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群體換伴]偷聽老婆亂交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二00四年的夏天,我和我相戀多年的女友畢業後被招聘來到了這個沿
海縣級市,我被分配到了機關當了一個專門給領導寫材料的文字秘書,女友
被安排到了一個效益不錯的公司做文秘,半年後二十八歲的我和二十七歲的
她舉行了簡單的婚禮,為了能早點的作出名堂,我們倆確定暫時先不要孩子。
但是妻子在學校時我就瞭解了她的開放性格,幾年來我也慢慢的認可了這頂
綠帽子給我帶來的快感。

      記得那時工作後的第二年的夏天,妻子經常地在我的面前提起她的王
主人是多麼的有文采,辦公室的小李是多麼聰明,小劉是多麼的勤快,從妻
子的話語中我看到了她那不安份的心,從那時起並經常的加班,有時候很晚
才回家,我知道妻子開始在外面偷人了。

      我由於經常的陪領導出差,總擔心妻子在外面的事叫別人看到,我就
提醒妻子,做那事最好不要在外面做啊,叫別人知道了影響不好的,要做的
話就在自己家裡,哪樣也心情放鬆些。妻子看到我的默許在我的臉上連續的
親了七八下,並把頭鑽進我的懷裡說:「老公你真好,」從那時起我也等待
著妻子的偷情能給我帶來生理上的快感。

      時間過了不久,大約下午三四點鐘,我接到了妻子打來的電話:「老
公,晚上你有時間嗎,王主任說要把幫咱修好的熱水器送回家?」我一聽就
知道今晚上有戲了,急忙說:「阿,不巧的很,我現在跟領導正在外地開會
哪,明天下午才能回去,你就招待一下吧。」我是在給妻子一個定心丸。

      「那你在外面要照顧好自己,不要感冒了阿。" 妻子關心的話語中帶
出幾份得意聲。

      我急忙看了一下牆上的掛鐘,離下班的時間還又不到兩個小時,我要
在這段時間內把偷聽的東西安置好,騎上那輛放在哪裡都沒人要的破自行車
飛速向家裡奔去。

      我把早已準備好的竊聽器放在臥室的床頭上,用細細的電線連接到隔
壁的書房裡的小床上,對自己的傑作暗暗的高興了一番,心想;老婆你不會
知道我在享受你偷情的快樂吧。安置好後,我回到了辦公室,等待著天黑的
到來。

      路燈剛剛亮起,我即來到了宿捨樓前的小花園裡的大樹旁,三樓自己
那個熟悉的窗口的燈仍在亮著,我不時地看看天上的星星,快十點的時候我
直眼盯著的那個窗口被厚厚的窗簾當上了,我知道好戲就要開始了。

      慢慢的登上三樓,慢慢的打開門,聽了聽房間裡的動靜,慢慢的溜進
屋裡,輕輕的躺在了書房的小床上,把那兩個白色的耳塞快速的塞進耳朵內,
隔壁一男一女清晰的說話聲從耳塞中傳到我的大腦。

      「你來時沒看到熟人吧?」這是妻子的問話。

      「沒有啊,路上連個人影都沒有,不要說是熟人了。」這是男人的回
話。

      「老公出差了,正得你的意啊,哈哈哈哈哈。」妻子的浪笑聲。

      我翻了一下身,把耳塞往耳朵裡按了按,把那捲衛生紙塞進了褲襠內,
我把準備工作做好了。

      一段時間的無語。隔壁只傳來不規律的沙沙聲,「把那個三角褲脫下
來啊,我喜歡你拖得一絲不掛阿」男人的說話。

      「我要你給我脫下來,哈哈哈」

      「好的,沒脫就看到你的逼毛了,哈哈哈阿」男人的笑聲。

      「你要幹什麼哪?奶罩不脫了,這幾天我奶子有點疼」妻子在央求,
「脫光吧,我不會碰疼它的,」

      接著是床闆的吱扭聲,我的心跳在加速。

      「啊」一聲大叫,「你要插死我啊,嗷--疼死我了,快拔出來看看
出血了嗎啊,嗷--嗷」先然是男人插的過猛了,妻子受不了。

      「沒出血啊,你慢點啊,你真想一下操死我啊,慢慢的--慢點--
嗷- 慢點--再慢點,到底了嗎?」

      「快到底了,我會慢慢的,還疼嗎?」

      「有點,比剛才好多了,好的,滿滿的抽動,啊--啊--啊」啪-
-啪--啪啪,啊--啊--啊啊啊,妻子的叫床聲和肉體的撞擊聲連在了
一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嗷,吧唧--吧嘰--啪啪啪
--嗷嗷嗷」不知道是妻子的叫聲還是肉體的撞擊聲。

      「怎麼,射了?」

      「沒有啊」

      「那你起來幹啥?

