸有些憋不住了,她也是個需求相對較多的女人,再
加上想試探一下老公,等老公上了床便湊過去索要,誰知老公沾床就睡。

  她生氣的推了老公一下:「死豬就這麽睡啦?」

  「老婆,別吵啦,讓我先睡會兒吧,最近單位事多。」老公迷糊著說道,說
完不一會兒就鼾聲如雷,這下可好,本來方紫芸就欲火難耐,加上這鼾聲,更是
讓她難以入睡,過了一會見老公這鼾聲是打不完了,她用力打了一下老公,這一
打鼾聲倒是挺了,她欲望卻又起來了,下身像有好多小蟲子在爬,她剛把手伸到
下面想撓撓,那邊老公的鼾聲又起來了,于是她厭煩的又打了一下,夜是如此的
漫長,方紫芸竟也在這此即彼伏的煩擾中睡了過去,她做了個夢,她夢見老公和
他媽躺在這張床上相互愛撫,老公一會貪婪的揉捏他媽乳房,一會又埋頭他媽腿
間吮舔,婆婆一聲聲的放蕩呻吟著,老公一邊弄著老媽一邊還看著床頭的他(她)

  們結婚照說像老婆在一邊看著他們母子做愛一樣,她突然驚出一身冷汗,老
公發現了?忽然老公又變成了父親,身下壓著的竟然是她自己,父親在她身上狂
野的發洩,她覺得自己好舒服,就在一邊喊著「爸爸」一邊攀向高潮時候,父親
的身影忽又變成了公公,她一緊張就醒了過來,隻見老公正壓在自己身上,又摸
又揉的,她嚇得一把推開老公,一看老公還是呼呼睡著的,這才放下心來,老公
應該聽不見她的叫喊吧,她這麽安慰著自己。她覺得明早應該和老公好好「溝通,
溝通」。

  一大早方紫芸就起了床給老公準備早餐,由于今天是周末,她知道老公應該
會睡個懶覺,她剛下樓,就見婆婆提著籃子準備出門,和婆婆打了聲招呼她便去
廚房又是熱面包又是煎雞蛋的,最後沖了杯牛奶端著上樓準備叫老公起床,推開
臥室門,老公也正好起來了,笑著看著她油皮的說:「這是什麽情況?剛睡醒就
看到美女的笑,不愧是周末啊,身體舒服了,精神上也能享受這上等的伺候。」

  方紫芸把牛奶放在床頭櫃上,然後坐在床上捏著老公的鼻子回敬道:「小女
子聽大爺這麽誇獎真是榮幸之極啊,特來送牛奶一杯。以答謝大爺的不殺之恩!」

  老公被她忽悠得一愣一愣的,見此,方紫芸才嬌怪著老公昨晚上惱人的舉動。

  見老公還在發愣,她覺得是時候拷問一下了老公了,于是放開老公的鼻子揪
住耳朵問道:「哎…我跟你說啊。從我那晚值完班,你怎麽不沖動了,是不是背
著我出去找了啥女人了?」

  「我靠,疼,你揪我幹啥啊?主要是我這幾天太乏了。再說了,半夜睡夢中
都騷擾你了,證明我還是有那個心的,我能找啥女人啊?」老公裝得倒很委屈似
的。

  不過方紫芸想想也是,如果老公夠滿足也不會半夜在夢中騷擾她。

  「你還乏呢?我上個夜班都恢複過來了,你幹啥了?還這麽乏?肯定找女人
了吧?」說完方紫芸把老公壓在身下依然不依不饒說:「這幾天你真沒想啊?我
還以爲你昨晚會做呢?」

  老公把她摟進被窩�問他媽在不在家,方紫芸說一早就出門了,于是小兩口
就一邊打情罵俏一邊就滾到一起開始了幾天沒有的「交流」。

  方紫芸由于許久沒有得到灌溉,饑渴異常,在床上動作可以用瘋狂來形容,
激情了一陣,老公翻身把她壓在身下有意無意的問她什麽時候再加班。

  方紫芸一下警覺起來:「你問這幹啥?不會是真想趁我值班的時候出去偷吃
吧?」

  「哈哈…我哪敢啊。以後你晚上隨時打家�電話查崗哈。公平起見,我晚上
也隨時給你打手機,看你偷吃不?」老公使勁捏著她屁股說道。

  「壞的你啊?用這麽大力幹啥?嘿嘿…我就是真偷吃了,你打我手機有用嗎?

