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一對北漂夫妻的一天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對北漂夫妻的一天(短篇全)

  本文純屬虛構,請讀者不要對號入座。

 主要出場人物:
  呂方:32歲某科研所工程師
  李韻:31歲房産公司業務員,呂方之妻
  陳老板:50歲土豪
  羅總:45歲富婆

  正文:

              【燕郊某小區】

  早上5:50,在一陣急促的鬧鍾聲中,呂方勉強睜開朦胧的睡眼,昨晚由
于女兒哭鬧,12點才睡下的他只覺得頭昏腦脹。

  「乖,再睡會10分鍾,我給你弄早點。」

  妻子李韻坐在床邊,憐愛地在呂方額頭上輕輕拍了一下。呂方在海澱區上班,
每天要趕6:30的班車,然后再換兩趟地鐵,需要三個小時才能到單位,再加
上晚上女兒經常哭鬧,幾乎每天都睡眠不足。身爲妻子,李韻自然很心疼老公,
每天都會把早飯做出來再叫呂方起床,好讓他多睡哪怕一小會兒。

  呂方揉揉眼睛,只見妻子正側對著他,白色半透明的睡衣下,露出雪白的肩
膀和豐腴的大腿,一對原本就豐滿的乳房,因爲沒有戴文胸的緣故顯得愈發飽滿,
雙峰高聳,隔著睡衣,可以清晰地看到暗紅的乳暈和粉嫩的乳頭。呂方的陽物一
下子就勃起了,他輕輕扯住李韻的衣角,小聲說道:「女兒呢?」

  「剛才我去咱媽那屋看了一眼,睡得正香呢」

  「咱爸咱媽呢?」

  李韻歎口氣,說道:「咱媽去公交車站給你排隊了,咱爸不放心,也去陪她
了。」

  聽了妻子的話,呂方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岳父岳母都是任勞任怨、忠厚老實
的人,二位老人心疼女婿每天都要早起等班車,更心疼女婿每天早出晚歸睡眠不
足,于是不顧呂方的勸阻,每天4點半起床,到公交車終點站給呂方排隊,好讓
他能有個座位,在車上補個覺。

  「咱爸咱媽對我真好!」

  呂方感激地說道。

  「都是一家人,說這些做什麽!」

  李韻扭過頭溫柔地笑笑,然后就要下床。

  「別走,陪我一會兒,我們一天也就這點單獨相處的時間了!」

  呂方拉住李韻的手,說道。

  「聽話,放手,我還得給你弄早點呢!」

  看著呂方充滿渴求的雙眼,李韻臉上泛起少女般的嬌羞,嗔道。

  「我不想吃早飯,我想吃你!」

  看著妻子的媚態,呂方更是心搖神蕩,索性坐起身,從后面摟住李韻的腰。

  「別鬧了,大早上的……」

  丈夫熟悉的氣息傳來,李韻也有些心動,臉上一下子變得绯紅。

  「韻兒,我們都半個月沒做了……」

  呂方說著,把頭埋在李韻的肩頭,咬著她的耳垂說道。

  李韻身體輕輕一顫,臉紅得更厲害了,她低下頭,輕聲說道:「那你快點吧,
別耽誤了上班。」

  得到允許的呂方大喜過望,立刻攬過妻子的頭,一下吻住妻子的嘴唇。李韻
嘤咛一聲,閉上眼睛,張開小嘴,伸出香舌吮住丈夫的舌尖,兩人立刻糾纏在一
起,熱烈地親吻、撫摸起來。

  「快點做吧,別遲到了!」

  雖然貪婪這難得的溫柔,但親熱一陣過后,李韻還是輕輕推開地推開呂方,
然后紅著臉脫下睡衣,褪下內褲,分開腿躺在床上。雖然已經生育,但李韻身材
恢複得不錯,皮膚光潔,胸脯豐滿,屁股渾圓,隆起的三角區上整齊地覆蓋著一
大片黝黑發亮的陰毛。

  「韻兒,你真性感!」

  呂方由衷地歎道,俯身趴在妻子的身上,張開嘴,含住李韻已經挺起的乳頭。

  「嗯——」

  熟悉的酥麻感瞬間傳遍全身,李韻立刻輕聲呻吟起來。

  呂方再也忍耐不住,迅速脫掉睡衣和內褲,扶著堅硬的陽物,對準李韻微分
的肉縫,用力一挺,龜頭緩緩撐開黏熱潤滑的花瓣,一下子陷入到溫暖滑膩的肉
穴之中。

  「啊——」

  李韻悶哼一聲,順手抓過枕頭墊在腰下,大腿盡可能向兩側分開,挺著圓臀,
承受著呂方一下比一下猛烈的抽插。

  「啪啪啪啪啪……」
呂方滿頭大汗,半跪在妻子腿間,把李韻一雙豐腴結實的大腿夾在腋下,拼
命聳動身體,奮力肏弄著。李韻的肉穴里早已泛濫不堪,呂方的陽物快速地進出
著,不時發出叽咕叽咕的聲音「嗚嗚嗚——」

