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金庸逆穿越 (一)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 來自星星的我

  「你這是甚麼鬼遊戲企劃書?」肥胖的上司,將我熬了幾個通宵、厚達幾十
頁紙的心血結晶,重重地扔在辦公桌上。

  我站在老板面前,準備捱罵,不忙頑抗一下:「呃……就是我想向公司建議,
開發類似『金庸群俠傳』的單機遊戲。」

  「你剛從植物人昏迷狀態甦醒呀?單機遊戲?現在連網遊玩家都暴減啦﹗」
肥老總拿起智能手機揮舞:「我叫你企劃的是手機遊戲呀﹗給我山寨一款日本的
『D&P』出來﹗」

  拜託,是『P&D』好不好……

  「轉珠﹗抽蛋﹗課金﹗很簡單吧?你連山寨也不懂嗎?還說自己大學畢
業?」

  「可是,市場上已經有很多模彷的轉珠遊戲了……」雖然剛就業才半年,我
也有遊戲開發者的自尊的。

  「山寨又怎樣?抄襲又怎樣﹗能賺錢就是成功﹗」他重拍桌面:「我恨不得
『神抄之塔』,是我們公司抄襲出來的呀﹗」

  「都甚麼時代啦?金庸單機遊戲?你至少搞成金庸轉珠呀……嗯,想想也可
以啊﹗先轉蛋抽蒙古小郭靖,再進化成青年郭靖、最後究進做大俠郭靖……」

  「老總,做傳統RPG不行嗎?回合或即時式戰鬥……」

  「我叫你做轉珠就轉珠﹗今天星期五……你星期六日在家給我把新的企劃書
趕出來,不然你星期一就不用回來啦﹗」

**********************************

  捱完一頓臭罵,天色入黑才放工,迎接我的是一場傾盆大雷雨:「轟隆∼∼」

  回到交通極不方便的郊區房子時,我已濕成一頭落水狗。這小屋離市中心很
遠,唯一優點就是房租便宜,我微薄的薪金都能應付。

  我坐在電腦前,吃著泡面。轉珠轉珠,死肥豬老總﹗憑甚麼否決我的金庸提
案﹗他根本不知道,有多少玩家,對《金庸群俠傳》有深厚的情意結﹗

  吃完泡面,我啟動程序——其實,我早就利用工餘時間,獨力開發心目中
最好玩的金庸遊戲。每晚放工,我都會自得其樂,創造我的武俠世界。

  今晚大吃悶棍,好想轉換心情,就來首次的試玩除蟲好了……嗯,登入——

  「轟隆∼∼」屋外突然傳來一記超級雷響﹗房子燈光頃刻全滅。黑暗中,只
剩電腦屏幕還亮著。

  「吱∼吱∼」電腦彷彿漏電,猛殛我按著滑鼠的右手:「嗚哇——」

  救、救命﹗我、我觸電了……

  眼前一黑——

**********************************

  嗚……回過神來,我沒被電死?

  可是,這裡是甚麼地方?不是我獨住的蝸居呀——

  我身處的,是個藏寶庫﹗我認得這個地方﹗因為是我自己的手筆嘛——這場
景,正是我開發的金庸遊戲裡,《鹿鼎記》的部份,滿州第一勇士鰲拜的鰲拜府
藏寶庫﹗

  見鬼了﹗難道我剛剛觸電暈了,在作夢嗎?還是,我『穿越』到自己編寫程
序的金庸遊戲裡了?如果是後者,原因也太爛了吧?打個雷,男主角就被吸進電
腦遊戲世界?這簡直是網路手槍色文,心急的作者想盡快入局的寫法啊……