      「我想仔細得看看你的小逼啊。」

      「上次在賓館的時候你不是看了嗎?」

      「那次沒看清楚啊。」

      「別看了,太髒了,要看你怎麼不早看啊,哈哈哈」

      「好的,不看了,你老公看過幾次啊?」

      「他才不看那,真的還沒有你看得多啊。」

      「你老公要是知道你偷人,非給你把下面的洞堵上不可阿,哈哈哈」

      「我老公要是看到別人再干他的老婆,他早就上陣了,嘻嘻嘻」

      「你怎麼往我嘴裡插阿?」

      「我想讓你給我口交。」

      「等一會不行嗎,你要口交也得擦擦啊,你的幾幾上都是髒東西啊。」

      「好的,那就先操你逼,等會在操你嘴,哈哈哈」

      又是一陣啪啪--嗷嗷的撞擊聲。我的弟弟也直直得挺了起來,我想
好戲會演下去的。

      怦怦,怦怦,怦怦,不太清楚的敲門聲。隔壁的撞擊聲停止了,耳塞
中傳來不安的的聲音「你聽,是不是敲你家的門,是不是你老公回家了?」

      「是敲我的門啊,幾點了?」

      「不到兩點啊,你聽又敲了」

      「是在敲我家的門,老公有鑰匙啊,他回來從不會敲門的,是誰那,
你先到衛生間躲一躲,我去看看怎麼回事」一陣慌亂的腳步聲和開門關門聲,
我的心裡也在想,怎麼會事,天這麼晚了,是不是醉鬼阿。

      怦怦,又是輕輕的敲門聲。

      「誰啊?妻子再問。

      「李姐,是我啊,我是小李啊」

      「天這麼晚了你有什麼事?」妻子聽出是他辦公室的小李了,「什麼
事這麼急啊,明天吧。」妻子顯然不願這人壞她的好事。

      「你開開門吧,我就是有急事阿,說兩句話就走」

      開門聲,「你別進來啦,又急事就快說」

      「嘿嘿,沒什麼急事啊,東東哥不是出差了嗎?我來陪陪你」

      「你個壞蛋,你怎麼知道他出差了阿?」

      「今下午你打電話的時候聽到的啊,嘿黑」

      「你小子就是鬼點子多阿,」又是關門聲,現在又一個男人進屋了,
一陣沙沙聲,說明兩人再脫衣服,妻子是不是把衛生間的那個忘記了。

      「嗷--嗷。又是一聲長叫,接著傳來帕帕帕的肉體撞擊聲。

      「李姐,你的逼逼好滑啊,水特多,是不是東東哥出差前的紀念阿」

      「別廢話了,啊--啊--啊啊,用點力,用力,嗷--好舒服」

      「李姐,我還行吧,我能不停的連續抽查一百下,你信嗎?

      「來啊,別耍嘴啊,」

      「好的,你數著,」緊接著傳來快速的啪啪聲。帕帕帕--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怎麼樣,李姐,夠數了吧,不夠再來一百下。

      「行了行了,一百零六下,服你了,你就是比王主任強」

      「什麼?王主任,你逼逼裡的水是他做的?

      「阿--不是,是,阿不是」妻子時說漏了嘴「我說那,他怎麼早早
的去洗澡了,對我說下班的時候打掃一下衛生阿,叫我打掃衛生,他來享受,
這個壞壞的王--吉--民,」

      「哎。來了,怎麼才叫我,在衛生間可把我給憋壞了」剛才的兩人嚇
了一跳,原來把他給忘記了。

      「下來,下來,我還沒做完那,昨完了你再上。」

      「才不那,上班的時候聽你的現在啊,就不算數了」接著是啪啪的兩
聲「都是你小子壞的事,不聽我的你也要講個先來後到阿」

      「後到什麼,你做的差不多了吧,你看李姐的內褲上都是你的髒東西,」

      兩個人不停的掙著,影響了情緒。妻子發話了:「這樣吧,不管是誰
先來的,後到的,不能同時上我啊,要一個一個得來,就要有個先後,我出
個主意你倆誰要是贏了就先上我,輸了就排後,不管前後,我都滿足你倆行
嗎?」