  李韻被肏弄著渾身發抖,一雙大腿死死盤在呂方的腰上,雙手緊緊抓著床單,
微張的小嘴里發出極力壓抑著聲。受到鼓勵的呂方更加亢奮,動作越來越快,陽
物在嬌妻充分潤滑、松緊適度的肉穴里高速地進出著,如同打樁機一般,每下都
深深地搗進肉穴盡頭,一時忘卻了領導的白眼、房貸的壓力、每天奔波的辛苦,
全身心沈浸在這肉欲的瘋狂之中。

  「老公,你快點射吧,都6點10分了!」

  忽然,妻子在耳邊的輕吟,把呂方帶回了現實,他不由感到一陣莫名的煩躁,
俯下身體,把頭埋在嬌妻的雙峰之間,一邊大口大口地吸吮著雪白瓷實的乳肉,
一邊挺著極度勃起的陽物,狠狠沖撞著肉穴深處。

  「老公,你真厲害………我不行了……」

  李韻摟住呂方的脖子,提高聲音,一邊浪叫一邊拼命夾緊雙腿,盡量給丈夫
以最大的刺激。

  「嗷——」

  終于,呂方突然停住動作,癱軟在妻子的嬌軀上,一陣哆嗦過后,一股股濃
白的精液,深深射入肉穴深處。一股股熱流猛烈沖擊著花心,李韻也失聲浪叫,
顫抖著達到了久違的高潮。

  「冰箱里有面包和牛奶,你一會兒邊走邊吃吧!」

  李韻顧不得享受高潮的余韻,顧不得穿衣服,也顧不得擦拭下體溢出的混著
精液、淫水的黏液,光著身子下床,來到狹小的客廳里,打開冰箱,拿出一個面
包和一袋牛奶,回屋遞給正在手忙腳亂穿衣服的呂方。

  「老婆你真好!」

  呂方在妻子紅潮未退的臉上親了一口,穿好衣服,拿上包,接過早點,邊吃
邊急急地出門。

  「今天太倉促了,沒讓你盡性,這周末我一定好好喂飽你!」

  臨走時,呂方在李韻的耳邊小聲說道。

  「討厭!都6:20了,還不快走,我爸媽還在那替你排隊呢!」

  李韻拍了一下呂方的肩膀,滿臉羞紅地嗔道。

  呂方狼吞虎咽地吃著早點,三步並作兩步趕到公交車站,只見路邊排隊的人
流已然蜿蜒了幾百米,其中許多都是白發蒼蒼的老人——不用問,這些都是給兒
子或女婿排隊的——呂方顧不得感慨,快步向站點走去,總算趕在首班車發車之
前找到了岳父岳母。

  「辛苦二老了!」

  看著眼睛里滿是血絲的岳父岳母,呂方心里泛起一陣感動。

  「我們不辛苦,你一天來回200里地,你才辛苦呢,在車上別忘了睡會兒!」

  岳母歎口氣,說道——從燕郊到單位,呂方單程就要50公里。

  正在寒暄間,班車搖搖晃晃地開來,呂方來不及再說什麽,只是向岳父岳母
揮揮手,然后轉身在司機的催促聲、后面人的推搡中上了車。

  車廂里很是擁擠,不少人都沒有座位,只能站到國貿終點站。相比之下,坐
在靠窗座位的呂方無疑是幸運的,在汽車的顛簸中,渾身疲乏的他漸漸進入了夢
鄉。

  「嗡嗡嗡——」

  忽然,褲兜里電話的震動聲把呂方吵醒,他拿出手機,打開短信,只見上面
赫然顯示著:「北京移動歡迎你!」

  呂方不由一陣苦笑。

  「當初是奔著北京才留下來的打拼的,如今卻成了河北人。」

  呂方自嘲地想道,有時候,他都不知道自己當初留在北京的決定是否正確。
想當初以全縣最高分考入北京一所名校的呂方,在村里、鄉里、乃至是縣里,都
是風云人物。然而研究生畢業已經6年的他,卻越來越懷疑自己當初刻苦攻讀的
意義來。在北京打拼多年的他,除了一套遠在燕郊每月要還房貸的房子、一雙在
農村沒有老保的父母、兩個因爲要供他念書早早辍學嫁人的姐姐,一個沒有穩定
工作的妻子、一個嗷嗷待哺的女兒之外,似乎什麽也沒得到。正在自怨自艾的當
兒,忽然手機又震動起來,只見是妻子的微信:「老公,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看著微信頭像上帶著溫柔笑容的妻子,呂方感到一陣溫暖。

