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女神•後宮•性奴 (1-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icemen00 於 2014-10-7 19:54 編輯

1.羞人的春夢 (4042字)

    在世人的傳說中,女神墨伊萊婭司職命運一職,洞悉著眾生的未來,但在她
自己看來,世人對她的能力有著不小的誤解,甚至乎是誇大其詞,在其他的女神
姐妹面前,墨伊萊婭曾不止一次提到過這點:「我雖被世人冠為命運女神,但對
於命運這一事物,我無法做到盡數掌控,至於洞悉未來,其實,我所能看到的也
僅是未來的一部分,而且我也不能保證那些部分全是真的……」

  話雖這麼說,可正是墨伊萊婭這種獨一無二的預知能力,極大地支援了千年
前由諸多女神成立的聖輝同盟,她多次未卜先知地指出敵人未來的動向,讓其他
的女神姐妹們占得先機,也就在這數千年裡,隨著危害世間的惡魔們被聖輝聯盟
逐步消滅大半,曾經飽受災禍肆虐的凡間也慢慢地恢復了往日的生機,和平已持
續了近百年,危險似乎已徹底遠離了眾生。

  星夜當空,柔和的月光似受到過星月女神塞勒涅伊玟祝福過,顯得皎潔無比
,她們透過玻璃撒進寧靜的房內,就在床上,身著吊帶銀白絲袍,蓋著淺紫絲被
的命運女神正安靜地沈睡著,她有著無可挑剔的絕色五官,長著白皙嫩滑的肌膚
,還留有一頭柔順的銀白秀髮,即便是女神,也是需要休息的,尤其是在經過一
番長時間長途奔波後,雖然她們從來不會衰老,相貌也總是那般的年輕。

  悄然間,沈睡中的墨伊萊婭出現了一絲異樣,她的呼吸驟然變得急促起來,
宛若被什麼看不見的東西壓迫著,順著愈發緊張的呼吸節奏,衣料之下,一副傲
人圓潤的乳房竟微微地顫抖,毫無疑問,如此之成熟的誘人果實只會屬於一副迷
人的胴體,但就是這副胴體……也正漸漸地染上一層春潮,也許命運女神瞧見了
某種羞人且可怕的景象,亦或是,她還徹底地感受了一番。

  壓抑密佈的烏雲籠罩在峰頂之上,在這,雄偉神聖的萬神殿已然陷落,它不
再是聖輝同盟的總部,而是淪落成了一處淫穢的性奴後宮,即便是最為隱秘的角
落,都回蕩著迷離放蕩的呻吟聲,訴說著墮落的歡快,曾經高貴聖潔,不畏艱險
的女神們,都一個個在神殿大廳淪為了各式敵人的胯下性奴,沈溺於肉欲狂潮中
,無不赤身裸體,奉獻出自己迷人的私密部位,取悅著各自面前或身後的雄性主
宰,只為攀上高潮的峰頂,且對命運女神這一姐妹的到來更是顯得毫不在意,直
令世人懷疑她們是否真有過身為女神般的強大,高貴,還有自尊。

  而就在命運女神女神墨伊萊雅暗自驚惶,呆立在原地之時,一具高大雄壯的
身影已然欺到了她身後,一雙巨大的魔手頓時襲向了潔白絲帶包裹下的傲人乳房
……曾幾時起,女神們在相互會面時的正式著裝已遠不以往嚴嚴實實了,縱是墨
伊萊雅也不例外,她偏愛用潔白與淺紫的絲帶以交叉狀遮住自己的三點私密部位
,除此之外,還會用少得可憐的銀白甲胃來裝飾自己,結果像諸多女神姐妹一樣
,雙臂,大腿,香肩,腰腹,後背皆幾近全露,即便是算作重要部位的乳房,在
V字形的絲帶包裹下,也暴露出大半個內側乳肉,顯得香豔異常。