      「我同意李姐的,你說吧,我輸了認了」

      「老王不耍熊,輸了靠後也認了,曉燕你說吧」

      「那就剪子--包袱--錘,三局兩勝,我當裁判。」三人的叫好聲。

      我的幾幾硬的不倒歪,自己的老婆叫別人操,唉,偷聽也有快感阿。

      「好了,準備,剪子--包袱--錘;第一局,王勝 1:0 」妻子的
興趣好高。

      「好了,準備,剪子--包袱--錘;第二局,李勝 1:1 」妻子的
大笑聲「好了,決勝局,剪子--包袱--錘;第三局,李勝,小李2 ;1
勝王,順序是先李後王,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妻子的狂笑聲。

      「王哥,對不起,我上了,等會給點鼓勵,哈哈,李姐,你躺好,看
我的。」

      「慢慢點慢點,老王把那捲衛生紙給我」

      「叫他開拿。」老王對剛才的輸有些不服。

      「你順手就拿過來了,他去拿不得再起身嗎,這樣他就快點了,你等
的時間也短啊,好的,給我,小李,幫我墊到腚底下,好了,開始吧,」

      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啪啪--啪啪--啪啪啪,
有節奏的肉體撞擊聲又響了起來,吧嘰--吧嘰--啪啪--嗷嗷--嗷-
-啊,妻子的叫床聲、肉體的撞擊聲,床鋪的吱扭聲交織在一起,十幾分鐘
後從耳賽中傳來阿--阿嗚男人的叫聲,說明一個男人從妻子的身體上倒下
了。

      「起來,起來,靠一邊去」老王不滿的驅趕著射精後的小李「曉燕,
你行嗎?要不休息一會再干?」

      「接著干吧,你等好一會了,不過我先起來排一下,陰道裡滿滿的了」

      「那好,我扶你」

      「不能用紙,不關用,那我的那衛生巾來,多拿點,好了,墊上,啊
" 」妻子在用力,「那麼多,太髒了」

      「好了,上來,開始吧」啪--啪--啪啪,有節奏的撞擊聲又刺激
著我的大腦,我用手緊緊的把幾幾握住,一跳一跳的有點難忍了。

      啊--啪啪--啊--啪啪,嗷嗷嗷--哇,又一個男人從妻子的身
上倒了下來,隔壁的一切聲音都中斷了,停止了,燈息了,不一會傳來呼呼
的鼻聲。

      我的幾幾連跳了三下,一股百色的液體射向隔壁的牆上。

      妻子自從在家裡偷情後,心情十分的好,真是笑容不離臉,小曲不離
嘴,人也勤快多了。

      我知道妻子有了開頭就不會有收尾,擔心日子久了他們的吵鬧聲會引
起鄰居們的注意,於是,我以經常夜間寫材料的理由提出安裝隔音門窗,更
換隔光隔音窗簾,得到了妻子的積極支持,當即在我的臉上親了七八下。

      僅僅兩天的時間這項改造就順利完成了。以後不管妻子在家怎麼鬧都
不會影響到鄰居了。

      事隔不久,利用中午吃飯的時間回家去拿一份急需的材料,我看到妻
子在細心的化妝,梳妝台上多了一件新買的透明三角褲,我判斷妻子有新的
情況了,於是我主動地說道:「老婆,我回來拿幾件換洗的衣服,這就走,
跟副市長去省裡開三天會,晚上你要是不願意自己在家,就住到你同事孫燕
那裡吧」。

      「我才不去她那裡了,就住在家裡,放心吧你老婆沒人來搶得,哈哈
哈」。

      妻子好像特別的開心,我知道其中的秘密。

      「那好吧,晚上要關好門啊,多加小心那」。我多餘的囑咐著,抱著
妻子在屋裡轉了兩圈,拿起我並不需要的衣服下樓了。

      回到辦公室我就不停得看看牆上那個破鐘,好不容易等到天黑,瀟灑
的打的回到宿捨樓前,看著那個熟悉的窗口,我才發現,這隔光隔音的窗簾
也讓我判斷不出屋子裡的情況了,一時拿不定主意,我只好在樓前的小花園
裡多待了半個小時,心裡想『管他那,只好去看看了』。