  我捏一下面孔,卻醒不過來。這究竟是夢,還是穿越?不管了,既來之,則
安之,就當在做夢玩遊戲——

  場景簡陋的藏寶庫裡,只有一個寶箱。我想起自己對遊戲的設置,動手開啟
寶箱——

  『登登登登登∼∼』RPG遊戲打開寶箱的音效響起,眼前的空氣中,憑空
浮現了幾行文字:「得到:鰲拜匕首、鰲拜寶衣、四十五萬兩銀票。」

  我拿出寶箱裡的匕首、寶衣、銀票……想起來了,這是我設定的《鹿鼎記》
部份,玩家幫忙韋小寶在大牢裡殺掉鰲拜後,再來鰲拜府抄家時,得到的獎勵。

  我將金庸筆下那件『黑黝黝的背心,入手甚輕,衣質柔軟異常,非絲非毛,
不知是什麼質料』的寶衣,穿在T恤上;再將那柄在原著裡,救了韋小寶好多遍
的削鐵如泥匕首,連同鯊魚皮套子,插在牛仔褲後袋,系統音效及文字又出現
了——

  「已裝備鰲拜匕首,破防率100%。已裝備鰲拜寶衣,防禦力UP。」

  哈,在遊戲裡裝備自己設計的道具,感覺真不錯……但是,下一步呢?

  這藏寶庫竟沒有出口,四面都是牆。當然了,我都未把遊戲開發完,不少場
景、情節都是獨立的,未連結到主程式上……

  沒有出口,那我要困在這裡嗎?不,為了方便測試除蟲,我準備了瞬間移動
道具,可以自動將玩家帶到下一個主線任務——

  「使用『瞬間移動捲軸』。」光芒開始將我包圍……唔,想想我也真不嚴謹,
武俠遊戲居然出現瞬移捲軸,要不改名做『奇美拉的翅膀』?

  話說回頭,下一個場景會是甚麼?我正在走韋小寶的劇情線嗎?

**********************************

  「瞬間移動完成,到達御書房。」光芒一下子就將我轉移……嗯,御書房?
抄完鰲拜家,來向康熙稟告嗎?

  光芒盡散,但我身前處的御書房,卻像個戰場一樣﹗地上各處,竟有多名被
打死浴血的小太監﹗

  我前方幾尺開外,正有一個高大健碩、身穿清朝官服的背影,跟兩個落於下
風的少年打鬥……

  我懂了﹗這是康熙、韋小寶在御書房,想收拾鰲拜的劇情﹗要打倒鰲拜,玩
家就要將關鍵道具『唐代青銅香爐』交給韋小寶,讓他將香灰撒入鰲拜眼睛,觸
發勝利條件……

  怎麼搞的?怎麼我抄鰲拜家在先,才發生這擒鰲拜之戰?時序全錯啦﹗難道
是因為遊戲未完成,再加上剛才打雷的緣故,令一切都混亂起來?

  更要命的是,我環顧御書房,果然沒有甚麼『唐代青銅香爐』——因為我覺
得是重要道具,3D建模想搞好一點,還在設計中——換言之,這部份的遊戲會
有BUG,我這玩家,絕對無法幫康熙、韋小寶打倒鰲拜……

  我突然出現,更錯誤地吸引了這兩個NPC的注意力——混戰間,鰲拜背向
我,但面朝我這邊的康熙、韋小寶,卻見到我這個不應存在的傢夥:「小玄子﹗
是你的幫手嗎?」「不是﹗」

  「哇﹗」可憐的韋小寶,因我而分神,立刻被鰲拜看準時機,一拳重重打中
胸口,飛退開去,撞在牆上,吐血倒地暈了﹗這下子,就算我憑空變出『唐代青
銅香爐』也沒用了,因為關鍵角色身上都顯示『戰鬥不能』的字樣……