  「幸虧有韻兒,要不然我人生得多失敗!」

  呂方安慰著自己。李韻是他的同校不同專業的學妹,這些年,無論是在校園
還是進入社會之后,身材勻稱、五官清秀、文靜溫柔的李韻都不乏追求者,可是
她卻一直無怨無悔地跟在呂方這個西北農村出來的窮小子身邊,剛畢業時心甘情
願地和他一起租住地下室,如今又和他一起還房貸,給他生孩子。想到這里,呂
方又郁悶起來。比起工作穩定的呂方來,李韻在北京混得更加不如意,一直沒有
找到專業對口的工作,只能在私企做文員,一年前由于懷孕,不得不辭職。一個
月前,女兒剛剛斷奶,李韻就又急著找工作,然而由于這些年學非所用,專業早
已荒廢,所以學建築設計的她,不得不去房産公司買房子。

  今天又堵車,到了位于國貿的終點站時,已經比往常晚了半個小時。呂方趕
忙下車,急急地沖到地鐵站,像平時一樣,站台上已經是人山人海,呂方只得耐
心地排在人流之中,一趟、兩趟、直到第三趟地鐵,他才勉強擠到門邊,可是,
卻無論如何也擠不上去。

  「這位師傅,你努努力,還能上去車!」

  一個單薄的女工作人員使勁推著呂方的后背,呂方也奮力向里面蠕動著身體。

  「嘭——」

  突然,后面一個大漢狠狠地朝呂方屁股上踢了一腳,呂方" 啊" 的驚叫一聲,
一頭撞進車廂,隨即那個大漢也跳上車,緊接著,車廂門就關上了。

  「對不起了兄弟,我也是著急上班!」

  那個大漢雖然一臉絡腮胡子,說話卻頗爲斯文,滿臉堆笑地向呂方道著歉。

  「我還得感謝你呢,要不然這趟車又趕不上了!」

  呂方滿臉感激地答道。

  車廂里人擠人人挨人,每個人都像照片一樣緊貼在一起,根本不用扶。呂方
前面是一個身材惹火、一身套裝、妝容精致的女白領,呂方幾乎緊貼在女白領身
上,修長的脖子上傳來一陣陣沁人的香水味,透過輕薄的衣料,呂方能清晰地看
到女白領后背白皙的肌膚和白色的文胸,他的陽物可恥地硬了起來,正好頂在女
白領渾圓的翹臀上。女白領似乎並沒有發覺,只是認真地盯著手機屏幕,呂方卻
臊得滿臉通紅,可是偏偏陽物卻不聽他大腦的控制,越來越堅硬。忽然列車一個
急停,呂方一下子就靠在女白領的身上,陽物正好陷入女白領深深的臀溝之中,
女白領不由驚呼一聲。

  「對對……對不起………」

  呂方更加局促,期期艾艾地說道,女白領回頭一看,只見是一個儀表堂堂、
濃眉大眼、衣著得體、滿臉誠懇的年輕男子,立刻釋然了,滿不在乎地一笑,用
一口京片子小聲說道:「坐地鐵上班的沒一個是淑女,被你這樣的帥哥擠總比被
猥瑣男占便宜強……」

  呂方反而更加窘迫了,一時愣在當場。好在很快女白領就下車了,臨下車時
還意味深長地瞪了他一眼。不過此時的呂方根本沒有回味豔遇的心情,好容易熬
到了站,他又跟著人流下了一層樓梯,搭上換乘的地鐵。

  等呂方滿頭大汗的進到單位,已經9點半了:「又遲到了!」

  呂方沮喪地想著,迎面正好碰到所長。

  「小呂,你進來一趟!」

  所長冷冷地招呼道,呂方忐忑地跟在所長身后,進到了辦公室。

  「所長,今天堵車,所以遲到了,對不起!」

  一進辦公室,呂方就趕緊道歉。

  「都知道你家住燕郊,確實有困難,再說,我們這又不是私企,遲到也不會
扣你錢的,下次注意就是了!」

  所長喝了口茶,繼續說道:「我找你來不是爲了遲到這種雞毛蒜皮的事情。
小呂呀,你和羅總他們公司技術合作的事情談得怎麽樣?」

  呂方一聽,剛剛舒緩的心情又緊張起來。研究所剛剛轉制,自負盈虧,每個
科研人員都要出去找項目。呂方好容易聯系上了一家規模不錯的公司,可是那個
公司女老板羅總卻始終不置可否。

  「現在還沒結果呢,我再努努力吧!」

  呂方低著頭說道。

  「小呂呀,你是知道的,我們所經費緊張,這個項目雖然不大,但可是你負
責的第一個項目,你可不能搞砸了!你要是搞不定,有不少同志還躍躍欲試呢!」

  所長慢條斯理地說道,呂方心里卻更加沒底。他知道,所里改制之后,許多
同事沒有項目,只能每月拿4、5千元的死工資,這在北京,無異于杯水車薪。
而這次項目能成的話,他會有一筆不菲的提成,對他今后在所里的發展也會大有
幫助,要是一旦不成,本來就沒什麽背景又不會討好領導的他,恐怕也只能像那
些同事一樣做冷板凳了。