  針對誘人胴體的侵犯還在繼續,隨著一絲無助的恐慌閃過瞪大的雙目後,命
運女神手中的預兆之槍頓時掉落在地,發出「晃蕩」

  的一聲清響,就有如終局響起的鐘聲般塵埃落定,無可逆轉……她驚恐地發
現自己赫然聚攏不起一絲神力,軀體更是在身後惡魔的愛撫之下遊離於自己意志
的掌控之外,在飽滿的乳房處泛起陣陣無可阻擋的快感,不多時,又有一雙魔手
加入了戰局,這一次,所探之處赫然是女神雙腿間的秘密花園……天哪,這只惡
魔居然擁有兩對手臂。

  肉欲快感的到來是如此的不可抗拒,在它的牽引下,墨伊萊雅驚覺自己已無
從反抗,只得順從地扭動著自己的曲致肉軀,以便更好地配合著在肌膚上肆意遊
動的魔手,喉間已不可抑制地發出了渴望的呻吟,不經意間,她在神情恍惚的同
時,又聽到耳邊傳來的一陣低沈的魅惑之音:「高貴的女神,別作無謂的反抗了
,認清自己的命運,乖乖地成為我的後宮性奴,從中你只會體驗到前所未有的銷
魂快感。」

  話音且落,惡魔四隻手臂一用力,將掌控中的命運女神轉過身,讓她與自己
面對面,如此一來,命運女神也得以第一次能仔細觀察侵犯她的惡魔。

  「……他赤身裸體,身材健壯,頭有犄角,比我足足高上一個頭,身形有如
一個兩足行走的獸魔,五官相貌雖模糊不清,但空洞莫測的雙眼卻透著一股單純
對肉欲的邪惡欲望——這個惡魔前所未見,在場的也皆是他的分身,與以往的敵
人都與眾不同,他不渴望權力,金錢與殺戮,想要的只是征服這世上所有的女神
而已……」

  不容墨伊萊再雅多加細想,很快,她已被惡魔粗暴地推向了身後的石柱,茫
然間,她感到胸前一涼,赫然是身上肩帶被粗暴撕下所致,一雙乳尖點綴著鮮紅
果實的傲人巨乳盡數暴露在對方的欲望目光之下。

  「別……啊……啊……」

  後隨著惡魔的一雙大手重新撫上那雙誘人墮落的渾圓,命運女神又重新被喚
起的性欲所牽引,自然而然,微弱的抗拒也被渴望的呻吟聲所淹沒,她呼吸急促
,全身泛起春潮的紅暈,勻稱的雙臂更是無力地下垂著,不作任何反抗,任憑惡
魔的另一雙魔手將遮蔽她隱秘下體的銀甲與衣物盡數褪去,在那,赫然在目的居
然是濕潤發情的陰道口,一雙豔紅的陰唇也是微微發脹,有如情人的紅唇般,渴
望著巨物的親密接觸。

  「嘖嘖嘖,居然這般濕了,看起來……即便是再聖潔的女神,一旦發了情,
也與凡間的蕩婦無異……想來你應該很渴望我的巨屌了……」

  說著,惡魔動用第二雙手臂毫不費力地分開及擡起命運女神圓潤修長的美腿
,令大腿根部的美妙私處以最大幅度的程度呈現,而他的話,也將對方的注意力
引向了自己的胯間,在那,一根尺寸無與倫比的巨炮正順勢待發著。

  陽具當前,一陣怪異的驚恐從墨伊萊雅的暗紫雙眼裡劃過,以往,她見過很
多粗大的東西,但如此之巨碩雄壯的陰莖卻還是第一次見到,別說是生命短暫的
凡人,縱是以前所消滅的其他惡魔們,他們的陽具與之眼前的這根相比,也僅是
可憐的毛毛蟲而已,天哪……它竟然有近一尺來長,粗若八釐米——這真是個世
間所能有的產物的嗎?!可一旦命運女神想起這根巨屌即將進入自己的體內,心
頭居然蕩漾起一絲異樣的期待,隨著那雙撫摸雪白香乳的魔手玩出更多的花樣,
這絲異樣的期待赫然在不斷高漲的性欲牽引之下,已然不斷擴散,侵蝕著理智的
堤壩,現在……墨伊萊雅那雙暗紫色的明眸裡充斥更多的是曖昧不清的矛盾。

