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其他故事]唇舌之交(七)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前文鏈接:

唇舌之交(一、二)
http://www.jkforum.net/thread-5728300-1-1.html

唇舌之交(三)
http://www.jkforum.net/thread-5731532-1-1.html

唇舌之交(四)
http://www.jkforum.net/thread-5735336-1-1.html

唇舌之交(五)
http://www.jkforum.net/thread-5738161-1-1.html

唇舌之交(六)
http://www.jkforum.net/thread-5741464-1-1.html



第七章


    神婆接著範夢茹說:“每月一次的中祭是家裡所有人,包括結為配禮的兩家的女人要在每個月的最後一天的晚上彼此首尾相連,互相舔生殖器來做‘中祭‘,而所謂的年度’大祭‘則是在每年的最後一天,全鎮的人都要聚集到鎮上的祖娘神廟,在我的帶領下,大家一起做‘禮祭’,就是所謂的‘大祭’,當然場面是非常宏觀的。如果中祭或者大祭當天來了月經,不能參加禮祭,則過後要‘補祭’,也就是來找祖娘神地上的代表---神婆我,來‘補祭’,方法就是親自為我做禮祭,那天你們來看到的女人其實就是在做補祭,當然,如果向祖娘神請願,也可以對我行‘禮祭’”


    說到這裡,劉旖莉突然奇怪,問範夢茹道:“夢茹,為何在你家沒有看到你媽媽和姥姥的‘配禮’呢?”


    範夢茹聽過後莞爾一笑,說:“其實不是到了18歲就一定要‘配禮’的,因為媽媽可以跟自己的女兒結為‘配禮’”


    “這樣啊。”劉旖莉總算解開了自己心裡的一個謎團。


    這時鎮長突然接到電話,說了幾句就出去了。神婆應該是因為喝多了酒,饒有興致地繼續說道:“至於我們這裡表達愛意的方法呢,就在於屁眼,在兩個人結為‘配禮’當天的儀式上,就有互相舔屁眼作為愛證的儀式,象徵著兩個人在身心上聯合,齊心來祭拜祖娘神。不過有一點是要注意的,那就是在舔屁眼之前,一定要先舔屄,而且如果舔過屁眼之後,要漱口才能再舔逼,因為屄是獻給祖娘神的祭品,是不可被玷汙的。”話說到這鎮長又急衝衝地趕了回來。對神婆說道:“今晚林家的姑娘要和沈家的姑娘結為‘配禮’,我們趕緊好好準備一下。”說罷又出去忙了。


    神婆轉過頭來,對劉旖莉說:“正好你們可以觀看一下這個儀式。”範夢茹也點頭道:“是啊,我這麼多年,還沒有看過一次正式的‘配禮’呢。”


    “那就晚上的時候一起去,到時候我叫你們,先各自準備準備吧。”


    “好的。”劉旖莉和范夢茹齊聲答道。


    說罷幾個人離開了桌子,各自忙去了。


    傍晚時分一行人來到神廟,準備見證一對新的“配禮”。鎮長講完開場白後,神婆走上去,坐在一張點綴輝煌的深色暗木座椅上。這是鎮長宣佈:“配禮雙方向祖娘神獻請安禮。”


    於是兩個身穿那種黑底粉色條紋的長袍的女孩兒,大概都是18歲,從苗條的身材和緊致細膩的皮膚,清修的面龐和那雙清澈的眸子可以看出,她們都是純真而虔誠的祖娘教女子。只見她倆走上臺階,跪在神婆兩腿間,紛紛脫下自己的長袍,露出年輕婀娜的身姿,然後兩個人開始一同為神婆獻“請安禮”。劉旖莉心想兩個人一起應該就是象徵著同心協力吧。之後鎮長宣佈:“配禮雙方獻常禮。”對於這裡一般的女人來說,配禮之前一般不用獻常禮,所以這應該是她們兩個第一次常禮。看到她們兩個在台前的床上津津有味地品嘗著彼此的屄,劉旖莉也感覺自己的下身有些濕潤,轉頭看看範夢茹,她也是面色紅潤,嘴裡喃喃著說這些什麼。接下來就是配禮雙方的“內禮”了。只見互為配禮的這兩個女子彼此側身,形成側位69狀,互相枕著對方的大腿,雙手抱著對方的屁股,深情地用口水來滋潤對方,用舔吸和深吻對方的排泄器官---屁眼,來表達自己對對方的愛。