  「所長您再給我幾天時間,我一定把這個項目拿下來」

  說完這話,呂方自己都覺得心虛,趕緊逃也似的離開了所長辦公室……



            【燕郊某樓盤銷售中心】

  在呂方被所長" 威脅" 的同時,李韻也正在忍受經理的奚落。

  「你說說你,還是名校畢業生呢,居然一個月一套房子也沒賣出去!」

  銷售經理當著衆人的面,正聲色俱厲地訓斥著李韻。燕郊的樓市已經趨于飽
和,李韻所在的公司代理的又是高端樓盤,銷售業績更是慘淡,于是倒黴的李韻
就成了經理的出氣筒。

  「我限你明天上班時,必須簽單,否則的話,你直接拿1500的底薪走人!」

  「經理,我……」

  李韻剛想解釋什麽,卻被經理粗暴地打斷:「別說了!還不給我滾!真是高
分低能,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真給你們大學生丟人現眼!」

  在經理的怒罵和同事的嘲諷的眼神之中,李韻默默地走出了經理辦公室。此
時的她,已然是欲哭無淚,自己堂堂一個名校畢業生,居然被只有職高學曆的經
理當衆羞辱,她簡直要找個地縫鑽進去。剛才,她本想狠狠地把手里的資料摔在
經理臉上,然后潇灑地說:底薪我也不要了,我不伺候你了!可是,一想到每天
奔波100公里上班的老公,一想到早上4點半就起床替女婿排隊的父母,一想
到家里嗷嗷待哺的女兒,也只能強自忍住。

  「就算明天被解雇了,那1500元也夠女兒一個月的奶粉錢了!」

  李韻邊從經理辦公室往出走邊想道。

  一晃到了下午,銷售中心仍然門可羅雀,少數幾個看房的客戶也都被老員工
搶去了,李韻只能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茫然地整理著客戶資料,忽然,她眼前
一亮。

  「陳老板?」

  盯著電腦屏幕上的客戶資料,李韻陷入了沈思。這個陳老板一個星期前來看
過房子,恰巧是李韻接待的,雖然沒有立刻決定要買房子,但還是給李韻留了名
片。雖然李韻覺得陳老板那天看她的眼神有些色迷迷的,但事到如今,也顧不了
這許多了。于是,李韻找出名片,撥通了上面的電話……



              【燕郊某茶樓】

  李韻坐在又黑又壯的中年男人面前,惴惴不安。

  剛才,陳老板很爽快地答應和她見面,不過並不是在公司,而是在一個高檔
茶樓里。一心賣房的李韻顧不得多想,立刻去赴約。可是進了茶樓她才知道,陳
老板在一個包間里等她。

  不大的包間里燈光昏暗暧昧,李韻坐在挂著冷笑的陳老板面前,覺得渾身不
自在。

  「陳老板,這是您上次看的戶型的資料,我還帶了其他幾種戶型的資料,您
再看看,如果有感興趣的,我帶您去看房子?」

  李韻小心翼翼地說道。

  陳老板臉上依然挂著冷笑,死死盯著李韻的俏臉,半天才說話:「聽說李小
姐是名校畢業的高材生?」

  李韻尴尬地笑笑,算是默認。現在在她看來,名校畢業簡直成了恥辱的標簽。

  「李小姐,實話和你說吧,我雖然在燕郊周邊有幾個工廠,但並不需要在這
里買房子,我在北京已經有好幾套房子了!」

  陳老板仍然面無表情。

  李韻心里一沈,異常失望。

  陳老板似乎看出了李韻的想法,淡淡一笑,語調變得緩和了許多:「我之所
以答應和你見面,不是爲了買房子……」

  「陳老板,您別開玩笑。」

  李韻心里又是一驚,小聲說道。

  「李小姐,留步,我是認真的。就在這里,你讓我干一下,我給你2萬塊錢,
不比你買房子掙得多?」

  陳老板說著,從桌子下面拿出一個手提袋,從里面掏出一摞摞捆綁整齊的百
元大鈔。

  「陳老板,您放尊重點,要不然我就報警了!」

  李韻大驚,臉一下漲得通紅,起身就要走。

  「3萬!我說話算話,就干一次,以后絕不糾纏你!」

  陳老板不動聲色地又掏出一摞百元大鈔。

  「陳老板,您別開玩笑,我有老公有孩子的……」

  李韻愣了一下,呆立在陳老板對面。

  陳老板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你不用害怕,李小姐。按說,以我的實力,有得是女人投懷送抱,但我不
喜歡那些濃妝豔抹、假胸假屁股的小明星、小模特,更不喜歡找小姐,我就喜歡
你這種良家婦女。你反正也不是大姑娘了,讓我干一次也不損失什麽,還能掙錢,
不比你在房産公司挨經理罵、受客戶白眼強多了!」

  陳老板不緊不慢地說完,又掏出一摞鈔票。

  「一共是5萬,干不干隨你!」

  李韻徹底震驚了,呆立了半響才回過神來。5萬塊,不光夠女兒的這兩年的
奶粉錢,連上早教班、幼兒園的錢的也差不多夠了,自己也不用急著找工作,完
全可以充充電,將來找個專業對口的工作,總比受職高畢業的經理羞辱要強。可
是,自己這樣和小姐有什麽區別,又怎麽對得起呂方?