  說不定我接著你電話的時候下面就接著別人的雞巴呢。」方紫芸一邊壞笑著
說一邊想著說不定下次就真接著父親的雞巴了,老公你一定想不到吧。

  「哈哈…還真說不準哈。那也一樣啊,說不定我給你打電話的時候,下面就
打著別人的屁股呢。」老公還不肯示弱。

  嗯,肯定是打你媽的屁股吧,方紫芸心�這麽想著嘴上卻還是試探著笑道:
「低級錯誤了吧?問題是你打誰啊?你在家�呢,怎麽領人回來?奧…我知道了,
咱爸這幾天出差,你不會趁我不在家,騎在咱媽屁股上了吧?哈哈哈……」。

  「肏,要肏也得先肏你媽,看你媽那騷樣,不行讓你媽來住幾天吧?我好用
雞巴安慰安慰俺丈母娘。」老公似乎有點忌諱她說這個。

  難道老公還想上我媽?真是個大變態,方紫芸嬌嗔一聲:「滾吧你。要肏也
得先把姐姐我肏舒服了。快點吧你,一會媽回來了我可放不開了。」

  老公一把壓住她,便可勁的開始抽插起來,方紫芸也開始她開放式的呻吟,
兩人一邊做還一邊說些平時難以啓齒的話語,給這火熱的性愛添柴加火。

  好了,故事說到這�應該告一段落了,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什麽?還要聽?

  我也不知道該說啥了啊,「小道消息」還沒傳過來呢,呃,好吧,事實上還
有一個不那麽重要的「小道消息」,隨便和大家說一下,別太當回事兒。

  就是說啊,三八節那天,嗯,方紫芸不是和婆婆拖著老公去逛街了嘛?這大
家都知道吧?對,話說那天逛街回家,方紫芸和婆婆興奮的換著剛買的衣服給老
公欣賞,方紫芸就覺得老公看他媽眼神不對,向餓了很久的狼一樣,眼中都放著
綠光,她正準備敲醒一下老公,包�的電話卻響了起來,這時候誰這麽煩人打電
話啊,她拿出手機一看,噢,買噶!是她想念已久的父親,父親終于還是按捺不
住給她打電話了,話筒�傳來的依然是那句:「紫芸啊,你有空回來一下,爸有
事和你說。」

  方紫芸應了一聲,這次對老公熟練的撒了個謊,說自己偷偷溜出來逛街的,
領導緊急召回,便急切的要出門去,至于老公和他媽會發生什麽,她懶得管了,
在自己盼望已久的激情面前這些都是浮雲。

  「等等!」老公突然叫住她。

  方紫芸緊張的轉身看向老公,以爲老公發現了什麽,老公卻是笑說道:「把
衣服換下來啊,想被領導發現逛街去了啊?」

  方紫芸這才發覺自己還穿著剛買的新衣服,工裝都忘記換了,于是心虛的換
上工裝,腆紅著臉出了門。

  好了,這會真的說完了,方紫芸被父親召喚到娘家會發生什麽?她老公和老
媽又會上演怎樣一出好戲?她母親現在到底又在哪�?公公半夜慘叫背後隱藏著
什麽?小強到底要來幾次?表弟的套套找到了沒有?老公的雞巴到底是誰的雞巴?

  一切盡在每周跳票「老婆的突破」。



















0.015677928924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