  尺寸驚為天人的惡魔陽具在濕潤泥濘的蜜穴口停留片刻,便毫無阻礙地順著
溫暖熱情的陰道進了去,它每深入一份,便令到命運女神的雙眼瞪大稍許,呼吸
急促多一分,無可抑制的呻吟也高亢上一檔……真是可怕,它居然這般粗長雄偉
,火熱剛硬,竟能深入到聖潔的子宮裡,或許,只有女神們親身體驗,才能體會
到那無與倫比的壓迫性快感。

  於是乎,當墨伊萊雅感受到碩大的龜頭重擊到自己的子宮頂時,沈溺於淫欲
漩渦的她毫無疑問地崩潰了,仰天長呻下,更進一步作出格放蕩的舉動,玉手緊
緊搭在撫摸著自己巨乳的魔手上,期望更為熱烈的愛撫,被分開的雙腿則不安分
地微微抖動著,對另一雙魔手的安排有什麼些許不滿似的。

  繼而,惡魔的第二雙手由膝關節處滑至女神渾圓挺翹的臀部,然而……雙腿
獲得自由的墨伊萊雅並未有掙脫束縛的意思,反而在拋了個撒嬌般的媚眼後將雙
腿夾在對方的雄腰間,這也難怪,如此之粗長雄壯,外加火熱剛硬的陰莖,即便
是屬於惡魔的,也不是命運女神所想拒絕的,相反,好好享受一番才是現在最應
該做的事,這真的很讓人難以置信,一位平時無比聖潔高貴的女神竟會墮落得如
此之快。

  而後,隨著富有節奏性的強力活塞運動一起,墨伊萊雅再度陷入瘋狂之中,
她眼神迷離蕩漾,臉上洋溢著滿足癡纏的神情,現下與神殿裡其他墮落於淫欲狂
潮其中的女神再無二致,在發出富有韻味且節律的高亢淫叫的同時,一頭飄逸柔
順的銀髮也隨性愛節奏舞動著,像是在編織一支瘋狂悸動的豔舞。

  「接受你的命運,喚我為主人,否則得話……」

  惡魔在用沈重語氣一字一語道出自己要求的同時,也加強了下體抽插衝撞中
時的力道,從而在女神的子宮與陰道深處製造出更多無法抗拒的快感,此所謂引
誘與威脅同在。

  手段之下,命運女神的俏臉上頓時浮現出一絲驚恐,一種生怕失去什麼似的
驚恐,那根惡魔巨屌是如此地深入她的子宮裡,偏偏又是那般地令人瘋狂,難以
割捨,令她感到它的每一次突破與衝擊都宛若重擊在自己的靈魂深處,念及此處
,墨伊萊雅的雙腿夾得更緊,羞人的字眼從欲望高亢的喉裡也迫不及待地喚了出
來:「主……主人……別……啊……」

  最後的矜持最終瓦解,與此同時,隨著一陣突如其來的爆發,濃白的精液夾
雜著子宮熱液從性器的結合處溢出,順著股間滴落在地,但性事尚未終結,命運
女神為惡魔的持久力所驚歎害怕,又歡喜期待,那根巨屌在釋放海量的精液過後
毫無疲軟萎縮的跡象,仍是那般堅挺粗長,抽插衝撞的力道更是毫無衰減之勢…
…墨伊萊雅在茫然,在享受,她似忘卻了時間的流逝,甚至乎忘卻了時間的一切
,癡纏迷離的紫色雙眼所見,宛若只有眼前巨碩粗長的惡魔陽具存在,但她忘了
,這僅是一個夢,而再為美妙迷人的春夢,也有破碎的時候。

  上午時分,該是輪到高照燦爛的陽光撒進房間了,而命運女神墨伊萊雅也不
知在什麼時候蘇醒過來,她坐在床頭,無力地低著頭,全身微微發抖,深邃的暗
紫雙眼透著一股驚恐,茫然,還有無助,那種無助與以往的不同,它不是因敵人
的強大而發,而是因女神自身的墮落而起,更重要的是,她本人從未發過這般形
式的春夢。