  「人在社會上混,都得付出點代價,我當初爲了承包工程,親自把新結婚的
媳婦送到副鄉長家里讓他肏!你讓我干一次就能掙這麽多錢,多合算呀!再說,
你陪我一次,還減輕了你老公的負擔,你這是爲他著想,沒什麽對不起他的。」

  陳老板繼續說道。

  「你不會是變態吧?」

  聽了陳老板的話,再看看一桌子百元大鈔,李韻心里一動,可是,心里還是
覺得不踏實,低著頭,怯怯地問道。

  「那些SM、虐待、肛交什麽的,我早就玩膩了,我和你就是正常的打炮,
而且,這個茶樓是我朋友開的,不會有人打擾的。」

  陳老板說著,站起身來。

  「李小姐,你還愣著干什麽,抓緊時間,早干完你早點回家給你老公做飯!」

  陳老板笑道,說著,自顧自地解開皮帶,把內褲連同西褲一起褪到腳下,露
出粗黑的陽物和多毛的大腿,李韻臉一下子變得通紅,畢竟,她只有過呂方一個
男人。

  李韻咬咬牙,顫抖著轉過身,正要把手移到裙子上,忽然聽陳老板說道:
「什麽也不用脫,我就喜歡干穿著衣服的女人。」

  李韻動作一下子就停住了,一時背對著陳老板,呆立在包房中間,不知做什
麽好。

  「跪到沙發上,把屁股撅起來!」

  陳老板冷冷地命令道,李韻慢慢挪到沙發上,跪伏在坐墊上。

  「您得戴套……」

  李韻低聲說道,身體仍然不住地顫抖。

  「放心吧,我可不想讓你懷孕,到時候再賴上我!」

  陳老板戲谑道,擡腿把腳上的褲子內褲完全脫掉,從褲兜里掏出一個超薄杰
士邦,慢慢戴在勃起的陽物上,然后走到李韻背后。李韻還穿著房産公司的制服,
白色的襯衫,黑色的西服裙,配上肉色的絲襪,顯得異常端莊。陳老板一下子按
住李韻仍然發抖的腰肢,粗魯地把裙子翻過腰際,一把就把絲襪連同內褲一起扒
到腿彎處。李韻的腰胯舒展,屁股異常飽滿,豐腴柔軟的兩瓣臀肉之間,夾著一
團鼓起的性器,隆起的恥丘上覆蓋著整齊的黑毛,兩瓣陰唇雖然不似少女般粉嫩,
但顔色也不很黑,在昏暗的燈光下泛起顯得頗爲紅潤。

  「李小姐,忍著點,我進來了。」

  陳老板似乎對眼前的豔景並不在意,冷冷說道,扶著戴著套子的陽物,緊緊
貼著臀縫,對準入口,慢慢聳腰。

  「啊——不要!」

  臀縫突然被侵入,李韻立刻感到一陣涼意,她知道,那是套子上潤滑油的感
覺,不由失聲大叫起來。

  「李小姐配合點,我還能射得快點!」

  陳老板冷冷說道,毫不理會李韻的驚呼,只是狠狠按住李韻豐腴的腰肢,雞
巴上暗暗加力,要看著陽物一點點擠開緊閉的肉唇,深入到一片嫩紅之中。

  「撲哧!」

  突然,陽物一下子突破陰道口肌肉的阻礙,猛然插入肉穴之中。雖然套子上
有潤滑油,但干澀的肉穴還是被磨得生疼,李韻渾身發抖,兩行清淚立刻流了下
來,大腿卻不由自主地收緊,肉穴里的層層嫩肉死死裹住丈夫之外男人的肉棒。

  「不愧是良家婦女,真他媽緊!」

  陳老板立刻只覺得舒爽異常,精神大振,挺著肉棒,大開大合地在李韻干澀
的肉穴之中干得虎虎生風。李韻緊閉著眼睛,渾身顫抖著承受著陳老板的肏弄,
心里暗暗叫苦。陳老板顯然是情場老手,雖然只用一種姿勢,抽插的節奏卻非常
均勻,三淺一深,不緊不慢,淺插的時候在陰道邊緣細細研磨,深的時候則全根
沒入,直抵花心。很快,李韻的肉穴濕潤起來,早上被丈夫挑起的性欲也慢慢複
燃起來,下體酥麻的感覺居然越來越強。

  「李小姐,我比你老公強吧?」

  陳老板顯然發覺了李韻的變化,突然緊緊按住李韻的腰,盡可能向前聳腰,
陽物頂住李韻的花心,左右研磨起來。

  「嗯——」

  一直沒吭聲的李韻頓時渾身一顫,忍不住呻吟起來。陳老板冷冷一笑,腰上
加力,陽物慢慢抽出,然后狠狠搗入已然淫水泛濫的肉穴,周而複始,異常堅硬
的雞巴像打樁機一樣,高頻率地狠狠夯入肉穴深處。