  「皇上﹗你還有太監活著?」鰲拜打飛韋小寶後,轉身面向我。他的樣子是
我繪畫的,是個一臉凶相的巨漢:「那老臣就也教教他『摔跤』吧﹗」

  喂,我是本遊戲的創作者耶……哇﹗他一拳就打過來——

    「碰﹗」既是滿州第一勇士,我將鰲拜戰鬥力設得滿高的,也像韋小寶般被
打飛開去。拳力很重,但出奇地只痛不傷,胸骨竟沒碎裂……

  我一摸身上寶衣……多得『防禦力UP』﹗是它救了我﹗這背心在原著中可
是又幫小寶擋掌、又替小寶捱劍的。

  鰲拜快步趕來,右手捏住我頸項,將我整個人離地舉起:「是我的寶衣?」

  「你怎得來的?」看見我身穿他的寶衣,這個新手任務的中頭目,愕然起
來……嗚﹗頸骨快被他握碎了﹗制作者死在自己的遊戲裡?太可笑了吧……
不﹗除了寶衣,我褲袋後不是還有那一柄——

   削鐵如泥、破防率100%的匕首﹗乘著鰲拜詫異之際,我右手後伸,拔
出匕首,刺入他沒防備的喉嚨——

  鰲拜滿面難以置信,雙手按著噴血的頸項,仰天倒地:「旦∼旦∼旦∼玩家
打倒鰲拜了﹗」

  我跌在地上,看著染血的匕首……感覺好真實﹗看來在這遊戲裡,我會痛,
也會死?

  除了韋小寶、鰲拜,少年康熙活像亦有自己的人工智能,對我的突然出現,
有所反應:「你是甚麼人?來自何處?」

  總不好說我來自遊戲外的世界吧?我來自、來自……

  「我來自……星星﹗」說到『來自』,剎那間,我只想到早前大紅的韓劇:「我
叫……都敏俊。」

  「都敏俊?」不愧是一代明君,鰲拜才死在腳下,玄燁已冷靜過來,對我
似有戒心:「是誰派你來守護朕的?太后嗎?」

  我是你的造物主,你以為我是壞人?太后?太后才是壞人啦﹗

  我爬起來,手放背後,努力裝出高手的招牌式站姿:「皇上,真太后被困在
慈寧宮的密室內﹗如今這個,是反賊『神龍教』中人,請你小心﹗」

  康熙皺眉不信,我要減低自己的嫌疑,就要提升權威性:「請皇上相信我﹗
先皇尚在人間,於五臺山修佛,遣派我這少林寺第十九銅人,前來護駕。」

  「甚麼?父皇未死?」我見玄燁動搖了,便再下一著,遙指暈在地上的韋小
寶:「我得悉很多陛下不知道的事情﹗譬如這個小桂子,並不是太監,本名叫韋
小寶。」

  康熙將信將疑,走過去扒下韋小寶的褲子。嘩,這遊戲是變得怎樣了,男N
PC能脫男NPC的褲子,而且當真有陰毛和小雞雞……

  反正鰲拜都被我殺了,這《鹿鼎記》新手任務都全破啦,一不做二不休,我
索性道破一切,大過生神仙般的預言癮:「韋小寶以後將會加入反清復明的天地
會﹗更會騙去建寧公主的貞潔﹗如何處置他,就請皇上自行定奪啦﹗」

  話說,都說了這麼多,戰鬥後的劇情對話都該完結了吧?怎麼還不宣佈過關
的?

  此時,康熙看不見,只有我看得見的系統文字,浮現提醒:「玩家請割下鰲
拜的頭顱﹗玩家請割下鰲拜的頭顱﹗」

  我可沒有定出這樣子的過關規舉……但看來不這麼辦,就無法推進劇情。我
唯有硬著頭皮,慢慢用匕首將鰲拜的首、身分家……哇,好血腥……

  康熙奇怪:「你割下鰲少保……鰲拜的人頭何用?」

  我亂說一通:「哎……拿去五臺山,向先皇證明,我已救了皇上。」

  一割下鰲拜首級,第二卷瞬移捲軸就自行發動,發光開始帶走我。我匆匆向
吃驚的玄燁,再丟下一句:「呀﹗你要『永不加賦』呀﹗」

**********************************

  瞬移光芒中,我伸直右手,只拈著鰲拜的辮子,讓他遠離我……真嘔心……
我那有要求玩家割下他的人頭啦?這遊戲系統自己發展起來了嗎?