  「難道這一切都無可避免,我與所有的姐妹都會向那個以性愛為武器的惡魔
屈服,一位接一位地沈淪為他的後宮性奴……」

  墨伊萊雅意圖將所夢的羞人景象驅除出腦海,但只要一經想起自己在夢中沈
溺于惡魔胯間的歡快表現,心頭就是蕩漾起絲絲不敢深究的異樣,也許,那個夢
與其昭示著未來所將發生的,不如預示著眾女神有著連她們自身都不知曉的欲望
一面。

  「也許真的是我想多了,這僅是一個簡單的春夢而已,它並沒有昭示著什麼
……」

  墨伊萊雅嘗試安慰著自己,在感受著照進房裡陽光的同時,她想到了曙光女
神薇娥伊斯,心頭頓時泛起了一陣溫暖之意……過後,命運女神望向窗外不遠處
一片受到過自然女神奈荷祝福的森林,正是這位姐妹送給她的禮物,是一個沈思
冥想的好去處,想著,她起床,換上正式的著裝——就是夢境裡的那身,可被換
下的睡袍,還有留在床上的被單,都殘留著春夢過後的余溫——一小處淫水乾枯
過後所留的痕跡,且隱隱地散發著誘人遐想的淫香味。



2.為情愛而盲目(5004字)

    在命運女神墨伊萊雅的記憶裡,擁有自然女神之名的奈荷是一位留著翠綠秀
發,長有水藍雙眼的美麗姐妹,略有憂愁的眉間總隱隱地透著一股對大自然無比
憐惜的情懷,她喜愛生機勃然的森林,在其本人的著裝上,這種喜愛的體現更是
隨處可見,單薄的衣料以翠綠與潔白兩色為主,多帶有花瓣樹葉狀的造型,黃金
的金屬飾物也有,自是少得可憐,更無遮體之效。

  現下,就在墨伊萊雅所漫步的這片茂密蔥綠的森林裡,仍殘留著相當程度上
的自然女神氣息,而寂靜,對沈思冥想又恰恰是個極為不錯的助推劑,只不過,
今天的寂靜卻透著一股說不出的詭異,好似在某種不知名的強大力量的壓迫之下
,萬物不得不屏息低頭。

  驟然間,寂靜被一陣急促高亢的呻吟女聲所打破,這種夾帶著羞愧歡快的聲
音意味著什麼,經歷過那一夜銷魂春夢的命運女神不會不知道,不過就在她停住
腳步,身在原地,渾身微微發抖的同時,一股彌漫而來的熟悉氣息更令她震驚萬
分,深邃的暗紫雙目頓時瞪開了去。

  「這是奈荷姐妹的氣息……難……難道……這一切都已經開始了……」

  因心系姐妹的安危,墨伊萊雅頓時身形一起,循著聲音的源頭飛了過去。

  沒錯,一切都已經開始了,但至少不會從這片森林起。

  在其他女神眼裡,擁有情愛女神之名的芙洛彌雖不是最為強大的女神,但卻
是那種最為享受浪漫愛情的女神,在諸位女神之中,就數她與凡間男性所談的戀
愛次數最多,而且他們皆為才華橫溢,氣質出眾的畫家,詩人,雕塑家等。

  至於芙洛彌現在為之迷戀的情人,也是位多個方面異常出眾的年輕藝術家,
且似有著一股連自己都看不清,摸不透,卻又為之著迷的古老氣質,為將他追到
手,她是在表白了自己的女神身份後才湊效的,這可是生平的頭一次(以往都是
偽裝成凡人),後隨著戀愛的深化……就在數天前,她決定為情人做一次裸模。