    在這小村莊的最後一晚,範夢茹和劉旖莉把這最後的世外桃源時光獻給了對方,此刻她們兩個正抱著彼此的屁股,枕著彼此的大腿,像嬰兒吮吸母親的乳頭一樣吮吸著對方的屁眼。范夢茹舌頭在劉旖莉的屁眼裡攪動著,時不時得猛吸一陣,把劉旖莉直腸末端吸出肛門,再裹一番,弄得劉旖莉非常舒服。劉旖莉也用力把舌頭插入範夢茹的直腸,在直腸內壁上舔弄著,時不時帶回一些範夢茹的糞渣。這一夜就在兩人淫蕩的呻吟聲以及吮吸屁眼的滋滋聲中悄然流過。


     第二天兩人回到了公司,得知響馬哥在風怡大酒店,二人趕到後推開門,眼前的一幕立刻抓住了兩人的眼球。床上一個女人正被夾在中間,響馬哥在上面插著她的屁眼,而下面的一根雞巴也在女人的陰道裡快速抽動著。響馬哥聽到門有響動,回頭一看是劉旖莉和範夢茹來了。便把雞巴從女人的屁眼裡拔出來,下了床,一邊走向兩人一邊說:“二位回來了,相比是帶來了‘佳音’吧?“


     劉旖莉趕忙賠笑說:“哪裡敢辜負馬總的厚望呢。”


    “這位是曲纓老師。”響馬哥回身指了指床上,這下劉旖莉和範夢茹的眼睛再次睜大了,只見床上的二人已經停止了唇舌激吻,女人直起身來,坐到一邊。劉旖莉和范夢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下面抽插著女人的,居然是一副女人的身材,但是兩腿間卻頂著一根碩大的雞巴。


   “你們好啊。”曲纓一邊從陶醉的神情中緩過神來,一邊沖劉旖莉和範夢茹微微一笑示意。


    “曲纓老師是公司企劃部的元老了,相比你們以前也有所耳聞,今天得以在這相見,就一起快活一把。”響馬哥把手搭在劉旖莉的肩上,向下稍稍用力,示意劉旖莉,於是劉旖莉就低下身,跪在響馬哥跨前開始裹雞巴。而一旁躺在床上的曲纓則示意範夢茹過去,範夢茹上了床,這才發現此刻給曲纓舔雞巴的女人,也就是剛才被二人操的那個女人,居然是張伊蕭。還沒等範夢茹發問,曲纓已經把雞巴插進了範夢茹的嘴裡,範夢茹一邊吸吮著雞巴,一邊用眼角的餘光偷看著張伊蕭,張伊蕭眼神黯淡,此時正用兩手揉捏著自己的豐滿的奶子。舌頭在嘴唇處輕舔著,發出誘惑的呻吟聲。曲纓左手摸了一下張伊蕭的奶子,張伊蕭也爬到曲纓的雞巴前,張嘴開始舔,並從範夢茹口中接過雞巴吸吮。范夢茹疑惑張伊蕭究竟認沒認出自己來,於是又用舌頭頂開張伊蕭的嘴,兩人同時開始吸吮龜頭。


    另一邊響馬哥正在沙發上仰面躺著,劉旖莉用屁眼坐在響馬哥的雞巴上,扭動這腰肢,兩人開始肛交。曲纓也一把把範夢茹按倒在床上,操起她的屄來,張伊蕭則在一邊邊看邊手淫。不多時,響馬哥一聲低沈的呻吟,把精液一股一股地射進了劉旖莉的直腸。而這邊曲纓也從範夢茹的陰道裡拔出雞巴,射在了張伊蕭的臉上。


    雲雨之後,範夢茹見張伊蕭去衛生間清洗身子,便也跟了進去,張伊蕭在給浴缸注水,範夢茹一把從後面摟著張伊蕭。


    “伊蕭,你怎麼了,你怎麼不看我。”張伊蕭定睛一看,這才發現是範夢茹,於是大驚失色,不過她也很快地調整了情緒。


“夢茹,我現在的樣子你也看到了,我想我多說無益,不過我也有我的苦衷,也希望你能夠理解吧。”


    范夢茹把張伊蕭的身體轉過來,讓她坐在浴缸邊緣上,自己俯下身去,輕柔地分開張伊蕭那雪白的雙腿,望著她那被幹的紅腫的陰部,范夢茹一時竟不知道說什麼,只是愛憐地輕舔起來,張伊蕭的陰部很鹹,一定是剛才流了很多淫水,範夢茹把這些清理乾淨,站起身來,摟住張伊蕭的脖子,開始跟她接吻。兩個人又好像回到了幾個月前那種彼此相愛相親的感覺。