  話說回頭,有甚麼劇情需要用鰲拜首級來觸發的?難道是拿去給陳近南,因
此拜師加入天地會?

  光芒消散,我已不在御書房,而在一間小小的花廳之中。前方有一個全身縞
素的少婦,坐在椅上。

  這少婦約莫二十六七歲年紀,不施脂粉,臉色蒼白,雙眼紅紅地,顯是剛哭
泣過來:「亡夫姓莊,都敏俊相公手刃奸相鰲拜的經過,能跟小女子一說嗎?」

  姓莊?鰲拜?喔﹗她是莊家三少奶﹗這裡定是河北深山,那間莊家大屋吧?
吳之榮告發、鰲拜操辦的《明史》一案,也成了遊戲的一環?

  顯然我殺死鰲拜,劇情就變成此事天下皆知了,我完全取代了韋小寶的角
色……嗯,那接下來的打倒鰲拜的勝利獎勵,難道就是——

  『玩家將鰲拜首級交給莊家三少奶。』

  NPC莊夫人,立時照本宣科:「我想送恩公一件禮物,務請勿卻是幸。」

  「雙兒,出來見過都恩公。」聞聲步出者,白衣清裝,作丫鬟打扮,大約十
三、四歲年紀,頭挽雙髻;一張雪白臉龐,眉彎嘴小,笑靨如花……嘩﹗是《鹿
鼎記》裡的雙兒耶﹗那個貼心、溫柔、服侍周到、近乎唯命是從的可愛蘿莉啊﹗