  作畫的地點不在別處,就在情愛女神雅致小居的後花園裡,那裡雖不大,卻
有著一棵美麗的梧桐樹。

  上午時分,臉帶甜蜜微笑的芙洛彌來到自己的後花園裡,就在這裡,她的情
人已準備多時了,還稱讚今天的情愛女神實在美極了,這也難怪,擁有一頭玫瑰
紅色秀髮的芙洛彌本就長相甜美圓潤,卻有著一雙似可勾人魂魄的墨綠雙眼,肌
膚也頗為白皙緊致,身材更是勻稱姣好,她的露肩長裙著裝以玫瑰紅與潔白兩色
為主,紅色部分尤其以玫瑰花瓣造型為主,似有意無意地象徵著愛情化身,白色
部位則以簡潔的絲帶為主,保護著最為隱秘的私處,再輔以禳有紅寶石的白銀飾
物,直平添一份異樣的誘惑之力。

  「芙洛彌,你今天遲到了。」

  情人喃喃地提醒著熱戀中的情愛女神。

  「是又如何,反正這也又不是第一次了。」

  芙洛彌嬌哧一笑,赤裸著一雙玉足來到梧桐樹下,而後,在對方的要求下,
她開始了寬衣解帶,頭一件被褪去的便是那件玫瑰紅的露肩長裙,隨著長裙冉冉
落地,平時被遮掩大半的香乳與修長玉腿皆一覽無餘地展現在情人的面前,現在
的情愛女神,除開隱秘的三角地帶仍有潔白色的絲帶的遮掩之外,其他之處皆暴
露在一道熱烈且期待的目光之下。

  其實,裸模對情愛女神來講並不是一件新鮮事,以往,她會為自己所中意的
藝術家玉體橫陳,但都是偽裝成凡人進行的,所用的也是假名,過程之中似隔了
一層看不見的膜,而現下,在以真實身份頭一次做這事時,芙洛彌赫然感受到一
種前所未有的興奮愉悅,就好像一片令人好奇的領域在她眼前,就等著她前去開
啟與探索,與此同時,情人熱烈且期待的目光又將這種異樣的興奮愉悅感放大,
更促使著她進一步動作。

  隨後,在沒有情人的進一步要求下,情愛女神誘惑般地頑皮一笑,繼而將手
探向自己的三角地帶,自發地將最後的遮掩祛除,赫然展現出最後的隱秘之地,
她的意思是什麼,對方不會不知道……眼下這幅畫的創作似已變得不再重要,情
人直截了當地走了過去,吻上熱戀中的情愛女神,用手撫上頸脖間的白銀飾物,
而後一路滑落至那雙美奐絕倫的香乳,頓時富有技巧性地愛撫起來,這雙香乳圓
潤柔美,論及尺寸不比命運女神的遜色多少,峰頂的豔紅蓓蕾在狡猾的手掌之下
更是聽話地逐步綻放起來。

  芙洛彌靈巧的雙手也沒閑著,在為情人寬衣解帶的同時,也在探索著情人身
體的秘密,他那雕塑般的完美軀體令她悸動,然而,他那根順勢待發的陽具則更
令她期待興奮,天哪,它長——至少有二十釐米出頭,粗——也有五釐米有餘,
論及尺寸,已把情愛女神以往情人的都大大地比了下去,況且還難以想像的火熱
粗硬,宛如烙鐵一般,這是凡人所能有的嗎?!接下來,芙洛彌身心放開,背靠
梧桐樹,雙腿叉開,令敏感的三點接受性愛的洗禮,現在的她,已全然沈溺於這
場靈與欲的交流之中,她為情人老道的愛撫與舔弄所驚歎,但更多的是享受般的
喜悅,要知道,在情愛女神的記憶裡,還沒有一場性愛的前戲會來得如此之銷魂
,在強壯的肉棒插入桃源口之前,她便嬌喘不息,呻吟陣陣,更感覺自己在陣陣
洶湧如潮的快感中變得渾身乏力,連一絲神力都難以凝聚起來,到底是情人的愛
撫太厲害了,還是他像惡魔一樣施加了什麼邪術呢?天哪,這實在令人糾結。