    劉旖莉得到了此次的大單,但她沒有向響馬哥說明事情的詳情,響馬哥答應她說以後讓她做銷售部的大頭,直屬李芝津管理。劉旖莉聽到這話,心想這下自己的地位有了保障,但是想到又要對付李芝津這個女人,心裡也不是特別痛快。
但是馬上回應響馬哥道:“放心吧馬總,我肯定不會讓你失望。”之後眾人一行離開了風怡大酒店。


    本來以為這是事件告一段落,範夢茹以為自己可以歇一陣子了,不過沒想到自己回到村子的消息不脛而走,範夢茹的同父異母的妹妹---范夢菲在幾天之後給範夢茹打了電話,電話裡說的簡短,大概意思是說聽說姐姐在市里混出了寫名堂,想讓範夢茹給她托托關係安排個工作。範夢茹一定到這腦袋就大了,她這個同父異母的妹妹范夢菲從小就沒念過什麼書,一直都是在社會上鬼混,以前當過陪酒小姐之類的接待型工作,就因為範夢菲長得還不錯,一張明媚可愛的瓜子臉,一頭濃黑的流水般的秀髮,身材也是範夢茹那種苗條型的,不過呢,皮膚要比范夢茹白很多,這樣就增添了她幾分姿色,話說女人一白遮百醜嘛。


    範夢茹把這事跟劉旖莉提及後,劉旖莉說最近趙瑩的薩菲特會館正在招收新一批服務小姐。範夢茹連聲叫好,就把範夢菲帶到了趙瑩那兒。話說趙瑩把“薩菲特”會館達理的有條不紊,第一批招收的十個服務小姐已經基本培訓成型,技術過關服務到位,眼看著已經供不應求了,沒想到當今社會開房,愛好同性的女人其實數量不少。所以這次準備再招十二名服務小姐。


    趙瑩第一次找的服務小姐基本都是從南方的落後山區或者是農村買來的,大多屬於賣身替父母還債那種,買來之後就完全收趙瑩她們的擺佈了,通過訓練挑選出各自的特長,還有一些沒有什麼這方面天賦,訓練又沒有太大成果的,乾脆就訓練做“極致表演了”,上次的十個人中就有兩個做了“極致表演”,所謂的極致表演,就是一些總口味的節目,比如飲尿,吃屎,拳交等,不過聽說最近趙瑩又出了新花樣,供一些口味重的顧客作“馬戲”觀賞。


    幾天之後經過範夢茹的斡旋,她的妹妹范夢菲就被招到了趙瑩的薩菲特會館,在成為正式職員之前要進行一段時間的培訓,為此範夢茹除了托關係聯繫了趙瑩,又托關係找到了薩菲特會館主管員工培訓的主管邵敏。這邵敏三十中旬,是個成熟女人,紮著一條馬尾,化淡妝,顯得眉目清晰而有神,她經常穿這一套運動背心和運動短褲。范夢茹為了自己的妹妹范夢菲少受欺負,可沒少在邵敏身上下功夫,送禮啥的自不用說,就是邵敏的屄和屁眼,範夢茹也沒少舔。


    把范夢菲交給邵敏那天,範夢茹又叮囑了邵敏幾句,邵敏說:“放心吧,虧不了她。”一邊領著範夢菲走了。范夢茹望著妹妹遠去的背影心想:只能祝她好運了,幹這行的,哪裡又有輕鬆的呢。


    邵敏把範夢菲領進會館地下的員工住宿區,帶她進入一個套間,這個套間的格局是六個臥室、兩個洗手間以及廚房和洗衣間。進入客廳的時候,範夢菲發現已經有其他好多個女孩兒坐在沙發上等候了。於是範夢菲也坐到了沙發的一角,跟旁邊的女孩兒明媚的微笑一下,算是見面的招呼。眾女孩兒圍繞茶幾做定後,邵敏搬了一張椅子坐在她們面前,開口對她們說,


    “丫頭們,以後我就這麼稱呼你們,相比你們已經知道我是專門負責培訓你們的主管---邵敏,以後請你們稱呼我為‘老媽’,知道了嗎?”


    “知道了。”眾女孩兒齊聲答道。


    “好,非常不錯。那麼你們也應該知道你們是來幹什麼的吧?”