  「這小丫頭雙兒,跟隨我多年,做事也還妥當,我就送了給恩公,請你帶去,
此後服侍恩公。」

  「玩家要帶走雙兒嗎?」

  當然是打包帶走啦﹗嗯,且慢,雖然是NPC,莊夫人這種過場角色先不
論,但這遊戲裡的重要人物,好像都有自己的思想靈魂。我還是應當尊重雙兒的
感受——

  還好我遊戲劇本都是自己寫的,韋小寶的對白全部記得。我便看著雙兒,見
她一雙點漆般的眼中流露出熱切的神色,笑問:「雙兒,妳願不願意跟我去?」

  雙兒低下了頭,細聲道:「三少奶叫我服侍相公,自然……自然要聽三少奶的吩咐。」

  韋小寶……不,都敏俊道:「那妳自己願不願呢?只怕會遇到危險的。」

  雙兒道:「我不怕危險。」
  
  當真想像玩H遊戲般狂按滑鼠,讓對話快進啦……我微笑道:「妳答了我第
二句話,沒答第一句話。妳不怕危險,只不過夫人將妳送了給我,妳心中卻是不
願意了。」

  雙兒道:「夫人待我恩重如山,相公對我莊家又有大恩,夫人叫我服侍相公,
我一定盡力服侍公子。公子待我好,是我命好,待我不好,是我……是我命苦罷
啦。」

  我哈哈一笑,道:「妳命很好,不會命苦的。」雙兒嘴邊露出一絲淺笑。
  
  莊夫人道:「雙兒,妳拜過相公,以後妳就是都相公的人了。」

  雙兒擡起頭來,忽然眼圈兒紅了,先跪向莊夫人磕頭,道:「三少奶,我……
我……」說了兩「我」字,輕輕啜泣。

  莊夫人撫摸她頭髮,溫言道:「都相公少年英雄,年紀輕輕便已揚名天下,
妳好好服侍相公。他答應了待妳好的。」

  雙兒應道:「是。」轉過身來,向我盈盈拜倒。

  我道:「別客氣!」扶她起來……咦?原作是韋小寶打開包袱,取出一串明
珠,當見面禮……以後再買吧,我都有四十五萬兩銀票在手了﹗

  「溫馨提示:響應文化部河蟹,玩家每日只許遊玩一小時。強制登出——」

  「相、相公?」剛被我扶起的雙兒,眼看著我被電光吞噬——

**********************************

  再次睜開眼睛,我面對的是一片藍屏的電腦。

  沒有甚麼康熙、韋小寶、鰲拜……我是坐著睡覺,在作夢吧。可惡﹗才剛得
到雙兒加入做同伴﹗這好夢怎麼不做長一點……

  背後忽然響起嬌柔動聽的少女聲音:「相、相公?」

  我扭轉油壓椅,眼前居然站著一個活生生的——雙兒﹗

  雙兒不安地環視我廿一世紀的現代房間,江南口音,語帶惶惑:「這裡是……
甚麼地方?」

  我站起來,一碰雙兒的小手,有實體、有溫度,不是幻覺,她是個真人﹗我
不單穿越到遊戲裡,還將遊戲中人,帶到現實來?如果一般回到古代是穿越,那
我這豈不是……『逆穿越』?

  我安撫雙兒,在沙發上坐下:「雙兒妳別怕,這裡是我家,跟大清是不同的
地方,以後我慢慢解釋給妳聽。」

  「嗯……」雙兒似乎放心了一點,突然想站起來:「喔﹗雙兒失禮,應該公
子你坐,我站著侍候你。」

  我真想噴淚了﹗都二零一四年,上哪裡找來一個真心當你主人的蘿莉中式女
僕?

  「雙兒,在我家……不必拘禮。」我拉著雙兒的手,不讓她起身。她的小手
好滑溜﹗我雖已二十多歲,但還未初戀,連女生的手都沒牽過……更別說初
吻——

  我想起韋小寶的伎倆:「雙兒,鰲拜已除,大功告成……」

  「親個嘴兒——」我突襲地一吻雙兒小嘴,她不及閃避,只道我跟她玩耍,
嘻嘻一笑:「相公你是少林寺第十九銅人大英雄,也這麼胡鬧。」

  成功了﹗我的初吻﹗果然是金庸世界裡,最好相與的雙兒啊﹗女生的嘴唇,
果然好柔軟﹗雙兒身上還微泛香氣,這就是所謂的處子幽香?

  單只輕印唇片、嗅著體香,我的牛仔褲褲襠已高高隆起——今晚之前,我還
是個只能靠看AV打手槍的處男。但說不定,我今夜終於有機會……轉大人了?