      輕輕的上樓,將耳朵貼在門上仔細的聽聽,什麼動靜都沒有,慢慢的
打開一條門縫,伸進去半個腦袋,臥室的門是開著的,妻子不在家,心裡涼
了半截,走進屋裡,用腳踢上了門,罵了一句『他娘的,到哪裡浪去了』,
看看書房小床枕頭上那兩個白色的竊聽器耳塞,索幸脫個精光,自己要裸睡
一宿了。

      剛剛迷迷糊糊,聽到開門聲,說話聲,關門聲,妻子進家了,同她一
塊進來的不只是一個人,我趕忙插上書房的插銷,以防被發現。

      「王主任,你幫我把包掛在那衣架上;小李你快點拉出茶幾;小劉你
別瞎忙了,茶葉在廚房裡,哎,先把熱水器打開阿」妻子在指揮著。

      一會,四個人圍在了茶幾旁,一副撲剋被妻子拿在手中。

      「還是打跑得快,老規矩。小李你不許偷牌阿聽到嗎,好的,開牌」

      一局很快結束了,輸牌的是小李,「快,脫一件」老王喊著,小李脫
下了一件襯衫。

      小李在連輸四局後,身上就只剩下那件小褲衩了。

      輸牌輪到了妻子,在一陣喊叫聲,妻子脫掉了那間襯衫。

      不到一個小時,四個人身上就只剩老王腿上那塊止疼膏藥了。

      我在納悶,都沒什麼脫得了,再輸該咋辦哪?打牌在繼續;這次贏牌
的是老王,倒黴的仍是小李--「吊鑽熱水杯」,老王在喊叫。只見小李接
過老王遞過了的杯子,將自己的陰莖安了進去,「啊--」一聲大叫,小李
連跳了三下。

      接著是老王輸了,贏牌的正好是小李,小李說到:「老天有眼,你就
來個鐵道兵打山洞吧」。老王接過一個特大的西紅柿,用力四次才將陰莖從
中間鑽過,引起一陣歡笑聲。

      終於輪到妻子的頭上了,贏了的小李一把就將赤裸的妻子抱在懷裡向
臥室走去,並不忘回頭說上一句:「哥們,對不起了,李姐我先上了」

      我急忙把耳塞放進耳朵內,隔壁的聲音聽得一清二楚。

      「你猴急什麼,慢點--再慢點--別壓我腿那,好的--進一點,
再進一點,嗷--一聲長叫」我知道一根陰莖插進妻子的陰道中,緊接著啪
--啪--啪啪,有節奏的肉體的撞擊聲清晰的傳進我的大腦。

      啪啪--啪啪--啪,啊--啊--啊,響聲,撞擊聲不斷的傳來。

      「慢點,不要射了,別揉我奶子阿,」妻子的聲音。

      「我不射的,要不我在操你一百下,我們繼續打牌阿」

      「好啊,來,我給你數著,1 ,2 ,3 ,4 ,5 ,6 ,--好了好了,
你多操我十一下,哈哈哈」

      小李和妻子做愛一陣後,並沒有再繼續去打牌,老王和小劉也走進了
臥室,老王斜躺在了被子上,把妻子的頭安在了他的擋內「來,曉燕,給我
個舒服舒服」。

      小劉幾次嘗試將陰莖插到妻子的陰道中都沒能如願,妻子將屁股抬了
抬,小劉順勢頂了進去,接著就是啪啪的幾聲巨響;有些疲憊的小李見沒有
好的位置了,抱著妻子的一隻腳添了又添。

      一片無語,隔壁只傳來輕輕的哼哼聲和啪啪的皮肉撞擊聲,突然--
嗷--啊--啊--嗚的叫聲,小劉儲蓄多日的一股熱精將妻子的陰道罐的
滿滿的,小劉交槍了。

      十幾分鐘後,又是一陣啊--啊--嗷嗷聲。老王將精液射到了妻子
的口中,「嚥下去,嚥下去,哈哈,味道怎麼樣」?老王的命令聲音。

      啊--嘔--嘔--喔,妻子好像不對勁,「太瑟,味道不好」妻子
說。

      接著嗷嗷聲又起,是小李沒錯,「你給我弄滿臉了」妻子埋怨道。

      幾分鐘的沙沙聲過後,隔壁傳來呼呼--哼哼聲。

      妻子躺在床的中央,被三個男人夾在中間睡著了。

                                                【全文完】
















0.0156440734863__us____US__us__pc