    幾個女孩兒面面相覷,表示出費解。


    “不知道也無所謂,今後就會漸漸知道了,不過在這裡我勸你們一條,那就是你們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服從,凡試圖抗拒的,都不會有好果子吃。咱醜話說在前面,你們上一屆的丫頭裡面有幾個剛開始很不聽話,所以她們得到的是相應的刑罰。”邵敏回身打開電視和DVD機,畫面上出現一個女孩,左右手手腕分別與左右腳腳踝綁在了一起,整個身體呈W型,仰面朝天。而她的屁眼正被一個呆著假雞巴的機器抽插著,女孩兒的嘴被塞住,發出嗚嗚的哽咽聲。看到這個場面在座的女孩兒都發出驚呼。


    “看到了吧,這還是輕的,不想這樣就要好好聽話,懂嗎?”邵敏厲聲詢問到。


    “好。。好。”女孩們一刻也不敢怠慢,立刻回應。


    “很好,下面我簡單講一下我們要訓練的各項內容。因為我們是專門為女性客戶服務的,所以女同性技巧是主要的培訓內容,你們這十二個人是主要進行性服務的,所以叫S班。另外,因為喜歡觀賞‘馬戲’的顧客也在逐漸增多,所以會館這次又額外招了八名丫頭,與之前的兩個丫頭組成表演‘馬戲’的C班,不過你們之間也不是現在就完全決定要做什麼,這要看你們平時訓練的表現和 成果。具體的細節以後會提及,另外,因為我們會館目前成立不久,規模並不大,很多都是靠那些老熟人以及她們宣傳招攬來的顧客,所以你們在給客戶服務時最好也能適當得做一下宣傳,當然,你們自己優秀的表現就是我們給會館最好的宣傳。”


    之後邵敏給大家發了一份表格讓她們填寫,範夢菲環顧一下,發現跟她一起的還有11名女孩兒,大概她們這12個人就是這一批S班的成員了。她低頭看看表格,裡面有各項內容,第一個是取名,從事該項事業的當然很少使用真名,於是她寫下了“小菲”,還有一些健康相關的問題,比如“家族遺傳病”、“月經期”等等,另外還有一些令這些女孩兒瞠目結舌的問題,比如“是否舔過女人的屄”、“是否舔過肛門”等等這類暴露的與性相關的話題。這些女孩兒大多來自封閉的農村,大多是因為家裡缺錢自己才豁出去來城裡做事的,之前哪裡接觸過這寫開放的思想,不過這也是暫時的,之後的日子她們會徹底拋棄這些矜持和害羞,真真正正地成為一名“性工作者”。


    大家填寫好交還給邵敏。邵敏拿過一邊自己查看後,把12個女孩兒兩兩一對分成了六組。


    “我按照你們的經期給你們分成六組,每組的兩個人你們今後無論在學習上還是生活中都是一組,另外,我對每一組都有一個要求,那就是從今開始,你們每一組的兩個人都是情侶,記住了,你們要跟對待戀人一樣的對待跟你一組的丫頭。”


    “戀人?情侶?”大家似乎都沒能反應過來。


    “沒關係,你們先牢牢地記住這一點,具體的以後你們就慢慢體會到了。”
說完邵敏讓6個組的女孩兒分別回到房間整理了。范夢菲跟一個叫婷婷的女孩一組,婷婷身高大概一米六二,身體比較豐滿,皮膚稍稍有點黑,不過五官很周正,尤其是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有魅力。婷婷來自西部的一個偏遠的小鎮,因為母親得了重病沒錢醫治,自己就下定決心來到城裡來打拼來為母親掙錢看病,正巧遇到了邵敏,就被招進來了。


    “哎,婷婷很有決心呢。“

    “那你呢小菲,你為什麼來這裡呢?”婷婷問範夢菲。


    “我啊?我是因為厭倦了之前的工作的生活,像體驗一下特別的。”範夢菲沒有將自己的關係說出來,刻意吧編造了一個理由。


    “哦,這樣啊。”未經世事的婷婷簡單的相信了。


    兩人收拾安頓好了之後,大家就都來到了客廳集合。首先要進行體檢,邵敏帶著大家來到了拐角的醫務室。醫務室裡面坐著一個女人,應該就是這裡的醫生,叫蘇豔麗,是公司人事部部長蘇豔玲的姐姐。雖然蘇豔麗跟蘇豔玲是姐妹,可是從體型上來看可是認不出來,沒沒蘇豔玲長得嬌小秀氣,而蘇豔麗則是長得人高馬大,體態豐盈。披著跟蘇豔玲一樣的小波浪卷髮,可是神情卻神奇過蘇豔玲幾分,尤其是那油光發亮的腦門,就透漏出一絲幹練的神氣。邵敏跟蘇豔麗寒暄幾句後,回頭對女孩兒們說:


    “大家一個一個來,大家先去衛生間把下面清洗乾淨,今天就體檢這一項活動,體檢完畢的丫頭可以自行在生活區熟悉一下,不過不可以出會所,有問題跟我彙報。”說完就離開了醫務室。女孩兒們洗過下體後,按照編號在醫務室門口坐著,一個一個地進去進行檢查。範夢菲排在中間,好奇的向醫務室裡面張望,不過這個醫務室的門和窗戶的玻璃都是磨砂的,根本看不到裡面的任何景象。等待期間前面的女孩兒進進出出,有的出來時沒任何表情,其餘人向她問起,她也是一言不發;有的出來後眼角濕潤,抽泣哽咽著,像是哭泣過;還有的出來後興高采烈,說是終於可以去活動活動了。


    終於該範夢菲了,她滿懷好奇的走進醫務室。蘇豔麗坐在辦公桌後草草寫著什麼,看見範夢菲進來後用她那粗獷而有磁性的聲音問道,“小菲是吧。”


    “恩。”


    “把衣服脫光,躺在那張臺上。”


    範夢菲脫光了衣服,放在旁邊一個小框子裡,然後躺在那張累死婦科檢查臺上,分開腿把兩隻腳分別放在兩邊的踏板上。蘇豔麗走過來,用檢查臺上的皮帶固定住範夢茹的雙手雙腳,又拉上了簾子,這樣範夢菲就看不見自己的下身了。


    “是處女嗎?”蘇豔麗問道。


    “不是了。”範夢菲從小就出了村子,在外面混,第一次早就不知道給了哪個小流氓。


    “恩,那還好,不過我也得檢查一下。”蘇豔玲說罷,範夢茹感到自己的陰道裡插入了一根棍子一樣的東西,直到頂到子宮口。這下範夢菲突然明白了為什麼有的女孩兒出來之後痛哭流涕,原來是處女的在這裡要被“開苞”。雖然自己覺得這東西沒什麼,不過對於那些農村出身的細心護理多年的“處女”就這樣被不明不白的奪去了,應該說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吧。這是陰道裡的“棍子”被抽了出去。緊接著範夢菲感覺自己的陰部被一個溫暖而柔軟的東西覆蓋,又被猛烈地吸吮,發出“茲啦茲啦”的響聲。范夢菲意識到這是蘇豔麗在裹著自己的屄。蘇豔麗發出享受而滿意的哼哼聲,而範夢菲也舒服地失聲叫了起來。


    蘇豔麗舔夠了後,給範夢菲松了綁,然後在範夢菲的表格上寫寫畫畫一通,說:“可以了,去叫下一個吧。”說罷頭也沒擡地就繼續低頭寫,舌頭還輕舔著嘴唇,好像是在回味範夢菲的屄水的味道。范夢菲離開時特意注意了一下自己體檢表上的內容,看到內容除了姓名身高體重三圍這些常規的,還有一些特殊的內容,比如“陰部形狀:蝴蝶”、“陰部口感:軟滑”、“肛門形狀:菊花”等等。


    離開醫務室之後,範夢菲徑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去找婷婷,結果發現婷婷不在,應該是檢查完就去逛了。範夢菲感覺自己有點疲憊,不知不覺就睡過去了。


    第二天上午S班的女孩兒們按照排程來到了宿舍旁邊的“教室”。


    這教室應該是精心佈置的,前方有講臺和投影儀等電子設備,講臺前是十二章桌椅,兩兩拼在一起,圍繞講臺擺成圓弧,講臺前方也有一張類似檢查台的軟椅。另外椅子後面還擺設有六張按摩床。大家在各自的書桌坐好後,邵敏走了進來,後面跟著一個女孩兒,年齡跟眾女孩兒相仿,也紮著馬尾,身材高挑,走起路來很有儀態。


    “這是廣慧,她是我的助手,今後大家在學習以及生活上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向她諮詢。”說完邵敏就坐在了講臺後的椅子上,開始操作電子設備,廣慧則站在她的一旁協助著邵敏。


    隨著大螢幕慢慢放下,邵敏說道:“今天我們第一節課是‘品鮑’課,什麼是品鮑呢,大家馬上就會知道。”說完打開了螢幕上的播放機,畫面上出現了兩個金髮碧眼的外國女人,其中一個正趴在另一個兩腿之間舔著屄。



待續





















0.014533042907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