  「嗯嗯嗯——」

  李韻再也忍不住,咬著嘴唇,發出極力壓抑地呻吟聲,眼淚也不爭氣地流了
出來,忽然,一直在顫抖的嬌軀突然一挺,肉穴猛然收緊,居然被陳老板簡單粗
暴的肏弄硬生生地推上高潮。

  「陳老板,你饒了我吧……我不行了……」

  高潮過后,李韻驚恐地發現陳老板居然還沒有射精的意思,仍然在不緊不慢
地肏弄著自己,嚇得渾身發抖,連聲求饒。

  「你讓我射你臉上,我就饒了你……」

  陳老板一邊聳動屁股,一邊冷笑著說道。

  「嗚嗚嗚——」

  李韻沒有答話,只是含糊地嗚咽起來。

  陳老板得意地笑笑,突然停下動作,拔出陽物,一把把李韻扳過來,按坐在
沙發上,然后摘下套子,一手抓住李韻的長發,一手拼命撸動著包皮。

  「真他媽爽!」

  隨著陳老板一聲低吼,一股股濁白的精液猛烈噴濺在李韻的滿是淚痕的俏臉
上,李韻一時竟是傻了,只是呆呆地任憑大股大股的精液在自己的臉頰上流淌。

  「我玩夠了,你拿上錢,趕緊滾!」

  陳老板坐在李韻對面,看著滿臉精液的李韻,忽然感到一陣厭惡,他把錢往
李韻面前一推,然后不耐煩地說道。李韻這才回過神來,轉身沖入衛生間,很快
哭聲伴著水聲從里面傳過來。半響之后,李韻才紅著眼睛從衛生間里出來,一言
不發,低著頭,把桌子上的一摞摞鈔票裝進手袋里,然后抽泣著默默離開。

  「哪來的什麽良家婦女,還不都是爲了錢就脫褲子!」

  看著李韻的背影,陳老板暗自想道。早已玩膩了小姐、小明星、小模特的他,
是在一年前發現這種" 刺激" 的" 玩法" 的,李韻是第十個在他利誘之下,乖乖
脫褲子讓他肏弄的良家婦女。陳老板還記得第一個女人是和他們公司搞技術合作
的名校大學教授的學生——一個靠助學金上學的貧困學生——他本來對那個姿色
平平,素面朝天的女研究生沒什麽興趣,可是一天下午,那女研究生去他的辦公
室給他送材料時,他卻" 突發奇想" ,掏出2萬塊錢,對那女研究生說道:「我
知道你家里困難,你給你導師打工也掙不到多少錢,這樣吧,你讓我干一次,我
給你2萬!」

  女研究生臉上驟然變色,狠狠地抽了他一個耳光,然后轉身就要走。他卻毫
不在意,只是不動聲色地又拿出一大鑼鈔票,冷冷地說道:「5萬,就干一次!」

  已經走到門口的女研究生立刻就停住了腳步。他知道女研究生動搖了,于是
立刻走過去,不容分說,摟住女研究生的肩膀,不出他所料,女研究生只是肩膀
一顫,並沒有抗拒。接下來的事情,就順理成章了。就在自己寬大的辦公桌上,
他連女研究生上衣都沒脫,只是撩起她的裙子,扒下已經洗褪了色的白色內褲,
然后脫下自己的褲子,對準女研究生多毛的肉縫,沒做任何前戲,就狠狠地插進
去。女研究生立刻慘哼一聲,眼淚噴湧而出,這時他才發現,自己抽出的肉棒上
居然帶著一縷殷紅——女研究生居然是處女。他更爲亢奮,毫不憐香惜玉,狠狠
肏弄起女研究生未經人事的嫩穴。那個女研究生不僅長得一般,皮膚也很粗糙,
身材雖然高挑,但兩腿纖瘦,屁股扁平,他的大腿都被女研究生的胯骨咯得生疼,
但這一切,都不及奸汙處女研究生的滿足感。他在女研究生緊窄的肉穴里足足肏
弄了將近半個小時,才心滿意足地在女研究生的陰道里射了精。看著女研究生癱
軟在桌子上,大張著雙腿,濃白的精液混著血絲順著大腿一直流到地毯上的情景,
他感到從未有過的暢快——似乎在那一刻,20多年前,副鄉長當著他的面,肏
弄他新媳婦的恥辱才終于洗清……

  李韻拿著一袋子錢,邊哭邊去銀行存好,然后擦干眼淚,回到銷售中心。只
見經理正在召集大家開會,看見李韻回來了,張嘴便罵:「你還有臉回來,我要
是你就直接辭職,一個月一套房子都賣不出去,真是廢物,真不知道你怎麽考上
的大學!」