  可糾結歸糾結,小小的懷疑也很快被愈發洶湧的快感所淹沒,芙洛彌最終選
擇將這場性愛進行下去,於是乎,背靠梧桐樹的她將雙腿分得更開,好讓情人的
嘴舌進入得更深,在追求快樂的迷茫中,情愛女神享受到了高潮,陰道口釋放而
出的淫水濕潤了她發情脹大的陰蒂與陰唇,更濕潤了情人的嘴臉,但她全然不顧
這些,一見情人站起,便瘋狂地抱著他,生怕對方好像會頃刻離開似的,她動情
地呼喚著情人的名字,央求著他快快插進來。

  情人聽罷,照做了,他將芙洛彌壓迫在梧桐樹邊的同時,緩緩地擡起她的一
條玉腿,後隨著一絲莫測的迷人微笑在他臉上劃過,對準泥濘不堪的桃源口的重
炮,開始了沈重且迅猛的動作……那般深,那般快,又那般粗,那般硬,還能頗
頗無比兇猛地衝撞到陰道深處更為隱秘的花蕊,情人的肉棒直令芙洛彌瘋狂,順
應著富有節奏的抽插,她在高亢呻吟,在扭動身姿,更在高潮的來襲中攀上快樂
的高峰,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抽插中的肉棒毫無停歇之意,反而以愈發兇猛
的力道繼續著打樁的工作,自然而然,新的高潮也只會以連綿不絕之勢席捲情愛
女神的感官,全身,乃至乎靈魂,令她體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還有迷茫……在
此情況下,芙洛彌腦海裡可謂一片空白,無比昏沈,甚至乎連自己身處何方都忘
了,然而就在這片宛如雲端的朦朧中,她偏偏感受得到一種難以言及的快樂,還
聽得到情人那無比深沈動人,外加無法抗拒的嗓音。

  「芙洛彌,你愛我嗎?」

  「愛……親愛的……我當然愛你……」

  「無論我變成什麼樣,即便是惡魔……你都會愛我嗎?」

  「這個……即便你真的是惡魔……我也一樣愛你!」

  芙洛彌躊躇片刻,赫然改口,這也難怪,在與情人交往的那一剎那,她其實
已著了道兒,如溫水煮青蛙般中了一種再尋常不過的法術——魅惑,令她對施法
者逐步產生一種病態般的迷戀,對各種不合理要求都變得難以抗拒,更糟糕的是
,偏偏情愛女神又先前長時間地處於高潮狀態,令自己的神智變得脆弱茫然,將
此種法術的作用空前放大,諷刺得是,她卻將這種感覺當作了愛情的作用。

  「真的?」

  「真的,因為我是情愛女神,被世人視為愛情的守護者!」

  「很好,我本名實為性魔,不過……我更想聽到你喚我為主人……如果你愛
我的話……」

  「……主……人……」

  雖然隱約感覺有這樣那樣的不對勁,但芙洛彌就是認定為愛情如此付出沒什
麼不妥的,即便自己拋棄身為女神的尊嚴也可。

  「從今往後,你仍是情愛女神,但更是我的後宮性奴。」

  「這個自是當然,你既已是我的主人,我理應對你下跪。」

  話畢,梧桐樹下的情愛女神緩緩睜開雙目,墨綠的雙眼雖仍是那般勾魂動人
,但已帶上一股蒙塵般的空洞迷茫,還透著一種頗不正常的淡定,至於其本人,
則照先前自己所說的那樣,單膝跪地,以示服從恭順,未了,還魅惑一笑,仰頭
張嘴伸舌,主動舔弄了性魔胯間的巨炮一把。