  我都把雙兒帶來現實世界了﹗我……都敏俊都取代韋小寶啦﹗那她願意給
韋小寶的,都會願意給我吧——

  年輕男人的正常需要,驅使我雙手按住雙兒兩肩:「雙兒,相公想要妳﹗」

  「相公,你想要甚……」我一下子將雙兒推倒在沙發上。撇除玩H遊戲,這
是我第一次推倒女生——

  「啜……」我趴在雙兒身上,模仿AV看過的前戲,湊嘴吻她小巧的前額;
我婆娑她烏黑油亮的雙髻,秀髮滑如絲般。

  「相公……」雙兒年紀雖小,但女家兒隱約知道我不是鬧著玩,而是另有所
圖,乖巧地沒掙扎,只羞著婉拒:「男女授受不親……」

  我一手撫著雙兒俏臉,另一手摸她貝耳,吻弄吹氣:「這裡不是大清,沒關
係的……」

  「哎……」雙兒被我騷擾耳朵,低呼一聲,彷彿沒了力氣,連話也說不成。
AV的步驟,真的管用﹗我繼續輕吻她弧度漂亮的耳殼、耳洞……

  再次吻向雙兒櫻唇,今次我伸出舌頭,舔濕唇間,她緊張呼氣:「相公,雙
兒雖跟定了你……但無名無份,我們應……相守以禮……」

  我沒回答,反趁著雙兒開口說話,乘虛而入——輕啜唇片,舐著丁香小舌……
幾分鐘前才初吻的我,現在已在濕吻女生。

  雙兒的紅唇好軟,呵氣如蘭;舌尖暖暖的,連口水也甜甜的……我褲裡的東
西更硬了,我想要雙兒更多——

  我鬆開嘴巴,未解人事的雙兒,軟癱在沙發上小口喘氣。我繼續向下,蜻蜓
點水般淺吻她精緻的下巴、纖細的脖子;然後,兩手首度摸上她的白色清裝丫環
服——

  隔著白衫,裡面應該還有一件薄薄的肚兜吧?我雙掌感受著少女雙兒剛發育
的微乳,應該是B罩杯?一手盈握,大小剛好,軟綿綿,熱哄哄……

  「相公,你別這樣……」雙兒就是好,我在衣服外亂摸,她都沒生氣、沒推
開我,只一味勸說:「三少奶有教我,女子要被明媒正娶,拜天地,才可以跟丈
夫……」

  「洞房?」我在兩件衣物外摸索,終於找到雙兒小小的乳頭,姆食二指,隔
布握捏:「雙兒,相公這裡,跟迂腐的大清不同,男女嫁娶前,都可以隨意洞房
的。」

  「怎、怎可以……呃﹗」初嚐男子把玩,小雙兒敏感的乳頭,幾下子便在衣
服裡微微凸起,兩腮羞急得緋紅,模樣好可愛∼∼

  我更忍不住了,想脫下雙兒的上衣。但清裝就是麻煩,領口、衣襟都是紐扣,
紐門又結實,好難鬆開……

  此路不通,我另覓他法,右手想從白衣下襬,潛入衫內;左手同時觸及白褲
褲頭,想將它扒下……熊熊慾火,教我想剝光雙兒,然後——

  然後,忽然就沒有然後了﹗我的小弟弟還硬著,但全身卻動彈不得?不、不
是馬上風吧?我才二十多歲,正想破處,就出師未捷身先死?

  「相公,抱、抱歉。」我眼珠倒是還能動的,俯望身下被我壓著的雙兒,她
右手食中兩指,捏成劍指,點中了我腰間:「雙兒……點了你的穴道。」

  我都忘了雙兒懂一點武藝的﹗還常常幫韋小寶點人穴道﹗

  雙兒髮髻微亂,冒汗臉紅,怯生生地仰視我:「相公你這樣子……雙兒會怕
的。」

  是封穴阻止血液流通吧?我下面逐漸軟掉。慾念一去,冷靜下來,忽然覺得
很對不起雙兒——我真是人渣,才剛認識不久,就推倒人家,她當然會點我穴自
保清白吧……

  「雙兒,是相公跟妳說對不起才對,是我太過火了。」我誠心跟雙兒道歉。
不管她是小說人物,還是遊戲角色,現在於我眼前的,可是一位嬌滴滴的小女
生……

  「相公不用跟雙兒賠罪。」雙兒感受到我的誠意,嬌羞垂眼,話鋒一轉:「雙
兒已是你的人,早晚會……」

  好雙兒﹗沒惱我,還暗示以後會有戲的﹗我都感動得想淚奔了,嗚嗚……

  我情真意切:「雙兒,相公一輩子都會好好對妳的。」

  雙兒亦眼神堅定:「雙兒也會……一輩子侍候相公。」

  我終於有女朋友啦﹗一個晚上,初吻、初戀,同時達到﹗YEAH﹗

  「相公,我們還能回大清嗎?」

  「應該可以的。」電腦只是藍屏,又沒爆炸,說不定已經從此接通遊戲的世
界……

  那麼,說不定除了雙兒,我還可以遇到其他金庸女角——小龍女、黃蓉、趙
敏……個個性格不同,但各有各的美態……

  一念及此,明明被點了穴道,下體竟又硬了……

  「雙兒,相公答應妳,不會再亂來的。妳先解開我穴道……然後……再讓相
公……輕輕的……碰妳幾下?」

  雙兒雖是古人,絕對不笨,羞笑搖頭,模樣可愛極了——

(待續)






















0.019170045852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