  李韻沒有說話,順手抓起桌子上不知誰喝剩的半瓶礦泉水,擰下瓶蓋,對陣
經理吐沫橫飛的臉,一下子潑上去,然后在經理和同事們的驚愕之中拂袖而去。

  李韻快步走出銷售中心,一直走到幾條街之外,才蹲下身,捂住臉,嗚嗚的
哭起來……




             【北京某寫字樓】

  就在李韻痛哭流涕的時候,呂方正局促地站在一個風韻猶存的中年貴婦面前。
今天下午他又去找羅總,羅總一見他,立刻露出暧昧地笑容,然后把他領到寬大
的辦公室里。

  偌大的辦公室里只有呂方和羅總兩個人,一進辦公室,羅總就一直用熱辣辣
地眼神盯著呂方,把呂方弄得頗爲尴尬。

  「羅總,技術合作的事情,我希望您能多關照!」

  呂方低著頭說道,盡量不去看羅總的眼睛。

  「小呂,我第一次見你時,就覺得你挺帥的!」

  羅總點燃一支煙,優雅地吐了一個煙圈,緩緩說道。呂方不是那種奶油小生,
而是典型的西北大漢,身材高大結實,眉眼很有棱角,頗有幾分孫紅雷的神韻。

  呂方一時不知如何回答,愣在當場。

  「實際上,我對你那個項目,並不感興趣,但我對你,還是很感興趣的!」

  羅總又吐了一個煙圈。

  「羅總,您千萬別開這樣的玩笑,要是讓我們所長知道了,該批評我了!」

  呂方被眼前這個中年富婆弄得莫名其妙,只好胡亂搪塞著。

  「小呂,我沒開玩笑,你只要把我伺候好了,技術合作的事情,明天我就派
技術部的人去找你們所長簽字!」

  羅總說著,站起身來,從桌子后面走到呂方面前,輕佻地擡起呂方的下巴,
對著他俊朗的臉又吐了一個煙圈。

  「你是不嫌我老了?」

  「不是不是,羅總這樣有風度,怎麽會顯老!」

  呂方忙不叠地解釋道,「可是我有老婆孩子的,不能……不能和您……」

  呂方滿頭是汗,他沒想到,這個平時冷若冰霜對他不假辭色的女人,居然如
此放蕩。

  「你還真單純!我就是和你玩玩,又不是讓你娶我,看把你嚇的!」

  羅總笑道。

  「給我來吧,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我是不會虧待你的!」

  羅總說著,拽著呂方,一直把他領到辦公室的里間,只見里面有一張雙人床,
和一個雙人真皮沙發。

  「愣著干什麽,還不把褲子脫了,讓我看看你的本錢!」

  羅總坐在沙發上,冷冷地命令道。羅總個子很高,穿著一條合體的黑色長裙,
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她的身材雖然有些發福,但並未走形,在貼身長裙勻稱下
顯得頗爲豐腴,臉上顯然精心花了妝,魚尾紋被很好地掩飾起來,看上去還真不
像40多歲的女人。看著眼前很有幾分熟女風韻的高貴女人,呂方的陽物也有了
反應。

  「我是被迫的,李韻就算知道,一定也能原諒我!」

  想起沈重的房貸,想起嗷嗷待哺的女兒,想起忍氣吞聲當售樓員的妻子,想
起每天起早給自己占座的岳父岳母,想起早早嫁人的姐姐,想起一把年紀還在地
里耕作的父母,呂方咬咬牙,慢慢脫下西褲,又褪下內褲,身材高大挺拔的他,
陽物也頗爲偉岸,半硬著垂在結實的大腿之間。

  「本錢不錯呀!」

  羅總笑著站起來,握住呂方的陽物,像擺弄玩具一樣漫不經心地把玩起來,
呂方感到一陣屈辱,陽物卻在羅總的亵玩下慢慢變硬。

  「你先給我舔舔!」

  看到呂方的陽物完全勃起了,羅總輕輕一笑,躺在寬大的沙發上,分開兩腿
長腿,把手伸到裙下,慢慢褪下黑色的內褲,指著大開的腿間,命令道。

  呂方一愣,卻見羅總一臉不悅地瞪著他,只好蹲在羅總的腿間,把羅總的長
裙掀起來,一直卷到腰部,羅總肥厚多毛的陰戶立刻暴露在他面前。

  「快舔呀!」

  羅總微閉著雙眼,催促道。呂方橫下心,把頭埋在羅總的腿間,伸出舌頭,
舔在羅總多毛的肉唇上。羅總顯然性經驗很豐富,肉唇已經變得紫黑,和她大腿
上白嫩的肌膚形成顯明的反差。呂方強忍反感,伸出舌頭,在羅總的肉唇中間,
賣力地舔吸著。