  另一邊廂,在那片熟悉的森林裡,命運女神墨伊萊雅赫然無法相信自己最為
擔心的事情已經發生了,就在自己眼前的一處空地上,一場活生生的春宮戲正在
上演,而且受辱的姐妹不是別人,正是自然女神奈荷,只見她一絲不掛,嬌軀畢
露,跪著雙膝,低頭在惡魔的胯間進行著某種羞恥的動作……可奇怪得是,自己
卻怎麼不肯動手相救,反而在心底深處,赫然泛起想前去一探究竟的詭異欲望,
更出人意料的是,自己在全身微微顫抖之餘,還邁出了探求中的第一步……也許
是因為察覺到有人接近,埋頭低首的自然女神停下動作,繼而站起轉身,向著不
請自來的訪客走了過去,就在她那張同樣絕色完美的臉龐上,掛著無可救藥的癡
態,水藍色的雙眼也是清麗不再,反而充斥著一股對惡魔的狂熱崇拜之感,嘴角
在殘留著些許精液痕跡之餘,頓時浮現出一記詭異無比的魅笑,著實把命運女神
嚇得不輕,至於那位身在奈荷背後,坐在大石上的惡魔,則宛若局外人般紋絲不
動,連一絲眨眼都沒有,對墨伊萊雅的到來顯得無動於衷,好似當對方不存在一
般,以至於令人覺得自然女神才是這場春宮戲的主導者。

  「墨伊萊雅,你終於來了……不過也真可惜,你未能窺見到最為精彩的部分
……」

  說話的同時,奈荷赫然停下腳步,神色變得略有黯淡起來,微微低頭間,右
手的食中兩指毫無徵兆的伸向泥濘濕潤的下體,放置在發紅脹大的陰唇上,往左
右分開了去,呈現出一副些許白濁熱液從洞口湧出,順著腿根直流而下的淫斐情
景,間中夾雜了什麼樣的東西,明眼人一瞧便知,更何況見多識廣的命運女神,
頓時之間,後者的雙顴處泛起了一陣難為情的紅暈。

  自然女神卻仍自顧自地道:「……就在先前,主人幹得我好猛,連子宮的最
深處都頂到了……墨伊萊雅,你得看看,主人的肉棒有多麼的巨碩,強壯……」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話語中的「肉棒」,「巨碩」,「強壯」

  等字眼似狠狠地戳中了什麼,在將命運女神的注意力轉向惡魔胯間的同時,
也勾起了後者對那夜春夢的無邊回憶……征服她的對象都是那個惡魔,只不過分
身的樣式有所不同而已,而且胯間的肉棒都有著無與倫比的粗長尺寸,似有著一
股無可抗拒的壓迫之感,在這根陽具面前,她就像現在的自然女神那般拋棄尊嚴
,不想反抗,沈溺在對肉欲的無盡渴望裡,享受著它所帶來的屈辱快感。

  遐想的同時,墨伊萊雅的呼吸已微微變得急促,卻聽到奈荷又道:「……墨
伊萊雅……你的雙乳比之我的還大……若給主人乳交的話……」

  隨著靈巧的雙手驟然一動,自然女神毫無徵兆地襲向了包裹著傲人巨乳的V
型潔白絲帶。

  「奈荷,不要……」

  命運女神似已再無法忍受更為出格的舉動,終於,抗拒之言從喉間喚了出來
,而且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驟然之間,自然女神停止了動作,稍一片刻,
與其身後的惡魔一同化為煙霧,在空地上隨風而去,消失不見,墨伊萊雅則難以
置信地目擊著這一切,尚未從驚訝與迷惑中回過神來,隨後,她似意識到某種緣
故似的,緩緩地閉上了雙眼,待睜開之後,卻發覺自己正盤坐在空地上的那塊巨
石之上,作著冥想之舉。

  一切似已明瞭,自然女神也好,惡魔也好,都不是真的,實則都是墨伊萊雅
在冥想之時所帶來的幻境,雖然那一切都來得無比的真切,堪比那晚古怪詭異的
春夢……可一想到那夜猶如身臨其境的春夢,命運女神的腦海裡又浮現了「奈荷


  對自己說過的那段話:「……墨伊萊雅……你的雙乳比之我的還大……若給
主人乳交的話……」

  是呀,若當初自己沒有主動從幻境中蘇醒,而是不由自主地放棄抵抗,仍由
奈荷褪盡其衣物,接著奉獻自己的巨乳,又會怎樣呢……想到此處,墨伊萊雅的
心底竟萌發了丁點失落之感。





















0.015427827835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