  「嗯嗯嗯——往里點,別光舔外面………」

  羅總臉色立刻變得绯紅,一邊低聲呻吟,一邊指揮著呂方。呂方只好扒開羅
總的肉唇,把舌頭伸到陰道口,舌尖探入肉穴邊緣,在上面的嫩肉上舔弄起來。

  「嗯嗯………真舒服…。再往上點………」

  羅總的下體很快就濕潤起來,大股清亮的淫水流淌出來,不少都流進呂方的
嘴里,呂方感到一陣惡心,舌尖上的動作卻不敢放緩,在黏糊糊的肉唇之間一下
下的舔吸著,還不時按照羅總的指令,深入肉唇上方,含住已經凸起的陰蒂輕輕
吮吸。

  「啊——」

  突然,羅總一聲長吟,身體一顫,大量淫水噴湧而出,癱軟在沙發上,大量
帶著腥臊味的淫水濺進呂方的嘴里,呂方再也忍不住,捂著嘴,赤著下身,蹲在
羅總腳下干嘔起來。

  「把上衣也脫了,躺到床上去。」

  過了一會兒,羅總站起來,一邊把脫得精光,一邊命令道。呂方一心想快點
脫身,趕緊也脫得精赤條條,然后仰躺在床上。

  羅總打量著呂方黝黑的皮膚,寬厚的胸膛,和粗長堅硬的陽物,露出滿意地
笑容,慢慢騎在呂方身上,用手扒開漲紅的肉唇,套在呂方的陽物上,慢慢沈腰,
把陽物一點點納入肉穴之中。

  「嗷——」

  羅總的肉穴雖然松弛,但很是潤滑溫暖,陽物插在里面,倒也頗爲舒服,呂
方也忍不住發出暢快的呻吟聲。

  羅總緊緊摟住呂方的脖子,一邊在他臉上亂親亂啃,一邊上下聳動著屁股,
一下下把呂方的整根陽物納入體內,一對雪白豐滿但已經下垂的乳房也上下顫抖
著,泛起一陣陣肉色的乳浪。羅總顯然很喜歡這種居高臨下玩弄男人的感覺,只
見她滿臉通紅,香汗淋漓,閉著眼睛,亢奮地呻吟,屁股一下下狠狠地猛坐,肥
臀撞在呂方的大腿上不時發出" 啪啪啪" 的淫靡之聲。突然,羅總停止了動作,
不再上下聳動,豐滿滾圓的大屁股以呂方的陽物爲中心,劃著半圓,慢慢研磨起
來,大腿拼命夾緊,陰道里的嫩肉緊緊裹住呂方的陽物。

  呂方臉上沾滿了口水,被羅總壓得喘不過氣來,又不敢抗拒,只能直挺挺地
任由羅總在他身上淫樂,陽物雖然被夾得很是舒爽,心里卻苦不堪言。突然,羅
總肉穴的嫩肉一陣陣收緊,身體陡然繃直,發出一陣陣似哭似笑的呻吟,一股股
淫水噴湧而出,直澆在呂方已經十分敏感的龜頭上,呂方也悶哼一聲,顫抖著大
腿,將大量的精液射入羅總的肉穴深處……

  「你走吧,明天我就派人去你們研究所簽合同,今天下午的事情你要是敢說
出去,可別怪我不客氣。」

  羅總赤身裸體地躺在床上,一臉不屑地看著他,冷冷地說道。呂方覺得臉上
發燒,他這才知道,羅總不過是把他當成發泄性欲的工具而已。他手忙腳亂地穿
好衣服,趕緊離開羅總的辦公室。

  「沒有不偷腥的貓,男人都一個德性!」

  羅總自言自語道。她那" 有背景" 的老公嫌他人老珠黃,早就和她分居,她
寂寞難耐,只好在外面打" 野食" ,像今天這樣的事情,也沒少干過,每次滿足
肉欲之后,都會覺得更加空虛………

  呂方回到研究所,和所長彙報了工作,然后急急地趕到地鐵站,晚高峰的地
鐵上又是人潮洶湧,剛剛經曆了激烈性愛的呂方腰腿發軟,勉強支撐到公交車站,
還好,今天他下班早,又混上了座位。車子剛發動,呂方就迷迷糊糊地進入了夢
鄉,直到電話鈴聲響起:「老公,我辭職了……」

  電話那邊,傳來妻子李韻抽泣著的聲音,呂方不禁感到異常心疼。雖然妻子
從未和他訴說過在售樓中心受到的委屈,但他也能從每天妻子心力交瘁的樣子看
出端倪來。

  「沒關系,我那個技術合作的項目談成了,還能有筆提成呢!」

  呂方說著,又想起下午的一幕,聲音一下子變得低沈下去。

  「老公,對不起,是我拖累了你……」

  李韻邊哭邊說。

  「韻兒,是我對不起你,我沒本事,讓你和我吃苦………」

  聽了妻子的話,呂方更加覺得無地自容,連忙柔聲安慰道。

  放下電話,呂方正想再睡一會兒,忽然短信的鈴聲又響起,呂方看了一眼,
不由得苦笑起來,只見手機屏幕上赫然顯示著:「河北移動歡迎你!」

                                                                              完






















0.017934083938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